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pheus,住進魔女的異度空間里 解構Hotel

作者:食之新猷 / 公众号:Foodie_selections 发布时间:2019-01-12


建築是一種重力物體嗎?在過去我大概會給予肯定的答案,直到出現了Zaha Hadid(扎哈‧哈迪德)推翻了它。9月時我入住澳門新開業不久的MGM Cotai,在客房內環顧整個路氹城,一眼就看到了剛落成的Hotel Morpheus(摩珀斯酒店),他是近期話題的焦點,是澳門又一個令人期待的未知,他是傳奇建築師Zaha Hadid的遺世之作。


在我的理解里,Zaha Hadid的設計就是「不互動」,她從不將自己的建築與周邊的城市環境迎合,Hotel Morpheus也如是,整座酒店獨有的線條,令他如同一個無重力物體,變得漂浮與流動,這正是Zaha Hadid獨有的設計語言,她讓建築如同根植於一個失重空間里,為城市建築加入了除鋼筋混凝土外,一種生猛率真的想象。

基於這種吸引力,我住進了Hotel Morpheus,住進了這位魔女的異度空間里。
藝術家Jenny Holzer說:「Money creates taste」,我覺得這句話能表述一部分我對Morpheus的感覺,進入到酒店內部,能令所有對質感有敏感度的人為之興奮,因為每一道細節都刻畫出一種細緻的奢華。

在過去,奢華是由數千年來的貴族生活所定義的,所以縱觀當下不少奢華酒店,都會重現過去貴族階層的生活場景,堆疊的線條,繁復的細節,徬如每一條羅馬柱後面,都會步出一位搖著洛可可折扇的瑪麗皇后。而Morpheus所展示的卻是一種新的奢華主義,借Zaha Hadid之手,陳述著一種帶著未來感的新貴生活。

整座龐大的建築工藝刁鑽,例如沒有用到一條柱子(所以沒有瑪麗皇后的容身之所,冷),除了基本的鋼筋混凝土,酒店的更多組成部分是鋼與鋁,建築外觀的自由形態外骨骼網面,也可以通過足以容納一個雙旋摩天輪的酒店大堂欣賞到,這種宏偉的空間感可以讓人抬頭久久地凝視整座酒店的內部結構。

「Morpheus」這個名字,是希臘神話里掌管夢之國度的神,他把夢境帶進人們酣睡正甜的夜裡,時常出現在國王和英雄的夢里,所以是一位地位崇高的神。而在這裡,這位夢之神大概就是Zaha Hadid,她用一座酒店,把眾人引入了一個異度的夢境里。

辦理入住後,乘坐升降梯是另一個興奮點的開始,樓層中的設計徬彿全為這電梯而設,能在帶著離心力的透明空間中欣賞到每一層的空間之美,是真•觀光電梯。

酒店由兩座主樓組成,以「銀」和「金」區分,同時反映在房卡的色調上,我喜歡我住的銀樓,因為乘坐這座的電梯,會經過Morpheus最熱的打卡點之一,由KAWS 親手打造的巨型雕塑「Good Intentions」,以有趣的角度觀看這件大型藝術品。

藝術品所處的空間正在修整,所以不對外開放,借著媒體的身份能近距離接觸,趕緊做一回旅客會做的事。

客房的部分由知名室內設計師Peter Remedios操刀,進到房間內,能看到不少從建築中得到的靈感,我喜歡一入門時懸掛的這幅畫,是我所愛的肌理。

房間內不少幾何形狀的組成回應著Zaha Hadid的設計,例如五邊形的浴缸、床頭、電視櫃,而要說我最喜歡的一件幾何物件,則是這一張辦公椅。

作為一個出差要伏案寫作的人,我坐遍了每一間客房的椅子,自命是對客房椅子有發言權的(這算是什麼權威啦),而這是我住過的酒店裡坐得最舒服的一張辦公椅,他完全迎合我這種時而扭身扭勢,時而盤腿竪腳的不雅寫作坐姿。他包容著我的不安於椅,主要是還長得不boring,充滿了男友力,無疑是我目前的人生中最想擁有的一張Dream Chair。

過去出差我常常要抱著macbook去行政酒廊寫稿,這張椅子完全把我綁在了房間里。(你知道我最愛關注別人鮮少留意的細節)
而另一個把我綁在房間里的,是床啊,床。

床品用的是Frette,起源於1860年意大利奢侈床品Frette簡直是好睡眠的保證,我只穿極輕薄的睡衣,所以床單一定要親膚,軀體郁動時的每一下摩挲,都要是溫柔的,而Frette能令每次睡眠都無需召喚Mr.Sandman,枕頭是德國品牌Mühldorfer的白鵝絨枕頭,枕上去便如同睡在雲里。

我前面為什麼說道「Money creates taste」?就是因為一間客房容納的品牌之多,令人眼花,例如The Madison的浴巾、Bernardaud的瓷器、Alessi的餐具、還有duravit的按摩坐廁,連最容易令人忽視的浴室配件如漱口杯和垃圾桶,用的都是Royal Selangor,吹風筒是dyson,同時配備多個不同的吹風頭。

关注食之新猷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