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层次的女人,不会在朋友圈说这些话

作者:懂说话女子 / 公众号:dshnz02 发布时间:2019-08-18


来源:卡娃微卡
著作《真实的信仰》中有这样一句话:一个人的素养跟内涵往往会在生活中不经意体现。
朋友圈更是如此,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将自己的生活点滴记录在朋友圈。
一个人在朋友圈里说的话,最容易暴露他的境界和层次,素质和教养。
真正有层次的女人,不会在朋友圈说以下这些话。
- 01 -
没教养的话
朋友圈就像是一个人的一道门面,了解一个人,总能从他的朋友圈里窥见一二。其中,一个人评论别人朋友圈的方式,最能看出他的教养。
没教养的人,总是不分时间和场合地说些给人添堵和刻薄的话。
当别人欢欢喜喜晒出一张合照,她总要没眼色地来一句:秀恩爱,死得快!
当别人外出旅游,她会酸溜溜说:有钱人就是闲啊,满世界跑!
当别人晒出自己在某一方面的成就时,她又开始挖苦:嘚瑟。
当别人换了新发型,她也会一脸嫌弃:这个发型看着好老。
这种说话刻薄,没教养的女人,是朋友圈最令人生厌的存在。
英国伟大的哲学家洛克曾说:良好的礼仪使得那些与我们交谈的人感到安适与满足。
一个懂礼貌,有层次的女人,一定是说话令人舒心,相处让人舒服的有教养的女人。
一个人的涵养是装不出来的,喜欢在朋友圈给人添堵,令人难堪的女人,不是没素质,就是没教养。
- 02 -
揭人隐私的话
歌德说:每个人的天性中都有某种不便公开的成分,假如公之于众,必将冒犯别人。
生活里,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有些不愿让他人知道的小秘密。
当别人愿意向你敞开心扉,告诉你他的秘密时,也就意味着,在他心里,相信你有保守秘密的能力。
真正有层次的女人,不会在朋友圈随意暴露别人的私生活,不会让别人的个人隐私在网络中被浏览和扩散,更不会拿别人不愿公开的事情当成娱乐的资本。
八卦是女人的天性,也正因为如此,尊重别人的隐私,不让自己的言行给别人带来伤害和不悦,便成了一个女人最难能可贵的品质。
相反,出卖别人隐私,暴露他人秘密,是一个人最低俗最没礼貌的表现。
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说:放纵自己的欲望是最大的祸害;谈论别人的隐私是最大的罪恶;不知自己过失是最大的病痛。
- 03 -
发泄垃圾情绪的话
曾经,网上流行一个词叫“垃圾人”。
所谓垃圾人,就是指那些浑身带着垃圾情绪和负能量的人。
他们易怒,见不得人好,喜欢抱怨,遇到不合自己心意的事,就像倒垃圾一样,将自己的负面情绪发泄给身边人。
这样的人,朋友圈里并不少见,他们浑身充满嫉妒,烦躁,愤怒,抱怨等垃圾情绪,常常对这个世界牢骚满腹,稍有不顺就大发雷霆,像火山爆发一样伤及无辜。
喜欢发泄垃圾情绪,将自己的负面思绪一股脑倒给别人,是一个人只顾自身情绪不顾他人感受的自私体现,更是没有能力控制情绪的无能表现。
亦舒有句话说得好:情绪这种东西,非得严加控制不可,一味纵容地自悲自怜,便越来越消沉。
这世上没人会喜欢喜怒无常,负能量爆棚的人。
过多地在朋友圈发泄垃圾情绪,传递负能量,影响别人的情绪,无非就是在拉低自己的情商,降低自己的人脉,毁坏自己的社交。
- 04 -
炫耀的话
卢梭说:无知的人总以为他所知道的事情很重要,应该见人就讲。但是一个有教养的人是不轻易炫耀他肚子里的学问的,他可以讲很多东西,但他认为还有许多东西是他讲不好的。
在朋友圈越来越盛行的今天,炫房子车子,炫孩子老公,炫圈子和关系,成就和成绩,仿佛已经成了很多人一项不可或缺的仪式。
心理学上,将这种一味炫耀的举动,归结为内心深处自卑,焦虑,缺乏安全感的自我防御行为。
也就是说,一个经济并不富裕的人,往往更在意别人是不是看得起自己,更喜欢通过炫富来掩盖贫穷,获得别人的认可,一个感情并不顺畅的人,更喜欢通过来晒幸福来遮掩内心的空虚,博得他人的注意。
