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堪一击?一场新“鸦片战争”已打响,很多人还不知道

作者:今日局势 / 公众号:wpp901 发布时间:2019-01-13


另一个猝然反应过来,向前一扑侧倒转身过来的敌人也是一弹未发,便被胡金铨4发子弹结束了性命。随即,胡金铨飞快冲了过去,再发挥一下人道主义精神把不远处另一个被ПMP8折磨得痛苦哀嚎翻过着的敌人结果了。随即他迅速缴获那组敌人的武器、弹药。为了发挥火力优势他也选了把PПК74,飞快再次隐蔽到了另外一组被66式*放倒,正在痛苦哀嚎着敌人不远处的芦苇丛里。就此时听得东面敌人身子划过密集的茅草与芦苇的嗖嗖声,眼见着那四个被胡金铨消灭掉的敌人,发出一声痛苦愤怒的惊叫。随即,他们也小心奕奕的3人警戒着观察四周动向,另两人俯下身子紧张向着不到5、60米那仍在痛苦挣扎着的5个敌人探雷前进。水塘那头正在水面下偷偷移动的邱平也没慢了,就在胡金铨利用*迅速收拾2组敌人隐蔽起来后。他已经成功在水塘里摸进了水塘另一边的芦苇荡。在进到芦苇荡里密集处后偷偷把头露出了水面观察了下四周情况。发现身子左侧200米内大约一组从北面来的敌人已经到了水塘的视野开阔处驻足。看来那里是敌人两个狙击手的位置,他们正在交待情况。还有一组敌人已经已经偷偷埋伏了下来,不知去向。但根据徐渊伟潜伏的位置,邱平可以推断出那群敌人不是在自己身子右侧,便是在自己的前、后方。对于这他并不着急,因为他处身的芦苇丛四周都十分茂密,而且自己仍然只在水面上露出了小半个身子。敌人根本难以发现他。他微微一笑,慢慢举起了枪——“砰!”随着一声清脆,惊鸟四起,对面一个敌人惨叫着倒在了地上。由于隔着厚厚的植被,邱平很难一枪将敌人毙命。但随之,精锐而狡猾的敌人也飞快反应了过来,数个敌人大吼一声飞快隔着芦苇丛子弹就如瓢泼似的雨点般掠了过来。而邱平已经再次将自己藏进了水里。一簇弹雨霎时就全数落空了,但暗藏在附近的另一组敌人就在这时发出一声欢呼似的大叫,冲出茅草丛,飞快一面交替射击,一面向着水塘里邱平藏身的芦苇荡大概位置迅速冲了过去!就在邱平枪响,敌人的注意力全集中了过去之时,两颗74*次第突然从一人多高的芦苇丛里冒了出来,在夕阳的余晖里划出两道妙曼的弧线,直向敌人聚集处砸了过去。此时,所有敌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邱平那位置,毫无知觉死神悄然从侧后的头顶之上降临。“轰!”“轰!”间不容发,那聚在一处向邱平射击的7个敌人顿时惨呼一声,倒在一片血泊之中。了结了2个,剩下5个还在苟延残喘,但生的渴望迅即间令他们爆发出了最后的挣扎,伴着一声声似受伤的凶兽一般的疯狂嘶吼,他们浑身浴血就要飞快转身过去举枪射击。受了伤还需要转过身才能射击的敌人怎快得过迅即投完2个*操起枪就能射击的徐渊伟?“杀!”斜刺里,伴着徐渊伟一声大喝,手里的PПК74喷射出蓬勃的弹链,如骤雨般就向那几个敌人扫射过去。顿然一朵朵凄丽的血花在灿烂的晚霞中娇艳绽放,满眼碧翠里再添得点点瑰丽点缀着;汩汩猩红涓涓流淌着汇入了红浊的浅水塘里;水是通红的,天亦然是通红的,天水共色之间昭示着又一批美好生灵的极乐往生。急促的枪战眨眼而过,那群飞速向邱平奔来的敌人一愣,即刻举起枪努吼着飞快向着藏身水底的邱平和厚厚植被后的徐渊伟猛烈扫射了过来。徐渊伟飞快一个侧身倒在地上,换上最后个弹匣。子弹就此时呼呼着像风刮了似的从他的身侧、头顶呼啸而过,在密集的植被里,划出一声声心惊胆寒的‘嗖嗖’声。随即徐渊伟毫不示弱的不停的冲着敌人点射着,不停的侧滚变化着自己的位置。霎时间,以1敌5,子弹在密集的芦苇丛里交织着,炒豆似的声响好不停息的汇出一曲代表死亡的乐章。虽然距离徐渊伟和敌人间距3、400米,隔着层厚厚的植被盲目射击着,命中率很低,并且他眼见着最后的子弹也将尽了,但他依然成竹在胸,自信的不断向敌人射击着……就此时一枚拉燃的*偷偷从水面投出,滚到了那群敌人的身侧。伴着“轰!”的一声,天边仿佛响起了一声惊雷。那5个疯狂向着邱平和徐渊伟射击的敌人惨叫一声,全被强大的冲击波气流掀倒在地,受伤不轻。趁着敌人还在错愕,晕眩间,“哗啦!”邱平猛然从那几个敌人身侧的冒出了水面,“砰!砰……”伴着迅即间5声77手枪的清脆声,5条生命再次伴着枪口缥缈青烟淡淡消逝了。邱平抹了抹满脸的泥水,嘿嘿笑着飞快冲了过去缴获敌人的武器。在一个敌人身上迅速寻到了给徐渊伟PПК74补充的5.45mm配弹和自己Dragnov7.62mm配弹后;他一转眼,在另一个敌人尸体上发现了一支小巧别致的AKP折叠式短突,眼前一亮,旋即想到了什么,嘴角不自觉露出了更灿烂的笑容;顿然毫不客气的连同配弹一齐笑纳了。随即回身同徐渊伟会合一齐支援埋伏水塘南面伤兵侧近的胡金铨。此时距离叶老第二次炮响还不到30秒,湿地外面的发现异样的敌人大部队才刚刚准备联系部署在外围里面早已随着叶老炮火灰飞烟灭的敌人暗哨……便是远处一阵阵急促的枪声那硕果仅存的最后一组敌人也不敢分心,此刻他们在迅速检查完路面,扫除了草草布设在草根下的几枚ПMP8后,成功靠近了一片哀号之声5个重伤的敌人。就此时,骤然而起的枪声随着一声猛烈的爆炸声和几声手枪的清脆销声匿迹了。没有自己人的呼喊,他们飞快明白了过来;面色严峻,相互打了个眼色,迅速向着那5个散布在草丛里的敌人靠拢过来,将5个伤兵拖一起。三个人迅速结成三角阵将剩下的人护在里面,另二个敌人一个掏出了便携电台呼叫增援,一个迅速拿出止血带,为5个伤员包扎止血。虽然他们配合默契,行动果断、明智,但依然难逃成为猎物的命运。不过少顷,邱平、同徐渊伟借着茅草和芦苇与呼呼的风声掩护,迅速靠近了那最后残存的敌人。二人一打眼色迅速散开,邱平在距离300米的地方隐蔽了起来,缓缓举起了Dragnov,瞄了瞄,选择目标,隔着随风飘摇的茅草丛缝隙,代表死亡神意志的十字架已悄然索住了那正拿起步话机求援的敌人。徐渊伟则继续偷偷向前和敌人靠得更近些。邱平并没有着急一枪毙命,因为还有个更大胆的想法在他的心头萌生起来,他要准备钓大鱼,当那敌人放下步话机时,他和其他还有战斗力的敌人的死期便已经到来。“砰!”伴着一声清脆,那刚放下步话机的敌人脑袋刹那间碎裂仿佛昭示着一场更惨烈屠戮的开始。就在敌人惊叫着疯狂向着子弹来的方向射击时,看准机会藏在另一头的胡金铨拉燃了*向着屯在一堆的敌人砸了过去——“轰!”伴着装药800g的**轰然作响,血肉霎时如烟花一般爆裂激射,部分毫无知觉的敌人们被强大冲击波直接震毙或撕成了肉片,更多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嚎叫翻滚着。“老胡!”伴着徐渊伟高声喊了声,两支近到敌人身前的PПК74炒豆似的密集枪声短暂急促的响了起来。子弹在草丛中横飞,鲜血在敌人身上爆射,不过一息间,剩下残敌悉数毙命。只留得横七竖八的尸体无声散落一地,涓涓血红静静流淌着汇入潺潺溪流里。待枪口硝烟散尽,徐渊伟和胡金铨这松了口气“快,大买卖,跟我来!”随着赶上来的邱平呼了声,徐渊伟和胡金铨稍稍发松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这混蛋就是从来没消停过,这回他可真要把六连推下火山口。上好子弹的老甘细细观察了下厚厚茅草与树枝后囤在一堆的敌人,发现了那还没死透气,仍在地上痛苦挣扎的敌人;一声怒吼,手里的64*又迅速向敌人开火了。“哒哒哒……”二十发子弹全被老甘喷射了出去,分别打在了每个敌人被老甘草草料理掉的4个敌人身上,终见得敌人没了声息;感觉彻底死绝后老甘这才选了个地方隐蔽好,警备着草草包扎好大腿上的伤口,做好战斗准备。