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嫌儿子啃老将其赶出家门,三天后儿子带回了三百万

作者:经典情歌100首 / 公众号:yinyue6677 发布时间:2019-05-16


“混账!竟敢做出这等丧尽天良之事!”
刚刚恢复意识,张恒就听到了一声饱含着痛心和失望的怒斥。
他朦朦胧胧的睁开眼,发现周围站满了人,他们的脸上或是愤怒,或是戏谑,或是嫉恨……最前面的是一个貌似威严的中年人,他怒容满面,犹如一头发怒的狮子。
这是哪?
记忆如同开闸的洪水一般涌入了他的脑海。
张家是静海市数一数二的大家族,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张恒,正是张家的下一代继承人。这个家伙是标准的豪门恶少,不学无术,也不知道做过多少荒唐事……而如今,他居然把主意打在了自己大哥的遗孀身上。
“原本以为你就算再怎么不成器,也好歹有几分人性,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大逆不道,你对得起你死去的大哥吗?”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人说着,眼里满是厌恶。
这个人叫张承安,是张恒的二叔。
“简直猪狗不如,根本不配做张家的继承人!”一个和张承安有几分相似的年轻人冷冷说道。
他叫张远,是张承安的儿子。
看着这两个人,张恒心中涌出强烈的恨意,这是属于身体原主人的执念。
他压根就没有许芷晴的主意,是张远给他下了毒,将他丢到了许芷晴的房间里……并且许芷晴也被下了毒,不然的话,身体早就被酒色掏空了的张恒根本就没有机会。
张恒苏醒后,立刻反应过来自己闯了多大的祸,然而已经晚了,张承安父子已经带着所有人冲了进来……这个不成器的败家子当时就被吓死了,而另一个世界的张恒,却是鸠占鹊巢,借用他的身体重生。
下意识的,张恒看了眼边上的许芷晴。
饶是他修行千年,但这许芷晴的姿色还是让他眼前一亮。
她也看着张恒,眼里充满了怨恨。
她刚刚过门,还没有来得及洞房,新婚丈夫就离奇死亡,原本就已经孤苦无依,却又遭遇到这样的事情。
“逆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最先说话的中年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叫张承业,是张恒的父亲,也是张家这一代的家主。
“我是被人陷害的。”莫名其妙的卷入这么一场纷争,张恒的心情自然不会好,倘若他能有十分之一,不,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实力,也能够轻松解决眼下的麻烦。
可眼下,他因为渡劫失败,兵解重生,来到了陌生的地球,一身修为,早就消散,就凭他现在孱弱的身体,杀只鸡怕是都难,所以他只能无奈辩解。
这种辩解,显然很是苍白。
“都这个时候了,还当众撒谎,真是没救了。”张承安冷冷说道。
张承业失望的看了张恒一眼,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他不配做张家的继承人!”
“这种丧心病狂的混账,简直是张家最大的耻辱。”
“滚出张家,我们张家没有这种畜生!”
或许是早就安排好的,又或许真的是犯了众怒,所有在场的张家人纷纷开口,声讨着还光着屁股的张恒。
“这是个阴谋……”张恒眼中涌出一抹寒意。
他和原来那个张恒的记忆渐渐融合,渐渐地,也有了张恒的感情,这个败家子,生前最大的执念就是洗清冤屈,让陷害他的人不得好死!
不得不说,这对于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张恒来说并不难,他只需要一点时间来恢复修为,然而现在,他最缺的就是时间。
他可是知道的,张家这种大家族规矩森严,像是这种情况,就是直接被打死,那也合情合理。
生与死,全在张承业的一念之间。
“大哥,莫非你还要包庇这个孽障吗?”张承安眼中闪烁着阴狠的光芒。
“若是家主徇私,我等不服!”
很多张家人开口,分明是要把张恒置之于死地。
看着这些人,张恒的眼神愈发森冷,他堂堂仙尊,竟然沦落到被这些凡夫俗子指指点点的地步!
“放心,我不会包庇这个孽畜的!”张承业复杂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深吸一口气,咬牙说道:“我决定,将张恒逐出张家,从此以后,无论生死,和张家再无瓜葛!”
咝!
很多人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张承业居然这么狠。
要知道张恒就是个五毒俱全的败家子,并且之前还仗着张家的少主的身份,得罪了不少人,把他逐出家族,基本上就等于把他逼上了死路。
“家主英明!”
