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公望的33个山水画诀窍,值得学习!

作者:国画研究会 / 公众号:MRCM0003 发布时间:2019-08-17


导读:
黄公望 (1269-1354年),本名陆坚,字子久,号一峰,江浙行省常熟县人,元代画家。后过继永嘉府平阳县(今浙江苍南县)黄氏为子,居于虞山小山,因改姓黄,名公望。中年当过都察院掾吏,后皈依"全教",别号大痴道人,在江浙一带卖卜。
擅画山水,师法董源、巨然,兼修李成之法,得赵孟頫指授。所作水墨画笔力老到,简淡深厚。又于水墨之上略施淡赭,世称"浅绛山水"。晚年以草籀笔意入画,气韵雄秀苍茫,与吴镇、倪瓒、王蒙合称"元四家"。擅书能诗,撰有《写山水诀》,为山水画创作经验之谈。存世作品有《富春山居图》、《九峰雪霁图》、《丹崖玉树图》、《天池石壁图》等。
写山水三十三诀
董源《潇湘图》
1.近代作画。多宗董源李成二家。笔法树石。各不相似。学者当尽心焉。
2.树要四面倶有干与枝。盖取其圆润。
3.树要有身分、画家谓之纽子。要折搭得中。树身各要有发生。
黄公望,天池石壁图,立轴,绢本,浅绛,横57.2厘米,纵139.3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4.树要偃仰稀密相间。有叶树枝软。面后皆有仰枝。
5.画石之法。先从淡墨起。可改可救。渐用浓墨者为上。
6.石无十步真。石看三面。用方圆之法。须方多圆少。
黄公望,丹崖玉树图,立轴,纸本,设色,横43.8厘米,纵101.3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7.董源坡脚下多有碎石。乃画建康山势。董石谓之麻皮皴。坡脚先向笔画边皴起。然后用淡墨破其深凹处。着色不离乎此。石着色要重。
8.董源小山石。谓之矾头。山中有云气。此皆金陵山景。皴法要渗软。下有沙地。用淡墨扫。屈曲为之。再用淡墨破。
9.山论三远。从下相连不断。谓之平远。从近隔开相对。谓之阔远。从山外远景。谓之高远。
黄公望,富春山居图,长卷,纸本,水墨,纵33厘米,横636.9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10.山水中用笔法。谓之筋骨相连。有笔有墨之分。用描处糊突其笔。谓之有墨。水笔不动描法。谓之有笔。此画家紧要处。山石树木皆用此。
11.大概树要填空。(去声)小树大树。一偃一仰。向背浓淡。各不可相犯。繁处间疏处。须要得中。若画得纯熟。自然笔法出现。
12.画石之妙。用藤黄水浸入墨笔。自然润色。不可用多。多则要滞笔。间用螺靑入墨亦妙。呉妆容易入眼。便墨士气。
黄公望,快雪时晴图卷局部,纸本设色,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13.皮袋中置描笔在内。或于好景处。见树有怪异。便当模写记之。分外有发生之意。登楼望空阔处气韵。看云采。即是山头景物。李成郭煕。皆用此法。郭煕画石如云。古人云。天开园画者是也。
14.山水中惟水口最难画。
15.远水无痕。远人无目。
黄公望,九峰雪霁图,立轴,绢本,水墨,纵117.2厘米,横55.3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16.水出高源。自上而下。切不可断脉。要取活流之源。17.山头要折搭转换。山脉皆顺。此活法也。众峰如相揖逊。万树相从。如大军领卒。森然有不可犯之色。此写真山之形也。
18.山坡中可以置屋舎。水中可置小艇。从此有生气。山腰用云气。见得山势高不可测。黄公望,富春大岭图,纸本墨笔,纵74.2厘米,横36厘米。南京博物馆藏。
19.画石之法。最要形象不悪。石有三面。或在上。在左侧。皆可为面。临笔之际。殆要取用。
20.山下有水潭谓之瀬。画此甚存生意。四边用树簇之。
21.画一窠一石。当逸墨撇脱。有士人家风。纔多便入画工之流矣。黄公望,溪山茅屋 镜片 34×23.5厘米
22.或画山水一幅。先立题目。然后着笔。若无题目。便不成画。更要记春夏秋冬景色。春则万物发生。夏则树木繁冗。秋则万象粛杀。冬则烟云黯淡。天色模糊。能画此者为上矣。
23.李成画坡脚。须要数层。取其湿厚。米元章论李光丞有后代儿孙昌盛。果出为官者最多。画亦有风水存焉。
24.松树不见根。喻君子在野。杂树喻小人峥嵘之意。丘壑林峦 立轴
25.夏山欲雨。要带水笔。山上有石。小块堆其上。谓之矾头。用水笔晕开。加淡螺靑。又是一般秀润。画不过意思而已。
26.冬景借地为雪。要薄粉晕山头。
27.山水之法。在乎临机应变。先记皴法。不杂布置。远近相映。大概与写字一般。以熟为妙。纸上难画。绢上矾了好着笔。好用颜色。易入眼。先命题目。此谓之上品。古人作画。胸次宽阔。布景自然合古人意趣。画法尽矣。山水 立轴
28.好绢用水喷湿。石上槌眼匾。然后上帧子。矾法春秋胶矾停。夏日胶多矾少。冬天矾多胶少。
29.着色螺青拂石上。藤黄入墨。画树甚色润好看。
30.作画只是个理字最紧要。吴融诗云:良工善得丹靑理。陡壑密林 立轴
31.作画用墨最难。但先用淡墨积。至可观处。然后用焦墨浓墨。分出畦径远近。故在生纸上有许多滋润处。李成惜墨如金是也。
32.作画大要,去邪甜俗赖四个字。秋山雨霁 立轴
33、山水之作,昉自汉唐,古笔遗墨,不复多见。米南宫评品称董北苑无半点李成、范宽俗气,一片江南景也。厥后僧巨然、陆道士皆宗其法,陆笔罕见,然笔往往有之,亦有逼于董者。其有学于然者曰:“江贯道用墨轻淡匀洁,林木树叶,排列珠琲,宋人亦珍之,视然则大有径庭矣。”作山水者,必以董为师法,如吟诗之学杜也。
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免费订阅

关注国画研究会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