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姐齐家 红楼人物评论

作者:斯世斯文 / 公众号:cfbdxj 发布时间:2019-07-26

《红楼梦》开卷第一回,作者自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推了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何堂堂之须眉,诚不若彼一干裙钗?”这“一干裙钗”自然就是金陵十二钗了。讲到十二钗的行止见识,为首的非凤姐莫属。此书前八十回,“裙钗”一词仅两见,另一次就是第十三回的回末联:“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说的正是王熙凤协理宁国府。
周瑞家的说凤姐:“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他不过。”秦可卿临死时托梦给凤姐:“婶婶,你是个脂粉队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甲戌本脂评侧批道:“称得起。”可见无论是作者,还是书中人,以及评点者,都承认凤姐是裙钗里的英雄,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女强人。
秦可卿之死是《红楼梦》前部书的重头戏,如脂评所云:“写秦死之盛,贾珍之奢,实是却写得一个凤姐。”通过秦氏丧事,可见贾家气焰之盛;通过协理宁府,可见凤姐的治家才能。治家既要有见识,又要有手段,凤姐一样不缺。
先看凤姐的见识,她对宁国府管理问题的诊断:
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第二件,事无专责,临期推委;第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第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第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
脂评于甲戌眉批写道:“旧族后辈受此五病者颇多,余家更甚。三十年前事见书于三十年后,令余悲痛血泪盈面。”又于庚辰眉批写道:“读五件事未完,余不禁失声大哭,三十年前作书人在何处耶?”可见凤姐所概括出来的五病,实乃世家旧族常见之蔽,乃至曹家败落的深刻教训;放到今天,一个公司企业管理混乱,也大多离不开这几条,凤姐的分析合乎现代管理学的原理。
再看凤姐的手段。上任之始,她便命人钉造簿册,清点人丁,以便摸底。第二天召开“全体职工大会”,先对“中层干部”来升媳妇进行训诫:
既托了我,我就说不得要讨你们嫌了。我可比不得你们奶奶好性儿,由着你们去,再不要说你们‘这府里原是这样’的话,如今可要依着我行,错我半点儿,管不得谁是有脸的,谁是没脸的,一例现清白处治。
几句话便树立起个人的威严。
现代公司管理,重在责权利明确,专事有专人,专人有专责,方能正常运转。凤姐深明此道,她按照花名册,逐一唤进来看视,然后分派任务。人人各有专职,互不相犯,一个个领命而去,偌大一个宁府,一时变得井井有条,“便是人来客往,也都安静了,不比先前一个正摆茶,又去端饭,正陪举哀,又顾接客。如这些无头绪,荒乱、推托、偷闲、窃取等弊,次日一概都蠲了”,比起前两天“乱烘烘人来人往”的景象,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最后看凤姐的执行力。现代公司的运营,要有严格的奖惩制度,治理大家族也是如此。凤姐深明此理,便要抓一个典型以立威,杀一儆百。正好一个迎送来客的仆人因睡迷迟到了,凤姐毫不留情地打了他二十板子,革去一个月的银米。众人这才知道她的厉害,从此兢兢业业,不敢偷闲。
据说熟读《红楼梦》的毛曾说过,凤姐是当内务部长的材料。其实她不仅能做内务部长,还能做外交部长。贾府作为一个大家族,既要维持内部开支,还要时常应对“外部开支”。第七十二回,夏太府让小太监来说话。贾琏一听就知道又来借钱来了,说好是借,其实就是白吃白拿,便皱眉道:“又是什么话,一年他们也搬够了。”凤姐说:“你藏起来,等我见他,若是小事罢了,若是大事,我自有话回他。”果然,小太监说,“夏爷爷”看上了一所房子,要来借二百两银子,过两天就送来,上两回还有一千二百两银子没送来,等年底下一齐都送过来——
凤姐笑道:“你夏爷爷好小气,这也值得提在心上。我说一句话,不怕他多心,若都这样记清了还我们,不知还了多少了。只怕没有,若有,只管拿去。”因叫旺儿媳妇来,“出去不管那里先支二百两来。”旺儿媳妇会意,因笑道:“我才因别处支不动,才来和奶奶支的。”凤姐道:“你们只会里头来要钱,叫你们外头算去就不能了。”说着叫平儿:“把我那两个金项圈拿出去,暂且押四百两银子。”
平儿答应了,拿来两个金项圈。一时拿去,又拿了四百两银子来。凤姐命与小太监打叠起一半,那一半命人与了旺儿媳妇,命他拿去办八月中秋的节。
对外援助,既要装大方,又要装穷,这分寸不好拿捏。凤姐与旺儿媳妇、平儿素有默契,此时随机生成一出戏:我们没现钱,但当了首饰也要借给你,完了再拿剩下的一半办节,你看够仗义的吧。这戏做得天衣无缝,那小太监如何能看出这里面的智慧。
凤姐主管整个荣国府的财政,这工作不好干。冷子兴早就说过,荣国府“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红楼梦》到了六七十回,荣府的经济日渐紧张,大家都有感觉。平儿与凤姐聊起此事,未尝不担心将来花钱的事太多,左支右绌,难以为继。没想到凤姐心里心中倒有一笔明白账:
我也虑到这里,倒也够了:宝玉和林妹妹他两个一娶一嫁,可以使不着官中的钱,老太太自有梯己拿出来。二姑娘是大老爷那边的,也不算。剩下三四个,满破着每人花上一万银子。环哥娶亲有限,花上三千两银子,不拘那里省一抿子也就够了。老太太事出来,一应都是全了的,不过零星杂项,便费也满破三五千两。如今再俭省些,陆续也就够了。只怕如今平空又生出一两件事来,可就了不得了。
这计虑何等深远,账目算得何等精细!想象一下,如果不是凤姐从中运筹谋划,贾府的财政是不是将更为艰难。
不过治家者必须能持公心,才能服众。凤姐善于理财,也善于敛财。利用职权之便,把官家的银子拿到外面放高利贷,终饱私囊,这就难免让人非议。
话又说回来,凤姐私房钱再多,也不能存到海外银行去,大家族大锅饭,闹了归齐,所有的肉都得烂在一个锅里。

关注斯世斯文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