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灯谜的真实含义,伏线家族命运和个人悲剧

作者:少读红楼 / 公众号:times-old 发布时间:2019-01-12


灯谜又称文虎,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门综合性艺术。在清中叶以后,谜风大盛,一度还涌现了许多谜师。作为一部出自清代的、“文备众体”的典范小说,《红楼梦》中当然不会少了灯谜这样的特色流行元素。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是《红楼梦》最大的创作特色,其中的一种形式就是“谶语法”,包括有诗谶、戏谶、语谶,当然还有“谜谶”。
《红楼梦》中的“灯谜”主要集中在第二十二回和五十回,第五十回的灯谜大多数没有揭开谜底,给后人留下了无尽的想象空间;第二十二回的灯谜是已经揭出谜底,我们不妨列举一下。
一是预示了家族命运的灯谜。
“猴子身轻站树梢”。这是贾母出的灯谜。从谜面用词上看,作为贾府的地位和备份最高的“老祖宗”,这个“树梢”谜面,也极符合贾母的身份和地位。
从谜面意思上看,“猴子站在树梢上”,稍有风吹,便会晃晃悠悠,随时都有跌落的可能,充满了不安全感,暗含了贾府根基已经不牢固了,处在了“危险”之中。
从谜底“荔枝”来看,“荔枝”即“离枝”,“猴子”要离开所站立的树枝,更预示了贾府“树倒猢狲散”的结局。

二是预示了个人命运的灯谜。
元春所做的“能使妖魔胆尽摧,身如束帛气如雷。一声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谜底为炮竹,暗示了元春轰轰烈烈、无限荣光之后,为家族的荣耀而牺牲自我、化成灰烬的结局。
迎春的“天运人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因何镇日纷纷乱,只为阴阳数不同”,谜底是是算盘,暗示了迎春出嫁是父亲贾赦拨弄着算盘,以“五千两银子”作价买给了“中山狼”,也暗示了迎春婚后没有过上一天安宁日子、“镇日纷纷乱”的悲惨命运。
探春的“阶下儿童仰面时,清明妆点最堪宜。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谜底是风筝,暗示了探春日后远嫁、与家人天各一方的结局。
惜春的“前身色相总无成,不听菱歌听佛经。莫道此生沉黑海,性中自有大光明”,谜底是佛前海灯,暗示了惜春青灯古佛、孤寂终生的结局。
宝钗的“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总无缘。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谜底是更香,香燃烧的时间太短了,暗示宝玉虽然娶她为妻,但时间不长就出家了,夫妻缘份极浅,宝钗“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无奈而煎熬的结局。
连贾政也“愈思愈闷,今乃上元佳节,如何皆作此不祥之物为戏耶?”

三是预示了个人特点的灯谜。
贾政的“身自端方,体自坚硬。虽不能言,有言必应”,谜底是砚台,暗示了贾政恪守忠孝之道,俨然是位道学先生的特点,与贾政的身份相称。
宝玉的“南面而坐,北面而朝。象忧亦忧,象喜亦喜”,谜底是镜子,既暗含了“宝玉”这个人物出处的虚幻,又暗含了悲喜无常、叛逆不羁的“混世魔王”的特点。
贾环的“大哥有角只八个,二哥有角只两根。大哥只在床上坐,二哥爱在房上蹲”,这个谜面是被元春称作“不通”,而没猜着的灯谜,让贾环自揭谜底为“枕头、兽头”,再次对贾环浅薄的才学作了一个小小的暗示和嘲笑。
注:本文为回答网友提问。
作者:温暖前行,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

关注少读红楼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