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枢听觉处理障碍的行为干预方法

作者:惠耳助听器芜湖听力中心 / 公众号:wuhu_ztq 发布时间:2019-01-04


在数十年前,中枢听觉处理障碍(CAPD)的研究已经引起了多学科的关注。1937年,Samuel Orton提出某些儿童的学习障碍与不能有效利用听觉有关。Myklebust是提出“中枢性听力障碍”引起儿童语言学习障碍的先驱者之一。二十世纪五十年代,Bocca及其同事观察到脑干或皮层病变者在不良的聆听条件下会出现言语理解障碍。这些发现不仅有助于更好地了解中枢神经系统如何对听觉能力产生影响,而且也建立了评价中枢听觉功能的测试方法。

上世纪六十和七十年代,CAPD的研究侧重于改良成人及儿童的诊断方法。近几年,则强调对CAPD病人学习和交流能力的了解以及制定有效的处理措施,以尽可能降低CAPD对患者的不良影响。经过大家的努力得出了下列共识:
1.中枢听觉处理是由中枢听觉神经系统(即第Ⅷ对脑神经以上)所控制的功能,包括声音的定位和定侧、听觉辨别、听觉模式的识别、时间辨别、整合、排序以及在目标信号较弱时或在有竞争性声信号存在的条件下,发现目标信号的能力。
2.中枢听觉处理障碍是指与这些能力有关的中枢系统功能的损害。
3.听力师是CAPD的诊断、预后判断和干预的中心。

4.由于CAP问题也许是潜在的或与其他障碍相互影响,包括言语——语言障碍、注意障碍、学习障碍或发育障碍,因此其诊断和处理应该是多学科的,如听力学、言语—语言学、学校和/或社会心理学等多学科之间的合作。
5.CAP是一种动态的、相互作用的处理过程,在这一过程中,由于聆听条件的不同,可以激活自下而上过程(bottom-up process,刺激引起)和自上而下过程(top-down process,概念引起)。自下而上的处理过程保证聆听者处于警觉状态并能够接受声音信号;而自上而下的处理过程则使听觉信息依照语言规则并与其他同时获得的感觉信息一起分析。
这里介绍一下CAPD的一般处理原则,并对目前的中枢听觉障碍的处理,尤其是儿童CAPD的处理进行总结。

一、行为干预一一基本原则
就像三角架只有当三条腿都支撑才能稳定一样,如果不考虑儿童的聆听环境、听觉能力以及交流策略,就不可能对CAPD进行有效的处理。基于这个原因,绝大多数行为干预项目都包含三项内容:(a)改善环境以降低聆听的不利因素;(b)使用补偿策略,以改善患者的听觉障碍;(c)直接强化和改进听觉能力的干预项目(如,辅导技术)。改进聆听环境与应用补偿策略可以增加所接受信息的冗余度,从而改善信息的接收。最普遍的方法都是直接加强信号,降低外源噪声,选取有利的座位,改变信息的出现方式,以及利用家庭或学校内的技术设施。
通过改善聆听环境以及增进患者应对中枢听觉障碍所造成不利影响的能力,可以显著解决CAPD患者的困难。然而,这些措施尽管有用,但是并不是治疗方法,因为它们不能直接改善听觉能力。为达到这一目的,需要采用改善中枢听觉能力的方法,这些方法针对不同的功能障碍患者改善他们接受信号的能力、应用语言规则的能力和/或整合听觉和非听觉信息的能力。这些技术能够直接对听觉处理技能进行训练。
二、年龄问题
尽管这里有许多方法,但是由于学龄前儿童中枢听觉障碍诊断还有一定的困难,因此应用于这一年龄段儿童的治疗方法还不是很多。比如,音素合成治疗项目可应用于年龄低达4岁、甚至更小的儿童。认知关联技能可以通过游戏方式教授5、6岁的儿童。这一人群的处理原则总体上包括诊断性的言语一语言治疗,以了解儿童交流的强项与弱项;环境的改良以强化信号的质量;利用游戏活动以培养总体的听觉处理能力。比如,随音乐节拍拍手能增强听觉模式的识别和对节奏和时间的感知。幼儿歌曲可以促进时间处理和半球间整合两方面的能力。

对于老年人,听觉处理能力的损害可能涉及外周性听力下降、认知功能减退、神经的损伤或神经退行性病变。对于这些病人,治疗的重点是功能的恢复而不是能力的培养。因为在人的一生中神经功能一直都在发生着变化,对于这一人群,有针对性的训练可以改善听觉和听觉一语言技能。比如,Katz(1998)在人工耳蜗植入者康复训练中就应用了自下而上的方法。类似的方法也成功地应用于精神智力发育迟缓的青少年和成人的康复训练。另外,终身的交流经验也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治疗方法,但是这种方法在年轻时却用不上。
最后,辅助听觉技术的应用是老年人干预项目的关键成分。Humes和Christopherson与Gordon-Salant和Fitzgibbons(1993)对老年听力损失者语言识别障碍的研究显示老年人除了外周听力损害的因素外,还存在年龄相关的时间处理能力的退化。Craig提出应用辅助技术调整语言信息的速率,可以显著地增强语言理解能力。FM技术和可编程放大系统的应用可以解决老年人感到的信号质量差和噪声下听觉困难的问题,这些困难在外周和/或中枢听觉障碍者中也很常见。

在过去的30余年里,听力师应用行为和电生理方法在CAPD的诊断上已经迈出了一大步。然而,如果没有正确的处理措施来对这些障碍进行干预,那么这一工作的价值就大打折扣。随着对CAPD病因研究的继续,以及对中枢神经听觉能力理解的增加,还会有新的治疗方法和干预手段问世。



关注惠耳助听器芜湖听力中心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