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我只想好好爱一回

作者:城事夜听/ 公众号:chengshi-yeting 发布时间:2018-03-13



“当你脆弱的时候
这里有温暖和力量”
【声音:筱敏】
漫漫长夜,听她的声音,会上瘾
吴宇森,说到底,是耍酷、浪漫和义气三个词儿打动了无数人。
谁都想冲破现实,扛起枪和自己惺惺相惜的好朋友,并肩作战杀出一条血路。
点烟的时候,会想起小马哥,于是烧一张一毛钱来过过瘾;被吓到的时候,会大声说我不是怕,是好怕,聊以自慰;失落的时候,会自言自语说,我不做大哥很久了,然后对自己笑笑。
考砸了的时候,会想起发哥和李修贤,明知无路可逃依然并肩杀出教堂的大场面,然后心下暗想就这样吧;美眉跟着别人跑了,会觉得自己是纵横四海的阿海,成就了哥们儿一段好事;想念远方好兄弟的时候,会到顶楼点一根烟,放在栏杆上然后开始无边回忆。
吴宇森其实不是什么大师,可是他把我们打动了,他精致,有感染力,回头想想,够了。忘记所谓的慢镜头和飞呀飞的白鸽吧。
还有林岭东。在吴宇森的光影下,他总是被忽略掉,可他一点都不比吴宇森差,并且比吴宇森广泛。
他也喜欢兄弟情深,可是他还告诉我们人生中有太多的苦难、黑暗和恶势力,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与之决斗。
多喜欢那个卧底的高秋,他站在马路上抬起一条腿吹口哨的风采多迷人。多喜欢那个监狱里的老油条阿正,他坐在球场上一脸坏笑拉着二胡,高唱友谊之歌的姿态多感人。
也喜欢《侠盗高飞》中的沈四,林岭东让黄秋生贡献了一个又好又坏,可怜兮兮的真实形象。
关于王晶,热爱他的时候还是高中没毕业的时候,这个香港的娱乐之王给了我多少快乐时光啊。
更何况是他开创了无厘头旋风。《逃学》系列一出手,我们哥几个恨不得马上拿黑板擦扔老师,炮轰化学实验室,以很难摆出的姿态摔倒在校园草坪上。
《赌X》系列一出山,我们哥几个恨不得马上买几件黑风衣披上,然后再买几副透视扑克狂练苦练加巧练。
《古惑仔》系列一出马,我们哥几个恨不得马上,跑到香港旺角尖沙咀最差,也是屯门混洪兴去看看蒋天养,大哥浩男哥,山鸡哥,大飞哥,去怒扁狂龙太子,司徒浩男,马来西亚拿督。
记得第一次陪女孩看电影看的是《胭脂扣》。刚开始女孩因为女鬼而害怕,发出惊呼;后来因为殉情而伤心,有点啜泣。我想这惊呼和啜泣都是真实的。
看完了我骑着单车送她回家,街灯都灭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心里头老想着十二少那颓唐的眼神和如花迷离的唱段。我承认是从那天晚上起开始觉得张国荣是个好演员。那时候他应该还没有爱上唐先生吧。
杜琪峰那时候还没定型,无风格,跟风拍电影。一会儿周星驰的《济公》,一会儿郭富城的《赤脚小子》,一会儿又是刘德华和王杰的《兄弟情深》。兄弟情深打动了我,还有温暖的师徒情,还有海枯石烂的爱。
这部赌片让我想哭,尤其是王杰最后离开的时候,在有风的夜里,枯叶纷飞,《忘记你不如忘记我自己》的歌声在耳边猛然响起,心都碎了。
可惜他不是王晶,没人家红。就算有了《天若有情》也红不过王晶。相信每个人都不会遗忘,受伤的刘德华骑着摩托车,带着初入影坛的小倩,在寂寞公路上飞驰那动人的情景吧。
这么多年过去了,杜琪峰还没忘记在《孤男寡女》中回忆一下《天若有情》。
也许那时候他的探寻,给了他太刻骨铭心的记忆?
还有好多人那时候恐怕都在迷惘,都在追寻都在等待,都在混吧。
比如梁柏坚总是跟着吴宇森;比如刘伟强永远都是摄影指导;比如陈嘉上总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别忘了王家卫还在写一堆巨烂的剧本。
看的第一部王家卫正式作品是《旺角卡门》。记住了张学友演的苍蝇。记住了恶狠狠爱吃桔子的万梓良。记住了刘德华和张曼玉在电话亭的吻。
记住了闪烁的慢动作打斗场面。记住了报仇的最后一枪。记住了那怪怪的名字是来源于急中生智的招贴广告。
1992年8月的某一天,好像有点下雨吧。邂逅《阿飞正传》。
多年以后我总对别人说我最喜欢的电影就是《阿飞正传》。偶尔会产生一点儿怀疑,到底是不是呢?到最终还是会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案。
《阿飞正传》是我的新电影启蒙。《阿飞正传》历经十年依然风采照人。《阿飞正传》说到底是王家卫的开始。《阿飞正传》是暗夜奔跑时天上的星星。
也许那些经典的影像和对白终将被遗忘甚至沦为笑柄,可是……
可是什么?
一个十六岁的寂寞男孩,发现了自己的星星。
(本文作者:顾小白)

更多筱敏的声音
当你脆弱的时候,这里有温暖和力量
治愈他人的女孩,带给人安宁的力量
异乡的感动,寒风中守望的灯塔
小小的心灵驿站,抚慰失眠的人
我不是想你,是你特别容易被记起
保持善良,做个美好的人
……

每天晚上,不见不散
~晚安~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