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在郑州混得好,没那么容易!

作者:房东俱乐会 / 公众号:zzfdjlb 发布时间:2019-08-14


FANGDONG | 房东俱乐会
撰文:左丘 美编:小樱 校对:塔夫

农科路一家火锅店里只剩寥寥几桌客人,还有人在劝酒:“来来来,最后这杯清了,我这就给你叫代驾。”
一仰脖子杯酒下肚,放下酒杯抹把嘴,几个人互相搀扶着,颤颤悠悠出了火锅店。
丁鸣见状,迎面走上去,“哥,用代驾不用?”
一套标准的接车流程走完,丁鸣开着奥迪A8,转头朝着农业路高架向东驶去。
深夜的郑州少了白日的繁忙和行色匆匆,逡巡在街头的只剩出租车司机和骑着电动车的代驾们疲惫的面孔。
在这波代驾司机队伍里,丁鸣算是个新手。
丁鸣在紫荆山路商城路附近一家软件公司做税控软件售后维护,工作内容不复杂,客户的系统出问题了上门做下维护,平时就在公司做做代码测试,拿着月薪5000的工资,生活过得不痛不痒。
2017年底,准备结婚的丁鸣和女朋友跑遍了惠济北、南龙湖、荥阳东,甚至还看了三环内的旧二手房,最终以13000元/平米的单价,买了南三环嵩山路附近的亚星金运外滩的83平两房,22楼,属于最好卖的那几层。
33万的首付来自父母几十年的积蓄,每月4000的月供只能自己承担。丁鸣说:“主要当时这房子再有半年就能交房,不用一边交房租一边交房贷,想着赶紧结婚,就考虑不了那么多,直接买了。”
紧接着就是结婚、交房、装修,小半年的装修,花掉了俩人大部分积蓄。没钱买家具,俩人就把每月的收入做分工,丁鸣顾着月供,媳妇的工资负责置办家具,前前后后折腾到2018年底,小两口终于住进了新房。
没轻松几个月,2019年5月孩子出生,每月近1000的奶粉钱又加入了固定开支。
如此一来,月供4000+孩子奶粉1000/月+一家人紧巴的日常开销5000/月,就这样,一个月至少万元的生活成本压在丁鸣身上了。
对于工资只有5000块、媳妇休产假暂时没有收入的丁鸣两口,生活不得不过得格外仔细,从来不敢去外面吃饭,就算有朋友来了,也是到农贸市场买肉买菜在家做着吃。
自己再紧巴也无妨,但孩子的吃穿用度缺不得,丁鸣不好意思再问家里要钱,而立之年每天愁苦难当:
“说起来在郑州有套房,跟老家的同学一比,苦逼的像个民工。不对,民工挣得比我多多了。”
丁鸣的工资收入在郑州算是主流,和某招聘网站统计的郑州招聘平均月薪7470元相比,丁鸣还差了一截。
但这个收入在郑州均价13965元/平的房价面前,更是羞涩地抬不起头。
以这样的工资水平和房价,在郑州市内供一套小房子,月供至少占用家庭一名成员收入的大部分,房贷压力之大,郑州刚需白领最有发言权。
如果能减去房贷月供,普通白领刚需族的生活势必能宽裕不少。
为了能增加点收入扛房贷,丁鸣想了不少办法。
之前偶尔跑跑顺风车,但那点收入聊胜于无,用他的话说:“油钱都够不着”,后来决定改做代驾。
做代驾的点子,来自一位他接到的顺风车乘客。
2019年6月的第一个周五,公司加班,从公司出来已经凌晨1点,打开顺风车软件,丁鸣看到一个顺路程度90%的约车单,目的地就是他家小区,开到上车点,乘客是位穿着代驾背心、拎着折叠车的代驾司机。
乘客告诉丁鸣,自己上一单跑经开,到地儿死活再等不到单,骑车回市区,生生骑到紫荆山路陇海路还是没单,电动车也跑没电了,一恼,决定奢侈一把,叫个顺风车收工回家。
因为同住一个小区的亲切感,俩人聊得很嗨,一路都在讨论做代驾挣不挣钱,代驾司机都下车走了,嘴里那句“只要坚持跑,做好服务、多得好评,一个月挣万把块钱不难。”还不断在丁鸣脑子里重复,他觉得自己看见了曙光。
置身于财务压力中的人,往往花钱犹豫、挣钱果断。
当晚丁鸣就申请了账号。经过平台的培训考核,一周后丁鸣顺利拿到了司机认证,开始每天晚上出来接单。
刚开始不舍得买动辄2000到6000不等的折叠电动车,出门就骑共享单车,一般是二七万达等单,完成一单就地等下一单,实在等不来再扫单车去附近的热点地段等单。一周下来,接了15单,收入1000多。
最棘手的还是返程,有次接单,车主住清华忆江南,苦蹬了一个小时车才回到北三环,从那以后,他也老实买了辆电动车,2280,最便宜的那种。
连续跑了一个月,从一天1单到最多一天4单,月底一算账,刨去电动车钱,挣了5000多。月供有了着落,睡眠不足也不管了,每天夜里都要出来,不到12点不回家。
问丁鸣累不累,他说:“咋不累,干全职的白天还能睡觉,我这每天最多睡五个小时,不过倒是不失眠了,挨床就着。等媳妇上了班再说吧,先熬过这一段。”
苦能忍,累能扛。丁鸣从未想过,自己会把生活过成这样。
在买房以前,丁鸣和女友俩人每月将近七八千的收入,看场电影、吃顿大餐都是家常便饭,逢上假期,俩人还能跑国内城市旅个小游。
那时的丁鸣从没想到,当女友变成老婆,当房租变成月供,生活的质量竟然可以直线下滑,甚至跌落到如此地步。
“到底是因为买房子把生活过成了屎,还是先苦后甜以后会越来越好。”
丁鸣自己也说不清。

