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李陵湘:五哥金口接生

作者:乡土文学 / 公众号:damofeng359880941 发布时间:2018-12-06


点击上方蓝字乡土文学关注后留言

 
五哥金口接生
( 小小说)
李陵湘
 五哥,家中排行第五,故而被大家称作五哥,叫惯了,以至家中老小也这样喊他。
五哥属男性,按说与接生无关,接生是接生婆的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我们矿山,医疗条件还不完善,女人生产一般都是请接生婆。而五哥跨入这个行列,纯属偶然。他也不逢“生”必接,只接“难产”的活,且不收任何报酬。几十年过去了,在矿山人口里,至今还流传“五哥接生,动嘴不动手”的经典奇闻。
在这座远离城镇的矿山,开发之初,相当艰苦,无论哪个方面多差强人意。矿山女人要生小孩,离不开医生。但那个时候矿山才上马,人员分散,特别是矿工家属区,只能依山之势,按地型建房。整个矿山上下左右象贴狗皮膏药,家属房七零八落建得到处都是,出门爬山,行路艰难。加上医院规模很小,医务人员少,科室不齐,还没有专门的妇产科,也就没有接生的大夫。故而女人生孩子只能在家里生,可是生孩子常常会有突发情况,往往产前准备工作没做好,女人就叫天喊地,小生命要诞生了。可身边既沒医生也没接生婆,遇上难产的,屋里屋外的人急得团团转。于是,接生这个不小的大问题,在一定程度上给女人生产增加了风险,也给那些等着做父母的男女主人公带来了忧虑。
 一天,五哥的隔壁女邻居要生孩子了,是头胎。从上午到下午,六七个小时,孩子也没生下来。床边围着几个热心的女邻居堂客们,只晓得喊“用力,用力”,可见效却不大。她男人在外屋有力使不上,干着急。
 女人痛得喊爹喊娘,大骂老公“你个没良心的,图快活,害我受苦……”喊呀骂呀,她心里似乎痛快些,可还是无济于事,那小家伙躲在里面就是不出来。
  难产,眼看得女人满头大汗,声音渐渐地小了,旁人急得不行,男人惊慌失措,围着桌了打转转,不知如何是好。
  “老弟,你堂客还没生下来,要不要我去帮她一把。”五哥不晓得几时到了邻居家门口,站在门外对里面的男人说道,口气显得很诚恳。
五哥和那男人年龄不相上下,都是二十五、六岁,平日里称兄道弟,两家是邻居相处很好,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互相比较了解。男人心想,你五哥是副热心肠,经常帮助邻里,大家有口皆碑,个个喜欢。但我堂客生孩子,我自己都无能为力,你一个矿工,和我一样,一双拿锤子搬石头的手,去帮忙接生,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另有企图吧。”男人顾忌小气,顾忌的是五哥没这个本事,以趁机帮忙为名,行图谋不轨之实;小气的是怕堂客光光的身子被五哥沾便宜,今后会成为笑柄,自己有失颜面,故而好丑不敢答应。
五哥心里有数,清白男人心中想什么,却又不敢强闯产房。
五哥是属于那种开朗性子,又好开玩笑的人,长得又标誌,肚子里也有点墨水。据说从他的祖辈到父亲都是乡下的郎中,不知他为何不继承延袭祖上的衣钵,改行当了一名矿工。有关他的家世,除了他堂客没几个人知道,他也从未对人提及。在同事邻居眼里,五哥好相处,能说会道,写得一手好毛笔字有才气。那时候的矿工大多是乡下来的,文盲多见识少,帮人写家信,出个主意,写婚联,主持婚礼等等,只要能帮上忙的,五哥来者不拒,有求必应。虽然他爱开玩笑,讲笑话,且语言幽默,妙趣横生,往往逗得别人乐不可支尿裤子,他却面无表情,心如止水。许多人说,五哥不去当相声演员,真的是可惜了。但玩笑归玩笑,五哥人很正经,从不跟人特别是女人动手动脚。
