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人生(一) 第八期

作者:变道 小镇青年说 / 公众号:BDxzqns 发布时间:2019-07-25

变道·小镇青年说之
第八期 游戏人生(一)
GAME
---飘哥---
各位听友大家好,我是宏贵。我曾经说过,我们是个有计划有条理的团队,针对小镇往事以及小镇人物做了N期节目了,不知哪期节目让各位产生了兴趣或者共鸣。但我相信,本期节目一定是个会让绝大部分小镇青年有共鸣和兴趣的话题,那就是我们的——游戏人生
我这里说的游戏,不是许多人小时候玩的扔沙包、跳皮筋、弹弹珠等等健康向上,增强身体素质的游戏,指的是电子游戏。我不是说电子游戏就不是健康向上的,但从80年代末90年代初,电子游戏风潮开始席卷神州大地开始,对于大多数家长来说,电子游戏永远都是负面的,它是影响小孩健康成长,努力学习的元凶,从一开始就被妖魔化了。直到2003年11月18日,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并宣布于2004年上半年举办首届中国电子竞技运动会(即CEG)。直到中国各支参赛队伍在各种世界大赛中屡屡斩获大奖的时候,也就是到了现在的2019年,好像大家对电子游戏的印象才有了一点点的改观。对,我确定我说的是一点点,不知道您怎么看。而且非常搞笑的一点是,现在对孩子严防死守不让他们玩手机的家长,大部分在小时候都和父母因为游戏发生过同样的剧情,只不过立场换了而已。扯远了,本期我们只说小镇青年的游戏人生,不分析整个社会的教育体制以及传统观念和电子游戏之间的关系。
既然说游戏人生,那就得翻翻老黄历,也就是我所在县城的第一家电子游戏室,它就叫电子游戏室,没有名字,没有各种让你充值的广告牌,没有眼花缭乱的霓虹灯和游戏宣传插画,更没有网管和方便面。游戏室里,印象中只有一张老式的破书桌,书桌里面坐着腰间挂满钥匙的老头,就是游戏室的老板,还有五张长条四角凳和五台大型的柜式游戏机。这种游戏机我不用仔细描述,对于很多80后和90后也是挥之不去的记忆,95后和00后我就只有说声抱歉了,这种机器你们也许还可以在一些大商场的电子娱乐室见到,可也是经过改良了,远远没有当时那种游戏机的厚重感,以及我第一次见到这个机器时,迎面扑来的科技感和压迫感。至于里面的游戏内容对当时那代人的影响,我敢明确的说两个成语:魂牵梦萦、欲罢不能。直到30多年过去了,我的许多朋友还在电脑上装模拟器来运行当年的那些游戏,他们说这是情怀,但我相信,他们再找不到那种疯狂摇游戏杆,抽筋般按游戏按钮的感觉。那个时代那样的场所那样的游戏,需要排长队来等待才能打一局,那种满怀期待和对上一个玩家的操作嗤之以鼻的表情,我是再也没看到过。
对于排队打游戏,起码在我们这个小地方是真实发生的,由于暂时只有这一家游戏室僧多粥少的缘故,有那么两三个热门游戏的确是要排队的,排队方式就是没等上一个玩家结束,就把游戏币先投入到机器中,然后静静等待,至于谁投的币,下一个该谁,各位朋友请放心,那时候的我们很淳朴也很有诚信,不用声明不用签合同都绝对按顺序来,从来没为了这个事发生过争执。这事发展到后期,也就是小镇第二家游戏室开业之前一直都这样。记忆中有两个经典的游戏,双截龙和魂斗罗。如雷贯耳吧?其中双截龙的节奏稍慢些,可就是因为稍慢的节奏和百玩不腻的游戏内容,在我们这成为了连续三年最受欢迎的街机游戏(小范围的内部评比,但可以代表小镇大多数玩家的心声),游戏中每一个BOSS该怎么打,每一个场景该怎么走位,甚至每一个敌人用哪种招式击打多少下可以通过,至今还如数家珍。
众所周知,在游戏室打游戏是要付钱买币的。最开始黑心老板给的促销价是一块钱四个游戏币,单买三毛钱一个,对于那个时代的我们真是奢侈的消费,奢侈程度不亚于现在去三亚海天盛筵和模特工作者们见见面。我曾经在一个星期内为了打游戏而破产,花光了我存钱罐里所有的硬币,那是我记事以来就开始存的。不敢宣布破产,但的确破产之后,就天天放学去看别人玩,也是很过瘾的事情。在这期间,见证了那个时代广大玩家的智慧和创造力。有技术型人才,用细铁丝做成一个小铁钩去掏那个投币口的感应器,只要勾到了那个感应器就显示成功投币一个,这需要高超的技术和手感,还要防备老板发现,用一个比较贴切的形容,就像是开保险柜,因为游戏机的投币感应器很可能被勾坏,所以如果被发现了可能会被老板揍一顿然后并扭送派出所,风险过高难度较大,所以这样的高手凤毛麟角。还有就是智慧型人才,在游戏币上打一个眼用细绳子拴住,投币之后又通过细绳把游戏币拉回来,这样反复的利用,通常在老板没发现的情况下可以玩一天,要是被发现了最多没收作案工具,老板也不会怎么样,最多骂几句赶出游戏室,大不了第二天再来投资三毛钱重新制作作案工具。