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106期:台北地铁随机杀人事件——凶手郑捷:“读军校为锻炼身体杀更多人”

作者:一颗米粒酱 / 公众号:milijiang0706 发布时间:2019-01-30


郑捷随机杀人事件
整理 | 诡匠
来源 | 网络
校对丨米粒酱
一、案发经过:2014年5月21日下午。台北的天气已经开始炎热。
当年28岁的解青云刚下班,搭上了台北捷运编号222列次的班车,满心期待着回家抱抱两个孩子。人潮壅挤的列车上,乘客们或坐或站,有些打起瞌睡,有些聊天,但更多的都是低头滑着手机。解青云同样是低着头看手机,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就在这同一个五号车厢内,会上演惨绝人寰的随机杀人案件。下午4:22分捷运驶离龙山寺站,4:24分时,原本站在解青云身边的一名红衣黑色短裤男子,突然从身上的背包里拿出一把30公分长的钛钢刀,在解青云还来不及反应之时,利刃即刺入他的胸口造成心脏、肝脏穿刺伤,伤口深及9公分。该男子依然不罢手,随后刺伤坐在解青云旁边的乘客。
此时车厢内其他乘客终于感到不对劲,纷纷起身往其他车厢逃。解青云虽然负伤,仍起身追向红衣男子,但因受伤太重体力不支,只能转身往第4节车厢逃避,最后还是撑不了倒在4号车厢的走道上。

图为郑捷。(台湾“中央社”档案照片)
这红衣男子,正是年仅21岁(2014当年)即犯下台湾第一桩公共交通随机杀人案的残酷凶手。郑捷眼见乘客们纷纷四散,他随即移动脚步飞快的往6号车厢移动,他随手往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是慌张的跟着乘客们的脚步逃跑的张正翰身上刺,张正翰虽然拿起背包要阻挡刀子落下,无奈郑捷动作比他迅速的一刀伤及要害这。被刺中心脏的张正翰仍奋力要往1号车厢逃跑,最后伤重倒在3号车厢车门旁的走道上。随后郑捷又返回5号车厢,遇自第6节车厢逃跑至第5节车厢之李翠云,抓住李翠云并持刀乱刺,眼见李翠云已经瘫软,郑捷才肯放下李翠云往4号车厢前进。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郑捷就乱刀杀了数人。
郑捷移动过程中,仍拿着长刀刺杀遇到的乘客,乘客们纷纷逃散。
车厢内不断传出惊叫声,「杀人了!杀人了!」此起彼落不绝于耳。郑捷行动迅速敏捷,甚至犹如拳击手般跳跃地拿着刀刺人,许多乘客反应不及被刺伤倒地。郑捷非常狡诈,短短四分钟的车程,大开杀戒的他在车厢内来回巡视,若遇倒地乘客尚有气息,他即会上前补刀。志工陈家慧当天也搭上了这班死亡列车。在车厢内的她听到尖叫声,想要逃跑已经来不及了。一转头郑捷即在她左身侧,锋利刀刃往她肩膀刺下,她本能的以手阻挡,右手再被刺一刀,陈家慧倒地,郑捷这才罢手往其他车厢走。陈家慧忍痛打电话报警,也听到其他车厢传来大家群起反抗「你走开」的声音。
不料,郑捷再度折返,此时这节车厢上只剩她一人,郑捷又从她的左腋下方再补一刀,她心里想:若再往我身上招呼,后果不堪设想!她赶紧用双手抵住他握刀的手,并喝斥:你已经杀了我三刀,不可以再杀我了!
