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快手上的香港明星

作者: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 / 公众号:beitao666 发布时间:2018-11-09


今天打算和大家聊聊一个现象 ,流量明星在过气以后通常都做什么。
例如八九十年代的香港明星,他们的人气不亚于现在的流量。
最近大家很可能听说了这两天吴亦凡的粉丝发兵夜袭北美,将他送入iTunes榜首的位置,导致iTunes清榜。
但有的人可能不知道,当年的谭咏麟和张国荣争夺金曲奖,当年谭张粉丝实打实在街头打架,最后闹到上警察局的地步。
后果是直接导致谭咏麟宣布不再领奖、张国荣宣布退出乐坛。

图源网络
三十年过去了,那些当红的香港明星们已经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野。
但有意思的是,最近我却在抖音快手上发现了他们的蛛丝马迹。

抖音,这个先是被成为青少年精神鸦片的短视频APP,诞生了无数赛博时代的信息碎片泡沫。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些老派港星颐养天年的养生场所。
曾经的他们风华绝代,如今抖音的滤镜让他们继续风华绝代。
比如51岁的周海媚,曾经因为台版《倚天屠龙记》的周芷若一角大红大紫,定义了周芷若的人物形象。在03内地版选角时,杨韬导演特意找来了和周海媚高度神似的高圆圆扮演周芷若。

《倚天屠龙记》周海媚,1994

《倚天屠龙记》高圆圆,2003
在北京某小区的高级公寓里,周海媚熟练地打开了手机里的抖音软件。镜头前的她佩戴好了猫耳,双眼圆润晶莹。

不一会儿,视频底下出现了许多留言。女神、童年、不老这几个词出现的频率极高,几乎所有人都会用到。

在横店工作的间隙,53岁的温兆伦身穿清代服饰,嘴角还挂着一行血迹已经等不及打开了抖音,和粉丝撒娇自己在38度下的高温拍了一整天。
有将近6000条的评论心疼,以及辛苦了。

同样53岁的郭富城最近加入了抖音的蹦迪挑战。曾经在四大天王里以跳舞著名的他,在樱花花瓣特效下,就像偶像练习生里的陈立农,跳了一段《para para Sakura》。

在抖音有两类明星用户。
第一类一看便知是抖音为了引流请来入驻的年轻艺人,往往发布一条过年问候再无新的作品更新。
第二类就是这些迈向中老年的高龄港星,他们坚守抖音,虽然他们的评论与点赞数相比吴亦凡黄晓明,甚至抖音的头部网红,差距悬殊。
相比Kris wu点赞数155.8万的视频,港星们的点赞多在几万左右,相当于他的零头
就在抖音集体缅怀香港女神的盛世美颜时,美妆博主们操起化妆刷展示港风气质时,这些老派港星已经开始向青年审美靠齐,而双方并行不悖地共存于一个网络社区。
老派港星或许是你见过最为亲民的明星。在抖音,他们时常翻牌子,给网友布置作业听歌看剧,享受用今昔两种截然不同的像素,对比自己容颜并未老去。

《安娜玛德莲娜》金城武与陈慧琳

但即使容颜并未老去,时代的烙印不可避免。
如莫文蔚抖音拨动珠帘的动作,总让我想起琼瑶小说里的紫菱,配乐也必须得是“我有一帘幽梦,不知与谁能共”。

周海媚脸上虽然多了猫须,但低头浅笑,轻嗅花香的动作体现出了大巧不工的厚重。点开你在QQ空间的家庭相册,不少老派人都顽强保留了这个“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的拍照姿势。
图源网络
钟丽缇则和你见过的朋友圈慈母没有任何分别,试图关注她的主页会被她的女儿们轰炸。不少人在下面其乐融融地认亲,这小孩长得可真像我侄女。

除此之外,他们挑选的视频配乐夹杂在北京司机的车载音箱与潮流青年的抖音神曲的位面之间。
而就在十年前,他们本身就是劲歌热舞的创造者。十年前车载电台里播放的还是陈慧琳自己演唱的不如跳舞。

在翻找完抖音上的港星遗珠后,我点开了抖音的竞品快手。相较抖音上港星的风华绝代,在快手上港星以贴近群众、崇尚兄弟义气为主。
快手已经被东北地区操着铁岭鞍山口音的笑星占领。只有一个港星杀出血路,那就是王祖蓝,粉丝量大致与被封前的牌牌琦相当。

王祖蓝在香港时读的是教会学校,拍摄这张有些肃穆的照片时他正在默默诵念。然而可想而知,在快手上的他,不可能会是这副神情。
相比在抖音上看上去有些格格不入的老龄港星,更年轻也更洞悉时代变化的王祖蓝学习着如何双击666。如何表现得淳朴,对于一个谐星出道的明星来说并不算难事。

