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路遇鬼,躲进菩萨庙,结果反而是菩萨杀了他

作者:阿甘讲鬼故事 / 公众号:svip0339 发布时间:2019-01-04

郑金宝外出打工了10年,杳无消息,突然回来,还开了一两轿车回乡,把胜利村的村民羡慕嫉妒得两眼发红,个个老远打着招呼,而郑金宝也没有架子,态度谦恭的满脸微笑的应酬着。
为了进一步搞好邻里亲朋间的关系,他扎扎实实弄了十多着桌丰盛的酒菜,把村子里老老少少都请来,摆了一溜排的坝坝宴,大伙吆五喝六,猜拳行令,猛吃一顿之后,已至傍晚时分了,近一点的亲朋自己都满脸通红的各自回家了,但远点的亲戚必须得送送,好在郑金宝有车,送人也不是难事。
只是这最后一个人却是自己姨妈,她家离胜利村有四五里的路程,只可惜不通公路,是山路。等郑金宝把所有人送完,他那老姨妈硬是犟着颈子回家去,不肯留宿在郑金宝家,她说村子里人本来就少,喂一大群鸡鸭如果被人偷了就太不值了。郑金宝拿她没有办法,留不住就只有走夜路送她回去了。
一路无话,姨妈已经安全到家。郑金宝也放了心,一路悠闲的吹着口哨往家里走去。
夜色朦胧中,前面似乎有个人在不紧不慢的走着。郑金宝心想:这人走时运就是不一样,走夜路非但不遇鬼,相反还遇到人,山路寂寞,正好有个人可以吹吹牛。于是他紧走几步想追上那人,不料平时走路都非常快的人,这会回却怎么也追不着,心里一急,郑金宝就出声招呼:
喂!哥们,慢一点,搭个伴吹一下嘛。
哪料那人并不吭声,但速度却慢了下来,似乎还真的是等他。郑金宝加快了速度,终于追上了他:哥们,贵姓?
追上了他之后,郑金宝问道。
那人依然不打话,慢慢转过脸来……
妈呀!……一声凄厉恐怖的惨叫划破寂静的山林夜空。那郑金宝三魂七魄都吓出了胆外,口里恐怖的喃喃道:怎么……怎么……怎么是你?……你不是?……他不可置信的脑海里电影一样重印着十年前的那一幕。
十年前,郑金宝和一个外地大学生小金,同在一个炼钢厂上班,不过人家是技术员加管理员,还是郑金宝的上司,技术上郑金宝老是不进步,弄得他们这个组老是评不到先进不说,还领不到奖金。就因为郑金宝这颗耗子屎,煮坏了小金这个组的一大锅汤,害得小金也不能升迁。当然小金就十分光火,小灶没有少开,这郑金宝咋这么笨呢?同样的毛病照犯。
这天,小金有把他留下来给他讲解,说了多次郑还是一头雾水。本来牺牲下班时间帮助他就已经很窝火了,见郑金宝一头雾水茫茫然的样子,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就吼了一句:你他妈什么猪头啊?
那郑金宝本来在组里都不受大家待见,又加上下班了老被这小金留下,累了一天得不到休息,一肚子气还没有出的地,这小金这一句国骂把他给彻底激怒了,就原话回了转去,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一言不合,再加上平时的积怨,二人就互相骂了起来,到后来就开始打起来了。本来是下班时间,工友们都走了,留下二人越打越厉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郑金宝本来农村长大,对付一个书生简直是太容易了,三下两下那小金就没有了气息。
激情过后,郑金宝清醒过来,但为时已晚,小金已被弄死了。等到夜深人静,他打开炼钢炉把小金丢进了炉内……事后,郑金宝逃到另一个小城,在工地上隐姓埋名的干了十年,这不他还衣锦还乡,迎来送往的热闹一把。
……黑影慢慢转身,令郑金宝恐怖惊叫的恰恰就是这张再也熟悉不过的脸,他,就是小金!
不要,小金!是你逼我的,你逼我的!
郑金宝恐惧至极的大叫,跌跌撞撞的在黑夜里奔跑着……可是,他无论怎样跑,小金的背影总在他前面等着他,等到他站稳,又把个惨白恐怖的脸,变化万千的对着他……
左跑,左面是鬼影,右跑,右面是鬼影;终于他被追到一座破庙前,慌不择路的跑进庙去,心想:老人们都说,鬼怕真神,庙子里全是菩萨,一定会保佑自己的。
可是,他错了。
等他精神崩溃的一头撞开庙门,哪知本已经年久失修的破庙,哪里经得住他这一撞?还没有等他站稳,一尊握着刀斧的菩萨就倒了下来,不巧的是那把刀,恰好一下子劈在郑金宝的顶头囟门处,“妈”也没有叫一声,那郑金宝就倒了下去……
到人们找到他时,他因为流血过多,在倒塌的菩萨面前死了多时。
三天后,警方的拘捕证送到了郑家,真相才在胜利村公开。但是,那拘捕证也只有放在郑金宝的棺材盖上了。

关注阿甘讲鬼故事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