郑捷顿了一下,抽手离开。在第4节车厢内,郑捷持刀刺入转身欲逃离之潘碧珠右颈部,造成潘碧珠右颈总动脉致颈部大量出血后,郑捷于16时25分15秒,转身往第6 节车厢移动,并于16时25分48秒起,至16时26分47秒止,在第6节车厢与乘客对峙(亦即郑捷行凶动线系自第5车厢开始,至第6节车厢,再返回第5车厢,至第4车厢,再返往第6车厢)。乘客们聚集在车厢尾端,前方的乘客拿着雨伞对着满身是血的郑捷喊着:走开、快点走。
影片里还可看到拿着雨伞的乘客手上满是鲜血,乘客们的叫喊声中透露着慌张无助,但仍然坚持着团结的对着郑捷喊话并且商量着怎么逃跑。
而郑捷彷佛在玩弄他们一样,拿着刀,原地跳跃的想要接近他们。此时列车终于到达江子翠站。乘客们推挤着逃出车厢,郑捷也自第6车厢左侧第3车门走出车厢,并往月台西侧移动,移动期间仍持续挥舞刀械,攻击所见民众。
下车后攻击民众时有人拍到影片,郑捷手拿着刀子往人群一步步逼近,有个距离他极近的男子拿起楼梯下的垃圾桶往郑捷丢去意图阻止他,郑捷躲过后拿着刀要刺他但男子幸运逃过。
郑经过四分钟的杀戮,郑捷似乎体力不支走路摇摇晃晃,他走上月台楼梯要往出口逃跑。但在西侧闸门出口时,遭许多民众围捕制伏在地。短短四分钟的车程,郑捷就让解青云、张正翰、李翠云、潘碧珠四个家庭支离破碎。
22人轻重伤。
二、成魔过程郑捷处心积虑的想干件大事,做案前,他还特地搭了对向列车,并且精细挑选了车程最长的龙山寺站到江子翠站这段列车。
选捷运不选火车的原因,也仅仅是因为火车车厢间还有门可关闭阻挡他的杀戮,但捷运列车间是没有门的。他杀到眼红,见人就下刀,假如下手的对象反抗太激烈,他就放弃转而找比较弱势的受害者,因为为了提高杀人人数。从小就立志一定要杀人的郑捷,其实成长过程并不如我们所想的是在不完善的家庭中生长的。他父母健在,家庭经济富裕,父母还有百万名车代步。他还有个弟弟。看似幸福的家庭,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郑捷小学时就立志要杀人最后终于实现呢?郑捷虽然已经被执行死刑,但罪行并无法随着死亡结束,就像美国对于连续杀人犯都有深究的研究,接下来,楼主想深扒下郑捷的成长过程,跟大家探讨一下他是如何一步步的成为杀人魔的。如果只想看案发过程的筒子们可以跳过这篇章。以下节录自起诉书及二审判决书郑捷有父母,还有个小两岁的弟弟,兄弟感情和睦。
郑捷小学时跟一般的孩童并无不同,会笑会闹会玩,小学的老师对他评语也多是性情和善等好评。但是也跟一般的男孩一样,对同龄女孩多有捉弄。小学五六年级,郑捷在某次音乐课上,因无心上课,他随意吹奏乐器影响了旁边的女同学上课。女同学向老师反应,老师要求郑捷当众起身向女同学道歉,令郑捷感觉受辱。郑捷在网络上有写,因为小学时的他打女生打得特别狠,所以班上男生都奉他为大哥,但有名女同学常出面与郑捷对抗,使郑捷自觉受到伤害,郑捷在当时即立下要杀死该2名女同学报复之誓言。郑捷小学毕业后,于94年9月入台北市立弘道国民中学(下称弘道国中)就读,郑捷之国中时期导师,对学生期许甚高,要求严格。
采取高压式教育的老师,对于郑捷之教导,该名导师不断给予郑捷表现机会,故于国中时期的郑捷,曾经担任过风纪股长、康乐股长及班长,并因整洁比赛、服务热心、热心参与班级活动而获多次嘉奖。
然因郑捷具有不在乎社会规范及以自我为中心之反社会、自恋之人格特质,亦即常有不成熟、标新立异之举,对于他人遭遇之同理心较为欠缺、具有以自我为中心之世界观,因导师严厉的管教,使郑捷自恋特质遭受伤害,竟心存刺杀老师的念头,并随身携带美工刀放置口袋长达一个月之久。而郑捷之董姓国中同学曾多次辱骂并以喷剂喷郑捷眼睛,郑捷为回应董姓同学挑衅,竟持安全剪刀戳伤董姓同学,国中导师要求郑捷悔过。
往后其面对挫折、压力,经常以杀人之意向或念头作为宣泄之方式,转而以将来可以杀人作为长期因应忍耐挫折之策略,反复发生杀人之意向或念头,同时使得杀人之思考模式受到强化。其实楼主也常有杀人的念头,这应该大家都曾有过吧?而郑捷之国中万姓同学,因与郑捷同为国语实小一同升学至弘道国中同班就读,为郑捷就读国中初期之好友,然因万姓同学入学后渐渐与其他同学相熟,而与郑捷渐行疏远,郑捷甚至感觉遭人背叛。
