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满梨园 《戏曲家王季思小传》连载⑥:严谨治学

作者:温州情 / 公众号:cnwzq0577 发布时间:2019-11-03

点击上方温州情 订阅
王季思自幼熟读经史子集,也背过不少古近体诗,还私下偷偷看过《西厢记》、《红楼梦》等戏曲小说。在父亲和塾师的正统教育下,相信“四书五经”是教人立身处世的好书,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才是正道。而象《西厢记》、《红楼梦》等戏曲小说,则是闲书,偶然拿来消闲还可以,多看是要坏人心术的。“五四”运动时期,他在省立第十中学读书,从《新潮》、《新青年》等刊物里接受了男女平等、恋爱自由和平民文学的观点,这才不把《西厢记》、《红楼梦》等戏曲小说当闲书和坏书看,还能以同情的态度对待书中主人公的不幸遭遇,他说:“这是我从封建思想牢笼里跨出的第一步。”(同上)
王先生小时候最爱看戏。《琵琶记·吃糠》、《荆钗记·见娘》、《西厢记·拷红》等剧目,他看得最多,印象也最深,这对他日后从事戏曲研究不无影响。
《西厢记》
王先生的戏曲研究从《西厢记》入手。在那战乱的年代,王先生在辗转各地学校的过程中,利用课余的零星时间,扎记金元戏曲的特殊用语,考查关汉卿、王实甫、高则诚等作家的生平和《西厢记》《窦娥冤》《白兔记》等故事内容的演变,但很多资料在抗战时期丢失了。后来他到浙江大学龙泉分校任教,为教学需要,又重新整理了戏曲小说资料,接着出版了《西厢五剧注》。当时还有人视《西厢记》、《红楼梦》为坏书,写诗嘲笑他“不读六经看五剧,西厢浪子是前身。”用意很明白:你是搞《西厢记》的,不配在大学里教书。在这重重阻力面前,他有过迟疑、动摇,终于拖着沉重的步子跨过来了。“汉宋诸儒语太酸,六经日对古衣冠。一般饱暖思淫欲,又检《红楼》说部看。”这是当时王先生对那些封建卫道士的答复。
1944年由龙吟书屋出版的《西厢五剧注》是他的成名作。权威人士认为这本书在总体上超过了金圣叹批点本,事实上这本书的出版,也确实使流行了300多年的金(圣叹)注《西厢记》逐渐少人问津。该书后经多次修订重版,印数达20多万册,在国内引起“西厢旋风”的同时,也在日本引起反响,日本专门把“校注”集结成册,作为高校教材学习。
王季思先生治学严谨,他的一句名言在学生中广为流传,那就是:“搞学问就要坐得住,聪明人要下得笨功夫。”《西厢记》中有大量蒙古语、汉蒙混合语,各地民间口语等,无典可查,往往为治曲者所头痛,王先生读了一百六七十种全元杂剧、说唱散曲、笔记小说、歌谣,把里面的方言、俗语、俚语等生僻语汇全部制成卡片,一一对比、参照,才得出正确含义。
王先生严谨治学的作风一直持续到晚年。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80多岁高龄的王季思主编600万字《全元戏曲》,也是一字一句审读,时值盛夏,有学生去他家,见他戴着大口罩看稿纸,大为惊奇,还以为他患了感冒,王老师解释说是口涎失禁,怕流到书稿上沾污了稿子,所以戴上口罩,一个下午,换了好几个口罩。
王老师的主要著作,除了《西厢五剧注》外,还有《全元曲选》、《元杂剧选》、《元散曲选》、《中国戏曲选》、《玉轮轩曲论》、《桃花扇注》、《中国十大古典悲剧集》、《中国十大古典喜剧集》。他81岁时主编的《全元戏曲》,是迄今为止收录元杂剧最全的一套丛书,共600多万字,被人民出版社称为“镇社之宝”。(未完待续)
作者:曾平汪
订阅本刊 联系版主
温州人温州事 温州史 温州情
微刊编辑:丁乙
微信号:wzdingy
往期选读
《戏曲家王季思小传》连载⑤:智如泉源 行可仪表
《状元古镇地名传奇》——温州情特别推荐
温州造船厂老照片:船坞、渔轮、拖轮、货轮、人

关注温州情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