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牟邑记——为了不能忘却的乡愁

作者:朝晖岁月 / 公众号:zhsyjlzhsy 发布时间:2019-09-20


2019年8月下旬,我将《中牟邑记》一书的草稿发给在郑州市政协的师友阿木(常松木,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大禹文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一言开门见山:“阿木,作序。”2004年,我的长篇小说《大铁笼子》出版时,阿木举荐我成为省作协会员。2011年,我的诗集《蓝玫瑰 蓝眼泪》成书时,阿木作序《玉壶买春:中年维特之幸福》。
我在微信里对嵩山草芥(王银贵,登封作家,小龙武院宣传科长)说:阿木的序言,敦促我更有自信出版《中牟邑记》。
没来中牟之前,在登封,我的网名叫“裸猿”(取自于英国德斯蒙德·莫利斯创作的人类行为学著作《裸猿》:人不是从天而降的神仙,而是由地而生的猿猴),与“嵩山草芥”被登封网络界称之为“一双筷子”,从我出版《大铁笼子》到现在,几乎我的每一本书,嵩山草芥都不遗余力帮我校对,修正,做了很多工作。
十天后,阿木把他所写的《中牟邑记》序言发给了我,计三千余言,妙语连珠,美不胜收。邀请“嵩山地仙儿”(社会各界赞誉常松木的绰号),一个享誉中原的登封籍文化大咖为记录中牟文化的书籍作序,我有足够的成竹在胸。
把阿木的《中牟邑记》序言,用我个人的微信公众号“朝晖岁月”编发,在郑州、在中牟、在登封、在巩义,好评如风如潮,转发络绎不绝。
记得2019年8月的某个早晨,我沿贾鲁河畔散步,遇见中牟县文广旅游局王成立局长,又约了归乡度假的申进科大校(中国空军新闻发言人)一块吃早餐,无意中说起《中牟邑记》,王成立局长用敦促的语气激励我:“早点出版。”申进科大校也说“送我一本”。
布衣知己,半生致力于中牟邑文化研究的草根学者齐治平先生,倾心助我编著《中牟邑记》,积极参与,用心撰稿,悉心指点,惺惺相惜。
中牟县文联主席王银玲多次打电话表示关注,并提出不少富有建设性的意见。
郑州晚报管城记者站站长冉红政先生,一年来热心帮我联系出版社,帮我砍价,给予兄弟般的情谊。
在此之前,2018年底,我曾写过一篇散文《若未来有一天送别,请送别我与<中牟邑记>》,里面有一句话:一挥手就是送别,一转身就是背影,再回首就是乡愁。
若干年后,中牟,这片广袤热土,这些兄弟姊妹,一挥手就是送别,一转身就是背影,再回首就是乡愁。
诚如阿木在序言里所说:朝晖于中牟是客,但现在中牟又是他情感寄托之所在,他不想让中牟人“乡梦”中断,他想“让历史活起来,让文化传下去”,于是他领衔主编了这部《中牟邑记》,作为他对中牟历史文化的致敬。
编著《中牟邑记》,一言以蔽之:有一种纪念叫朝花夕拾,有一种怀恋叫故事新编。
《中牟邑记》,为了不能忘却的乡愁。
一百四十余章,近五十万字,历时六载编著的《中牟邑记》,献给1300多平方公里的中牟一方热土,献给110多万敦厚善良的中牟父老,献给我在中牟的光辉岁月,献给我的有生之年。
《中牟邑记》付梓出版,除了感谢在登封、在中牟、在巩义、在郑州,在其他多个地方,曾经帮助和扶持过我的朋友,恕我不能在此一一道出他们的姓名,努力到无能为力,拼搏到感动自己。我更要感谢从2014年到2019年,在郑州晚报中牟记者站陪我度过日复一日的蒜汁挂面香辣瓜豆、月复一月的早出晚归风雨无阻、年复一年的酸甜苦辣冷暖自知的同事们:李雪平、邢昊冉、李淑娟、冯俊超、谢鹏飞、郭倩楠、刘客白、张胜杰、杨亚博、岳星朵、马沂峰、陈龙辉......

关注朝晖岁月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