这期间,老甘听到了在时断时续的枪声中,附近传来了细碎的唏唏索索声音,老甘心头一紧,迅速拿起64*对准了那方向。那是老甘刚来的方向,是敌是友?老甘迟疑了。“越戍千年!”是张光北的声音?老甘松了口气。“恶邻藐德!都过来吧……”老甘应了声。随即和张光北与詹道辉会合了。不过少顷,张光北与詹道辉相互警戒着分开了密集的茅草丛和树枝看到了正一屁股坐在横卧树干上的老甘。“排长,您没事吧?”张光北看着正忍着痛给自己包扎,浑身都要缠满了绷带,染着血迹的老甘关切道。“没得,看上去吓人其实也就蹭破点皮。就是咬上大腿的那处有些泛疼!”老甘毫不介意道。又看了看张光北与詹道辉一脸严肃,问:“咋的?死了婆娘了?”张光北两眼湿润忍着泪,沉痛道:“排长,刚接到消息,陈副连长没了……现在第三侦查大队611拔点战特遣分队由你指挥。”老甘埋下头,将自己的悲痛强压在心头。道:“现在还剩几个?”张光北低声抽泣着,道:“除了咱们三和镇守无名高地的唐展,狄雷,雪松;还有1组7个兄弟在拼命阻击着敌人316师一个连向这里扑;因为战况惨烈,我们和1组已经失去联系了。也许……”“排长,再晚点咱们1连可就剩6个了……咱们要给1连多留点种啊!”一旁没答话的詹道辉正警戒着,热泪霎时就滚落出来。“我知道!你急老子不急!?”老甘看了看表,道:“现在留给咱们歼敌的时间和六连撤退的时间不多了,还剩大约1个班的敌人和六连后卫的4班纠缠着。我们要迅速把这一个班的敌人歼灭,给六连固守阵地争取点机会和时间……”猛然,老甘感觉敌人近处的枪声偃旗息鼓了,很显然前面揪着四班不放的敌人发现了后面的异常,他们正往后撤。准备固守待援,老甘的使命基本达成了,但那时多个敌人我们就多个危险,现在这里环境复杂,敌人并不多,老甘三人和敌人的人数对比并不悬殊,而且如果算上四班留守人员,还有有优势。老甘决定继续干了敌人,尽可能给四班减轻负担。“小詹,光伟,听见了?现在咱们是退回六连后卫阵地,还是借着地形干光他狗日的,挫挫那些南蛮子的嚣张气焰?”老甘问。“干!”张光北与詹道辉不约而同点头坚定道。老甘坚定自豪的点点头,笑道:“MD,咱们英雄侦察连就是个个带种!”随即老甘领着张光北与詹道辉向着那正与四班结束纠缠正往回慢慢退的1个班敌人方向摸了过去。此时,负了伤的老甘依然走在前面;而张光北与詹道辉则并行着同老甘拉开了十余米,三人都在茅草与灌木丛里偷偷搜索潜行着,成一个三角形缓缓向敌人那一个班悄悄扑了过来。此时不大的矮树林陷入了一片沉寂,仿佛酝酿着一场狂风暴雨的来临……旭日东升,灿烂的阳光下硝烟弥漫着仿佛是漂浮在矮树林中萦绕的青色烟雾;四围尽是冲鼻的浓烈*味,不时对这里响起的几声枪响似乎提前预示着一场风暴的来临,现场的气氛诡谲中充满了凝重的硝烟味。老甘依然按照先前的方式前进着,先用缅刀拨开茅草或树种,再观察观察忍着荆棘的刺痛一步一步向敌人大概方向移过去,而跟从他的张光北与詹道辉则吊在后面也缄默着小心尽量不发出一丝声响,秘密潜行着;一是拱卫老甘的后卫,而是如果中露危险也好用火力支援或歼敌。在张光北与詹道辉的掩护下,不用顾及后方的老甘凭着过人的警觉和听力迅速领着张光北与詹道辉接近了正中途向回撤的敌人。猛然,撩开了前面树枝的老甘豁然定住,仔仔细细环视了下周围,比常人更耳聪目明的他迅速作了个止步的手势,侧过头张开右手捂住了自己天灵盖(掩护我),随即匍匐下身子侧头把耳朵贴在了地面使出了地听术。这古法放在空旷处对付骑兵或装甲部队有用,但在这里对上了敌人步兵几乎收效甚微。但老干练武多年,就比常人对声音敏感些,他也不是要听敌人越来越接近的脚步声,那样也听不着,但他可以分辨出敌人脚踩在横卧的树枝上的嘎吱声,和人穿过茂密草丛和灌木从树木枝条擦刮间的声音。模糊的声音在老甘耳朵里越来越清晰,老甘提紧了的心又开始随着那声音越来越近开始越跳越急,他飞快平举起右臂张开并拢手指的竖起的手掌,向后面张光北与詹道辉摆了摆(散开),随即自己慢慢扶起了64*,小心不发出一声声响,慢慢滚到了近处倒卧的矮树干后。那时敌人正稍稍往后退,准备就在原地等待敌人316师增援上来的一个连回合。他们已经觉察到了老甘他们的行动,并已经了解到了后卫的3组人连同看守伤兵的10个人也许已经被歼灭的事实。报仇心切的他们在老甘仍出的那颗凌空爆炸的*后不久就聚集起来向1、200米的矮树林深处撤;敌人并没有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他们拉开了两排,一排5人相隔不到10余米的散兵线在这不大的矮树林中慢慢搜索着。想先给增援上来的一个连敌人扫清障碍,同时也是为了自身的安全。‘最好的防守莫过于进攻’,这话一点没错;但他们从没想过就有老甘这号浑人也把枪口对准了他们。这样的环境中作战兵力多寡不是决定战斗成败的关键,更重要的还是个体素质。很显然,敌人同老甘三人比还是有差距的。于是老甘又立功了。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深谙此道的老甘,就在敌人一冒头的功夫,早举了起64*的他飞快找准就是一个点射,将那小心翼翼还没发现他的敌人放倒了。3:9!就此时,发现不妙的敌人大喊了声,原本算得上宁静的矮树林中枪声大作,惊叫声,怒吼声,枪声顿时响作一团,但以为老甘使用的是加着消声器的64*,在这硝烟密布的树丛中即使隔着2、30米的距离也因为厚厚的茅草和树丛很很难发现,他们惊慌失措的射击明显成了中看不中用的盲射,子弹打得树干是劈啪作响,但老甘一行却是毫发无伤。但还没完,趁着敌人错愕惊恐间给自己提气似的射击,伏击在后面的张光北与詹道辉迅速捕捉到了那些靠近自己敌人手里AK47射击喷出的猛烈尾焰和蓬勃的青烟来,不必多说又是两声79狙轻脆的枪响声两个敌人惨叫都来不及就见了胡志明。3:7!还是装备的优势,若是放在视野清晰的地方这样的距离张光北与詹道辉决计抗不过敌人手里的AK47,但密林里作战最重要的不是火力而是隐蔽、准确,显然现在张光北与詹道辉手里的79狙更胜一筹。敌人仿佛也被那两声轻脆的声响打醒了,意识到还有狙击手的他们迅速匍匐隐蔽了起来,小心把头探出隐藏部仔细观察着枪响处,意图找出老甘一行的准确位置,再予以老甘三人致命一击。敌不动则我先动!现在敌人依然处于相对的优势,一旦被他们瞧出了个仔细,在火力上仍然处于绝对下风的老甘三人就是军事素质再高也抗不过敌人AK的轮番射击。杀!老甘悄悄做出了决定;慢慢缩回到敌人视线的更深处向张光北与詹道辉打出了个静声手势,指了指自己,偷偷举起右手来在对这自己脖子作了个抹的手势。詹道辉迅速点点头,偷**了拍手里的79狙,指了指敌人所作的大概方位。一旁的张光北则对着老甘拍了拍自己武装带上的*,指了指敌人。三人迅速用手势和眼神达成了共识……老甘迅速小心着向旁边的灌木和树丛横滚了过去,并使出了轻功将浑身重量尽可能平均分担到四周,减少压在身子和植物接触时发出的清脆声响,幸亏敌人没得练家子,而且四周已经枪声大作,并没有发现。但这样的小范围迂回并不是没有危险。正在老甘和詹道辉、张光北算计敌人时,敌人也在算计着他们。靠近他们的敌人通过隐蔽悄悄的观察已经大概掌握的他们的藏身位置,就在老甘悄绕过敌人视线想在敌人侧面来个突袭时,敌人也在后排分出了2名尖兵斜刺向着老甘与詹道辉、张光北埋伏的大概位置偷偷包抄了过去。而敌人正面处理前方的两个继续小心持枪警戒着外,剩下的三名敌人正顺着正面最前面敌人的指出的方向偷偷掏出了腰间的苏制无柄*;虽然因为树梢的关系,按常规方式投掷过去的*一般都会大在树梢或枝条上,但早在攻击四班时吃过亏的他们当然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他们也决定和老甘砸出的那颗凌空爆炸的*一样,估摸出延时瞅准了密集树林里的空隙,将*抛到詹道辉、张光北埋伏大概位置的头顶,给老甘一行来个五雷轰顶;彻底结果了他们三。