因而于国中二年级时期,与同学中之,(独行侠)李姓同学开始相熟,二人觉得彼此个性相像,如皆喜欢看九把刀的小说、共同出点子做些打闹的事等,而郑捷受到李姓同学的影响,因而认为若是没有特别的表现,别人就不会注意到自己。(此李姓同学即为郑捷做案前见面之人)郑捷于国中时期,并曾喜欢过同校学妹。
该名学妹对郑捷并无成为恋人之感觉,而对郑捷告白无所回应。郑捷对此解读,往后执行杀人后,少了一个担心的对象,也未尝不是好事。(也太会自我安慰了吧)综合言之,郑捷于国中时期遭遇严格管教及升学压力时,因无法融入班级上之主流团体,只得从书籍、电玩及朋友之处,寻求其另类哲学观与自我之出路,因而逐渐形成虚无之世界观,且对自己悲观、认人生没有意义,不值得努力奋斗,觉得应付或感受人生事物乃麻烦之事,因而产生了厌世念头。
且因与小学同学久未联系而失联,以致无法得知上述二名小学女同学之下落,甚且对该二名女同学已无恨意,然郑捷以自我为中心之特质,虽旁人看似偏执无法理解之誓言,对郑捷却属一种价值选择的哲学观,郑捷认定既然发誓杀人,就要将誓言贯彻,否则就是否定自己,所以决定以同等困难严重之随机杀人作为替代。虽然如此,国中时期之郑捷,仍遵照了老师及父母期望,于国中毕业后,顺利进入新北市立板桥高级中学就读。高中求学期间,导师采取宽松教育政策、压力较小,故其自我毁灭之迫切性不高。
高中时期的郑捷,在同学眼中是狂放不羁、很有骨气、自尊心极强的人,其高中一年级至三年级所获得之老师评语分别为:
一上:幽默风趣,具独立精神意志坚决。
一下:直爽乐观,明辨义利。
二上:富文学素养,富创造力。
二下:富文学素养 ,自有主张。
三上: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愿意展现独特的自我。
三下:富文学素养,富创造力」,期间并曾因打扫认真、生活周记书写优良、练唱认真并荣获合唱比赛冠军等事由,而获得嘉奖共6次。郑捷并于高中一年级开始,逐步在其个人网志上留下其形成杀人誓言动机的文章,并撰写与杀人有关为主题之文章,并与有兴趣知道的同学或朋友分享。
郑捷特殊世界观与杀人誓言,在其同侪团体之中得到了注意,在其自恋、不成熟及标新立异之人格特质作用下,郑捷将其杀人誓言做为其个人标记之倾向,换言之,即没有杀人誓言之郑捷,可能无法获得他人的注意。
而随着网志活动与同侪之互动中,杀人誓言获得强化,而对于社会规范之不在乎及以自我为中心倾向,采取隔离或自我欺骗之方式,将任何反对其杀人誓言正当性之感性或理性劝阻、论述忽略或搁置,维持其杀人誓言之稳固性。为求能顺利完成已日渐强化之杀人誓言,郑捷决定选择报考中正理工学院(后改制为国防大学理工学院),以利接受相关军事训练,嗣获录取该校动力及系统工程学系兵器系统工程组。
据学校干部观察,郑捷系属自我意识较强,与同侪互动较不热衷之人,然动力及系统工程学系之科目困难,超乎郑捷想象,虽军校生活紧凑并要求纪律,但郑捷除课业成绩毫无起色外,其体能成绩亦无法跟上其他同学,而于2012学年度下学期,因不及格学分比率达百分之52,于2013年6月20日被该校核予退学。
此次郑捷所遭之退学挫折,产生了郑捷自恋式的伤害及忧郁情绪,强化了郑捷对于未来无意义之世界观,以及郑捷提早执行其杀人誓言之动力,亦即杀人誓言必须实现的绝对性,成了郑捷各阶段的支撑力量,没有贯彻誓言之前,不能自杀。但是为给父母交代,勉强参加转学考而进入东海大学环境与工程学系2年级就读。但其实郑捷是对文学较为感兴趣的。
此时期的郑捷,仍因学业成绩不理想,而无法从学历文凭上获得突破,想要直接就业,又跟父母的期待冲突。此时,郑捷之郑姓高中同学,将郑捷高中时期所撰写之网志文章送与板桥高中之辅导老师,再由辅导老师通报东海大学,举发郑捷存有杀人意念。因此,郑捷在友人举发、教官调查及因无心学业而将面临退学之多重压力下,配合其长期以来存有的自杀及哲学性的自认人生无意义念头,原本郑捷打算在大学毕业后才执行杀人计划,但他决定遭退学前夕,正式启动杀人计划而进行大规模杀人。
从上所述可看出,郑捷在小学时就立誓要杀了两个女同学,这点已和大多数人不相同。小学时和同伴间争执是常有的事,但谁会认真的发誓想要杀了同学?
