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原文在线观看 黑死病

作者:每日更新电影电视剧网剧 / 公众号:mianfeiguankanvip 发布时间:2019-01-06

最近就有这么一部五星级别的神剧,看过的人非常之少,所以今天我决定来给大家安利一发——《黑死病》。

这部剧以一桩诡异的连环杀人案贯穿始终,和我们熟悉的不少西班牙悬疑片一样,走的是暗黑惊悚的风格;

但与此同时,它尺度爆表,黄暴程度丝毫不输《权力的游戏》。

故事发生在16世纪的西班牙塞维利亚,这是一个港口城市。
当时,美洲新大陆刚刚被发现,而塞维利亚是西班牙与美洲的唯一贸易口岸,也是欧洲最为富有的城市之一。

这座城市有多壕?
在平民看来,城里的黄金多到可以建一座桥,直接从欧洲通到美洲。

城中有钱人的生活,也确实奢华得超出想象——
他们住着镶满彩绘大玻璃的豪宅,吃着从新大陆运来的食材;
就连剔牙,用的都是红酒染色的牙签。

但这种生活,只属于极少数的权贵与富商。
在塞维利亚,奢华的另一面,是难以想象的野蛮与肮脏——
街道上布满了屎尿和黑泥,

当时的欧洲还没有地面排污系统
街角处是廉价的妓院和酒馆,

穷人们整天躲在阴暗的茅屋里,靠救济的面包艰难度日。

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是大多数平民的生活状态。
而不难想象,人们在这样肮脏的环境中生存,很快便迎来了“黑死病”。
说白了,就是“鼠疫”。

这种瘟疫不仅传染速度快,而且在医学落后的中世纪,只要患上,几乎必死无疑。

因此,按常理来讲,一旦发现病患,就应当立刻封锁城市,防止疫情扩散。
但事情却没有这么简单。
当地的一名海运富商,为了保持生意能正常运转,贿赂官员,隐瞒了消息。

他以为自己能够控制疫情。
但没想到,塞维利亚正因为这个荒谬的决定,慢慢沦为死城。

而剧中的男主马特奥,偏偏在这个时候进城了。
他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帮死去的朋友,寻找流落城中的儿子巴莱里奥。

在进城之后,马特奥迅速获得了好友的帮助。
而这个好友还不是别人,正是开头那个要求封锁消息的海运富商——苏尼加。

经过一番周折,男主找到了巴莱里奥。
但正当他要带着这个孩子出城时,事情却出了岔子——他忽然被宗教法庭逮捕了。

原来,马特奥在5年前,曾因盗印新版《圣经》,被宗教法庭判了死罪。
后来他就一直潜逃在外。
这次,要不是为了帮朋友完成遗愿,他也不会冒死进城。

不过,马特奥虽然被抓,却还是保住了一条小命。
这是因为宗教法庭也碰上了点难事,想请他帮忙。

最近,塞维利亚城内死了个大富商。
根据尸检报告,富商是在生前被人用木棍戳穿肩胛,活活流血而亡。

一方面,作案手法如此残酷,绝不会是简单的谋杀;
另一方面,这名富商是宗教法庭的“摇钱树”,法庭不能放任不管。

但他们查来查去,案情都没有任何突破,这才找到了擅长破案的男主,并告诉他——
能找出凶手,过去的罪行就一笔勾销;
破不了案子,你就还是“异教徒”,直接死刑伺候。

面对此情此景,男主实在忍不住揶揄宗教法庭的虚伪,

但话是这么说,为了保住小命,他还是接下了查案的任务。

谁料不查不知道,一查案件就直接升级。
很快,城中陆续出现了第二个、第三个受害者。

他们不仅死法同样残酷,而且种种迹象表明,这并不是单纯的虐杀,而是带有宗教意味的“献祭”。
比如说,受害者死后,手脚都有被铁钉刺穿的痕迹;尸体身旁,都可以找到印有特殊符文的十字架等等。

而伴随着马特奥层层深入的调查,塞维利亚城中的各种黑暗现实,也一点点地向我们揭开。
这其中,最明显的莫过于性别歧视。

因为整个中世纪的欧洲,都是绝对的男权社会。
在当时,出身底层的女子,不被当作人来对待;
而手中握有权力与金钱的女人,也依然只能靠依附男人来获得尊重。

剧中,马特奥亡友的妻子拉雷亚,就是这样一个角色。
在丈夫死后,拉雷亚继承了工厂。但身为女厂主,她却无法管教工人。

同时,她还是一名天赋异禀的画家。
但只有署上祖父的名字,她才能把画给卖出去。

拉雷亚对男尊女卑的现实感到愤懑,决定帮助那些比她更无助的女人。
她找到她们,让她们进工厂做学徒,使她们逃脱沦为妓女的命运。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她的工人们得知此事后,以罢工相威胁,拒绝和女人一同工作。