还有的人被定格成一座丰碑。
今年三月,号称“全网第一个古惑仔段子手”的快手主播表哥邀请了《古惑仔》里的大B哥吴志雄,与铜锣湾“大天二”谢天华一同直播。
当谢天华唱着歌为表哥庆生时,我想表哥心里会有一丝恍惚。他似乎已经成为那个业已消失的古惑仔领袖,人人敬仰。

至于吴志雄,他没有再试图融入年轻人的话语体系。只需要简简单单一句:天黑了,古惑仔出来。就会有前赴后继的人涌现,说:B哥,我想跟你。闭上眼,他们仍然沉浸在二十年前的那间录像厅,仍然意气风发。


这些香港明星的出现一开始令人觉得特别新鲜,亲切,但同时也产生了一种错位和分裂感。
回过头看,八九十年代的大学生崇拜诗歌、萨特、气功、摇滚、disco、下海经商,彼此缠绕,错综复杂。
1994年葛优在周德荣大师看牙的老视频
曾经港台文化也席卷一切。那时录像厅几乎遍布全国各大中小城市和县城,录像厅里放得最多的就是港片。
刚开始的时候,录像厅里一张票要一块钱,到了后来涨至两三块,看录像的人群以青年人居多。而当年一个人民教师的平均收入是92元。

在《江湖儿女》里,廖凡饰演的斌哥对手下进行黑道精神文明建设时就用两招:一是请出关公像。二是组织吴宇森黑帮片的录像厅包场放映。
整个过程中,斌哥始终不发一言,手下们互看一眼,彼此心照。

长发、蛤蟆镜、喇叭裤、尖头鞋成为时髦青年的标配。戴蛤蟆镜不准撕镜片上的标签,说话时必须掺杂着几句粤语。
蹦迪就是当时青年争妍斗艳场所,这儿你的着装决定了你将会泡到什么样的女朋友。
当时决定时代风向的,恰恰就是那些香港明星。

从香港影像的黄金时代到港人北上的这二十年里,不难看出,这些曾经在90年代大红大紫的港星大都经历过一段沉沦期。
他们出现在抖音快手这样的短视频平台,而非大银幕上,我想很多人会认为这是一种消费降级。
那么为什么是他们来到抖音快手,而不是那些童年女神比如钟楚红或者关之琳之类呢?
台湾一代天王刘文正曾对林青霞说,巨星要忍得住寂寞,保持神秘感。
但那只针对巨星而言。绝大多数港星只是作为一种集体记忆存在,没有人会为陈慧琳单独开一个版面,她仅仅是星光璀璨的港星中的一道星光罢了。
如温Sir曾经主演过很多无线剧集,曾经因为《我本善良》中的齐浩男一角,在内地极受欢迎,港媒评论“齐浩男之后,港剧再无可恋之人。”
《我本善良》齐浩男
但后来温兆伦因为绯闻缠身,失去了大把工作机会。
周海媚也因《倚天屠龙记》里的周芷若红极一时,但后来得了极为罕见的红斑狼疮,因为治病息影数年。等到复出时,早已换了人间。
年轻时的周海媚
还有的港星一直在中游浮沉,从不曾大红,亦不会失落。
随着港人北上的大流,钟丽缇参加了一个内地综艺,随后与综艺里的恋爱对象结婚。
钟丽缇的老公年少时很喜欢看她和郑伊健搭档的那部《人鱼传说》
还有的拼搏多年,其中有一部代表角色。如吴志雄,谢天华靠一部在内地风靡的《古惑仔》足以安享晚年。

哈耶克认为,在共同目标对人们并非一种终极目标而是一种能够用于多种多样意图的手段的地方,人们才最可能对共同行动达成共识。
在抖音快手上的明星,目的并不相同。
如王祖蓝等新生代,将其作为一个塑造金身的地方,眉开眼笑里一步步巩固他国民谐星的位置;
如周海媚等老派港星,他们自称是宝宝,想要很多再多一点的关怀;
如大B哥,提醒人们不要忘记他,在一次次的走穴里收获无数money。
《今生无悔》黎明、温兆伦、周海媚、邵美琪
无数人将他们的主页当作观光,进来拜上一拜随后离去,就像一个络绎不绝的香堂。
但只要还有人记得他们的名字,脸庞,他们年轻时的影像与歌声,这个仪式就不会终止。
如果有一天,你在抖音上刷到他们的视频,不要觉得讶异。你可以默默关掉,或者给他们点个赞或者留下只言片语。因为他们曾经是我们的年少记忆。


关注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