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大枭雄,名气比石达开还大,死状比石达开还惨烈,天地动容

作者:回感录 / 公众号:hg-2255 发布时间:2019-01-13

点击上方“回感录”,“星标或置顶公众号”
关键时刻,第一时间送达

论及中国历朝历代刑法之酷,莫过于清朝。
而清朝又以“满清十大酷刑”令闻者心惊、见者色变。
“满清十大酷刑”中,当以凌迟最为惨列。
清末,太平天国运动失败后,凡被俘获的天国将领,无一能逃凌迟处死的命运,石达开、陈玉成、李秀成,以及只有十五岁的洪秀全之子幼天王洪天贵福,全都被处以凌迟惨刑,慢剐细割,直到身上的血液流尽,肌肉只渗黄水,仍不得速死,真是惨绝人寰。
但是,和有一个人,虽然与石达开等人同为凌迟,但在实施过程中所遭遇的待遇,又比石达开等人更惨烈上数倍。
这个人就是清末大枭雄张乐行。
张乐行是安徽涡阳(今属安徽省亳州市涡阳县) 人氏,地主出身,家境富裕,为人有点像《隋唐演义》里面的单雄信单二哥,急公好义,扶危救困,爱打抱不平,嫉恶如仇,深受百姓的爱戴。
1852年,皖北闹饥荒,民不聊生。
张乐行散尽家财赈灾仍无济于事,为了活路,被迫铤而走险,发起捻军起义,势力遍及苏鲁豫皖等地方,且一度称“大汉明命王”。

不过,张乐行这个“大汉明命王”的力量远不能和同期的太平天国相比。
1857年,张乐行与陈玉成接洽,更换为太平天国旗帜,听封不听调,被封为成天义,任征北主将,后又改封为沃王。

1862年,陈玉成兵败被捕,张乐行孤军不敌僧格林沁,在乱军中仅率10 余骑突出重围,驰至阜阳马家店,继又夜走西阳集 (今涡阳县西阳镇),投奔蓝旗捻头李家英家借宿。
李家英既是蓝旗捻头,也是张乐行的表亲,张乐行认为是没有问题的。
但李家英早已向清军投降,张乐行此行乃是自投罗网。
为了杀一儆佰,僧格林沁对张乐行的处罚极为残忍。
是年二月十八日,僧格林沁在义门大周营先于张乐行之前对其子张喜、义子王宛儿施以活剐极刑。
灭绝人性的刽子手,一边用利刃行刑,一边将张喜、王宛儿的肉割下强行塞到张乐行的嘴里。
张乐行把肉吐到了刽子手的脸上,大骂刽子手的祖宗十八代。
刽子手恼羞成怒,用利钩把张乐行的舌头勾出,撕烂。
张乐行口不能骂,就用目光来表示自己的愤怒,瞋目而视,因为太用力,眼角都睁裂了,流血不止。
刽子手剐毙了张喜、王宛儿,开始对张乐行动手了。他们用铁钩将张乐行的大肠从肛门勾出并拴在马桩上,寸寸切割,生怕张乐行的痛苦程度不够,每割一刀,都浇上盐水。而当张乐行因为剧痛昏倒,刽子手必要用冷水将之浇醒才继续施刑。

整整一天下来,张乐行被被剐了一千多刀,但始终没有叫喊求饶,最终只剩头颅完好。
留下头颅是有目的的,一则是要张乐行能亲眼看到自己全身的肌肉被一片片剐下,再一则是要留下完好的头颅示众。
可以说,张乐行所受惨刑,乃是千古罕有。
张乐行死后,涡河两岸的人民沉痛无比地传唱着这样的歌谣:“看看义门好心伤,想起沃王泪汪汪,看着地在人不在,太阳从此失了光……”
张乐行死后一百年,其后人及家乡人民在他的故居打造了一座张乐行塑像,以示纪念。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觉得好看,请点这里↓↓↓

关注回感录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