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人、那堡、那道墙 山西摄协

作者: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 公众号:cpanet 发布时间:2019-01-12

第十二届中国摄影艺术节展览精彩回放本平台将陆续推送,敬请关注。

大河堡 犁地耕种的汉子 2013(任彦龙摄影并文)
在第十二届中国摄影艺术节上,由大同市文联推荐,经山西省摄影家协会甄选,最终由中国摄影家协会认定,我的36幅大同长城古堡摄影作品入选第十二届中国摄影艺术节“美丽中国”专题摄影展。我能够代表山西、代表大同向全国展示和宣传大同长城古堡的魅力,是我非常荣幸的事。用长城影像为大同代言,为开发长城旅游助力,是每个大同摄影人的责任和义务。是山西给了我这次机会、是大同给了我这次机会、更是长城给了我这次机会,我将努力下去。
春夏秋冬,风霜雨雪,行摄于晋北这段长城,我经常会遇到当地朴实的农民或极具脚力的羊倌用浓重晋北口音的问话:
“干啥的?”“摄影的”
“你们哪儿的?”
“大同的,拍长城”
“唉!那土圪台有啥好拍的?拍它做啥呢?”
“这是我们老祖宗留下的要好好保护”
“遭这罪呢……”
这是和长城脚下村民最简单的对话,也是经常的对话。
晋北长城属于外长城,明朝为防止蒙古族入侵而修,全部为夯土修建,无包砖,当地人把长城叫边墙。行走在长城边,你可以一脚趟到内蒙,扭身又回到山西。长城是内蒙古和山西的省界地标。它从河北省入山西,经天镇、阳高、大同、左云、右玉、平鲁至偏关县与黄河握手,共有72城堡,千余座烽火台,当地有一句谚语“堡离堡二十五”,也就是在这段长城边上,每隔二十五华里就有一个城堡,用于屯军和边民居住。一座古堡就是一个小区域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至今依然如旧。五百年,古堡积淀了浓浓的边塞文化气息,是最接地气的地方。长城在清康熙大帝“不修长城修民心”治国方略下,停止了扩建和修缮,现在长城在很多地方己风化变成了一道土梁,多数古堡已废弃,部分保存较好的古堡里还有完整的古老宅院、寺庙、戏台、碑记、牌匾,石砌的院墙。近年,随着时代的发展,特别城镇化发展,古堡正在发生着惊人变化,一部分消失,一部分改造开发成旅游景点,受开发者文化层次影响,被开发的古堡早已失去原汁原味,观者味如嚼蜡。
我经常独自一人站在长城之巅的烽火台上观望,看到正在逝去的长城古堡沧桑壮美,我既敬畏自然规律,又惋惜被损毁的现状,心中顿生“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伤感。在拍摄中,我重点关注长城古堡和人类的生存状态,关注生老病死、喜怒哀乐、文化、宗教,残存的农耕、游牧文明与现代文明的冲突。我用镜头捕捉长城边百姓的生活,天长日久,和羊倌交上了朋友,经常在长城古堡人家中吃住,记录长城古堡消失的过程,一个挨着一个堡子的拍,一段一段的拍长城,一家一家的拍长城人家,用心感知长城,用文字记录长城故事,用照片展现长城历史与沧桑,一个古堡一组照片,一个故事,一缕乡愁。把自已溶入到长城之中,感受到了长城做为中华民族脊梁的精神,也为保护长城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几天不见长城、不拍长城心中就发痒,影友们说:“我不是在拍长城,就是在拍长城的路上。”
那人、那堡、那道墙
---行摄在晋北大同长城古堡的路上
2018年,山西省委,省政府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山西重要讲话精神为指引,适应进入新时代、新要求,提出了锻造黄河、长城、太行三大旅游板块,构建全省旅游发展大格局升级版的重大决策部署,对培育文化旅游业战略性支柱产业、促进山西转型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为了向全国展示和宣传大同长城古堡的魅力,由大同市文联推送,经山西省摄影家协会甄选,大同摄影师任彦龙拍摄的一组大同长城古堡摄影作品,入选第十二届中国摄影艺术节《美丽中国》专题摄影展,本影展由山西省摄影家协会常务副主席,秘书长武勇策展。