很多人称赞,紧接着幸灾乐祸的看向张恒。
事实上,张承业也在看着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让他意外的是,这个胆小懦弱的逆子,在得到如此残酷的判决后,竟然很是平静,他的眼神就像是一潭死水,根本就猜不透他此刻的想法。
张恒起身,慢条斯理的穿着衣服,丝毫不管众人嘲弄的眼神。
穿好后,他看向蜷缩在角落的许芷晴,叹息说道。
“我会负责的。”
这句话在许芷晴听来,毫无疑问是巨大的羞辱。
“滚!”
张恒仰天大笑,最后看了众人一眼,却是大踏步的离开了张家。
众人渐渐散去。
书房之中。
“爸,就这么轻易地放过这小子?”张远低声询问。
“放心,他活不了多久的。”张承安冷冷说道。
……
被逐出张家,对于曾经的张恒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但现在,却是不算什么。
当务之急,自然是恢复修为。
张恒已经发现,这个世界灵气稀薄,根本不足以支撑他修炼,尤其是城市之中,更是处处浑浊。
他从张家净身出户,银行卡那些肯定是不能用了,摸了摸口袋,还有个几百块钱,这是他最后的财产了。
他叫了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市郊的山脚下。
远离城市,靠近大自然,果然灵气浓郁了许多。
他徒步进山,越往里面走,灵气越是浓郁。
“这个身体实在是太废物了……”才走了半个多小时,张恒就累的气喘吁吁,要是换到他那个世界,怕是连一天都活不下去,光是那些凶恶的妖兽,都足以致命了。
走不动了,他干脆不走,而是盘膝坐了下来。
对于一般修行者来说,修炼要重要的就是是灵根。
灵根就是天赋,这具身体是标准的废柴体质,别说是修仙了,就是练武都够呛。
但这对于张恒来说,却并不是问题。
他所修行的功法,来自于一个古老的传承,对灵根没有任何要求,但却需要无穷无尽的灵气。
他修行一千多年,就成为了高高在上的仙尊,正是靠这门功法,但有利也有弊,这门功法越到后边,所需要的灵气数量越是恐怖……
但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却是不需要担忧那么多。
深呼吸后,他沉下心来运转功法。
渐渐的,林子里变得安静了起来,所有蛇虫鼠蚁都预感到了危险,仓皇的逃窜。
一刻钟后,狂风大作。
在这片树林的上空,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其中蕴含着吞噬万物的可怕气息,一缕缕灵气汇成细流涌入其中,一颗颗树木,小草,全部开始泛黄,枯萎,生气被抽离……
又过了一刻钟,林子里又恢复了平静,张恒缓缓睁开眼。
“练气一层,总算有些自保之力了。”
他打坐的百米范围,已经没有任何生气了,所有的草木全部枯萎。
张恒摇了摇头,朝着林子外边走去。
这种方法只能用一次,要想再有突破,必须得寻思别的门路。
就在他即将走出山林的时候,忽然间听到了一阵呼救声。
他驻足停留,抬眼望去。
不远处,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人正朝着他这个方向狂奔而来,一边跑,一边喊着救命。
而在她背后,有一群人追赶。
因为突破到了练气一层的缘故,张恒的视力得到了百倍的加强,即使是隔着夜色,也能轻松看清楚女人的面貌。
这一看,却让他有些吃惊。
鹅蛋脸,大长腿,马尾辫,还有那一颗标志性的美人痣……不正是洛依然么?
又是一个在败家子张恒的记忆中留下浓墨重彩的女人。
洛依然,是洛家的大小姐,地位不在败家子张恒之下,并且从小就聪明,长的又是国色琉璃,是标准的天之骄子,而这败家子,偏偏看上了这女人,在学校里追求未果后,央求着张承业给他提亲,结果不仅没成,反而被洛家羞辱。
洛依然更是扬着脖颈,傲然说道:“就算是嫁给一条狗,我也不会嫁给你!”
很显然,她是看不上恶少张恒的。
从那以后,败家子消沉了一些天,之后更加堕落……
靠近后,洛依然看到了张恒,眼里先是诧异,继而露出喜色:“居然是你这个废物,快,给我拦住他们!”
