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证分析,从法院判例看比特币的性质

作者:法律实务顾问 / 公众号:falvtoutiaoquan 发布时间:2018-03-20



2013年12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中明确规定:
虽然比特币被称为“货币”,但由于其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从性质上看,比特币应当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从”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从性质上看,比特币应当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这一表述可以看出,虽然五部委否定了比特币的货币属性,但承认了比特币的商品属性。
从案例检索情况看,对比特币的定性意见有三:
1、将比特币认定为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但作为“不合法的物,其交易亦不受法律保护”
第一次出现是在山东省济南市商河县人民法院 【(2015)商民初字第1531号】判决中,该案是一起关于不当得利纠纷的民事诉讼。
在该案中,原告因误操作将当时价值约70000元的31.659比特币汇至被告账户,后诉请不当得利返还,遭法院驳回。在法院认定一节,商河县人民法院作出了比特币系“不合法的物,其交易亦不受法律保护”的判定。
这种认定完全架空了比特币交易保护的法律基础,直接将比特币交易认定为非法,在相关判例中也属极端,同时针对本题涉及的比特币盗用责任来说,因为该案只是民事案件,并未就盗取比特币的刑事责任进行分析,民事案件与刑事案件在裁判要点上存在诸多的不同,此处只能参照,不能想当然地沿用。
但同样值得引起关注的是,本例并非孤例,在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2017)苏0115民初11833号】判决、 内江市东兴区人民法院【(2017)川1011民初2958号】判决中,也都作出了类似的认定。
尤其从年份上看,这两例都是发生在比特币概念已经大热的2017年,其中一例还发生在南京市这样的经济发达地区,虽然这种认定并不多见,但至少作为一种风险提示,法院在比特币相关民事纠纷中的此种倾向很值得引起重视。
2、将比特币认定为一种“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否认比特币本身的价值),盗取比特币构成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
此种认定的依据主要有二:
其一是前述《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中对“比特币应当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的认定。
其二是人民司法2014第15期刊载的《<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理解与适用》中对虚拟财产法律属性的认定。
在《解释与适用》中明确表示:“虚拟财产的法律属性是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对于盗窃虚拟财产的行为,如确需刑法规制,可以按照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等计算机犯罪定罪处罚,不应按盗窃罪处理。”
《解释与适用》系最高人民法院胡云腾、周加海、周海洋三位法官对《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出台背景及主要内容的介绍,又刊登在人民司法刊物上,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作最高院的裁判指导意见。在此基础上导出的“虚拟商品——虚拟财产——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具有很大影响力。
当然必须指出,实务中对于盗窃虚拟财产的刑法规制依旧存在不同意见和司法实践,即使将比特币认定为虚拟财产,也有可能最终以盗窃罪定罪量刑。
但不可否认的是,虚拟财产一说以比特币并无独立价值为前提,从此种观点和相关判决中我们可以一窥审理法院对比特币法律地位的看法和态度。
3、认为比特币“不仅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也代表着被害人在现实生活中实际享有的财产”(承认比特币的财产价值)并对盗取比特币行为以盗窃罪定罪量刑。
将盗取比特币行为认定为盗窃罪的判决并不鲜见,早在2015年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2014)普刑初字第1162号】判决中就将被告人陈某盗取被害人汪某比特币的行为认定为盗窃罪;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在2016年 【(2015)东刑初字第1252号】判决中,更是以盗窃罪判罚了对另一数字货币——莱特币的盗取行为。
但前述几例的特殊性在于:案例中比特币(莱特币)交易依托于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火币网),判决中的盗窃行为实际上是一个“入侵账户——货币兑换——转账提款”的过程。盗窃的客体究竟是数字货币还是数字货币所兑换到的人民币,判决的表述仍旧比较模糊,因此也就难以从判决结果反推到法院对比特币法律属性的认定。
真正作出突破的是2016年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浙10刑终1043号】判决。该案系二审,一审【(2016)浙1023刑初384号】判决认定被告人武某盗取比特币的行为构成盗窃罪。
二审判决书“本院认为”段落第二点,法院明确表示“被害人金某付出对价后得到比特币,不仅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也代表着被害人在“现实生活中实际享有的财产”
最后小结一下,盗取比特币行为在现有判例中主要被认定为盗窃罪或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除了对侵害虚拟财产行为刑法规制的观点差异外,两者的区别部分源于审理法院对比特币法律性质的理解不同。
目前的判决对比特币性质认定不一,法律适用不一,既有将比特币视为“不合法的物”的民事判决,也有将比特币认定为“虚拟财产”乃至”现实生活中实际享有的财产“的刑事案例。
比特币的财产价值
笔者认为,利用比特币进行非法交易给被害人的“实体”财产造成损失的行为应受到法律规范。
笔者研究其他虚拟货币,如Q币、游戏币等虚拟货币相关判例发现,法院对虚拟货币的保护态度较为明确,即行为人通过网络实施的虚拟行为如果对现实生活中刑法所保护的客体造成危害构成犯罪的,应当受刑罚惩罚;秘密窃取网络环境中的虚拟财产构成盗窃罪的,应当按该虚拟财产在现实生活中对应的实际财产遭受损失的数额确定盗窃数额。虚拟财产在现实生活中对应的财产数额,可以通过该虚拟财产在现实生活中的实际交易价格来确定。
对于Q币和游戏点卡等由互联网科技公司发行的虚拟货币和票证,和比特币类似,属于网络环境中的虚拟财产,由用户用真实货币购买。唯一不同的是,用户以支付真实货币的方式购买该类虚拟货币后,通过Q币和游戏点卡得到的是网上服务,而购买比特币后获得的是投资收益。但是,两类虚拟货币不仅是网络环境中的虚拟财产,也代表着用户在现实生活中实际享有的财产。
笔者认为,与其他网络环境的虚拟财产一样,比特币由用户使用真实货币购买,侵犯比特币实际上就会导致用户“实体”财产的直接损失,因此,比特币交易应受到现有法律体系的保护。
------------------------------------------------------------
如有法律问题,或者是法律爱好者,可以添加微信号fufeizixun,进行学习、沟通,提供法律意见。

扫描或长按上方二维码,添加公众号

关注法律实务顾问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