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原配妻子朱安,自称鲁迅的遗物,死后遗愿,却被小三无情拒绝

作者:纪人物 / 公众号:renwujjj 发布时间:2019-06-16


朱安,绍兴人,1906年奉母命嫁与周树人,1919年随夫定居北京,寄寓周作人处,1923年周氏兄弟决裂后被迫迁居。1926年周树人赴上海与许广平同居,朱安独守空房至1945年逝世。一生颠沛,未得善终。这就是朱安。
鲁迅说,朱安是母亲送给他的一份礼物,他要好好的保管她。
1
1906年的一天,绍兴的一户人家红灯高挂,锣鼓响天。这是周家的少爷要娶亲了。
民国的才子们都不喜欢家里给安排的原配,周母装病才把鲁迅骗回来结婚的。
鲁迅在婚前要求:不再缠小脚和进学校念书认字,结果被拒绝了。母命难违,只好选择了顺从。
结婚当天,为了迎合新郎的喜好,因此新娘朱安穿了双大鞋,里面塞了很多棉花。只见帘子半掀开,一只中等大小的红色喜鞋缓缓探出来,还未落地突然绣花鞋掉落在地上,露出一只裹得很小的小脚来……
新娘脸色铁青,似乎吓得不轻。
后来才知道,她一直在为绣花鞋掉落的事情担忧,觉得这是凶兆。
周家的佣工王鹤照当时18岁,他透露了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细节:鲁迅新婚后的第二天早上,印花被的靛青染青了他的脸,让人想到他那晚很可能把头埋在被子里哭了。
婚后第四天,鲁迅就携二弟周作人去了日本!
大先生走了,朱安开始了漫长的独身生活。
2
1919年,鲁迅卖掉了在绍兴的老房子,举家迁居北京,住在八道湾。然而,到了北京,鲁迅依然是与朱安各住各的房间。对朱安来说,这意味着她从此要离开故乡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这无异于和娘家人生离死别。朱安谨遵从小被灌输的三从四德,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观念,跟随鲁迅来到北京,此生再也没有回去。
▲ 右一:朱安
其实鲁迅也尝试与朱安交流,都以失败告终。
鲁迅和朱安同住一屋檐下,但是鲜有交谈。朱安亲手为鲁迅做的棉裤,鲁迅死活不肯穿!
鲁瑞(鲁迅的母亲)问鲁迅,朱安到底那里不好?你这样嫌弃她。
鲁迅当时还真应答了,这也是鲁迅第一次如此正面地回应他和朱安的关系,鲁迅摇着头说:
“和她谈不来,谈话没味道,有时还自作聪明。”
鲁迅在论述朱安“自作聪明”时谈了一件事,当时他是这么说的:
“有一次,我告诉她,日本有一种点心很好吃,她说是的,是的,她也吃过的。其实这种点心不但绍兴没有,全中国也没有,她怎能吃到?”
这在鲁迅看来,他和朱安根本无法交流,也本能地厌恶她身上的自以为是,厌恶她的奴性。
但是换个角度,朱安只是努力的为了迎合鲁迅,也拼尽力气去努力,可是她努力的方向错了。
3
1925年,鲁迅遇到了许广平。两人要去上海居住。
当许广平怀孕的消息传到她那里,朱安真的绝望了。邻居俞芳问朱安,今后如何打算?
“过去大先生和我不好,我想好好地服侍他,一切顺着他,将来总会好的。”
“我好比是一只蜗牛,从墙底一点一点往上爬,爬得虽慢,总有一天会爬到墙顶的。可是现在我没有办法了,我没有力气爬了。我待他再好,也是无用。”
以前她还可以等待,用心伺候好婆婆,希望有一天他会看到她的好,可是还没等到,结果连人都被别人夺走了!
当周海婴出世,她竟然面露喜色,对待许广平母子很是友好。1936年鲁迅去世后,还邀请他们母子搬到北平一起居住。她对周海婴如此的好,乃至于事隔多年后周海婴提起朱安还是唏嘘不已,非常的尊敬。
此时的朱安甚至还想着,自己死后,有海婴给她烧纸,送庚饭,送寒衣,阆王不会认为她是孤魂野鬼,罚她下地狱,让她挨饿受冻.....
4
鲁迅死后,身为法律名义上的原配妻子,自然是鲁迅作品的版权继承人。考虑到自己没文化和对许广平母子的照顾,所以将所有的版权给了她 ,唯一的要求就是每个月给极少数的生活费。《鲁迅全集》才得以顺利筹备出版。
1943年,鲁迅的母亲去世,死前她嘱咐周作人把自己的那份钱给朱安,让她平安度过余生。
许广平也对朱安的生活设法维持。虽然有许广平的接济,在心底里,朱安依旧有着一种拿人家的手软的客气和怯怯,尽量把生活需要降到最低,不给别人造成太大麻烦。
不久后,许广平在上海被捕,汇款中断。朱安的生活非常的困难。
她经常是一碟虾油小黄瓜,碟子旁边放着腌制过的辣椒,有时候是一碟腌白菜,一小碟霉豆腐。这些就是她配着硬邦邦的窝窝头吃的。
此前她已经变卖了家里值钱的东西了,再没有可变卖的东西了。
在艰难的八年抗战、国内战争期间,朱安作为鲁迅的合法夫人,都做到了有尊严的活着,对社会各界的捐助,一般都是辞而不受,她说“宁自苦,不愿苟取”,确实不愧为鲁迅夫人。
至1944年,体弱多病的朱安,已经连基本的温饱都难以保证,周作人便建议她卖掉鲁迅的藏书,换取度日之资。虽然朱安还是拒绝了,但是消息不胫而走。许广平得知消息后,派唐弢与宋紫佩拜访贫困中的朱安,希望她能保留鲁迅的遗物,不被出售。
唐弢造访朱安,看见她也只是默默地喝着汤水似的稀粥,吃着几块酱萝卜。
在来客面前,朱安的情绪显得很激动,她冲着客人吼道:“你们总是说鲁迅遗物,要保存,要保存!我也是鲁迅遗物,你们也得保存保存我呀!”
这是她一生最后的呐喊,也是她一生唯一一次为自己的申诉。直到这最后一次呐喊,她喊出的竟然是“我是鲁迅的遗物”,而不是“我是鲁迅的太太”
-鲁迅去世后,朱安守灵照-
这句怒吼积攒了朱安一生的委屈与压抑,也用尽了她一生的力气。
5
1947年6月29人凌晨,朱安孤身一人离开世界。
-《鲁迅夫人》新民报-
据亲友给许广平说,她临终时,“泪流满面,她念大先生,念先生又念海婴。”她唯一的遗憾,是没有见到过海婴。
死前,她曾泪流满面地说:“我想和大先生葬在一起。”
生前她曾找人代笔,给许广平写信,表明自己想要与鲁迅先生合葬,可是许广平没有同意。
她的葬礼按许广平的意思举行,她的墓单独设在西直门外保福寺,连一块墓碑也没有…

关注纪人物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