危险一触即发,而老甘一行却浑然未觉;幸亏敌我双方都因为相互顾忌着,行动缓慢,偷偷摸摸;不然敌人一个果决结果真就有所不同了。所以战场上有时小心谨慎也会是一种错,但那生死对决的瞬间又有谁知那是对是错?我们不能都把它归结为实力,运气使然。你们要相信自己的实力,但同样需要一些运气。那天老甘的运气也不错……就在老甘迅速偷偷向着敌人正面的一侧绕了过去时,匍匐着侧滚,一颗心正提着嗓子眼十万个小心的他突然感觉不妙。凭着半年来刀口舔血的战斗经验练出近乎直觉的第六感,伴着缓慢细碎的唏索声,在一阵阵炒豆似的枪声中他一停忽然惊觉传进他耳朵里的不是自己发出的声音。敌人!匍匐着的老甘迅速一侧头,就发现了一个敌人的影子透过厚密的茅草和树丛鬼鬼祟祟佝偻着身子,一步四顾的向着左侧面潜行了过来距离自己还不到30几米,老甘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开枪?不,现在老甘三还处于劣势,火力也不占优,这里斜线距离敌人正面前不到50米,便是使用加着消声器的64*敌人也很容易发现老甘的企图;进而交火再次触发,失去隐蔽和突然性的他们就不得不以劣势的火力和人数与敌人拼命,那只会更危险。怎么办?因为老甘是匍匐在灌木丛中,那包抄的敌人是起身弯着腰搜索前进,因为厚厚的植被和老甘的伪装敌人并没有发现在自己视野侧前方的的老甘;他仍然小心谨慎却浑然未觉的向张光北和詹道辉藏身隐蔽的大概位置搜索了过去。老甘决定冒冒险,他偷偷一手拔出了77手枪以备不测;另一手带住了缅刀刀鞘,屏住呼吸以肉眼难以辨识的缓慢速度向那敌人的影子匍匐了过去,而敌人也配合着向老甘摸了过来。纵然四周打得火热,但小小的一片矮树林里却弥漫着凝重诡谲的杀机,生死就决于一瞬!敌人依然没有发觉就偷偷潜伏到了他前进线路一侧横倒在地面上将整个身子都悄悄隐藏在一断树干和茂密的枝条下的老甘。听着敌人一步一步接近踏在灌木上的嘎吱声,和枝条茅草挂在敌人身上的唏索声,侧躺在树干下用枝条盖住身子的老甘此刻从没感觉到这灿烂的阳光是如此的冰冷,本是秋高气爽倒感觉是天地一片肃杀样;这是老甘平生最难熬的片刻。忽然,异常小心着的敌人近了;他发现了老甘潜行时扒倒歪斜的植被和树枝,狡猾凶残的敌人马上意识到了老甘就在他不远,但敌人并没有作声;因为凭着丰富的战斗经验,敌人已经意识到了老甘如果发现他或有优势必定会在他没发现异常时就掏枪结果了他。他知道老甘不是没发现自己就是有顾虑;那敌人同样也有顾虑,发现了老甘三同样企图的他和老甘一样不敢出声提醒正在正面与张光北和詹道辉对峙的队伍;因为那样也许不仅会暴露自己使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中更会同样暴露自己一方的企图。敌人默不吭声,就在老甘藏身横倒在地面的树干对面的另一侧,小心蹲了下来更仔细向四周观察着。盖着厚厚茅草和树枝的老甘就藏在距离那敌人身侧不到2米的地方,透过植被的缝隙,目光犀利的老甘几乎可以看到敌人面庞上汗毛在细微斑驳陆离的阳光映衬下丝丝细汗隐泛出的微微毫光,简直纤毫毕现!这是老甘生平最令人心惊胆跳的事。还好敌人只注意到四周没注意到跟前,果真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现在比的就是一个耐心,谁先出手,谁就死。两眼早锁住了敌人的老甘自然比得敌人更有耐心,他有十足的把握把那敌人偷偷结果了。但战争并不以老甘个人意志为转移;就在老甘与敌人惊悚冷冽的对峙间,一场变故一考验压在了老甘的头顶,敌人酝酿的杀机豁然降临了。“轰——”遽然而起的三声*爆破声划破了矮树林寂然的相对平静,随即是令老甘熟悉却无比心碎的两声痛苦惨号声。是张光北和詹道辉!瞬间老甘一双虎目充盈着泪,4个!算上不知道还有没有今天的他,英雄侦查连也许就剩四个了!但仇恨并没有让老甘失去理智,他两手死死攥着武器更一动不动了;身经百战的他明白:冲动没有用,只有活着才报仇给张光北和詹道辉报仇!随着张光北和詹道辉两声惨烈的嘶嚎,不远处的一众敌人发出了胜利似的狞笑声,但没有被表面的胜利冲昏头脑的敌人并一众上了去收获胜利的果实……“库萨(快啊)。”其中一个敌人大喊了声,另一侧包抄过去的敌人加快了速度向张光北和詹道辉藏身的大概位置搜索了过去,而听到了声音那与老甘悄悄对峙的敌人也心头稍安,但还不敢出声,便偷偷起了身跨过了树干准备继续搜索着。就在这一刻!老甘窥觊那敌人刚跨过树干,趁着四周有是一阵大作的枪声,收起身子掀开伪装,迅如猎豹一般飞快向着距离自己就两米多的敌人飞身扑了过去!近在咫尺刚跨过树干小心谨慎着的那敌人也在老甘飞快掀开伪装的霎那听到了耳侧细微的唏索声,他也瞬间反应了过来提起了枪准备一个侧身倒地,大吼射击!晚了!根本就没觉察到距离他不过两米的老甘根本就没有给那敌人任何的机会;就在那敌人反应过来,正意图侧身倒地的一刹那,飞扑过去的老甘已经把他扑倒在了地上,就在他准备奋力挣扎的时候,老甘已经迅速两膝压在了那敌人两臂的肩胛上,运起‘千斤坠’凭着体重压得那敌人双臂痛麻,提不起手来。那敌人惊恐着想要大喊,同时想用脚踹开老甘时,老甘箕张的一支手掌同时死死捂住了敌人人的嘴鼻,并狠狠将敌人的头压在了地面上。“噗——”随着一道胜似冰风的一线凛冽反射着太阳耀眼夺目的闪亮如电般划过敌人脖子,敌人瞬间血如喷泉,自不必说是被老甘割喉,一声未发死于当场了。但还没完,就在老甘悄悄将那敌人割喉的当口,一声更令老甘欣喜的声响如银瓶般炸裂开来“砰!”是令老甘无比熟悉的79狙!随即是那另一个方向包抄过去的敌人应声倒地,压在植被上的一阵簌簌声。2:5?不,3:5!就在敌人错愕大喊并疯狂向着张光北和詹道辉的藏身处扫射时,一颗*随之猛抛到了敌人头顶;“轰”——随之而来的是敌人一片惊呼、惨叫声;老甘三个一个都没少!这并不是单纯的运气,因为战斗经验同样丰富的张光北和詹道辉把藏身地方都放在斜倒的横木相互搭拉形成的个小斗拱下,不足200mm粗的树干不足以抵挡AK7.62mm的穿透弹却足以抵御当空爆炸*弹片的威力。仅仅能把前胸上勉强收在下面的张光北和詹道辉虽然没被击中要害,腰以下部位还是被密集横飞的*弹片击伤了。虽然他们因为战伤行动困难,但并没有失去自卫的能力和自保的战斗力。而那声惨烈的叫声一半是真实,一半却是他们诱敌之举。果然不出他们预料,虽然小心谨慎的敌人大部队没上当,但那从一侧在前准备包抄上去的敌人却上当了。他们在发出了那声惨叫后,神志依然清醒,见正面敌人叫了声却不过来,就立马预料到了有敌人绕过了他们视线向着他们包抄了过来。老甘那个方向应该不大可能,那么只有另一方……于是调转枪口的詹道辉不出意外的伏击到了那包抄的敌人。而趁此机会早准备给敌人来道巨雷轰顶的张光北也动了,于是有了起码3:5的结果。小毛头们,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老提打仗要动脑子!别以为打仗动脑子是军官们的事;你们有了过硬的军事素质,过硬的身手,更要有过人的头脑和反应。什么是特战队员?我们不要但凭一腔热血能一个人就能干了三、五辆坦克的滚刀肉;不要只知道离个800、1000米,把别人套上‘十字架’然后一枪打碎个移动移动靶的射击机器;更不要自以为是,上得了天,下得了海,玩儿得转高科技,实力、装备劣势了却连民兵、游击队都干不赢的‘羽林军’。这一点,你们要谨记!趁着敌人一片惨呼声,按捺着心头一阵窃喜的老甘迅速小心着,加快速度向着剩下的那5个敌人的大概位置潜行了过去。