甚至把杀人誓言一直挂在心上。其实郑捷是一个很需要被目光注视的人。国外有很多杀人犯杀人的原因仅仅是想要吸引别人的注意。
郑捷在高中时期会以杀 人誓言跟朋友讨论,让朋友看他部落格所写得有关杀戮诗作及小说,这时期的郑捷已经察觉了他可以透过这些杀戮的话题找到朋友、吸引他人目光。但在青春期少年中,这种怪异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多数人会把这种话题只当作话题,或者把想象化为小说作品(楼主就是这样不然早不知杀了多少人了),但郑捷,到了高中仍自豪小学打女生打得特别狠、小学即立下杀人誓言的郑捷,却立志把想象化为真实。就像我前面说过,多数人一定都有过杀人的念头,但都仅仅是念头而已。因为我们有同情心、同理心,我们害怕法律约束,甚至害怕因果报应、鬼魂索命,诸多原因让我们不可能真的去实现杀人的念头。但拥有反社会性格的郑捷没有。已经拥有极端性格的他,看似正常的家庭,父母却忙于工作。郑捷曾跟身边朋友提及自己的家庭关系疏离。
且他无法选择自己喜爱的学科,身为长子的他,求学阶段皆是照着父母的期望走。小学时的杀人誓言已经种下了根,国中高压教育及同侪间的背叛欺压(他自认为的)和被暗恋的女同学拒绝给浇了水,高中时因杀戮诗作让他夺得了朋友间的注目是光合作用,大学时遭遇退学及无法选择自己真正喜爱的学科又施了肥,最后在朋友又一次的背叛(拿他的网志文章举发他),他的杀人誓言终于结了果实。其实他的成长过程充满了压抑。但哪个人不是这样?
甚至有人的成长过程比他还更惨也没有杀人。
追根究柢还是他的性格使然。每个人遇到困难,有自己抒发情绪的方式,郑捷的抒发方式就是想象杀人,把想象化为纸上文字,这些犹为不够,最后甚至实现了他的想象。我相信每个人出生时,上帝点的同情心指数都有所不同,有些人同情心太过泛滥,有些人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没有同情心的人比较自私、不会考虑到他人,也就是起诉书中有说的郑捷自我中心太重。
先不提是否有反社会性格,没有同情心的人,似乎对杀人比较得心应手吧!
三、案发之前与之后
103年5月14日晚上,郑捷使用即时通讯软体与不知情之国中同学李○○聊天,告知下星期三要杀人之讯息,并相约在新北市板桥区江子翠站附近之麦当劳共进午餐,李○○虽听闻郑捷之告知,然未警觉郑捷已下定决心实行杀人,仍答应邀约,且还开玩笑的回覆说他可以翘课。
李同学事后调查时说:「我回答说「可以跷课」等语,我与郑捷的对话中很多都是开玩笑打屁聊天的话,我不是认真回答郑捷,因郑捷以前就常常讲暑假要动手,突然说要动手并提起时间,所以我觉得紧张、困惑,又大约是21日早上10、11时左右。
郑捷传简讯主动约下午2时在江子翠捷运站旁的麦当劳吃饭,我回覆OK,约会对象只有我与郑捷,当天郑捷看起来跟平常差不多,聚餐时谈话内容就是聊「神魔之塔」。
郑捷要离开时表示晚一点要动手,但没有明确说要杀人,因郑捷之前反覆提过要在捷运站砍人,在事发前几天也有提过,事发当天虽没有直接提到。
但我大概猜想出是要杀人的意思,只是不知道细节部分,我完全不知道郑捷因准备犯案而购买工具,也不知道郑捷在何时、何处购买犯案工具,因郑捷从高中就在讲杀人,我不知道郑捷讲的是真或假,对我而言,比较像是小说不真实的东西不会去做,另一方面也不确定郑捷的犯案时间、地点所以无法向警方预警。」
郑捷复于103年5月15日0时53分许,传送预告将在大众交通工具杀人之讯息给国中同学陆○○,亦据证人陆○○于警询及侦查中均证称:我与郑捷最后一次联络的时间系103年5月15日0时53分,郑捷是以电话传简讯给我,简讯内容应该是「下礼拜不要搭乘地下交通工具,我要动手了,看完不要告诉任何人,并立刻删除」等语,我已删除该简讯,所以无法提供给警方.
