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笔下的诗酒李白

作者:观照语文 / 公众号:wx1875756299 发布时间:2019-01-10

李白:把颠沛流离都过成诗和远方
西北大学附属中学: 高二文科二班 张艺凡
闻名于世的诗仙李白,和其他盛唐的主流诗人一样,生于盛世,却不受重用。不一样的是,李白天生的侠气与自信,使自身变成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火,他借此大放光彩,也纵情释放悲愁。他全尽一生追求理想,失意并不要紧,天才身后的落寞与悲哀,他都化成了诗和远方。
少年李白写《大鹏赋》,自诩为展翅高飞的大鹏“五岳为之震荡,百川为之崩奔。”自信注定了他天生与常人不同,不畏权贵,不虑未来。他说“我以一箭书,能以聊成功。”“明月出海底,一朝开光耀。”不会担忧被时代所弃,也不屑走常人科考求仕的道路。他对自己永远抱有坚定的信心,和其他受儒家文化的士徒相比,李白也想为国出力,像谢安那样“功成身退”,这是他追求一生的理想,他相信自己可以平步青云。犹记得那个初入仕途的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耳辈岂是蓬蒿人?”对于理想,他热切追逐,满腔热情。同时他也是一个有追求的人,不贪图享受安闲富贵,不适合自己的,不满意的,我宁愿不要。李白第一次仕途的失败,在意识到自己被玄宗当作专门娱乐的“妾”。“以倡优蓄之”他恃酒狂放,贵妃捧砚,力士脱靴。“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青年李白,拍拍衣袖,恳请还山。
李白的一生,总是一面穿梭在绿水青山间,一面又奔走于辛劳求仕的途中。机遇到来时他满腔热情,遇挫便寄情山水,饮酒放歌,聊以自慰。他说:“我本楚狂人,风歌笑孔丘。”“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面对人生的不如意,三次求职失败,一腔狂放都变成了悲愁,不同于中国古代许多失意文人,李白不是沉溺于悲伤,他以狂放掩盖忧伤,内心超于常人的自信和洒脱,又将他从失意的泥沼中捞出,“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但愿长醉不愿醒”他有对生活的感慨和抱怨,却使我们感受不到消极和颓靡。独属于李白充满愁苦的自信,让他可以坦荡的面对,淡泊的生活。屡遭打击,却越挫越勇,依然狂放,依然自信。
相比于杜甫“到处潜悲辛”,李白的诗歌是飘逸的,洒脱的,它像一缕青烟,一阵清风,缥缈无形。“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字字句句是少年般风发的意气,是坚定的信念,浪漫的情怀。仕途屡败,他慨叹: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却又笔锋一转,这道: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生活很苦,李白不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他也有寻常人的苦难和忧愁。只是那些苟且都幻化成了他浪漫到骨髓里的诗,往事以酒相消,种种不堪都败给了他那颗潇洒飘逸的心。
杜甫评李白:“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李白病倒在第三次求仕的途中,弥留之际他依然以大鹏自诩“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催兮力不济”“余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左袂”想要振翅高飞,却在半空穷尽了力量。尽管功名未成,我坚信我可以永垂千古。千百年后的事实证明他是对的。那是余光中先生“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袖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是杜甫“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天才李白,满腔自信都化为了悲痛“仲尼亡兮谁出涕?”突然的,我仿佛看到了那个不羁的灵魂,他背后的心酸,孤寂和落寞。执着于理想,长歌当哭。
读李白,惊奇才华,叹其自信,感其执着。他是一把燃烧的火焰,点亮时代的光辉;是“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的豪纵大气,是“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洒脱坚定,是“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清高和独立。李白用自身的豁达与豪气,彰显着生命的张力。不论现实如何,他纵情地享受生命,任性而热情地生活,饮酒对诗,抱月而归。生活中的所有颠沛流离,他都化成了诗和远方。
我本楚狂人
西大附中高二文二班 李佳豪