此时剩下的5个敌人没有选择退缩,而是选择继续顽抗。张光北的那颗手因为是74木柄的,而且不像敌人三颗一齐投来,方位也不精准,只是将分散开5个敌人中的两个炸伤了。此时敌人并没有意识到两侧绕道包抄的尖兵已经全灭。狡猾的敌人已经知道自己对面的敌人不多,他们于是选择了冒险从张光北和詹道辉的正面发起攻击。因为张光北和詹道辉的基本武器配备是一支79狙和一支防身的77手枪火力比起基本都装备了AK人数占优的敌人弱了许多,根本就无力与敌人硬抗;而且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他们也没法机动隐蔽起来发挥79狙的长处,瞬间敌人恼羞成怒的强攻手段就让他们陷入了极端危险的境地之中。就在张光北那颗*爆炸后不到数秒,那5个敌人发出了一声怒吼,配合默契行动迅猛的向着张光北和詹道辉冲了过来。受了伤的两个敌人就定在原地手里的PПК74和AK74一刻不停向着张光北和詹道辉潜伏的地方射击着;而向张光北和詹道辉冲来的三个敌人两快一慢,相互拉开5到8米时躲时打,并准备不时向张光北和詹道辉抛*准备冲得更近结果了他们。张光北和詹道辉危险了;现在只能看老甘的……
对于应付敌人第一波攻击,老甘和四班兄弟们依然很有信心,但李秋棠却只有龟缩在短墙里的黑暗中两眼滚着泪,哽咽着;之前任凭他如何哭求着战友们趁着敌人还没全面发动撤回去单依然没有用。只因先前周幼平劝慰道的:“什么都别说,兄弟。梅子正等着你回家呢……兄弟们为你拼拼,应该的!不到万不得以,就在里面千万别开枪暴露自己。就是再危险,也得由咱们顶着!”面对敌人凶猛的火力如果李秋棠开枪暴露自己,毫无疑问没有丝毫机动空间将难逃阵亡的噩运。没了自己,7个人要在没有支援的情况下面对敌人优势火力情况下1个营的冲击,守住阵地,守住他,这需要怎样的勇气与决心?就只因为两个字‘战友’!什么是战友?战友是在你生死存亡之际可以用自己生命守护你的人,今天李秋棠用自己的生命守护住了老甘三个人的生命,老甘责无旁贷,而作为同班的4班战友们更责无旁贷。红1团没有俘虏,这不是一个空洞的口号,这是红1团的战场纪律;如果4班撤退,李秋棠将不得不痛苦面对自己人的枪口,这对于六连的兄弟们,对于老甘这都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在敌人如一群群蚂蚁似的爬上来时,在一线悄悄紧盯敌人的老甘顺着堑壕顶着敌人时不时的一阵高射机枪子弹,迅速潜回了二线战壕。一见老甘过来了,躲在二线堑壕里的4班兄弟们立时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敌人上来了!看着正要发声询问的四班战友,老甘立刻把食指竖在嘴旁作了个禁声的手势。迅速绕过守在堑壕拐角处的四班战士段炜和林海鹰到了四班长周幼平身旁。让周幼平侧过耳朵,故作轻松道:“小意思,两个排……再等等,一根手指就搞定!”周幼平竖起了大拇指,冷笑着。就这一回,4班就能赚够本。因为老奸巨猾的老甘就在回来的时候,执意没有拆了敌人用一个营兵力换来架设好的拉力器。在老甘指使下,林海鹰在拉力器附近设了个局,足够再给爬上来的敌人心开再撒把盐的。但面对敌人的直射*炮可就艰难了……因为先头敌人布设的拉力器,敌人在探了探后放下了心,以先头几个尖兵为先导,两个排敌人便准备爬了上来但他们并不知道就在拉力器侧的下面埋着林海鹰布置的炸点;而一但通电,除了这,密集在一线堑壕里的50余枚ПMP16也将随之将一线堑壕内以及距离陡坡沿边的30米左右的缓坡交织成一片看不见的死亡陷阱。“周班长,敌人尖兵一上来,等我枪响,大家一齐开火;千万记住,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不能让敌人的直射炮给逮着。两个人一人一边守竖形堑壕,除了小林其余人的控制地面上的敌人。明白?”老甘道。“行!”周幼平点点头,领着刘俊和王明荃到了二线堑壕南侧,大家准备战斗。不多时,正对着拉力器,敌人的尖兵先一步爬了上来,透过代表死亡的十字架,老甘可以清晰把握到那三个敌人的焦虑和紧张。老甘深吸了口气,就在那三个敌人分别小心观察静悄悄的阵地时,“砰!”一声清脆的枪响划破了战场死一般的静寂。一个敌人应声倒地,侧摔下了陡坡,没了声息。随即剩下的两个敌人飞快匍匐,大惊呼声——“打!”随着堑壕南侧四班长周幼平一声高喊,67重机、56轻机喷射出的子弹3条火线霎时就将匍匐下来的两个敌人打成了蜂窝。但紧随而来的是敌人的直射*炮骇人的声浪;“轰……”似乎预料到了潜在威胁的敌人早把对我外围阵地上坚守的兄弟们威胁最大的M43 120mm直射*炮对准了二线,伴着八声冲天巨响,土削、碎石和着挂着火心的弹片四射开来,生生将一线堑壕和二线堑壕撕开了个大口子。蓦地,平地里好似炸响了数道惊雷,*同样随之似冰炮,持续密集向着面积不到400平米的外线阵地倾向下百余记82mm*雨;急喘似的高射机枪声,炒豆似的重机枪声和着120mm*炮弹的炸响同时向成了一团。满天火雨似纷飞的火星似的疾射向二线火力阵地。刹那,颤抖着,抽搐着的地面那声音就好像是爆米花的随着不断悚人听闻,雨点落地似的‘噗、噗’声中,腾升起一股股刺鼻的硝烟,一粒粒爆炸四射的泥土和碎石头形成的厚厚一层灰蒙蒙的烟。后继而来的赤灼子弹就在这厚厚的灰烟里,肆无忌惮,横冲直撞起来,战友们匐在二线堑壕地面上,一时暴露在敌人骤雨般的攻似中,便好像是怒海狂潮,风口浪尖,起伏不定的孤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虽然这是九死一生,但他们不能退缩,因为趁着一通通间歇不到3秒的三秒的齐射,在敌人绝对优势的火力掩护下,二个排的敌人已经勇敢顶着自己人的射击,飞快冲向了一线堑壕。也许他们以为只要冲进了堑壕,面对兵力、火力单薄的我们,就是胜利!但六连用它特有的狠辣与坚韧狠狠扇了敌人一耳光!没有停息,没有退避,六连4班的5名战友和老甘持续射击,交替转移,凭着短短的300多米的横向二线堑壕持续向着怒吼着飞快冲上来的敌人射击着。火网在耀眼的艳阳下交错;炮弹在刺耳的尖啸声中狂鸣。一声声120mm直射*炮准确轰击在二线堑壕上,火星四溅,土石飞扬,气浪汹涌,一处又一处触目惊心的大口子,在已被炮弹轰得发褐的红土上生生撕裂开来。一簇簇高射机枪、重机枪喷薄出岩流似的火雨,散发着比阳光更刺眼的交织成一片厚实密集的火网,灼热在尖啸,在弹跳,在嘶叫,却动摇不得兄弟们战斗决心分毫。堑壕,卧倒,避弹坑,王八壳子,快速转移,成了兄弟们制胜的法宝。2挺56班机,2挺67轻重两用机枪,在堑壕里迅速不断变换射击位置迅猛向着那段不到40米宽,200米长的陡坡上急促横扫,不断有敌人惨叫着摔落下来,更多的敌人却愤怒嘶吼着冲了上来。不顾自己人的流弹,不顾四射的弹片和石雨,剽悍的敌人在付出惨痛伤亡后冲了上来。而由于敌人一发发直射*炮的轰击,可供老甘和四班兄弟们活动的安全空间却越来越窄,就在疯狂的敌人顶着自己前面战友的尸体冲了到一线堑壕前的缓坡时,为了不误伤自己人,疯狂的敌人重火力终是暂停了。也许他们认为大局将定……“去你妈的!”杀红眼的老甘一声怒喝,顶着敌人AK的攒射,两臂开动,霎时弹如雨下,十数颗无柄*被这煞星轮了出6、70米,滚到下面轰然炸响,一蓬蓬血粘着细碎的肉末,四散激扬,又十数个敌人被老甘下了饺子,惊呼声、惨叫声再次恫吓天地,在200多米长的光秃秃的陡坡上拖出一条条血路。看得一旁为他拉环儿的巫刚瞪大眼。
中国百年的屈辱史,都是从鸦片战争开始。
今天,新的鸦片战争已经打响,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中国要如何坚守住阵地?