有句话说:一个人越是缺什么,越爱表现什么。
真正有层次的女人,常常能以一种平常心对待自己所拥有的东西,接受自己的现状,不以外在的形式刻意表现自己,寻求别人的恭维和赞许,而是通过实实在在的行动来充实和满足自己,做一个低调的人。
就像有句很经典的话说的那样:低调不是不作为,而是不显摆。善良有时候也不是给予他人,而是不显摆自己的富足。
- 05 -
随意麻烦人的话
有人说,如今的朋友圈,越来越充斥着商业的味道。其中,微商,打广告、求人点赞和转发就是最明显的表现。
深以为然。
生活中,总有太多太多的人,将麻烦别人作为一种关系好的象征,事实上,朋友圈里,有大部分的人并不熟悉,甚至是连一面之缘都不曾有的陌生人,可纵使如此,依然有一些人,动不动喊你给他点赞,时不时让你给他投票。
这样的人,不是拿你当朋友,而是拿你当利益,需要的时候,你就是他求助的最佳工具。
有句话我很喜欢:遇事自己默默解决而不轻易麻烦别人是一个人的最大本事,不给别人制造麻烦是一个人的顶级魅力。
朋友圈里,最舒服的相处方式是不随意麻烦别人,不轻易打扰他人。
真正有层次的女人,不会随意在朋友圈麻烦别人,她永远懂得,别人认可的会主动点赞,别人欣赏的会自觉打call,而不需要自己舔着脸到处麻烦别人。
- 06 -
层次这个词,说起来抽象又宽泛,可做起来实际上很小,平日里的一点一滴,一举一动,都可以成就一个人的层次,也可以毁掉一个人的教养。
真正有层次的女人,一定不会把朋友圈当成发泄垃圾情绪和一味炫耀的场所,更不会拿它当成揭人隐私和麻烦别人的战地,而是懂得,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朋友圈,也是自己最好的门面。









有一条江,因其拐了两弯,一折二折之下,便叫了之江;口耳相传之后,便有了浙江。燕赵、齐鲁、巴蜀、江东、陇西、岭南、漠北……或山或水,或江或湖,成就了中华版图。而浙江,却始终以一种进取的姿态,刻画着自已在中华大地上的维度。97年前的这里,浩渺的烟波南湖之上,一群书生围坐在船中,未沉迷于眼前如诗如画的风景,却酝酿着一场改天换地的风雷。57年前的这里,一个名叫义乌的火车小站停靠点上,在“鸡毛换糖”的此起彼伏声中,却孕育了日后一个叫物流的时代。37年前的这里,瓯江之畔,一场大火烧醒了诸多皮鞋小作坊的业主,明白了市场规则下质量和契约究竟意味着什么。17年前的这里,一个颜值不高的小个子,正忙活着他与四十大盗的梦想。7年前的这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已悄然在百姓心里生根发芽,浸润着血脉的生生不息……而这之江的水,无论风云如何变幻,始终奔流不息!山水烘托了人杰,人杰也烛亮了山水!一个人的坚持叫操守,一群人的坚持叫法则,若是再加上时间的演化和水土的滋养,便成了文化!“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足肤皲裂而不知。”大儒宋濂的话语,若投映到浙商“四千精神”的旅途,相必也是别有一番滋味。“身在夜郎家万里,五云天北是神州”,阳明先生的词作,若辅以船王包玉刚的言行,我们不难发现,那一弯之江水,依旧激荡在你我的心头,至今难忘。于是,便有了李书福痛斥电动汽车“伪制造”的激昂;便有了马云关于中美贸易争端的铿锵;更不乏董卿“苔米花虽小,也学牡丹开”的情怀。不知不觉,光阴轮转。红船,一直停在那里,络绎不绝的人群,用瞻仰的目光将它链接到了心中,化作信仰。当年换糖的老汉,早已铸成了铜雕,成为城市的地标;温商,作为浙商的一个支群,继续着市场肌体“催化剂”的角色。国人在接受互联网思维的同时,更以欣赏的眼光致敬阿里巴巴,领跑者、创客、追梦人……顺应“互联网+”风起云涌的新趋势,雨后春笋般冒出的“众创空间”让浙江年轻人如沐春风,如鱼得水。“两山”理论践行至今,政务生态优化,自然生态改善,浙江这棵梧桐树,何愁唤不来金凤凰?只需看一看身边的阳光、空气和水,你就会豁然开朗。也许是因为身处江南,那一湾之江水,更多的时候,以一种温婉文静的面目存在。但作为其中的一滴,我深知她的澎湃,虽一折再折,却初心不改,奔流到海!