如果象男人心里想的:“五哥是趁人之危占便宜。”那可真的是误会五哥的一番好意了。可是话又说回来,让五哥一个与接生不搭界的门外汉,冒然去又看又摸自己的老婆,而且还是那么隐私的部位,除了医生,不见得那个男人会如此大方大度。这种在他看来是“引狼入室”的买卖,莫道男人有难言之隐,就是那痛得死去活来的女人,未必也会接受。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失,依当时的情形,产妇再不把崽下出来,母子生命都有危险,里屋临时产房里几位帮助接生的女邻居急红了眼。其中有位是五哥的堂客,从里面蹦出来,对着那男人大喝道:“都什么时候了,死马当活马医,你让他去试试吧。你家堂客那稀奇宝贝,我也有,五哥看惯了,一样的……”五哥堂客直言快语,毫不遮拦,哒哒哒一顿机关枪,直扫得那男人面红耳赤,做不得声。
 男人还是有些犹豫。五哥见状,笑着宽慰男人说“老弟你放心,我就看一下,只动口,不动手,保证不会让你难堪……”话语含糊不清,不待他说完,也未得到男人首肯,五哥人已身不由己被拖进内屋去了。
 一进屋,五哥就看到那女人下半身脱得精光,双眼微闭,哼啍哇哇,两腿高抬,半仰半卧在床上。
 五哥此生除了观摩过自己的堂客生崽,这还是第一次见别人的女人生产,不免显得有些尴尬。更别提他竞然鬼摸脑袋,主动请缨接生到底有几分把握了。
“五哥你过来仔细看看,是什么原因生不下来。”屋里守着的三四位堂客嚷嚷着,邀站得较远的五哥到产妇身边去。
五哥也不客气,背着手两步就到了产妇脚头。产妇听到叫“五哥”时,睁开了眼睛,一看五哥正躬身低头到了跨下。羞吓得双腿一紧,屁股一弓,大叫一声,那胎儿脑袋就到了门口。
五哥被产妇惊得一跳,眼睛盯着那女人的下身,结结巴巴地说“呀呀呀,你咯扎(这个)家伙咯(这)大呀。”
话音刚落,轰堂大笑,那产妇经过一天的拼博,本已精疲力尽,听到五哥的对她下面宝贝的“赞叹”之声,顿时又害羞,又被五哥的幽默和神态,逗得忍俊不住,连声大笑。只听得“哇”一声响亮的啼哭,婴儿破门而出,来到人间。
后来别人开五哥堂客的玩笑,说她王婆卖瓜自买自夸。意思是在接生时,为了让五哥进产房,打消产妇老公的顾虑,她曾对产妇的老公说过:“产妇的宝贝和她的宝贝一样。”而实际是一大一小,要不五哥不会那样羡慕惊讶产妇的那家伙。
这当然是笑料,矿山人嘴贫,总爱千方百计揑点鄙话臭别人。真实的情况是,五哥接生时说的那句话,因为他一时紧张丟了一个关键字,半句话,引起了大家的误会。
当时五哥低头察看产妇下体,本不好意思,恰遇到婴儿的头露出来,他一激动准备说“呀,你咯扎(这个)小家伙咯(这)大呀,难怪出不来。”谁知话刚到嘴边,却被产妇一惊一乍,吓得张口结舌语无伦次。于是,就变成了“呀呀呀,你咯扎(这个丿家伙咯(这)大”而后面那半句话留在肚子里没出来。在场的人包括产妇,都以为五哥此话是指产妇下身屙尿的家伙大,故而被他突然冒出的,这么一句彻头彻尾,让人误解的黄色味浓的俏皮话逗得捧腹大笑。
说实话,如果不是鬼使神差,五哥无意间讲的那句所谓“黄”话的作用力,产妇婴儿后果如何,真的难料。事后,妇女主任笑着宽慰鼓励五哥:不管鄙话、黄话能救阶级姐妹,能让革命的接班人安全来到新中国,你就是功巨,希望你再接再励,再立新功。
五哥因接“难产”的活,前后不过三分钟,开了一句“金口”,就瓜熟蒂落解决问题,如神话般传遍矿山上下,知名度渐涨 。但五哥却很低调,不敢人前卖弄自己的“本事”,更不敢以“功巨”自居,也不想再立“新功”。因为他的成功纯属误打误撞,偶然,他对接生根本一窍不通。
然而,“人怕出名,猪怕壮”几个月后的又一天下午,一位住在山背后的矿工,风风火火找上门来,请他去帮堂客接生。原来矿工的堂客也是难产,从前一晚发作到现在,胎儿还没下来,只好慕名请五哥这位高人去开“金口”催生。
五哥听后,顿时“有口难张,有苦难言。”推迟不脱,只好硬起头皮,空着手,一路心中默默求“菩萨保佑”,到了产妇家。此时,产妇家里里外外都是人,有帮忙的,有关心的,更多的是听说五哥会金口接生,来看热闹的。