盛唐时期自然不乏有文采的诗人,而当时的诗人人生目标大都定位入朝为官。每个诗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方法,王维靠结交权贵,选秀为官,王昌龄中规中矩参加科举。唯独李白是个另类,他游山玩水,游侠仗剑,“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他认为自己可以通过文章的名声而白衣支取卿相,内心豪迈狂放,可以略窥一二。
李白二十岁时离开蜀地去远游。开元九载他在襄阳结识了一位当地大名鼎鼎的人物,不是大侠郭靖,而是孟浩然。二人情投意合,多次对坐畅饮。孟浩然决心去长安参加科举,两人在黄鹤楼惜别,李白作诗送别这位年长自己十二岁的兄长,正是那首“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然而孟浩然的科举之路并不顺畅,他留下了“只应守寂寞,还掩故园扉”的诗句归隐田园,从此大唐少了一个官僚,多了一位隐士。
在那之后的十余年,李白开始猛拼社交,结交当时的前辈中有后来封他为“谪仙”的贺知章,有当朝权贵玉真公主、韩朝宗等人,甚至还有一个自称“相门之子”的岑勋和一个不着边际的隐士元丹丘。这两个人绝对是沾了李白的光,被记了一笔“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从而名流千古在这些朋友的大力推荐之下李白终于实现了他白衣取卿相的诺言,被封为“翰林待诏”,终于能参加一些宫廷宴饮了。那首著名的《南陵别儿童入京》则表明了他当时的心情,在“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狂喜中,还不忘顺带抨击一下他那个“淫昏”的第二任妻子刘氏。“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在朝廷为官之时,李白甚至一度受到超高级别的礼遇,玄宗甚至“御手调羹以饭之”。当然,缺乏在朝廷工作经验的文人突然进入中央机关,显然格格不入。很快在权贵们谗言之下,他被唐玄宗“赐金放还”,遭到了体面的解雇。但是李白的狂人本质这个时候又凸显出来了。玄宗赐他的五百金他竟然没要!“徒赐五百金,弃之若浮烟”!在那之后,他又开始新一轮的云游四方,梦登天姥,游览谢公住处,即便自己境况很糟,他依然安慰自己的朋友,“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
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爆发。唐诗从此没有了田园诗时代。那时李白的几个朋友分别投靠了不同的政治力量。高适投奔了老皇帝玄宗,杜甫投奔了新皇帝肃宗,王维则被迫当了伪燕的“给事中”,成了“唐奸”。李白当时一心想上阵杀敌报国,于是加入了永王李璘的部队。接下来大家可能都会认为李白开始报国了,那是我们想得挺好。李璘的部队立马就被唐肃宗剿灭了,罪名是分裂朝廷力量。在崩溃的李璘队伍里边,显然李白这个大文豪十分显眼,他被自己一心想报答的唐朝官军抓住,随时有被处斩的可能。这个时候他的境遇比困居长安的杜甫还惨,永王的几个参谋都被杀了。他只好作诗记录自己大概是人生最痛苦的时刻。“南冠君子,呼天而啼。峦高堂而掩泣,泪血地而成泥,狱户春而不草,独幽怨而沉迷。兄九江兮弟三峡,悲羽化之难齐。穆陵关北愁爱子,豫章天南隔老妻”。幸亏第三任夫人宗氏到处奔走,朋友们也积极营救,他才没有被杀头,只判了个永久流放。公元七六二年李白在族叔李阳冰家之时,仍想去参加李光弼的部队平叛,但此时的他已然是力不从心了,是年诗仙飞升,时年六十一岁。
要是没了李白,屈原可能没了传人。饮中八仙会少一仙,但事实是要是没了李白,我们现在说话都有些困难,失意的时候我们不能说“天生我才必有用”,生意亏空我们不能说“千金散尽还复来”,与此同时消失的成语还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杀人如麻”“惊天动地”,诗仙实际上与我们的生活紧密相连。
李白完成了自己的诺言“垂辉映半春”,尽管他仕途不顺,没有像高适那样一路平步青云,但他名流千古,照耀了中华大地一千三百余年,他的作品与人生态度,还会继续光辉,直至万代。
浮世多为憾,放远不得还
西北大学附属中学 高二文科二班 罗雯萱
“梁陈以来,艳薄斯极,沈休文又尚以声律,将复古道,非我而谁欤?”他以恢复诗骚传统为己任,以“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的功业自许。他是盛唐繁华中一抹清影,似铮铮琴音,风骨自现,无须招摇。
“我以一箭书,能取聊城功。终然不受赏,羞与时人同。”
李白自幼受儒家文化浸染,肯定“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之说,与同时代的绝大多数男子一样,平生所愿唯建立功业,方不负此间这一遭。却又道出“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这等寻道问仙,寄情山水的倜傥之言。因此,他怀抱成事理想,却不愿受赏,济世间一个海晏河清后,功成身退,一身坦荡侠骨,两侧山间清风。
“赏名花,对妃子,焉用旧乐词为?”