郑捷虽于102年6月15日0时14分在即时通讯表示我另一个选择是拿一个无辜的人代替,所以会找人多的公共区域,但因郑捷从国中讲话就蛮夸张,都是用有点开玩笑的方式讲,我听了也不会当真,我觉得很难过,如果收到简讯当下去报警的话,就没事了等语。
并有被告郑捷与陆○○间于102年6月15日之通讯软体对话内容:郑捷:我另一个选择是拿其他无辜的人代替,所以会找人多的公共地区、陆同学:为何要这样?
这样你的家人跟朋友会很难过的毕竟那些也都是国小的事情可能当初他们也只是无心或是当时太幼稚吧!
郑捷:以前不就说过了,我早就不对人生感到意义、郑捷:我就是为了做那件事才活到现在,不然你连我都不知道我早就挂了。
郑捷另于同年5月15日0时53分许,传送下星期三放学时间别搭地下交通工具,我要动手了,看完这封请别跟任何人说并立即删除之讯息予国中同学陆○○,于同年5月21日,其依照预定行程与李○○在麦当劳叙旧用餐,用餐期间还讨论了当时热门的神魔之塔游戏。
于同日下午3时28分许,前往新北市「松青超市」内,购买钛钢刀1把后,放置于其所携带之背包内;于同日下午3时41分许,刷卡进入江子翠捷运站内,站立在捷运板南线、往南港展览馆站方向之月台候车;于同日下午3时45分4秒自最后一节车厢上车,开始了他的杀戮之旅。
下面我贴一些判决书上伤者们的陈述。由这些被害者的亲口陈述可感受到现场的恐怖状态,比较冗长,不感兴趣的筒子们可以直接跳过。伤者A:当天我要前往永宁站,坐在最后1节车厢的椅子上休息,在龙山寺站出发大约2分钟许,就听到前面有人尖叫,我就往右边看,看到人群在骚动,郑捷从中间拿刀走过来,我来不及反应,郑捷就用水果刀砍伤我右大腿内侧,我还可以移动,就直接往前面的车厢跑。伤者B:当天我要前往板桥府中站,坐在倒数第2车厢位置上玩手机,在龙山寺站刚出发不久,听到骚动就抬头起来,看到郑捷站在我前面拿刀刺我右边的人,很快我就遭郑捷持水果刀猛刺右手臂1刀,我还没有意会发生什么事情,郑捷又刺我左边的人,我下意识就往前面的车厢跑,郑捷继续用同样的频率继续刺乘客,有乘客喊说要按紧急铃,大家都往前跑、挤在一起,捷运到站后,我就赶快下车,我受伤是被送往台大医院急诊室就医。伤者C:当天我要前往板桥站,坐在倒数第2车车厢位置上与友人聊天,突然有人尖叫并往车厢跑,郑捷身穿红衣服手持1把尖刀随便往人群里砍,我起身想要去第3车厢按紧急按钮,因地面都是血,不小心摔倒,我听到有人说装死就没事,我在想要不要起来时,郑捷就从我后颈部刺1刀,我翻身用右手阻挡攻击,右手又被刺1刀,郑捷往下1个车厢时,我起身去按紧急按钮并用手机报警,因另1个车厢有民众反抗,郑捷返回我这个车厢,这个车厢只剩我1人,郑捷又朝我左腋下行刺1刀,我抓住郑捷持刀的双手,右手指也被划伤,因我用手抓住郑捷持刀的手,胸口心脏位置虽有被刺伤的伤口,但只留下轻微的皮肉伤,郑捷就转向其他人行刺,又郑捷都往我要害刺下。