我是绝对不会干这种事的,君子爱游戏玩之有道,其实就是比较怂,不属于上述的两种人才,见笑。但经历过这些事以后,还是萌生了一些想法,就是能不能回家跟父母商量下,买几台这种柜式游戏机摆回家去,那时候还投什么币啊,我把里面的投币数调成9999,用完了再调,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简直到达人生的高潮。想归想,那是不可能的事,当时这种柜式游戏机的价格不菲,对那个时代人们的收入来说,真的相当于现在去迪拜帆船酒店住几晚了,还可以干点其它不可描述的事。而且那时的居住环境虽然不很差,但谁会给你买这么大个又放不了什么东西的破柜子回家放着。市场经济的规律告诉了我们,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是市场,因为紧接着,神州大地包括我们这些所谓的小镇,很快进入了家用游戏机的时代。
游戏人生中的重要道具之一——家用游戏机。那就不得不提一下我们的邻国日本,那个对80后90后的成长有着深远意义的国家,朋友们应该明白这个深远的意义有多深有多远。
闲话不表,就说说岛国的游戏机,中国大部分的80后拥有的第一台家用游戏机,任天堂红白机,也就是现在网上说的8位游戏机,那时候根本不知道这个名字。听到任天堂红白机这个名字是不是有种穿越感?是不是勾起了好多童年回忆?是不是想起了那些年一起玩的姑……不,游戏?一个个黄色的游戏卡带,上面写着超级玛丽、赤色要塞、绿色兵团、小蜜蜂、魂斗罗、街霸、坦克大战、忍者、双截龙、松鼠大作战、沙罗曼蛇、洛克人、炸弹人、小精灵、冒险岛、彩虹岛、热血系列、马戏团等等等等,要说游戏情怀,这些游戏绝对排名前三,不接受反驳。至于后期出现的风靡全国的小霸王学习机,许多85后和90后应该就印象深刻了,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它是侵犯知识产权的产物,其仿制对象为日本任天堂公司所销售的FC游戏机,由于当时知识产权观念淡薄,小霸王产品系列一直是被当作合法产品进行宣传。当然,在这里我并不是鼓吹岛国的东西有多好,只聊聊一些小常识,我们反评判反说教,也不研究游戏机的发展史,下面我们只讲讲关于家用游戏机在我们小镇的故事。
一个多年的朋友,也是我们节目团队成员之一的飘哥,又见雪飘过的飘,不是女字旁的那个,80年生人,除了大学那几年在省城混文凭,期间就没离开过我们这个小县城,根据之前我们对小镇青年的定义,他就是典型的80后小镇青年。小时候家庭条件不错,长辈所在的工作单位在那个时代很吃香,而且他父亲经常到沿海城市出差公干,大概在他三、四年级的时候,他父亲从改革开放的第一线城市深圳,买回来一台松下牌的录像机,还带有卡拉OK功能的高科技产品,在那个时代和我们那个地方,甚至全国,它都算是新潮的高科技,这东西我不多说,和我们这期节目没有关系,关键是在买录像机的同时,为了奖励他平时刻苦的学习,终于在一次半期考试中挤进了全班前十,另外买了一台当时价值300多RMB的第二代任天堂红白游戏机,以资奖励。据他说,这是他这辈子收到的最好的礼物,直到现在,他依然这样认为。由于对游戏的不了解,他父亲在买游戏机的时候只买了一张游戏卡带,而且只有一个游戏,典型的单游卡带。不知各位有没有印象,那时候的游戏卡带,游戏越少的就是越经典越好玩的,那些什么50合1,99合 1,甚至后来的小霸王时代一些变态的999合1,都是把几种游戏修改了再修改勉强凑数而来的垃圾卡带。这个单游卡带中的游戏叫什么名字忘记了,其实也不知道叫什么,因为是岛国文字的,代表了纯进口卡带的血统。那个时代由于信息闭塞和一些文化还没有普及…对岛国语言还没有深入研究。游戏是一个方程式赛车游戏,也就是现在所称的竞速游戏,飘哥说他就玩这个游戏可以连续开车4个小时,全部玩通关以后再增加难度再通关,因为没办法,只有这一个游戏,但还是觉得好玩。在期末考试临近的时候,他父亲又要到深圳出差了,购买卡带的机会也随之而来,父亲说,这次考试只要保住前十进前五就会有新的卡带。事情的结果是双方如愿以偿,父亲又买了两张卡带,一张2和1,一张4合1,游戏内容也就是我上一段中提过的那些游戏,我不过多的述说。
在后来的岁月中,飘哥仿佛走进了新天地,也让他的同学和小伙伴们在周末三五成群的往他家跑,没得玩排不上队的起码看一会啊,否则怎样走在潮流的尖端,好歹也是玩过游戏机的人,还能吹嘘下玩过哪些游戏,多牛逼的一件事。