一、惨不忍睹!新”鸦片战争”已经打响
曾经在电视节目中看到过这样一个片段,一位女嘉宾被问将来是要嫁中国人还是外国人。
这位美女毫无犹豫的说了“首选外国人”,理由是她是学英文的,喜欢外国文化。
试问有多少女孩,曾经的梦想都是要嫁个洋老外,为啥?因为帅气。
难道我们中华男儿不帅气?!
那些外来物带来的“爆炸性”影响:

自从手机苹果在中国爆红后,“果粉”们为了苹果丢掉节操,抛弃尊严,甚至威胁父母……
放眼看去,我们生活所在的城市楼盘的名字不知不觉成了这样:“牛津花园”、“剑桥小镇”,“拉菲水岸”、“英伦城邦”……
陪(充)伴(斥)我们下一代的玩具是这样的:蜘蛛侠、超人、奥特曼……
很多中国人屁颠颠,无比享受一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节日。
然而,我们自己古老的节日七夕节、端午节、重阳节、清明节…… 有多人记得?
从电视剧到电影,从化妆品到服装,出国留学到价格洋老外……这些都成为衡量一个中国人的身份地位。
我们不禁要问,中国文化何时到了这么悲哀的地步?
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孕育了多少优秀的民族文化,那些拜倒在西方文化石榴裙下的朋友,当转身来看到生你养你这一片国土所承载的文化时,会不会羞愧的抬不起头,因为发现你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早已把这些给抛弃了。

二、新时期的“鸦片”杀伤力更大
1、灭偶像,英雄都是别人家的
歪果仁无时无刻都在树立自己的英雄形象,连拍《蜘蛛侠》《超人》……这样电影都不忘加上从货车边救起小姑娘,扶老太太过马路这样的桥段树立自己的道德偶像。

然而一些公知母知们专门摧毁中国的英雄,几乎所有存在的革命先烈都没能逃过他们的毒手,他们仅仅用笔杆子就做到了枪杆子才能做到的事情。
2、反人类,大搞种歧视,引起中国人的自卑感
自信的人,能保持自己良好的发展势头。
自信的民族,能保持整个国家发展的旺盛势头。
然而我们的自信心,却一直惨遭歪果仁侮辱、贬低整个中华民族,丑化中国人,他们编造、夸大中国的下一代啥都不如他们,《中国人丢人丢到国外去了》《中国人是世界上少数没有信仰的可怕国家之一》《不阅读的中国人》……
在这样的攻击下,我们自己都认为自己确实就是这样的人,整个中国就是这样的人。
3、看到中国工业化的发展势头,他们又开始丑化了

近年来,利用互联网丑化中国工业化进程,丑化现代化城市生活,美化农耕文明才是世外桃源的氛围愈演愈烈。
4、唱衰中国:体制、工业制造、文化……啥都不行
从经济到科技,从教育到体制,从文化到环保,各个方面都充斥着各种崩溃论。
5、一个没有历史的民族自然没有未来:先亡其史。
欲亡其国,先毁其史,试问在各种抹黑的常年攻击下,中国还剩下多少民心?
然而,关于美国的历史都是光辉正面的,我们从来不知道华盛顿喜欢活剥印第安人的人皮......
6、谣言四起,瓦解公信力。
每当中国有什么事情时,网上就充斥着各种流言。那速度简直了:每逢大灾必有大谣,没逢小灾也有大谣。
他们就是要无所不用的丑化中国,他们对外国体制进行乌托邦似的描绘《小布什自己打伞说明什么?》《美国为什么没有腐败?》......

网络是信息时代的终极舆论武器,我们如何打赢这场鸦片战争?
在这场“鸦片战争”,中国存在武器代差,目前我们处在绝对的劣势。

近期,网络突然又刮起一阵邪气歪风,矛头直指中国素有“鹰派”之称的罗援将军。
“罗援在越战前逃离部队,家属子女都移民美国”,这条号称“谣翻中国”的秦火火(实名为秦志晖)2013年捏造的谣言,突然间又在微信圈疯传!

面对居心叵测的造谣者们的谣言,罗援将军只说两句话:
第一句话,我为国家上过战场,在祖国需要我的时候,我没有退缩过。我就想问一下那些造谣者,当我们为国家上战场的时候你们在哪里?你们谁敢拍着胸脯说,“我为国家上过战场”,你们有什么资格污蔑中国军人?
第二句话,我的妻子子女都在中国,都是堂堂正正的中国公民,都在为祖国效力,为人民服务。我们都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为此,我感到骄傲!

总之,新的鸦片战争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空前残酷激烈,兵不血刃。
三、反精神“鸦片”,关键在于觉醒
很多人中国人将当下国家存在的所有缺憾的事,都寄托在“西方可以成为我们的未来”,照着西方那样,啥问题都解决了 。
这些人为了利益,不断污蔑我们的历史、扼杀我们的英雄、诋毁我们社会的公信力……
这些人难道最后能成为受主人待见的“牧羊犬”?崇拜美国英雄,不断污蔑我们的子弟兵……难道出了事美帝会来救你?
......

这些人并不了解现实中的西方,却把传说中的西方,当成了西方的现实。
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所有国家;
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所有的人;
谁控制了媒体,谁就控制了你的思想;
对于那些企图用媒体来扰乱社会的公知,影响极其恶劣,这就是为什么国家出手净化网络的原因。
我们要清晰认识到,亲妈绝对比后妈亲,对于一个连自己的祖国都不爱的,还企图歪果仁爱你,完全是扯淡。

要树立民族自尊心,要对我们的国家、政府、社会…有信心。
在漫长的五千年中华文明史中,在一百多年的挫折中,多难兴邦,我们什么大风大浪,啥没见过,不都挺过来了。
只要我们思想不垮,什么困难都阻止不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大家闻言,顿然面如死灰,黯然无语。自责,内疚,痛苦,悲愤,五味杂陈齐齐裹着酸楚涌上心头。迫于无奈,甘伯父成了铁原英雄们的送终人;32年后的今天,我们依然要迫于无奈成为4、5连兄弟们的送终人……这是何种滋味?祖国与人民给我们创造的条件不知比我们的父辈强上多少倍,我们所要面对的敌人不知道比我们的父辈所要面对的不知弱上多少倍。作为祖国与人民的守护者,作为光荣的八一军旗继任者,我们怎么能在这样的条件,以这样的方式延续着父辈悲怆的光荣传统?就像老甘哭嚎的,比起我们的父辈,我们这TM打的是啥仗?我们都TM是没卵的孬种!我肝肠俱裂,一步上前,跪下一把抱住痛苦中,拼命哭嚎挣扎着控制不住自己的老甘,悲泣道:“我知道,兄弟!我们没得选,没得选啊……”老甘恸哭着,在我怀里奋力挣扎着,一手狠狠拍着我后背,嚎道:“我受不了!受不了!”我俩手奋力如铁钳一般死死的勒住他,滚着热泪,当头棒喝道:“受不了也得受!这是军令!我们不能让下面兄弟们的血白流!”连同老甘,战壕里所有战友浑身一激灵;似被寒风透了骨,颤抖着,抽泣着,沉默了。地面上炮声隆隆,堑壕里一片死寂!我终于压服了情绪激动几近冲动送死的三排和老甘……一片沉默悲戚之中,我稍稍平静了下心绪,打开TRC540问:“老梁,你们那儿怎样?”老梁同样掩不住抽泣声,回道:“老廖,放心,有我……”还好,剩下的六连兄弟们再没老邓一般心如烈火,禀性执拗,具有一定威信的人领头。再加上没携来防化服的他们,虽然苦痛不堪,终没人真有决心冲下浓烟与毒雾弥漫的山岭,去送死;固然他们同样有这勇气。闻言,放下了心的我,心头仿佛压上了千钧重担一般沉重道: “小彭,关闭861!”我明白连长的心意,他怕我们受不了,更怕我们受不了下面战友们的绝望的斥责。虽然不敬人情,但这是为下面战友好,也是为我们好。因为这要是通报下去,谁都受不了。人间最可怕的恐惧莫过于死,但比死更可怕的是绝望。我们不想让4、5连的兄弟们在绝望中走完自己的最后一程,更不敢用虚伪空洞的言辞欺骗甚至是鼓动他们,因为那样只会增加我们的负罪感。