很显然,洛依然遇到了大麻烦。
张恒没有打算出手,他觉得这件事情和自己无关。
修行界要比地球残酷一万倍不止,每一天都有数不清的生命凋零,修行千年,张恒早已见惯了生死。
“他竟然见死不救……”洛依然先是愤怒和失望,继而则是叹了一口气。
我真是昏了头了,居然指望这个败家子救命……
洛依然摇了摇头,她早已跑不动了,干脆站在原地,眼里蒙上了一层绝望。
“这个败家子的眼光不错……”张恒打量着洛依然,这分姿色,倒是和许芷晴不相上下。
追兵很快到来,十几个人,穿着黑色的外套,肌肉发达,身上散发着凶悍之气。
“洛小姐,你还是省点力气吧,不要让兄弟们为难。”领头之人三十多岁,脸上有一道狰狞的刀疤,他的目光肆意的在洛依然身上打量。
“你们知道我的身份。”洛依然仿佛变了个人,方才的绝望一扫而空,眼里竟然露出威严之色:“敢动我,洛家不会放过你们!”
洛依然虽然年龄不大,如今更是落魄,但她突然爆发出的威严,却是气场十足。
这群人,下意识的变了脸色。
但没过多久,就听到了接二连三的笑声。
“洛家当然厉害,但可惜,死人是不会说话的,洛家怎么会知道是我们动的手?”刀疤男有恃无恐的说道。
“你们要杀我?”洛依然脸色微微苍白,她方才的威严,本就是强撑,此刻土崩瓦解,立即露出她柔弱的一面。
嘴唇微张,身子轻颤,眼神更是楚楚可怜。
真正的美人,一颦一笑,一个举手投足都极为动人。
“实话说,洛小姐这样的美人,我也是头一回见,要杀你,还真有些不忍心呢……”刀疤男目光灼热,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他不可能不觊觎洛依然。
看着她,刀疤男吞了吞口水。
“大哥,边上这个小子怎么办?”有人问道。
刀疤男的遐思被打断,他回过头,看了眼张恒。
其实他早就看见了张恒,只是却没有放在心上。
以他丰富的经验来看,这个小子脚步虚浮,脸色苍白,皮肤细嫩,一看就是个弱鸡,压根没有任何威胁。
“给他一个痛快!”刀疤男满不在乎的吩咐道,一个弱鸡而已,随手捏死就是,谁让他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呢?
做出了决定后,刀疤男便将此事抛在了脑后,他的眼神变得森冷,一步步的朝着洛依然走去。
“洛小姐,该上路了。”他摸出一把锋锐的匕首,死死的盯住了洛依然。
洛依然几乎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她的呼吸急促起来,眼角有泪珠滑落。
这一刻,她不是什么洛家的大小姐,也不是天之骄女,无数人心中的女神……她只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然而就在此刻,忽然间响起一声惨叫。
刀疤男回头,脸色大变。
他的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体重二百五十多斤的兄弟,像是个破布口袋似得被抛飞了出去,连续撞到了几根树枝后,才终于挂在了一棵大树的枝桠上。
“我不想多管闲事。”
张恒双手插兜,散步一般悠悠走来。
“只是你们非要找死,那我也没有办法。”
他的确无心掺和,可是这群人竟然动了杀他的念头,这自然是不能容忍的。
不管闲事,并不代表着他怕事。
“我看走眼了,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是个硬茬子!”没有人知道刀疤男此刻心中的惊骇,一个一米九,二百多斤的壮汉,就这么被抛飞出去,这得需要多大的气力?他眼神无比凝重,指着张恒厉声道:“灭了他!”
这群人是经过训练的,一声命令后,几乎同时拿出了武器。
他们犹如一群饿狼,压迫性的将张恒包围。
没有一个人是善茬,每个人的手上都沾满了鲜血,这是一群亡命徒……他们刻意露出凶恶的眼神,众人联合起来,形成了一种足以把普通人吓得尿裤子的可怕气场。
“萤火之光竟敢与皓月争辉?”然而这对于张恒来说,不过是笑话。
他曾经与魔道巨枭生死搏杀,曾经与魔女品茗饮酒,曾经深入魔窟……他所遇到的每个魔道修行者,或是敌人,或是友人,他们的气势,那才真是煞气滔天。
张恒只是迈出了一步,但就这简简单单的一步,却是让他仿佛变了一个人。
他的面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一种无形的气势,却是轰然而出,瞬间摧毁了所有对手的精神世界!
就好像一瞬间,他们的脑海中刮起了可怕的龙卷风,将他们的所有记忆,所有思绪,全部搅得七零八落!