前段时间在网络上看过一篇文章,专门描写国内电子游戏发展史的,文中有一副插画,画中生动的描绘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4、5个小孩在家用红白机打游戏的场景,画中人打游戏打得龇牙咧嘴,大汗淋漓,旁边观战的看得手舞足蹈,有的气急败坏,有的加油鼓劲。文章的内容也就那么回事吧,但这幅插画真是重现了儿时的那个场景,窗外炙热的天气和午后的蝉鸣,三五个小伙伴的幸福回忆,也属于我们这代人的幸福童年记忆。飘哥也从那时起走向了刻苦努力学习的不归路,也开创了这一生中的考试成绩排名最靠前记录,起码在小学时代保持了这个记录和水平,因为父亲还是会经常的出差,并买回新的卡带。说到这,老铁们会说了,别吹牛,天天打游戏,学习成绩会上得去?我郑重的告诉大家,那个时代的大多数小孩,还真能边玩游戏边顺带着把学习成绩搞好了。起码有一点,他们的三观很正,会为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和想得到的东西去努力。至于后来电子游戏为什么会变成洪水猛兽,家长们为什么会谈游戏谈网络色变?在这宏贵我不评论不分析,否则长篇大论的违背了我们节目的初衷。我们的初衷大家还记得吗,反鸡汤反洗脑反套路,后来他们加上一个反说教,因为我稍微一评论就有人说我在说教。好吧,等哪天我红了,专门开一个说教的节目,名字我都想好了,叫:宏贵说教!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科技在进步,整个中国在日新月异的发展,小镇也在悄然变化着,大街小巷中雨后春笋般冒出各种各样的电子游戏室。有之前我说的那种柜式游戏机室,有家用游戏机游戏室,里面摆着若干台各种各样新型的家用游戏机,有世嘉的,土星的等等(ps1还没有隆重登场),新游戏也层出不穷。到了90年代中期,重要角色闪亮登场,小镇上陆续开业了好几家电脑游戏室,也就是网吧的祖师爷,对了,现在流行叫网咖。互联网那时还没有出现,至少小镇上还没听说,但对电脑这种高科技的认知,还停留在电视上或者一些媒体上所了解的,还仅仅是外形而已。也许是我不爱学习吧,我也不爱订什么电脑报什么的,那时候我以为电脑就是用来打字的或者算算数的,因为之前买过一台小霸王游戏机,美其名曰学习机,跟父母说的理由就是用来学习,为将来电脑的普及做准备,实际上买来之后干了什么,大家都明白。电脑的应运而生,电脑游戏肯定也紧随其后,发展到今天,很多家用电脑的硬件甚至要为了满足游戏能够顺畅或者完美运行而不断更新,显卡杀手类的游戏大家应该听说过吧?有点扯远了,但作为小镇青年的我们,在那个游戏发展突飞猛进的时代,没有被抛下,虽然信息相对滞后,但我们一样对那时的单机游戏如数家珍,一样可以在游戏室随便用摇杆摇出各种必杀技,一样可以在麻将游戏机上每天守出至少五个大三元,一样可以在最开始的电脑游戏中找到迅速致胜顺利通关的方法,还有现在流行说的BUG,条件好些的家里先买电脑了的一样可以存了大量的游戏光盘,至今任然保留。
我的朋友飘哥说过,生在这个时代,很多成年人,觉得玩电子游戏就是个娱乐,可玩可不玩,无关紧要。这句话没错,可绝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这可有可无无关紧要的东西实际上每天都会占据你或长或短的时间,不管是在电脑,游戏机,或者是最方便玩游戏的手机都可以!就像吃饭睡觉上厕所一样,成了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内容,游戏可以让我们无聊的时候打发时间,可以为为我们减压,可以撩妹或者撩汉等等。当然,也有一点都不玩的人,不过这种人多吗?你们仔细想想,一点都不玩的人,无论性别,你身边有吗?我们团队中的大象就说了:“我就不玩游戏,你们这些玩物丧志的人,天天玩游戏连稿子都不写。”刚说完就看他拿着手机走进厕所,不一会里面就传出宾果消消乐的声音。也许还会有杠精说了,我爷爷80多了,他就不玩,我姥姥90眼睛不好她更不玩,如果这样说的话,我只能说你赢了,我不和杠精争执。
这期的游戏人生,我们就先说到这。人生很短也很长,关于游戏我还有很多很多的话题和故事要说,本期只是让大家缅怀一下游戏人生的初期,下期的游戏人生我们再聊聊那些年我们熬夜在网吧打的游戏和我们在游戏中撩的姑娘。谢谢大家,我是宏贵!我们下周见!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关注变道 小镇青年说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