每个孤独的人,都渴望被需要。我一直相信,人在极端环境下所爆发出来的求生欲,往往不是来源于「我还没活够」,而是来于「还有人在等着我去照顾」。看完《南极之恋》,我更加相信了这个道理。一个傻兮兮的没有户外生存经验的土豪,凭什么能在南极经历过各种磨难还能生存下来?就凭他有喜欢的人,就凭他被需要。你也许觉得这是在开玩笑,那就当开玩笑吧,反正命运跟我们开过的玩笑也不少。如果你也曾孤独过,你就会明白,「被需要」的感觉是有多好。在无数个深夜,你曾拿起手机,想找喜欢的人说话,但你拿了又放,写了又删,发送又撤回,因为你怕。你怕一厢情愿。你怕你需要对方,但对方不需要你。你是如此的怕打扰,以至于就连发一句“打扰了”,也觉得这句话本身也是一种打扰。你是一根蜡烛,愿意用生命为她燃烧。听起来很美。但不凑巧的是,她的生活灯火通明,根本不需要被你这点微弱的烛光。孤独,是烛光无处安放;相爱,是彼此燃烧照亮。每个孤独的人,都渴望「被需要」。在《无问西东》里,黄晓明抱着毁容的章子怡说了一大段情话,很多人被那段话所打动。但我印象更深的却是黄晓明的另一句台词:「我有需要照顾的人」。对一个人表达爱意,当然可以用千言万语,但如果仅用这一句「我有需要照顾的人」,也足够了。《南极之恋》里也有很多戳动人心的台词,这些台词也在诠释什么是「被需要」。比如男主富春对女主如意说的那句:「如意,我回来了」。这句话太平淡,平淡到像樱桃小丸子的那句「我回来了」。但正是这句话,给人一种回家的感觉,家是很暖的地方,而在南极,恰巧需要这份暖。他每天出门寻找希望,后来才发现,屋子里的她才是希望。所谓彼此牵挂,无非是外面的他想回家,里面的人在等他。又比如「我怕风停,因为风停了就没声音了;但我又怕起风,风一起,身后的脚印就没了」。这句台词把孤独和无助诠释得淋漓尽致。在不见人烟的南极,你能听到的几乎只有风声,于是你希望有风作伴。但是风一起,你又怕脚印消失而找不到回去的路。这是一个矛盾。所有的孤独患者都有这样的矛盾,他们的精神世界就像南极一样荒芜冰冷。你渴望找一个人去化解孤独,但又怕找错了人,反而会更加孤独。男女主角就是在这样一个孤独的环境里互相取暖,他们因为求生而走到一起,又因为走到一起而坚定了求生。这部电影很暖,因为诠释了相濡以沫。这部电影又很冷,因为相濡以沫的人最终还是要面临一个选择:要不要相忘于江湖?世间最残忍的事,不是让你失望,而是先给你希望。去看这部电影吧,如果你此刻幸福,看完你会更加珍惜。如果你此刻孤独,看完你会向往幸福。愿你早日找到需要照顾的人,也愿你能早日被人照顾,更愿你从此不再失望。
容纳其他物体,比如液体和固体的东西,被叫做什么?答案有很多。容纳水的是茶杯和脸盆,容纳酒的是酒瓶和高脚杯,容纳沙石的是斗车和土簸箕。但这些容具,都无法配上一个隽永对称的汉字,那就是“器”。器是什么?器是一种整齐端庄的存在,用足够完美的自己来盛容其他一些东西。国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后母戊鼎,可以被称作“器”。岁月刻下的青铜锈痕,遮不住精雕细琢的千年遗风。静静望着这尊与人同高的器具,就能想到彼时它满载贡物,金光辉煌地出现在祭祀典礼上的骄傲。今年初成功试运行的中国核聚变反应堆“人造太阳”,可以被称作“器”。这是国之重器,虽然它使用的时间,只有强磁约束激活时的短短剧聚变一瞬,可即便是空置的机器,也从未褪去任何一分一毫的价值。容具和重器的区别,就在于能否在不同的环境下,保持自己的本来意义。一只简单的玻璃杯,装上茶水就成了茶杯,倒入白开水就成了水杯,盛满啤酒,就又成了觥筹交错的酒杯。它的用途和价值,跟随所容纳的液体产生变化。但重器是不一样的。例如两千年前,后母戊鼎内可能盛放的只是牛羊肉而已,随之被埋入地下,黄土填纳其中;直至现代,清理整洁的后母戊鼎,再也不会被放入任何东西,可它本身,已经成为了价值和历史的代名词。做器如此,做人亦如此。人的社会,是一个复杂的结构,我们每个人都如同大海中的游鱼,被浸泡在纷扰的大千世界里。金钱、荣誉、地位,有太多的坐标系,在规定着一个人是怎样的人。