有人捂着脑袋抱头痛哭,有人神色呆滞,有人嘴角滴着口水,时而哭时而笑,俨然变成了白痴。
根本就没有动手,就解决了所有的麻烦。
洛依然神色呆滞,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眼前的张恒给她一种异样的感觉。
就好像是,情不自禁的敬畏?
“你,你用了什么魔法?”刀疤男的世界观瞬间崩塌,他不是没有经历过大场面,但是方才发生的一切,却是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
缓缓走来的张恒,在他看来,就好像是地狱中爬出的魔神。
他猛地扑了过去,一把抓住洛依然,匕首架在她脖颈上。
“别过来,再过来我杀了她!”他尖锐地吼道。
张恒恍若未闻,继续走来。
“我会杀了她,我真的会杀了她啊!”刀疤男划破了洛依然的肌肤,有殷红的血线浮出。
“你弄错了一件事情,我出现在这里,并不是为了救她。”
张恒越走越近,淡淡说道。
“我本不想多管闲事,是你们要找上我。”
“你要杀她,尽管动手,她的死活,与我无关。”
“动手吧。”
听着张恒平静的话语,刀疤男心中一片冰冷。
他可以确信,张恒没有说谎,也就是说,洛依然不是他的救命稻草!
这一回,换成他绝望了。
他压根没有想过拼命,刚才的那一幕,已经吓破了他的胆。
“老子能拖着这小妞跟我一起死,也是赚了!”他终究还是个狠角色,生死关头,仍然残存几分凶性。
他掐住了洛依然的脖子,决定和她同归于尽。
“张恒,救我!”洛依然清楚张恒是她唯一的希望,开口求救。
呼救的时候,她心里很没底,如果是以前的张恒,痴迷于她的美色,自然很是顺从,可是今天,她却觉得自己几乎不认识那个败家子了。
“给我个理由?”张恒淡淡问道。
“你,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说出这话的时候,洛依然的心几乎在滴血。
她知道张恒这败家子堪称铯中恶鬼,自己做出了这种许诺,无异于刚出虎穴,又入狼窝。
但她没有选择,总不能就这样和刀疤脸一起去死吧?
“先稳住他,回头就算我不认账,谅他也不敢拿我怎么样……”洛依然在心中盘算。
然而,她却是不知道,她的姿色,在张恒眼中一钱不值。
外貌,不过是一副臭皮囊罢了,终究要成为一捧黄土。
张恒也喜欢看美女,但这跟欣赏美丽的花瓶一个道理,对于她来说,美女并不是必需品。
所以第一时间,他就忽略了外貌,而是去仔细打量洛依然。
“咦?”张恒的眼神定格。
他明显感觉到,在洛依然的胸口处,有着淡淡的灵气波动。
她的脖子上挂着一根银链,而在银链下面,则是悬挂着一枚吊坠,张恒明显兴奋了起来,运气不错,竟然遇到了一块灵玉。
玉器本身莹润,容易吸纳天地灵气,有的玉器能安神,有的能增长福运,有的甚至能为人挡灾!
这种神奇的玉器,被称之为灵玉。
张恒没想到,在这遥远的地球,竟然也有灵玉。
“成交!”他点了点头。
二人达成了交易,刀疤男先是一惊,继而则是大喜。
张恒要救人,这岂不是说他手上的筹码有用了?
“你必须先放我走,不然我杀了她!”刀疤男立即说道。
“抱歉,我不喜欢跟人谈条件。”张恒随手摘了片树叶,屈指一弹。
一枚窄小而轻薄的绿叶,仿佛变成了锋锐的飞刀,破开空气,呼啸而来。
“怎么可能?”刀疤男张大嘴巴。
还没来得及做出下一个反应,树叶进入他的嘴巴,直接穿透而过,带着一道血线,飞行了七八米,最后深深的钉在一棵大树上。
刀疤男倒了下去,再也没有了声息。
张恒一步步的走过来。
洛依然非常紧张,连连后退,直到撞到了一棵大树。
“别,别过来……”她脸色惨白,在她看来,张恒要比刀疤男可怕十倍。
张恒的手朝着她的胸口伸了过来。
洛依然咬住嘴唇,闭上了眼睛,这个败家子,竟然如此急……
然而,预想之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她听到嘎嘣的声响,睁眼一看,原来自己从小佩戴的吊坠被扯了下来。
“我们两清了。”张恒看了眼玉坠,很是满意,转身便走。
洛依然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她看着渐行渐远的张恒,眼里闪过一丝复杂。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很大,同样的事情,有的人做起来易如反掌,而有的人难于登天。
比如说张恒,从练气一层突破到练气二层对他来说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没想到这地球上,竟然也有灵玉……”张恒吐出一口浊气,从公园的长椅上站了起来。
此刻,天已经蒙蒙亮。
他昨夜意外从洛依然那里得到一块灵玉,品质虽然不高,但其中也有精纯的灵气,将其吞噬之后,张恒也就顺理成章的到了练气二层。
对于他来说,练气一层和二层的差别并不大,但是却给了他希望,地球上既然有灵玉,那么会不会也有灵石,灵药呢?