所以我们只有沉默,痛苦的沉默……彭胜军瞪大了滚涌着泪的双眼,不甘的看着我,低声抽泣,浑身抽搐着,怎也提不起手。我理解他的心情。见他艰难着摁不下开关,我沉痛道了声,到了他身边,躬身伸出手来,道:“我来吧!”虽然经过我这么一折腾,他亦接受了这难以接受的残酷现实,但他依然在我瞬间差异的眼神中,飞快伸出了他的手挡住了我的手:“等等!三排长,我有个请求……”我缩回手,徒劳的抹着止不住的泪,沉声道:“你说!”彭胜军随即苦苦哀求道:“三排长,能让4、5的战友们死得明白么?我不想让他们以为咱六连是冷血无情的屠夫!”一言未毕,我与兄弟们止不住的泪再度哗啦着流淌起来。我艰难哽咽着,指了指自己喉咙,泪道:“我、我说不出口,更怕他们受不了……”彭胜军恸哭道:“我们还有连长……连长也许能!三排长,就是让4、5连的战友们怨我们,恨我们,也让他们别做糊涂鬼,行吗?就是咱再心狠,咱也不能作对自己兄弟打黑炮的人!”彭胜军说服了我,我流着泪,重重点头着,再度打开了TRC540便携电台:“王建?要连长……”连长的声音依然不带着一丝情感,冷漠道:“说……”我痛声道:“连长,我想给4、5连的战友们给个交代……别让他们作糊涂鬼,行吗?”连长仍然那样惜字如金,道:“可以。”我迟疑着,两眼滚涌着泪,艰难道:“可我……可我开不了口!连长,您能不能……”当时的根本那时连长是怎样想的,依然没得一丝情感,依然冷冰冰着,仿佛就和4、5连的战友们似陌生人一般,淡定自若,没得分毫迟疑着,迅速答道:“也行,不过我同样有个条件……”我痛哭着,诧异道:“什么条件?”连长用他固有冷漠着,不容置疑的语调,以命令的语调道:“你们必须打开861电台,让每一个六连的人听到!”霎时,我脑子顿似埃霹雳顿然懵了。早已伤痕累累的内心,再被连长灭绝人性,冷冰冰的一句如利剑穿透了心,再狠狠撒上了一把盐,剧痛难当。两颊涓涓不绝的热泪顿如激流奔涌,令我立时拼了命奋力挣扎着,嚎哭着愤怒的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我们受不了,你还要这么进一步伤害我们!?难道你就连点怜悯之心都不能给咱和4、5连的兄弟们么!?你这人咋这么冷血!?你冷血还要逼着跟你一样冷血,把咱六连冷血到底是不是!?连长,我求您了!炮我们能打!一定能打!您就别再给咱六连添这份儿痛;给咱六连留点人性,留点良心,留点战友情,留点热血,有个能自己骗自己的理由行不行!?同志们已经受不了啊,您咋还能这样给咱雪上加霜!?”真不知连长是怎么想的,这样的情况下他竟然在电台那头冷酷的厉声道:“因为你们让我失望了!3分30秒……你们竟然耽误了整整3分30秒才决定执行我下达的作战命令!?令行禁止,知道不?这是对你们的惩罚!从开赴老山到现在,六连打了不下百场大小战斗;可从今天看来,你们和我所希望你们作为一名合格的、优秀的军人的距离还很远……这是我给你们的教训!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之所以走到这一步,你们不想,我也不想,但既然都走到了这步,作为一名合格的、优秀的军人就该当断则断,而不是哭哭啼啼的作小娘坯!知道为什么你们走一步吗?那是因为你们还不够优秀,还不够强!就因为你们还不够优秀,不够强;所以你们救不了他们!就因为他们不够优秀,不够强,所以他们落得个如此结局!走这步,你不愿看到,我也不愿看到;你不想接受,我也不想接受!但战争就是你死我活,稍有片刻的懦弱与迟疑,都是身死命绝的悲惨结局。作为一名合格、优秀的军人,你们就该有这觉悟!今天就是因为他们这看似勇敢的懦弱,看似果决的迟疑,看似义气的无知蛮勇直接造成了现在的苦痛结局。这是他们自己在找死,怪不得别人!作为一名真正优秀的合格军人,你就该果断的去成全他们,而不是在这里期期艾艾!如果他们要怪就只有怪他们自己还不够强!战场之上,你们不够强,那么你们就该去死!今天,他们不够强,所以他们该死!如果明天,你们也不够强,那么你们也该跟我一起去死!我绝不许任何人,任何事,任何东西拖了我们的后腿!如果你们还撕不破这张脸皮,抛不去这些包袱,那么你们就没法变得更优秀,变得更强;那么我们都会死;还会拉着更多的战友填进去!”正如同狂妄的敌人向我们叫嚣的一样,仅仅在我们赢得无足轻重的前哨之战后,发起全面攻击的敌人正以15分钟拿下611高地,全歼我们进度向着我六连据守的611高地,攻击急进着。而此时,在敌人密集的迫击炮与高射机枪压制下风雨飘摇的我611阵地却依然静悄悄……9.18,21:00。611高地核心阵地,连部。隆隆迫击炮轰击中——“4连,5连,向我靠拢!快向我靠拢!”眼见着敌人先头越来越近,忍不住连长死命不得用861电台呼叫联系的王建两眼滚着热泪用明文声嘶力竭的呼喊起来。电台里尽是一片杂声,有敌人愤怒的嘶吼命令,也急促的枪响,爆炸和4、5连残存战友们的呼号。一片电流声里,王建只隐约听到一个人声在急促的枪响中奋力向自己哭嚎却无比坚定的声音:“我们有伤员!我们不能撤……”就在一旁紧盯着的连长立马一把抢过王建话筒,喝道:“我是六连连长高建瓴,现在2营该由我指挥!我命令你们立刻处置伤员,向我靠拢!”电台那头沉默半晌,只听得枪打得更响亮了,随即在一声猛烈的爆炸声后;又一个人拿起了话机,冲着连长愤怒着声嘶力竭的嗥叫起来:“‘高黑心’,你TM说的什么!?老子X你妈的!我4连、5连剩余弟兄誓与伤员、阵地共存亡!”“找死?那可就别怪我心狠!我命令你们必须给老子赚够本!还有,红1团不要俘虏!老子不想看要还有工事的山岭。你明白吗?”连长黑着脸冷冷道。电台那头一愣,悲泣中却无比坚定道:“能——”“轰!”就这时电台里又传来了声猛烈的爆炸声,电台那边的枪打得更响了,电台却再没人搭理。连长沉默着放下点台,就此时操着TRC552的王建呼了道:“连长,东面敌人上来了!”连长平静道:“多少?距离……”王建正容道:“先头至少一个加强连,距离500米!(加高低差)”连长淡淡道:“告诉惠英东(代理1排长),幽着点!放进100米内发动全力攻击!”9.18,21:01。无名高地顶,六连三排2号哨位。顶着敌人不时从山一侧打来的迫击炮轰击,紧匍在背面竖直陡坡便堑壕坎上的我紧张的盯着下面无名高地山岭,两只手死死扣着土块上夯实的泥土,眼睁睁看着敌人一步步向着4连和5连残存战友们最后藏身的岩洞逼了过来。“排长,连长准了!全连火力除一排外将由你调遣。连长说了,不能动枪!瞧准了,伤其十指不若断其一指!”负责通讯的八班战士彭胜军在急切呼喊后终于换来了我们最期盼的命令。我点默然点点头,对身侧还趴在土坎上闭着眼,打呼噜,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轻松自在的混蛋邱平怒吼了声:“王八羔子的,起来!开工了!”若不是想着这家伙已经持续紧张战斗两昼夜,基本没合眼,我和老邓真有挖他祖坟的冲动!“啥?开饭了?万岁!我要牛肉罐头……”那混蛋霎时间来了精神,跟个小孩似欢呼雀跃起来,但换来的却是老邓猛的一巴掌:“啪!”这一把掌,似乎把那不知死活的混蛋扇醒了,他睡眼朦胧着打了个哈欠,满眼委屈、无辜的懒懒看了看双目炯炯闪烁着火星老邓,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指了指压在身下的笔记本,递给老邓,道:“班长,‘菜单’在那儿呢!今天老乡送来的月饼可真好吃;有桃酥味儿的,火腿味儿的,蛋黄味儿的,好多好多,我还没够……Z……Z……”这混蛋喃喃的说着,不知不觉又匐在土坎上,在山呼海啸似的喊杀声与密集的枪响和爆炸声中,打着酣畅的呼噜沉沉进入梦乡。一旁的我们看得干瞪眼没辙。借过那标满炮击参数的笔记本,借着敌人打得亮堂的照明弹;老甘立马一愣,再难以置信的迅速拿起邱平的AN/GVS_5反复比对,不觉间哽咽着,神色一黯,隐现出泪光来。一脸关切着他的六连战友们仿佛明白了什么,面色分外凝重起来。接过笔记本的我瞄了眼,霎时脑子里仿佛被炮弹砸了一般,晴空炸响了一道重重的霹雳,热泪也不可抑制的滚落下来。纵然密位参数不一,但对早对炮击标号了然于心的我明白了照着这参数攻击的后果。