只要月供在,代驾这活儿就丢不了。
别无长处的丁鸣甚至想要辞掉正式工作,像邻居张宁一样专职做代驾。
张宁就是那个告诉丁鸣跑代驾能月入上万的顺风车乘客,他比丁鸣早干了半年代驾,全职,成绩斐然。
如何在代驾上挣更多的钱,张宁门儿清。
“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除非你不在乎挣多少钱。要想多挣钱,每天都得跑够时间,还得专业,会开手动挡,熟悉大部分豪车的按钮。还不能给路上瞎转悠,前半夜守饭店、后半夜守夜店,有点耐心。”
张宁老家在鲁山,他没像其他大学同学一样留在郑州找工作,靠着山区的资源,一毕业就回老家跟着亲戚做景观石生意。
前两年经济形势走低,景观石需求少了7成,小公司吃不下大工程,生意一落千丈,还被压了货款,两年时间,家里从年入数百万跌到了入不敷出。
张宁重回到郑州找工作,但几年生意做下来,让他对每月五六千工资看不上眼,前后换了两家公司,都没干过3个月。
天天在家待着也不是事儿,无聊的张宁做起了全职代驾。
要做就好好做,第一天上岗,张宁就表现出了强大的执行力,从电话确认车主位置、接还钥匙、如何快速整洁地在后备箱收放折叠车,到全程的订单确认规范、礼貌用语、安全提醒,每个环节都做得一丝不苟,甚至比平台要求的规范还高。
张宁说,从他做代驾第三个月开始,月收入就没低于过一万二,最高时还曾到过一万五:“虽然跟做生意没法比,但想挣多少全看自己,我一般从下午4点出门,跑够12个小时,早上四五点回家睡觉。只要睡好觉,也不觉得有多累。”
如今张宁已经做到了第九个月,依然保持着公司最长的全勤纪录。接单量大,难免会遇到奇葩车主,张宁给房东俱乐会讲了前段时间的一次经历。
那天郑州大雨,晚上9点,张宁在高新区瑞达路上的食欲老院子接到一个去英协花园的单,黑色卡宴,车主看起来40多岁,喝高了,被同伴搀扶着上了车,确认完目的地倒头便睡。
这样的老板,张宁见多了。
别管多大的老板,开多豪的车,但凡是能喝成这样的,谁还不是为了讨生活。
经济形势不好,老板不好当。因为资金压力卖房子的老板大有人在,郑州法拍房数量不断上升就是一个真实写照。
有太多的老板,即便是卖了房子,稍作折腾便一个子不剩。曾有个喝多的老板在车上向张宁嘟囔:
“我现在是客户不理、银行不理、老婆不理,三不理。”
遇到这样的老板,张宁也从不多说。他明白老板绝不会把代驾司机当朋友,他们之间只有一个共同的朋友——酒精。
“酒精或许是老板之间生意的敲门砖,亦或是中年老男人焦虑的安慰剂,而对于代驾司机来说,酒精是他们为平凡生活奋斗的土壤。”
下雨拥堵,张宁按导航一路开进英协花园时,已经10点半。扭头问车主把车停哪儿,怎么也叫不醒,怕出意外,张宁点了到达,守在车上等车主转醒。
有路人经过时,张宁一个个询问是否认识车主,无果,去问门岗,保安表示不是院儿里的车,不清楚。
直到11点,车主电话响了,张宁循着声音从后座的缝隙里抠出车主手机,看到车主老婆打来的,听说丈夫在车里睡得叫不醒,对张宁没好气地说:
“你走吧,别管他,叫他死车里拉倒。”
随后挂了电话。
张宁彻底懵了,回拨过去,对方就是不接,不敢也不应该一走了之,无奈之下只好翻着手机继续等。
又过了半小时,车主终于醒了,艰难地问清了家门,张宁把车停好取了电动车,搀扶着车主敲开了家门。车主老婆接过丈夫,半句谢谢都没说就关了门。
张宁说这些的时候没有一点儿抱怨,像在讲一个完全跟自己无关的故事,他说他理解那个大哥,也理解他老婆。
“这事吧,其实挺多的,别看他们住着大别墅,不定过得有我轻松。郑州这个城市不咋地,但是想要留下来混得好,谁都不容易。”
— 上期文章—
郑州人当下最难的选择,该进房市还是股市?

关注房东俱乐会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