只要有足够的灵物,张恒就能以最快的速度恢复修为,回到他的世界。
想要得到这些东西,那么张恒就不得不解决一个问题:金钱!
他被张家逐出门户,银行账户全部冻结,身上的钱所剩无几,连租房子都够呛,昨晚上更是在公园的长椅上打坐了一夜。
修炼需要财,侣,法,地,排在第一位的就是财富。
“这个世界有自己的规则,我最好不要去打破……”张恒皱眉思索,若是在修仙界,缺少财富那倒是好办,直接动手去抢好了,那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可地球,分明是有着自己的那一套规则的。
他现在实力弱小,还没有办法对抗整个世界,低调修行,恢复实力,才是正确的道路。
想通了这一点后,张恒一边走着,一边在思索着赚钱的法子,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间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朱砂!
在路边,有一个出售殡葬用品的店铺,有朱砂,黄纸,冥币……张恒眼前一亮,用身上最后的钱买了朱砂,毛笔,还有黄纸。
“老板,借贵地一用。”张恒淡淡开口,神色却是陡然间专注了起来。
若是有人仔细看他的双眼,定然会发现他的眸子中隐隐闪烁着一抹金色的光芒……他大笔一挥,朱砂点点绽放,散落在黄纸之上,鼻尖轻点,在这红色的笔迹之中隐隐有细如发丝的金纹浮现。
片刻之后,最后一笔完成,张恒已经是大汗淋漓。
而他手中的毛笔,却是顷刻间化为齑粉。
“画符篆对于如今的我来说还是有些吃力,所幸最终还是成功了,只是这凡人用的毛笔,过于脆弱,却是不堪重负。”张恒拍了拍手上的粉末,走出了店铺。
画符篆需要灵纸,灵笔,那是需要特殊材料炼制的,张恒之所以能用最普通的材料完成,那是得益于他极高的符道造诣,换成其他修行者,是打死也做不到的。
卖符,是张恒所想到的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
他所画的度厄符,能够帮人挡住必死劫难,所以张恒的定价不便宜,这枚符篆他打算卖十万,多了怕是没人肯出价,少了又亏,十万块钱倒是勉强合适。
普通人是肯定不会买的,他想了想,最终来到了静海大学。
静海大学是顶尖学府,在世界范围内都有很大的名声,能够在静海大学读书的学生,一般来说都是天之骄子,可凡事总有例外,败家子张恒也是静海大学的学生。
有权有势,就代表着有特权,张恒并不觉得意外,在修仙界也是一样的,那些“仙二代”也是如此。
来到静海大学,张恒微微有些恍惚,这又是败家子的情绪在作怪了。
有的时候,他都有点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仙尊张恒还是败家子张恒了,记忆融合之后,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多了些属于败家子张恒的情绪。
将这种奇怪的情绪压了下去,张恒走到校门口,想了想,找了块纸板,又借了一支笔,在上面写下“十万卖符”四个字。
做完这一切后,他将纸板撑起来,自己背着手站在旁边。
“这不是张大少么?”
“还真是他,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这家伙在干嘛呢?卖符?又吃错什么药了?”
张恒可是学校里的名人,像是他这种纨绔富二代,从来都不缺乏知名度,很多人都围了过来。
旁人的注视,并没有让张恒有丝毫的表情波动。
在场之人,不过都是蝼蚁尘埃罢了,他堂堂仙尊,岂会在乎蝼蚁的想法?