五哥进到里屋产妇床边,只见产妇生产的架式和上一个一模一样。只是这个产妇不象前一个见到生面孔男人又惊又羞,内心倒有几分平静。但产妇生产过程太长,体力消耗大,喊痛声明显底气不足。五哥仍低头凑到产妇下身去看了一下,产妇或许过于紧张扭动了一下身体。突然间,只听得五哥头也没抬,盯着产妇的下体大喊着“杀、杀、杀……”五哥关键时候又结巴了。虚弱平躺的产妇听到五哥的喊杀声,吓得一挺就坐了起来睁着一双迷惑的眼睛,不知五哥要杀什么。而屋里另外几个堂客们和产妇的老公,以为产妇撞了煞,中了邪,也被五哥一连串的杀声惊得合不拢嘴。
五哥见状,知道大家产生了误会,便笑了笑当着产妇的面,对她老公说:“别紧张,我的意思是,你堂客这个难产比较特殊,所以也要用特殊的办法才行,光动口没用,我还必须动手,还要请几个男帮手合作,用杀猪的办法,才能帮弟妹生下毛毛。”
在场的人似乎还没听明白五哥的意思,五哥懒得啰嗦,长话短说,提高声音朝产妇老公吼道:“弟妹不能躺着生,要挂起来生,你去找架七步梯子,找根绳子,再叫几个男人进来帮忙,救人要紧,耽误不得。”
这下大家清白了,特别是产妇脑筋大转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原来五哥的特殊办法,就是象矿山人杀年猪,叫上几个大男人,合力把杀死的年猪倒挂在七步梯子上,方便开膛破肚。现在五哥如法泡制,要用在她身上,来帮她把肚子里的胎儿弄出来。有所不同的是,猪是倒挂破膛,而她却是顺挂催生。五哥还装得很人道,很怜悯,怕产妇没力气,准备用绳子将产妇的手梱在七步挮最顶端,下身脚前置一大木盆接羊水脏物。仔细想想场景,一个全身光溜溜的女人,挺个大肚子,吊在梯子上,下面摆个盆,跟杀猪破膛如出一辙。更害臊羞人的是,周围还有一圈男女围着,象看把戏一样盯着自己……
产妇不敢再往下想,恨得五哥牙痒。气不打一处来,张口便骂“五哥你咯(这)杀猪,什么狗屁金口接生,要你生个崽沒屁眼。”边骂边抓起身旁的帎头,朝五哥使劲扔了过去。忽然她觉得下身异样,奇迹发生了,那胎儿破壳而去。
五哥见状乐呵呵幽默地说:“我是不是金口不重要,你开了口才万事大吉。”他本意是做个圈套,吓唬吓唬产妇,没想到这招还真管用。
数年之后,矿山步入正轨,有了一个名符其实的矿山医院,也有了象样的妇产科,产妇难产不再需有劳五哥,有关五哥“金口接生”却成了矿山人的传奇。
投稿用稿规定
1、凡欲投稿的文友,请加主编微信damo359880941,关注《乡土文学》公众号,以便交流推介。投稿可直接投微信damo359880941。不会微信操作的文友,投稿到邮箱359880941@qq.com。
2、投稿选稿期限为15天,过期没发表的作品,作者可自行处理。
3、所有投稿必须为原创,含在报刊发表但没在公众号发表过的作品。凡在公众号发过的作品不能投。如果作者自己有公众号,想借《乡土文学》推介,必须先投稿本平台,待《乡土文学》发表后再在自己的平台发表。否则,因此而耽误编辑人员工作,有可能被系统拉入黑名单。
  “乡土文学社”有关链接
乡土文学院招生简章(执行稿)乡土文学社扶持出版个人专辑公告
采风、笔会、文学讲座、作品研讨会问卷调查 关于成立“乡土文学社”分社的通知
乡土文学社编委会
顾问 
聂鑫森 湖南省作协原名誉主席
主编 
谭云明 北京市写作学会秘书长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
编委主任
 谢建军 中国企业文化促进会副会长
 湖南企业文化促进会执行会长
 湖南湘江书画院执行院长 
总编辑 
陈小平 乡土文学社会长
副主编
龙星海 湘江书画院执行秘书长
兼书画艺术报主编
枕 戈  大同思想网总编辑
编委(排名以姓氏笔画为序)
史寿林 龙星海 孙成纪
石海天 朱玉华 刘燕红
李陵湘 李巧文 李冬莲
陈小平 陈 乐 陈贤东
杨天营 杨胜彪 枕 戈
彼 铭 林晚同 郭义方
郭良美 聂鑫森 谢建军
谢文兴 彭太光 谭云明
谭运龙 潘政祥 
乡土文学创作研究中心
乡 土 文 学 社
《乡土文学》编辑部 
长期法律顾问 陈戈垠 律师

关注乡土文学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