拉雷亚没有退缩,当场辞退了所有闹事员工。
但几天之后,她就遭到了凶残的报复。
被解雇的工人们在路上劫持了她,他们不仅将她扒光,还将一枚银币塞到她体内——那是付给妓女的嫖资。

他们想以此来羞辱和威胁拉雷亚,让她断了聘用女工的念头。
但拉雷亚没有改变主意,反而找了个杀手,直接干掉了带头闹事的工人。

从表面上看,这件事最终是拉雷亚获得了胜利。
但是这种走投无路、只能靠暴力相残取得的卑微胜利,是不是格外可悲呢?

更可悲的是,挣扎存活的,远不止有女性。
在剧中,有钱的男人,比如富商苏尼加,也一样会因为血统不纯而受到歧视。
苏尼加深知封锁黑死病疫情,是种“要钱不要命”的行为。但他仍选择拼上性命赚钱,就是为了换张虚假的“身份证明”。

因为只有拥有“贵族”的身份,他才能摆脱歧视和限制,跻身议会、真正拥有话语权。

没错,真正握有权力的,其实只有两类人——出身贵族的男子,以及宗教势力的高层。
而这两类人,则满脑子都是疯狂敛财。

在塞维利亚,有这样一条规定——妓女只能在妓院里接活,不允许街边拉客。
这是因为在当时,皮肉生意是教廷和政府控制的产业。

换句话说,那些“最虔诚的信徒”,都在为了赚钱而经营着最肮脏黑暗的交易。
但他们的结局又如何呢?
那个收受贿赂、答应封锁消息的官员,在疫情蔓延后不久,就为自己的贪念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可以说,塞维利亚富饶的表象下,是一个所有人都在互相压榨、甚至持刀相向的人间地狱。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本剧不论镜头还是情节,尺度都极为重口,但它并没有刻意哗众取宠,反而相当注重对历史的还原。
这一点从细节上就能看出。
比如剧中多次出现的鸟嘴面具:

它看似造型猎奇,其实正是中世纪时面对黑死病人的“专用装备”:

比如剧中的医生,似乎治什么病都要用“放血疗法”。
这是因为在当时,医学落后,人们认为要治病的话,把相应部位的“坏血”放出来就完事儿了。

还比如,在剧中,番茄被认为是“有毒”的食物。
这是因为番茄与有毒的颠茄同属一个品类,这个误会直到18世纪欧洲大饥荒时才被解开。

正是因为这些还原历史的生活细节,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就沉浸在剧中塑造的中世纪欧洲。

但与此同时,它又不是简单粗暴地复刻历史,而是通过触目惊心的剧情引人思考——
真正使塞维利亚沦为“死城”的,不是黑死病,而是贪婪、自私、残暴和愚昧,这些精神上的恶疾。

如今,数百年过去,科学早已教会了我们如何应对鼠疫。
但如何战胜人性的阴暗,如何才能不被内心的欲念吞噬,或许是每个人都需要在生命中独自探索的难题。
故事发生在西班牙塞维利亚——欧洲通往美洲新大陆的门户。
天主教徒和基督徒、犹太人和摩尔人、贵族和平民、富商和流浪汉、奴隶和自由民、盗贼和娼妓,所有人都寄生在这座城市里。
城外,外乡人纷纷来到塞维利亚找活下去的门路,却只找到贫穷和混乱。

城里挤满了想发财的野心家,等待时机时在肮脏酒馆、廉价妓院发泄着过剩的欲望。

一个字:乱。
而混乱,是神秘主义和犯罪的温床。
马哥当年因私自印刷传播禁书,差点被推上火刑柱烧成炭。
本来已经跑路了,美滋滋地在妓女的床上度过每个失眠的夜晚,这天却不得不重返塞维利亚——
老友离奇暴毙,遗嘱是让马哥把私生子带出塞维利亚大魔窟。