就只可以用一句话概括:烈士断腕!当时,这只是我不敢想的也许;但我们还有希望,首先我们要摧毁的是敌人第一波攻势和密集的迫击炮压制威胁。9.18,21:05分。611核心阵地东侧外围。枪声响作一团,迫击炮如冰雹一般在611高地上炸得山体微颤。在一发发持续不断的照明弹照耀下,敌我双方密集如织的火舌交织成一片片密布透风的弹幕在透亮的夜空中交错,激溅,呼啸,尖鸣!敌人在敌我交织的火网中,像蜗牛一般在陡坡上爬行着,滚动着,扑腾着;枪声,惨叫,爆炸声跌宕在山野间,回荡着阵阵似鬼嚎一般令人心惊胆战的凄切惨鸣;相比那高射机枪喷射出的簇簇弹链打在坚硬的山石壁上,如磨豆腐似的霍霍声还有那声声炮弹的轰击。反倒算不得什么惊心动魄了。敌人不愧于越南蛮子敢号称王牌中的王牌,面对如此艰难而近乎于惨烈的对决,凶悍的敌人们顶着我1排、4排成双层倒三角形洞窟分布的火力防御线,稳步推进着。尽管不断有人在密集的弹雨里,中弹惨叫着倒地,或滚落下悬崖,付出了不下2个排多的惨痛伤亡;但敌人依然保持着他们有若泰山压顶一般巍峨雄壮的沉重气势,凭着陡坡上光秃秃的大石掩蔽,交替掩护,窥准火力稀薄的瞬息,果断冲锋,步步紧逼上前,已经眼见着快要贴近洞窟越来越近,越来越危险的100米范围之内了!负责东面指挥防御的1排代排长惠英东和靠着掩体掩护持续向敌人射击1排、4排战友们,伴着敌人先头一步步逼近,一颗心都悬在了嗓子眼上。虽然战况激烈,但他们在连长的死命令之下依然要牙留着重要筹码尚未暴露出来。他们就怕到时候敌人发现了自己纰漏或意图使不上,不仅自己身死,就是611,或连着无名高地上誓死抵抗的4、5连兄弟们也会跟着自己遭殃。而他们正是在这样焦急、矛盾、严峻的心态下咬牙坚持着,努力使用最基本的枪、*和70火,向着疯狂冲过来的敌人持续施压。并至少重创了一个连的敌人,让敌人迅猛向他们发起决死突击,一步步将敌人诱骗到连长布置的又一个死亡的杀局之中的。在凶悍的再次付出数人伤亡后,逼近到我洞窟火力防御点的飞快露出了他们狰狞的獠牙;“轰!”数发敌人酝RPG_9瞬间次第如离弦之箭向着洞窟口前层层错落叠起的防御壁垒后我1排控制的洞窟口,防御壁轰击过去!(PS:因为是越军是从低向高仰攻,直射武器很难在下很难直接命中山坡上的洞窟。所以RPG_9在的有效射程和射界受到了很大限制;其500—1000m的直线有效射击距离在这里打了很大折扣。)伴着4声沉闷但却深远的声响,滚滚硝烟里,股股飞石竟然如石泉一般喷涌抛落下来。就在防御壁后持续向敌人射击的战友在瞬间隔着厚重的,用钢筋混泥土浇注的防御壁后被巨大的冲击波轰飞,滚落到地面上,一口血霎时压抑不住从胸腔中喷了出来。
大家闻言,顿然面如死灰,黯然无语。自责,内疚,痛苦,悲愤,五味杂陈齐齐裹着酸楚涌上心头。迫于无奈,甘伯父成了铁原英雄们的送终人;32年后的今天,我们依然要迫于无奈成为4、5连兄弟们的送终人……这是何种滋味?祖国与人民给我们创造的条件不知比我们的父辈强上多少倍,我们所要面对的敌人不知道比我们的父辈所要面对的不知弱上多少倍。作为祖国与人民的守护者,作为光荣的八一军旗继任者,我们怎么能在这样的条件,以这样的方式延续着父辈悲怆的光荣传统?就像老甘哭嚎的,比起我们的父辈,我们这TM打的是啥仗?我们都TM是没卵的孬种!我肝肠俱裂,一步上前,跪下一把抱住痛苦中,拼命哭嚎挣扎着控制不住自己的老甘,悲泣道:“我知道,兄弟!我们没得选,没得选啊……”老甘恸哭着,在我怀里奋力挣扎着,一手狠狠拍着我后背,嚎道:“我受不了!受不了!”我俩手奋力如铁钳一般死死的勒住他,滚着热泪,当头棒喝道:“受不了也得受!这是军令!我们不能让下面兄弟们的血白流!”连同老甘,战壕里所有战友浑身一激灵;似被寒风透了骨,颤抖着,抽泣着,沉默了。地面上炮声隆隆,堑壕里一片死寂!我终于压服了情绪激动几近冲动送死的三排和老甘……一片沉默悲戚之中,我稍稍平静了下心绪,打开TRC540问:“老梁,你们那儿怎样?”老梁同样掩不住抽泣声,回道:“老廖,放心,有我……”还好,剩下的六连兄弟们再没老邓一般心如烈火,禀性执拗,具有一定威信的人领头。再加上没携来防化服的他们,虽然苦痛不堪,终没人真有决心冲下浓烟与毒雾弥漫的山岭,去送死;固然他们同样有这勇气。闻言,放下了心的我,心头仿佛压上了千钧重担一般沉重道: “小彭,关闭861!”我明白连长的心意,他怕我们受不了,更怕我们受不了下面战友们的绝望的斥责。虽然不敬人情,但这是为下面战友好,也是为我们好。因为这要是通报下去,谁都受不了。人间最可怕的恐惧莫过于死,但比死更可怕的是绝望。我们不想让4、5连的兄弟们在绝望中走完自己的最后一程,更不敢用虚伪空洞的言辞欺骗甚至是鼓动他们,因为那样只会增加我们的负罪感。所以我们只有沉默,痛苦的沉默……彭胜军瞪大了滚涌着泪的双眼,不甘的看着我,低声抽泣,浑身抽搐着,怎也提不起手。我理解他的心情。见他艰难着摁不下开关,我沉痛道了声,到了他身边,躬身伸出手来,道:“我来吧!”虽然经过我这么一折腾,他亦接受了这难以接受的残酷现实,但他依然在我瞬间差异的眼神中,飞快伸出了他的手挡住了我的手:“等等!三排长,我有个请求……”我缩回手,徒劳的抹着止不住的泪,沉声道:“你说!”彭胜军随即苦苦哀求道:“三排长,能让4、5的战友们死得明白么?我不想让他们以为咱六连是冷血无情的屠夫!”一言未毕,我与兄弟们止不住的泪再度哗啦着流淌起来。我艰难哽咽着,指了指自己喉咙,泪道:“我、我说不出口,更怕他们受不了……”彭胜军恸哭道:“我们还有连长……连长也许能!三排长,就是让4、5连的战友们怨我们,恨我们,也让他们别做糊涂鬼,行吗?就是咱再心狠,咱也不能作对自己兄弟打黑炮的人!”彭胜军说服了我,我流着泪,重重点头着,再度打开了TRC540便携电台:“王建?要连长……”连长的声音依然不带着一丝情感,冷漠道:“说……”我痛声道:“连长,我想给4、5连的战友们给个交代……别让他们作糊涂鬼,行吗?”连长仍然那样惜字如金,道:“可以。”我迟疑着,两眼滚涌着泪,艰难道:“可我……可我开不了口!连长,您能不能……”当时的根本那时连长是怎样想的,依然没得一丝情感,依然冷冰冰着,仿佛就和4、5连的战友们似陌生人一般,淡定自若,没得分毫迟疑着,迅速答道:“也行,不过我同样有个条件……”我痛哭着,诧异道:“什么条件?”连长用他固有冷漠着,不容置疑的语调,以命令的语调道:“你们必须打开861电台,让每一个六连的人听到!”霎时,我脑子顿似埃霹雳顿然懵了。早已伤痕累累的内心,再被连长灭绝人性,冷冰冰的一句如利剑穿透了心,再狠狠撒上了一把盐,剧痛难当。两颊涓涓不绝的热泪顿如激流奔涌,令我立时拼了命奋力挣扎着,嚎哭着愤怒的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我们受不了,你还要这么进一步伤害我们!?难道你就连点怜悯之心都不能给咱和4、5连的兄弟们么!?你这人咋这么冷血!?你冷血还要逼着跟你一样冷血,把咱六连冷血到底是不是!?连长,我求您了!炮我们能打!一定能打!您就别再给咱六连添这份儿痛;给咱六连留点人性,留点良心,留点战友情,留点热血,有个能自己骗自己的理由行不行!?同志们已经受不了啊,您咋还能这样给咱雪上加霜!?”真不知连长是怎么想的,这样的情况下他竟然在电台那头冷酷的厉声道:“因为你们让我失望了!3分30秒……你们竟然耽误了整整3分30秒才决定执行我下达的作战命令!?令行禁止,知道不?这是对你们的惩罚!从开赴老山到现在,六连打了不下百场大小战斗;可从今天看来,你们和我所希望你们作为一名合格的、优秀的军人的距离还很远……这是我给你们的教训!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之所以走到这一步,你们不想,我也不想,但既然都走到了这步,作为一名合格的、优秀的军人就该当断则断,而不是哭哭啼啼的作小娘坯!知道为什么你们走一步吗?那是因为你们还不够优秀,还不够强!就因为你们还不够优秀,不够强;所以你们救不了他们!