丰镇十五坡村 在长城内蒙侧拍摄的的镇川口长城 2016

怀仁县浦堡 2016

怀仁县西安堡 老戏台中最后的演员和观众神 2016
长城是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的建筑工程,长城是第一个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而且是以评委无可争议的全票通过赢得的。它始建于20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秦朝统一中国之后联成万里长城。汉、明两代又曾大规模修筑。其工程之浩繁,气势之雄伟,堪称世界奇迹。岁月流逝,物是人非,如今的长城遗址,不仅能目睹逶迤于群山峻岭之中的长城雄姿,还能领略到中华民族创造历史的大智大勇。

偏关县老牛湾 长城与黄河交汇 2014

平鲁区大河堡 在近干涸的河中戏水 2013

朔州市平鲁区高石庄乡新墩村 箭牌楼 2017
晋北大同长城属于外长城中的一段。这段长城建筑特点突出。采用夯土方式修建,可能是当时嘉靖年间的大明朝国库空虚无力,修建此段长城时全部没有包砖,但沿长城修建的屯军要塞“古堡”皆为砖包。这段长城是山西和内蒙的省界。在很多地方长城仍然是内蒙古和山西的省界地标。作者行走在长城边,可以一脚蹚到内蒙,扭身又回到山西。它从河北省入山西平远头,经新平堡、保平堡、天镇、阳高、大同、左云、右玉、平鲁至偏关县与黄河握手,一路穿山越岭,一路风景各异。这段长城很接地气。作为明代“九边重镇”之一的大同镇共有72城堡,用于屯军和边民居住,烽火台千于座。长城、古堡、烽火台、戍边的人在晋北长城防御体系中缺一不可。长城边、古堡中,人还生活在其中,五百年的薪火相传没有间断,还可以体验到原汁原味的边塞文化。

朔州市平鲁区二道梁长城边的门神 尉迟恭塑像 2013

朔州市平鲁区凤凰城 八月十五 做月饼的农家

天镇县保平堡 长城与古堡遥想呼应 2011

朔州市平鲁区凤凰城 八月十五 做月饼的农家

天镇县保平堡 长城与古堡遥想呼应 2011
经过了历史变迁,军事上早已失了作用,长城在很多地方己风化变成了一道土梁,多数古堡已废弃,包砖多数在文革中被拆走盖民房,只有黄土夯筑墙体残存。近年,随着时代的发展,特别城镇化发展战略的实施,古堡正以惊人变化,一部分消失,一部分改造开发成旅游造景点,开发的堡子由于受开发者文化层次的限制,早已失去原汁原味,使观者味如嚼蜡,反而游者减少。现在堡子里的人也大多搬到了外面盖了新窑房,新一代人或外出打工,或嫁到城市,留下住的多为孤寡老人在坚守,只有年节才见到回来探亲的年轻人。部分保存较好堡子里还有完整的老四合院、寺庙、戏台、碑记、牌匾,石砌的院墙,特别是新平堡中还有一处总兵府的旧址保存相对完整,照壁砖雕极为精致。从远处眺望,古堡人家与长城遥相呼应,在灿烂的夕阳照耀下,透漏着古老苍凉的气息,不禁让人想起纳兰性德“黄云紫塞三千里,女墙西畔啼乌起”的词句。