这个私生子呢,暗恋上邻家洗衣妹,正在攒钱买船票,带妹子远走高飞去美洲碰运气。
没钱怎么办,这货扭头把马哥卖给了宗教法庭。
本来马哥想着完犊子了,这把要被烧成渣渣了,没想到神父给他个任务:
马哥,你不是会破案么?最近城里发生离奇谋杀案,你给看看,破了案你就自由了。

死者是塞维利亚首富、欧洲第一大染料商,身份高。
尸体像是耶稣受难般,有几个巨大的血窟窿,死法怪。

宗教法庭这帮整天就知道敛财和开妓院的废物点心,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求教马哥。
就在马哥探案时,又连续发生几桩谋杀案:
跑美洲的船帮老大的闺女,披着圣母像上的纱巾,倒毙在河边;
掌管铸币大权的铸币厂大佬,被人割了脑袋。

这些有身份的人接连挂掉,不稀奇。
稀奇的是,他们的死法,个个都是按照宗教法庭严查的禁书《新圣经》每一章的封面。
甚至连剧情刚开始时,离奇暴毙的那个老友也是。


凶手肯定跟新教跑不了关系。
而马哥,正是新教中人。
但凶案啊,没这么简单——凶手为什么要搞死这几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马哥还跟这些人都有着或明或暗的联系?
《黑死病》由混乱无序的社会背景,勾连出宗教和谋杀的主线,又倒击回中世纪的混乱无序。
教会和商人们把持着一切,并不关心其他人的死活。
先来说教会。
禁止卖淫,淫乱者统统扔上火刑柱烧成灰。
看似光明正义,是替上帝在地上行走的正义使者,但实际呢?
就是憋着一肚子坏水只想发财的废柴——
禁止民众淫乱,只是为它独家经营的妓院开路:

教会抚养所有双亲过去世的孤儿,看似很好吧?
呵呵,女童到了12岁统统扔进妓院,赚得可比当年吃得多。

火刑柱焚烧了真理,燃烧起恐惧。
制造着混乱。
商人们也是。
在马哥调查连环谋杀案时,正好城里发生了黑死病。

黑死病有多可怕?
14世纪黑死病爆发的6年间,消灭了当时欧洲超过三成的人口,而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二战,在欧洲的死亡人口也不过5%,仅为那场瘟疫的零头。
这么要命的东西,得躲着吧?
躲个P,富贵险中求啊!命就是钱啊!
本来发现黑死病,应该第一时间封城,防止瘟疫扩散,马哥的好兄弟、塞维利亚大富商苏总,说“不行,先别封”。

他要趁这几天囤积粮食,城市封锁之后,最稀缺的肯定是食物,到时候定什么价还不是看他心情?
买命财最好挣。
尽你可能地买入小麦,从当地买,也从外地买

死人?
只要死的不是自己,他们根本不关心。

在展示教会和商人制造的无序社会时,《黑死病》慢慢展开了中世纪欧洲的宏大画卷——
光鲜,并肮脏着;荣耀,并卑劣着。
瘟疫只是击溃了他们的肉体,而他们的灵魂早就破烂不堪。
一边是教会和市政厅里,衣冠楚楚地漠视生死,黑死病都不放在眼里。
一边是妓院里,放浪形骸却法纪森严,妓女稍有越线,下场基本是等死。


一边是惩恶的监狱,变成法外狂徒的狂欢之所。
一边是救人的医院,沦为无辜市民的葬身之地。

一边是富商们在官邸里,欣赏着美洲新大陆的新鲜玩意,番茄、菠萝、巧克力。
一边是底层女工,哪怕求职都要被迫接受人工体检。


《黑死病》做的最成功的,就是用这些混乱的中世纪背景,跟复杂连环凶案纵横交错在一起,共同编织一张充满悬念的大网——
发现没,马哥调查的那些人,和他身边的朋友:
不管是托付私生子的老友丝绸商、还是船王家千金、还是染料大王,统统都是依靠美洲航线发财、在欧洲制造混乱的权贵阶层。
这帮人的阴谋,就仅仅是赚点钱?
别忘了,马哥和这群朋友,以及死者们,都明里暗里指向了“新教”。

凶手的阴谋呢?
每个死者的身份,又都隐隐绰绰指向了新大陆,以及那条用黄金“打造”的航线。

凶手的身份呢?
肉叔就不多剧透了,只用剧中台词补充一句:
谋杀人类的,从来不是已经结束的、摧毁肉体的黑死病。
而摧毁灵魂的“黑死病”……
一直都在。

关注每日更新电影电视剧网剧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