就因为他们不够优秀,不够强,所以他们落得个如此结局!走这步,你不愿看到,我也不愿看到;你不想接受,我也不想接受!但战争就是你死我活,稍有片刻的懦弱与迟疑,都是身死命绝的悲惨结局。作为一名合格、优秀的军人,你们就该有这觉悟!今天就是因为他们这看似勇敢的懦弱,看似果决的迟疑,看似义气的无知蛮勇直接造成了现在的苦痛结局。这是他们自己在找死,怪不得别人!作为一名真正优秀的合格军人,你就该果断的去成全他们,而不是在这里期期艾艾!如果他们要怪就只有怪他们自己还不够强!战场之上,你们不够强,那么你们就该去死!今天,他们不够强,所以他们该死!如果明天,你们也不够强,那么你们也该跟我一起去死!我绝不许任何人,任何事,任何东西拖了我们的后腿!如果你们还撕不破这张脸皮,抛不去这些包袱,那么你们就没法变得更优秀,变得更强;那么我们都会死;还会拉着更多的战友填进去!”正如同狂妄的敌人向我们叫嚣的一样,仅仅在我们赢得无足轻重的前哨之战后,发起全面攻击的敌人正以15分钟拿下611高地,全歼我们进度向着我六连据守的611高地,攻击急进着。而此时,在敌人密集的迫击炮与高射机枪压制下风雨飘摇的我611阵地却依然静悄悄……9.18,21:00。611高地核心阵地,连部。隆隆迫击炮轰击中——“4连,5连,向我靠拢!快向我靠拢!”眼见着敌人先头越来越近,忍不住连长死命不得用861电台呼叫联系的王建两眼滚着热泪用明文声嘶力竭的呼喊起来。电台里尽是一片杂声,有敌人愤怒的嘶吼命令,也急促的枪响,爆炸和4、5连残存战友们的呼号。一片电流声里,王建只隐约听到一个人声在急促的枪响中奋力向自己哭嚎却无比坚定的声音:“我们有伤员!我们不能撤……”就在一旁紧盯着的连长立马一把抢过王建话筒,喝道:“我是六连连长高建瓴,现在2营该由我指挥!我命令你们立刻处置伤员,向我靠拢!”电台那头沉默半晌,只听得枪打得更响亮了,随即在一声猛烈的爆炸声后;又一个人拿起了话机,冲着连长愤怒着声嘶力竭的嗥叫起来:“‘高黑心’,你TM说的什么!?老子X你妈的!我4连、5连剩余弟兄誓与伤员、阵地共存亡!”“找死?那可就别怪我心狠!我命令你们必须给老子赚够本!还有,红1团不要俘虏!老子不想看要还有工事的山岭。你明白吗?”连长黑着脸冷冷道。电台那头一愣,悲泣中却无比坚定道:“能——”“轰!”就这时电台里又传来了声猛烈的爆炸声,电台那边的枪打得更响了,电台却再没人搭理。连长沉默着放下点台,就此时操着TRC552的王建呼了道:“连长,东面敌人上来了!”连长平静道:“多少?距离……”王建正容道:“先头至少一个加强连,距离500米!(加高低差)”连长淡淡道:“告诉惠英东(代理1排长),幽着点!放进100米内发动全力攻击!”9.18,21:01。无名高地顶,六连三排2号哨位。顶着敌人不时从山一侧打来的迫击炮轰击,紧匍在背面竖直陡坡便堑壕坎上的我紧张的盯着下面无名高地山岭,两只手死死扣着土块上夯实的泥土,眼睁睁看着敌人一步步向着4连和5连残存战友们最后藏身的岩洞逼了过来。“排长,连长准了!全连火力除一排外将由你调遣。连长说了,不能动枪!瞧准了,伤其十指不若断其一指!”负责通讯的八班战士彭胜军在急切呼喊后终于换来了我们最期盼的命令。我点默然点点头,对身侧还趴在土坎上闭着眼,打呼噜,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轻松自在的混蛋邱平怒吼了声:“王八羔子的,起来!开工了!”若不是想着这家伙已经持续紧张战斗两昼夜,基本没合眼,我和老邓真有挖他祖坟的冲动!“啥?开饭了?万岁!我要牛肉罐头……”那混蛋霎时间来了精神,跟个小孩似欢呼雀跃起来,但换来的却是老邓猛的一巴掌:“啪!”这一把掌,似乎把那不知死活的混蛋扇醒了,他睡眼朦胧着打了个哈欠,满眼委屈、无辜的懒懒看了看双目炯炯闪烁着火星老邓,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指了指压在身下的笔记本,递给老邓,道:“班长,‘菜单’在那儿呢!今天老乡送来的月饼可真好吃;有桃酥味儿的,火腿味儿的,蛋黄味儿的,好多好多,我还没够……Z……Z……”这混蛋喃喃的说着,不知不觉又匐在土坎上,在山呼海啸似的喊杀声与密集的枪响和爆炸声中,打着酣畅的呼噜沉沉进入梦乡。一旁的我们看得干瞪眼没辙。借过那标满炮击参数的笔记本,借着敌人打得亮堂的照明弹;老甘立马一愣,再难以置信的迅速拿起邱平的AN/GVS_5反复比对,不觉间哽咽着,神色一黯,隐现出泪光来。一脸关切着他的六连战友们仿佛明白了什么,面色分外凝重起来。接过笔记本的我瞄了眼,霎时脑子里仿佛被炮弹砸了一般,晴空炸响了一道重重的霹雳,热泪也不可抑制的滚落下来。纵然密位参数不一,但对早对炮击标号了然于心的我明白了照着这参数攻击的后果。就只可以用一句话概括:烈士断腕!当时,这只是我不敢想的也许;但我们还有希望,首先我们要摧毁的是敌人第一波攻势和密集的迫击炮压制威胁。9.18,21:05分。611核心阵地东侧外围。枪声响作一团,迫击炮如冰雹一般在611高地上炸得山体微颤。在一发发持续不断的照明弹照耀下,敌我双方密集如织的火舌交织成一片片密布透风的弹幕在透亮的夜空中交错,激溅,呼啸,尖鸣!敌人在敌我交织的火网中,像蜗牛一般在陡坡上爬行着,滚动着,扑腾着;枪声,惨叫,爆炸声跌宕在山野间,回荡着阵阵似鬼嚎一般令人心惊胆战的凄切惨鸣;相比那高射机枪喷射出的簇簇弹链打在坚硬的山石壁上,如磨豆腐似的霍霍声还有那声声炮弹的轰击。反倒算不得什么惊心动魄了。敌人不愧于越南蛮子敢号称王牌中的王牌,面对如此艰难而近乎于惨烈的对决,凶悍的敌人们顶着我1排、4排成双层倒三角形洞窟分布的火力防御线,稳步推进着。尽管不断有人在密集的弹雨里,中弹惨叫着倒地,或滚落下悬崖,付出了不下2个排多的惨痛伤亡;但敌人依然保持着他们有若泰山压顶一般巍峨雄壮的沉重气势,凭着陡坡上光秃秃的大石掩蔽,交替掩护,窥准火力稀薄的瞬息,果断冲锋,步步紧逼上前,已经眼见着快要贴近洞窟越来越近,越来越危险的100米范围之内了!负责东面指挥防御的1排代排长惠英东和靠着掩体掩护持续向敌人射击1排、4排战友们,伴着敌人先头一步步逼近,一颗心都悬在了嗓子眼上。虽然战况激烈,但他们在连长的死命令之下依然要牙留着重要筹码尚未暴露出来。他们就怕到时候敌人发现了自己纰漏或意图使不上,不仅自己身死,就是611,或连着无名高地上誓死抵抗的4、5连兄弟们也会跟着自己遭殃。而他们正是在这样焦急、矛盾、严峻的心态下咬牙坚持着,努力使用最基本的枪、*和70火,向着疯狂冲过来的敌人持续施压。并至少重创了一个连的敌人,让敌人迅猛向他们发起决死突击,一步步将敌人诱骗到连长布置的又一个死亡的杀局之中的。在凶悍的再次付出数人伤亡后,逼近到我洞窟火力防御点的飞快露出了他们狰狞的獠牙;“轰!”数发敌人酝RPG_9瞬间次第如离弦之箭向着洞窟口前层层错落叠起的防御壁垒后我1排控制的洞窟口,防御壁轰击过去!(PS:因为是越军是从低向高仰攻,直射武器很难在下很难直接命中山坡上的洞窟。所以RPG_9在的有效射程和射界受到了很大限制;其500—1000m的直线有效射击距离在这里打了很大折扣。)伴着4声沉闷但却深远的声响,滚滚硝烟里,股股飞石竟然如石泉一般喷涌抛落下来。就在防御壁后持续向敌人射击的战友在瞬间隔着厚重的,用钢筋混泥土浇注的防御壁后被巨大的冲击波轰飞,滚落到地面上,一口血霎时压抑不住从胸腔中喷了出来。
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bottom: 10px; white-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
阅读后顺便点右下方【❀好看】如觉文章不错,把它放到你的圈子里,可能您的朋友就需要!谢谢!

关注今日局势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