伤者D:当天我要前往江子翠站,坐在第4车厢位置上用手机传讯息,捷运开到龙山寺站后,我往右手边看,郑捷手拿1把长长的刀,郑捷先走过我面前去追其他人,当我关注郑捷在追杀谁时,郑捷回头过来,我以为郑捷要去隔壁车厢,就赶快站起来闪到门边,郑捷手拿水果刀垂在大腿旁,经过我面前时,就朝我右手上臂砍下去,血就喷出来,我按住右手去止血,郑捷又连续砍我右下臂及右侧胸部,因郑捷动作太快,已不记得右下臂及右侧胸部如何被剌,我下意识蹲下来,郑捷砍完我后,又往前,之后折回,当时我大量出血没有办法逃,只好趴在地上装死,只有用左手止右手的血,郑捷就在我身边走来走去,我很害怕,看到郑捷要去砍别人,大家都在尖叫,到江子翠站,车厢门打开,我立刻爬起来冲出去,并请求捷运站内的乘客救我,我右胸伤口约10cm、右手臂及右手腕都受伤。(这个神经是有多大条,郑捷都从他面前走过了还不逃)伤者E:当天我要前往永宁站,坐在捷运倒数第2节车厢位置,大概是在龙山寺站到江子翠站之间,听到有喊叫声,抬头看时,郑捷已经冲到这节车厢,我反应过来时,郑捷已在面前,右手拿1把刀要刺我胸部,我下意识就用右手阻挡,因此刀子划到我右手,但没有划到我胸部,郑捷就继续往前走,又右手臂受到约10公分的割伤,且皮肤外翻。伤者F:当天我要前往府中站,不清楚在第几节车厢,在龙山寺站到江子翠站间,一开始是听到从车头处传来骚动,后来看到郑捷出现在我所在之车厢并攻击对面的乘客,因郑捷背对我,我以为只是年轻人推挤、打架,郑捷就往车尾的车厢移动,其他乘客开始起身走散,我也跟着其他乘客往车头走,看到车厢地上都是血迹,且有人趴在地上不会动,才惊觉有人持刀攻击乘客,我按下车厢内之紧急求救按钮,但没有响应,就继续往前面车厢跑,回头看,发现郑捷持刀追着我们,当郑捷准备挥刀攻击我时,我有哀求,但郑捷仍持刀砍过来,我就拿随身包包抵挡,我左手中指跟无名指连接处的手掌遭砍伤,当时有穿外套,外套也破,攻击完后,郑捷又走向前去攻击其他乘客。伤者G:当天我要前往府中站,坐在第5节车厢后段位置,在龙山寺前往江子翠的途中,突然听到大家尖叫,看到身穿红色衣服的郑捷从第4节车厢往第3节车厢拿约长20公分之水果刀直接对坐在左右两旁的乘客刺击,之后回头往我这节车厢砍,我本来要站起来要跑,后来躲在门边角落,郑捷砍其他人后发现我躲在门边,便持刀往我左腹部刺,刺完直接往车头方向移动,我便往车尾跑,当时有其他乘客以雨伞形成人墙阻挡郑捷攻击,我看到郑捷拿水果刀往1名男子身上刺,该名男子就倒下。伤者H:当天我要前往板桥站,坐在第5节车厢位置上使用手机,当行驶到龙山寺与江子翠站之间,第4节车厢传出叫声、吵杂声,我还不清楚前面车厢发生什么状况,郑捷就跑到我所在车厢,我以为郑捷是来避难,没想到郑捷突然亮出水果刀对我左腹部行刺,造成宽2公分深7公分之穿刺伤,胃壁已遭刺穿2公分,左膝盖挫伤,之后我往第6车厢移动,走的过程发现地上躺着1个男子,身上、地上都是血等。伤者I:当天我要前往新埔站,坐在最后1节车厢位置上滑手机,从龙山寺站往江子翠站之间,听见惊呼的声音,我转头过去看,1个大学生手上拿着铁制品,当下我觉得是在玩游戏,不然怎么点了人就走,被点的人就在前方车厢跑,我低头不久,郑捷就站在我前面,跟郑捷四目相接,郑捷伸手过来要点我,我心想又不跟他玩,为何站在我面前,郑捷就持水果刀刺我左胸1次,我才往郑捷反方向的车厢跑,跑到最后车厢满满都是人,后来有人就说:「怎么不按求救铃」、「怎么没有反应」、「怎么还没到站」,到站时,许多人跟我一起跑出车厢。