天镇县李二口 一夫当关的体验 国家非物质文体遗产 大同耍孩儿剧演员在长城边 2015

天镇县水磨口 杏花春雨塞北 2016

天镇县新平堡 长城新一代 2015年
在行摄过程中,作者逐步学习长城的知识,了解风土人情,和羊倌交上了朋友,经常深入长城古堡人家,盘腿坐在老乡炕头上聊长城有故事,吃他们做的农家饭,有时就索性住在窑洞中,不自觉的把自己溶入到长城之中了。也经常独自一人站在长城之巅的烽火台上,看正在逝去的长城古堡,沧桑壮美,既敬畏自然规律,又惋惜损毁现状,心中渐生“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的伤感。在拍摄中,作者重点关注长城古堡和人类的生存状态,关注生老病死、喜怒哀乐、文化、宗教,残存的农耕、游牧文明与现代文明的冲突。我用镜头捕捉长城边百姓的生活,记录长城古堡消失的过程,一个挨着一个堡子的拍,一段一段的拍长城,一家一家的拍长城人家,用心感知长城,用文字记录长城故事,用照片展现长城历史与沧桑,一个古堡一组照片,一个故事,一缕乡愁。把自已溶入到长城之中,感受到了长城作为中华民族脊梁的精神,也为保护长城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几天不见长城、不拍长城心中就发痒,影友们说:“他不是在拍长城,就是在拍长城的路上。”

新荣区镇川口 长城摩云 从此口出去就是内蒙古 2011

新荣区德胜堡 留守儿童 2011

新荣区镇川口 长城晨饮 2014
长城是世界文化遗产。作为一个摄影人,作者是从长城文化和文化长城角度去拍长城,十几年的行摄,作者想要拍出长城的“包浆”。所谓“包浆”原指古玩表面经长期抚摩所发出的光泽,一件古玩经过长时间的把玩,这个过程中其主人得到了美感与心情的愉悦,倾注着毕生心血,表现出了丰富的文化内涵。如何拍出长城的“包浆”,是作者近几年中一直在探索的一个主题。大同长城经过了近五百年的金戈铁马,日月灵光,风霜雨雪的抚摩,早已被历史磨得锃明瓦亮,五百年来积淀下来的边塞文化气息,就是晋北长城的“包浆”。长城的“包浆”在哪里呢?作者认为,它是散落在崇山峻岭中的一座座烽燧,是风沙侵蚀长城后的一道道土墚,是戍边将士的后裔讲述的故事和游子的乡愁。它在一抹夕照城堡的余辉中、在残存古庙造像碑记里、在耍孩儿腔的调子中;又在村妇搓莜面有手上、在油炸黄糕的香味中、在羊倌的鞭鞘儿上。

新荣区镇川口村 在长城上放驴的农民 2012

新荣区助马堡 九十四岁小脚老妪

新荣区助马堡 武道庙是人灵魂的客栈 当地人风俗,人在往生后要先到此报庙,7天后灵魂才能升天。2017

新荣区助马堡 正月十五 长城下的狂欢节 2017

阳高县 荒弃的神泉堡 2018

阳高县三墩 烧荒的妇人 2013

阳高县守口堡 暴风雪中的长城 2015

阳高县守口堡 烽火少年 2015

阳高县镇边堡 家当 长城脚下一家农户的全部家当 2011

阳高县镇边堡 牧归 此堡门已经重修 2011

阳高县镇边堡 两个小妞 2014

阳高县镇宏堡 收割的日子 2018

阳高县砖墩堡 春天播种的夫妻俩 2016

右玉县破虎堡 抗日时期当过儿童团长的老者 2017

右玉县新云石堡 十三边长城 游牧的羊 2013

左云威虏堡 请烽火台做证 婚礼上的小俩品和同学们

左云县八台子村 村妮变天使 庆祝天主教堂百年庆典时村里的儿童扮成了不小天使 2014

左云县八台子村 两种宗教在长城脚下对望 佛教与天主教长城

左云县宁鲁堡 对伟人的怀念 2018

作者任彦龙在行摄长城
作者简介
任彦龙,男,1964年12月生,北京人。喜欢摄影、书法,叔父七十年代就是北京前门新颖照相馆摄影师,从小受叔父影响接触摄影,和父亲学习书法。近年来,倾注主要精力以人文、地理角度拍摄晋北大同长城古堡。现为:中国铁路摄影家协会会员、山西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大同市摄影家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铁路书法家协会理事、首都书画院理事、中国书画报特聘书法家、山西省书协会员、大同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www.cpanet.org.cn
作为中国摄影家协会的官方网站,权威发布协会信息,传播分享精彩图文,服务会员,惠及影友是我们的责任。
新浪微博:@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微信订阅号:cpanet
联系电话:010-65211285
邮箱:cpa1956@126.com
责任编辑:彦希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网微信

关注中国摄影家协会网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