天宝元年,经玉真公主荐举,玄宗连下三道谕旨召其入京,入职翰林。而当时翰林学士,便是平步青云的象征。李白烹羊宰牛,狂饮至醉,难抑胸中喜悦,高呼“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奔赴前程。哪知玄宗百般礼遇,却赐翰林供奉之名,意在使李白以文娱君。李白见玄宗竟将自己“以倡优蓄之”,不甘只将文学才华露于人前,自命文人清傲,恃酒狂放,力士脱靴,贵妃磨墨,引朝臣诸多不满,索性恳请辞官,玄宗也终于赐金放还。
“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一次短暂的入仕,使李白有些黯然,决意寄情山水,“万里写入胸怀间”,聊以自慰,途中与杜甫结识,共游天姥山,写下“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之语,同时更觉世事无常,人生苦短,“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不如“一醉累月轻王侯”。出世与入世的想法来回辗转,“相与谢公济苍生”之愿仍萦绕不散,使李白仍对政途怀有憧憬,也为他的二次入仕埋下了因。
“南风一扫胡尘静,西入长安到日边”。
安史之乱爆发,永王李璘挥师东下,三次聘请,漫游名山的李白欣然为之效力,“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豪言壮语,怀建立功业之雄心,以为此番一役定能大展宏图,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不料李璘兵败自杀,李白也流放夜郎,虽半途得释,却已年近六旬,即使有两年后,太尉李光弼率众征讨叛军这一时机可握,也因病力不从心,只得寄居叔父李阳冰家将养。
“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长歌当哭,形之于文。皆是对人生的无限眷恋,惋惜未能一展夙愿之余,尽诉平生憾。
这位谪仙,饮过世间最烈的酒,挥毫出半个浮华盛唐,行过世间最美的山,洗礼出一身道骨轩昂,遇过世间至心之交,诉身后寂寞豪肠。
浮生多为憾,踯躅不得还。
不如皆放远,须行访名山。
李白传
西北大学附属中学 高二文科二班 郭文璇
酒入豪胸,七分酿成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他本抱着寒窗苦读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的信念,梦想步入朝廷实现自己的抱负,然而他不知道那纸醉金迷的大门隐藏了的是无比污秽的黑暗,虽有贵妃捧砚力士脱靴,玉手调羹,但终究不能使他快乐,终于喊出了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于是他跳出了不属于自己的官场,白鹿青崖间,名山大川与明月为伴。
他从朝廷走来,带着皇帝赐赏的金银,他带着官场的厌恶与疲倦走来,我本不弃世,世人自弃我,他很悲愤,又很狼狈,他错误的估计了天子的爱财之心,错误的估计了权臣的诋毁诽谤,他痛饮壶中酒,闭上眼睛摇摇头,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他怀着无限惆怅失落和郁闷难抑的苦楚,再次踏上了茫茫归乡路。
人们有时也许会傻想,像李白这样的大文豪,应该会对自己自信满满,永不言弃,然后把它供起来,瞻仰他的姿态吧。
事实则恰恰相反,越是超时代的文化名人,往往越不能相容于他所处的具体时代,叛军利用他的名声来招纳人才,皇帝利用他的文才来消遣娱乐,他的自我人格并未受到看重,于是他毅然抽身退出了官场,发出了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应该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喊出了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豪壮之声。
但李白之所以为李白,是因为他尽管一生傲岸苦不谐恩,疏媒劳志多乖,他为自己鸣不平却仍想挣脱封建秩序的治好,要冲破正统的儒家观念,然而他仕途不顺,于是便萌发了从军的念头,羞作济南生,九十诵古文,不然拂剑起,沙漠收奇勋,黄河捧上尚可塞,北风雨雪恨难裁,当诗仙李白深入人世,他的作品便更富有现实主义,他忧愤圣上昏庸,宦官当政,于是饱满的情感如喷溢的火山,尽情的挥洒。“鸡聚族以争食,凤孤飞而无邻。蝘蜓嘲龙,鱼目混珠。嫫母衣锦,西施负薪。若使巢、由桎梏于轩冕兮,亦奚异于夔龙蹩躠于风尘”。
在目睹了战争的惨状后,诗人敏感的心也被刺痛,面对生灵涂炭,哀鸿遍野,他也怒喝白骨成丘山,苍生竟何罪涂雪涂野草,豺狼尽冠缨,于是叛军李玲借此邀请李白,而单纯的诗人并未看透背后隐藏的阴谋,而自以为自己能够施展一番抱负,川北虏乱如麻,四海南奔似永嘉,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脆弱的诗人,陷入政治突变的漩涡,只能以最无辜的炮灰身份受到冲击,在死牢中他吩咐自己的痛苦,南冠君子乎天,而体验高堂而眼泪,雪地而成名,玉户春而不草,独幽怨而沉迷。在郭子仪的冒死进谏下,李白被免了死罪,流放夜郎,幸好一代诗仙没有死于政治斗争。
在流放途中,李白想起自己,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同杯酒气岸遥凌豪士,前风流肯落他人后。夫子红颜我少年,章台走马卓金边。文章献纳麒麟殿,歌舞致刘代茂婷,如今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在流放途中,与全国大赦令李白欣喜若狂,他意气酣畅把酒临歌,凌哥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经过40多年,曾经的待诏翰林天子外城如今已老病无依,无颜归故里,老鹰秋月下,并启幕江滨,白发早已如霜草一般,于是扪心空叹息,问影何枯槁,他又一次接受了现实,何如牵白毒,饮水对清流,醉首风落帽,舞爱月留人,经历了世态炎凉后的李白,有了异于常人的彻悟,“悲来乎,悲来乎,天虽长,地虽久,金玉满堂应不守。富贵百年能几何,死生一度人皆过。”但悲在天下无人知我心。
终于他将月亮揽入怀中,与江天同醉,与江月同归,结束了他传奇的一生。

关注观照语文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