(这个太没有警觉意识了)伤者J:当天我要前往板桥火车站,坐在车厢位置上滑手机,捷运列车在行进间,我听到尖叫声就抬头看,郑捷就拿1把水果刀,第1次刺我左手臂、第2次刺我左胸,伤口皆约5公分,造成我血气胸,又郑捷速度很快,我只觉得有影子经过就被刺2刀,我就往车头跑,跑到一个车厢都是人跑不动为止,等到捷运到江子翠站后,大家都跑下车。伤者K:当天我要前往板桥站,不知道坐在第几车厢靠近中间的位置,捷运行驶在龙山寺站与江子翠站之间,我听到尖叫声后,便站起来往尖叫声处看,看到郑捷手持水果刀攻击乘客,后来郑捷走向我并拿水果刀刺我左腹部,我用手提包挡,郑捷便走开持续去攻击其他乘客,我就往列车行进方向逃去,但都是人,无法前进只好停下来,之后郑捷又从末节车厢折返并持续攻击其他乘客,且走向我这边挥击水果刀,我再次以手提包抵挡攻击,但左手食指及中指却遭割伤,皮开肉绽缝了好几针。伤者L:当天我要前往海山站,坐在第5节车厢位置闭目休息,但还是知道到哪一站,捷运列车经过龙山寺站后,我发现左侧胸口疼痛,当时车厢内还没有骚动声音,接着就听到车上女生的尖叫声喊「救命啊,我被人杀了」,我睁开眼看到郑捷从我左侧往第6节车厢跑,郑捷持刀边跑边戳人,没有针对特定目标,看到人就刺,都是朝胸口方向刺,因郑捷走到第5车厢车尾,其他乘客分别往4、6车厢逃,又从照片中可看出我跟解青云是坐在同排长条型的座位,解青云坐在屏风玻璃旁的第1个位置,接下来就是我,郑捷刺解青云后,解青云起身,从照片看出,当时我还坐在位置上,我转头看状况时,解青云就倒地,我倒在玻璃门上不出声装死,我也叫身边的老夫妻趴下不要出声,车门开起后,我就赶快跑出来。伤者M:当天我要前往江子翠站,坐在最后1节车厢位置听音乐,看到郑捷持1把水果刀在前面1个车厢沿路一直刺别人,前面车厢乘客都往前面逃,郑捷便往最后1节车厢走来,因车厢内很多乘客,郑捷先攻击其他几位乘客,后来走向我,郑捷持水果刀刺我身体1下后,我就朝前面的车厢逃跑,郑捷折回来看见我又再刺1次,这次好像刺到我背部,郑捷就继续往旁边走继续砍人,我继续往车头跑,我不小心跌倒,郑捷看到后,又砍我脚,我右小腿、左手臂及左后上背都有穿刺伤,因我太惊慌不记得被砍几刀,之后到达江子翠捷运站,车厢门一打开,我立即跑出。伤者N:当天我要前往永宁方向,不清楚坐在第几节车厢位置上听音乐、看手机,从龙山寺站起站不久,就有乘客跑到我车厢说有人杀人、快点去救人,接着郑捷走来我车厢,郑捷边走边看乘客并拿刀刺乘客,有人被郑捷刺伤后,坐在地上叫,当时我移动到最后1个车厢,后来郑捷就过来,我被郑捷伤到右手臂,但没有意识被伤到,因当时大家身上都是血,所以没有注意是否是自己的血,是后来才发现,到站后,大家就冲出去,我也冲出去,又过程中,有人拿雨伞比着,叫郑捷不要过来,也有人喊有胆把刀放下,空手跟我们打。伤者O:我是江子翠捷运站保全人员,当时我在捷运站内巡逻,突然站务用无线电喊说站内需要支持,我一过去月台看到站长站在月台,我就遭到被告持刀砍伤,他攻击我的右手臂,造成我右手缝三针,当时大家都在跑,我没有看到被告与他人发生纠纷或口角,我也不认识被告,现场所查到的水果刀就是攻击我之凶器。

关注一颗米粒酱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