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氏】陈氏始祖胡公的六个传说故事,你知道几个?

作者:陈氏 / 公众号:cswx158 发布时间:2019-02-05



陈胡公是一位贤达的君主,死后还为当地百姓办了很多好事,被百姓广为称颂。

以下仅是历史故事 以供宗亲闲暇品读不做家谱依据
故事之一,借盘子借碗。据老辈人讲:周围村里人,谁家有红白大事,只要在陈胡公墓前,焚香诉说自己的难处,便可借来盘子、碗。后来,几个不肖之徒,光借不还,再一、再二、再三。以后,再有人来烧香、诉说,也借不来盘子、碗了。
故事之二,不要冻着了。胡公墓前有条小路,每年夏季,本村一些男子,晚饭后便拿着被单、席子,在这条小路上乘凉。每到夜深人静时,人们似睡非,会听到:"起来!快起来,别着了凉!"有的人呓呓症症,翻个身又睡了,突然身上拍了一下说:"起来!快起来!别着了凉!"睁大眼睛细看,什么也没有,只得夹着东西回家。
故事之三,"铁汁子"。有一年夏季的一天,天气闷热,附近蔡庄、南坛村的小孩在陈胡公墓边洗澡,你一个猛子,他一个猛子,象水老鸹儿,窜出一溜溜水花儿。突然一声喊:"呀!那是啥?"从水底翻滚出一层褐色的泥浆,象生栗子皮那样的颜色。"铁汁子!""铁汁子!"老人家说:"你们这些娃娃又淘气了是不是?八成洗澡不安生,又蹬着陈胡公他老人家的铁墓了吧!就不怕护墓神打你们的屁股。"
故事之四,"不准在这里撒野"。日军驻淮司令大贺中将,看到胡公墓是个三面环水的高台,指示部下在这建座炮楼。开始往这里运砖,白天运的砖,一夜之间全没有了,第二天日军司令部派少佐监督,进的砖一摞一摞摆了一大片,可次日清晨依然荡然无存。日军司令认为,不是附近村民干的就是地下游击队搞的。他立即派人进砖,砖上都留有记号;一边派少佐龟田带一队人就近埋伏。龟田悄悄来到陈胡公墓上,恰好中间有一片空地,丢有几捆蒲子,可坐可躲可以隐身,龟田一眨眼,只听一个声音:"什么东西!竟敢在吾墓上撒野!尸骨不想返故土吗!"龟田举起指挥刀向发音处砍去,可是一丝一毫也动不得。龟田欲抽刀再吹时,反而这把刀脱手飞出,刀把朝外,刀尖向内,围着龟田的脖子旋转,越转越快,圈儿越缩越小,龟田吓得三魂出窍,心里大叫:"饶了我吧!好汉爷!""再说一遍,不准在这里撒野!"龟田直觉得被一股大力托向天空,叭地又被甩在地上,他睁大了眼,夜色漆黑,双腿跪在地上,身下蒲草不见了,周围的砖也全没了,龟田叫来埋伏的士兵,大叫:"砖呢!"士兵回答:"没见!"龟田软得如一滩泥,被几个士兵架着回了城,日军司令问明情况,一连头疼了几天,再也不提进砖的事。
故事之五,求雨。附近村里人,每逢干旱,都要来这里祭拜求雨。有一年秋,又逢干旱,麦种不上,人们着了急,想来想去,有人提出:"还是求陈胡公他老人家帮帮忙吧!"几个上了年纪的妇女一商量,都捧着大把的香来到陈胡公墓前,焚香跪拜,"老人家,天不下雨,地没法犁,麦种不上,明年咋过?你老开开恩吧,下场大雨,俺老老少少都求您了。"没出三天,果然下了一场透雨。村里人说:"他老人家显灵啊!"
故事之六,解围、消灾。人们一旦有个腰疼、腿酸、头痛、发烧,往往要到胡公墓前,祈求消灾免难。据传附近村有一个孤老婆子,浑身患几样病,走路柱根棍,一动三发喘,做顿饭累得天旋地转,死又死不了,活又活不好,左邻右舍都为她以愁。一天,她拿把香,趔趔趄趄来到陈胡公墓前。她喘了半天,燃着香,扶着棍跪在地上,说:"我把这老骨头,浑身都是病,你老能治就给我治,不能治就叫我回去死了,我求您了。"她刚磕了三个头,直觉得浑身有劲,站起来挟着棍走了,简直像换了个人。
尊祖敬宗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近年来,陈胡公墓吸引了众多海内外陈氏宗亲寻根问祖,朝谒先宗。陈胡公生于农历十一月十五,死于农历正月十日,每逢这个日子海内外陈氏子孙纷纷来到巍巍胡公墓顶礼膜拜,以慰先祖之灵。让我们以明代诗人宋塘的《胡公铁墓》来共同追忆这位陈氏先人吧:
传闻铁墓柳湖中,满目烟光失旧踪。千载暗留悬馨石,一泓冷浸若堂封。

来源:网络

关注陈氏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