“鼎鼎有名的张大少,竟然跑过来卖符,我说你还真是挺有创意的啊!”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张恒淡淡的瞥了一眼,认出了来人。
此人叫袁傲,老爹是有名的房地产商,在静海市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纨绔恶少要么臭味相投,要么则是互相看不惯,败家子张恒与袁傲很不对付,一直作对,谁也奈何不了谁。
以张恒的角度来看,这无疑说明了败家子是个彻彻底底的废物,背靠着张家这棵大树,连个袁傲都摆不平,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你要买?”过往恩怨,对于此刻的张恒来说不值一提,他仿佛没有察觉到袁傲口吻中的讥讽,淡淡说道。
“你以为我是傻子吗?花十万块钱买你这破符?”闻言,袁傲冷笑连连。
张恒知道袁傲有钱,所以看他一眼,和他说一句话,如今知道他不买,顿时兴趣全无,依旧背负双手,孑然而立。
“废物,你以为你还是过去的张家大少吗?”不知道为什么,袁傲觉得今天的张恒格外的讨厌,过往的张恒,对他是蔑视,这他倒是能理解,毕竟他是张家大少,可是如今,他已经被赶出了家门,成为了丧家犬,本该龟缩谄媚,卑躬屈膝才对,没想到反而愈发高冷了,此刻他从张恒身上感受到的不是轻视,蔑视,而是无视!
就好像他什么都不是,看他一眼都是施舍一样。
这种感觉让袁傲难受的爆炸,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他的呼吸都陡然粗重了起来。
“废物,没有张家你什么都不是!”
“我原以为,你被逐出家门后,应该有自知之明,不敢出现在我面前,没想到你竟然堂而皇之的站在了这里!”
“说实话,我现在要弄死你,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袁傲的声音尖酸,语气刻薄,话里的意思更是充斥着羞辱。
然而,从始至终,张恒都好像一块顽石,只是平静的立在那里,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妈的!”有的时候不理人比打人还要疼,袁傲气的够呛,几乎忍不住要动手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间看到一个女人走了过来,眼睛顿时亮了,连忙招了招手,那女人立即加快了脚步,袁傲看着张恒,面上露出古怪的笑容:“看看是谁来了!”
闻言,张恒终于有了一点反应,他看向这渐渐走来的女人。
周曼曼,败家子原来的女朋友,舞蹈系的系花,一个月前被他用钱砸上了床。
可如今,这个身高一米七,走起路来婀娜多姿,画着淡妆的妩媚女人,却是走过来,小鸟依人似得靠在了袁傲身上。
“没有了张家,你就是一坨狗屎,你的女人,昨天就被我玩了,不得不说,滋味很不错,嘿嘿,周大美人,昨晚我还让你满意不?”袁傲哈哈大笑,右手揽住了周曼曼纤细的腰肢。
“袁少,你可比他强多了呢。”周曼曼懂得怎么样能让袁傲最大限度的愉悦,娇滴滴的说道。
看着这一幕,张恒的情绪微微有些波动。
他终于开口。
“你想要以这种方式来让我生气,让我嫉妒,这只能说明你很可怜。”
“可笑!”袁傲冷哼一声:“老子有的是钱,而你,却沦落到在这招摇撞骗,可怜的是你才对吧!”
“你我都清楚,这个女人不过是玩物而已。”张恒看向周曼曼,淡淡说道:“她是我穿过的破鞋,迟早要被丢掉,可你,却捡了起来,当成掌上明珠,甚至还来到我面前炫耀,你想要证明什么?”
袁傲的表情凝固。
“这只能说明,你很可怜,很自卑。”
“你总是盯着我,嫉妒着我,想方设法的想要引起我的注意力。”
“可惜,过去我没把你放在眼里,如今,更是没有。”
张恒始终淡然,但却字字诛心。
这番话,犹如利剑插入袁傲的心脏,他的脸皮变成了猪肝色。
而众人,更是一片哗然,包括周曼曼,她看着张恒的眼神中透着些怀疑。
这个败家子是怎么了?
刚刚那番话条理清晰,那副神态更是镇定自若,这还是那个白痴恶少么?
“过去你不把我放在眼里,是因为你是张家大少,没了张家,你什么都不是!”袁傲双眼通红,他撇开周曼曼,咬牙切齿的看向张恒:“你想要卖符赚钱是吗?我告诉你,不可能,有我在,没有人敢买你的符!”
“袁少,你放心,没人买他的破符!”
“就是,都什么年代了,还装神弄鬼,骗傻子呢!”
“十万块钱卖符?他估计疯了,要不叫保安吧,把他从学校赶出去!”
众人纷纷表态,张恒本来就招人厌恶,如今失势,自然人人落井下石。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有一个声音响起。
“谁说只有傻子才会买?”

关注经典情歌100首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