大部分人追求一生,只是为了成为别人眼中的自己。拥有金钱者,在商业圈里呼风唤雨,得到他人的拥戴;向往荣誉者,在名利场上前赴后继,只为他人的几句客气;觊觎地位者,甚至贪赃枉法,无非想要他人的处处逢迎…可是,当把这些“他人”去掉以后,我们还剩下什么?如果我们也是一件容器,当把这些“液体”倒出以后,我们又是什么?美器不必满,而大才不必寄于他人。我不否认在凡尘中追求价值的积极意义,但也希望我们都能够寻求到一份自我世界的宁静。古往今来,多少诗人骚客,都是在生活的逆境中,离世独处,羽化独立,最终留下了不朽的千古名篇。晋陶渊明独爱菊,而后人独爱陶渊明,无非是爱他身上那一点儿自由气。古人云,君子慎独。我想,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放空自己的机会。或许是在下班回家的深夜,或许是游赏公园时的小憩。我们应当倒出体内的一腔滚滚浊世,思考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又希望自己成为怎样的人。从来没有哪一件美器,是不经历阵痛和雕琢而生的。愿你成为更好的自己,能够容纳天地而不满,俯察草木而不骄,栉风沐雨而不危,行路百里而不忘初心。
2018-08-08 17:50:50
鸟鸣花语,虎啸猿啼,世上万物皆有语言,我独钟情中国古建粉墙黛瓦传递的浅吟低唱。“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认识你,始于汤显祖。流水线上生产的城市,复制的威尼斯小镇,克隆的霓虹灯璀璨夺目,我迷失在钢筋水泥构筑的樊笼里。于是一个落花时节的暮春,我逃也似地离开了车水马龙的喧嚣城市,踏上一段青青石板路,穿过座座古牌坊,开启我的徽派建筑之旅。建筑是世界的编年史。当风靡一时的徽剧俨然明日黄花,传说也已沉寂,只有屹立在皖南大地上的粉墙黛瓦,宛如一位多情的女子在时间轴里辗转流徙,浅吟低唱着每一块砖,每一片瓦的前世今生。建筑是凝固的音乐,那是无声的语言,用石头写成的史书。明清时期如日中天的徽商荣归故里,千金散尽,建成一幢幢精巧别致的住宅,五叠式马头墙高低错落,抑扬顿挫的起伏变化宛如一曲曲田园牧歌,歌唱着桃花源里人家的恬淡闲适。一代儒商更是将闲情逸致寄托于雕花梁架、楹联字画、木雕石刻上,在粉墙黛瓦的住宅里营造出别具一格的乡土建筑文化。黛瓦粉墙疏林外,碧水环山烟雨中。文学语言描绘的优美胜境总是令人心向神往。远远望去,粉墙矗矗,栉比而立,掩映在湖光山色之中,犹如水墨丹青妙笔,描摹勾勒出一幅幅画里村庄。我不是徽州人,可是对于每一个无家可归的城市流浪儿来说,或许这样的粉墙黛瓦亦可以盛放我的悠悠乡愁。那日黄昏,我一步一步走向你。柴扉虚掩,轻扣门环。咯吱咯吱,一位蹒跚老妪缓缓将门打开,一阵潮腐的空气迎面扑来,仿佛用语言讲述着老宅的今生。落日的余晖斜射进狭窄的天井,斑驳的墙壁上挂着已经松落的字画,楹联上的对联,字迹几不可见,也早已消退了鲜艳的红色。门楼上“八骏图”石雕处野生的杂草,倒也生长得自在茂盛,随处堆在墙角的窗棂,积聚了厚厚一层灰,几只蜘蛛正忙着编织美丽的家园……我的心莫名地一沉,行将倾颓的百年老屋啊,在现代化快节奏的时间轴里,在落寂与自尊,矜持和无奈的岁月里,守着一个怎样的未来?暮色苍茫,斜晖脉脉,我辞别了好客的婆婆,穿过座座石牌坊,踏上青青石板路,回首,粉墙黛瓦在归途中渐成粉壁点点,高高的马头墙模糊成斑驳的背影,仿佛妈妈的背影定格,默默无声把游子守望!

免责申明: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部分素材来源网络,版权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作者:握书姑娘,文章首发于公众号:卡娃微卡(ID:kawa01),千万女性都在看的家庭美学日刊。
今日推荐点击下方【阅读原文】,高潮不断

关注懂说话女子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