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利:“抠门”为爱

作者:原鄉書院 / 公众号:yuanxiangsy 发布时间:2019-08-18


“抠门”为爱作者:陈庆利过星期天回家,和娘拉家常,她偷偷和我抱怨,说你爸把钱看得太紧,她想买什么东西,都要三番五次向他申请,要说不出详细的理由,就是不批,跟他在一起过日子,太没劲了。娘还说,她从来不知道家里有多少钱,财政大权都由你爸把持着,想给你家那上大学的大孙女一点零花钱,都没有权力,谁叫你娘不脱产拿工资呢。母亲说完这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着母亲一脸的失落与难过,我早已对父亲这种行为“气愤”不已。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下过煤矿、干过银行,退休前担任过一段时间的副行长。母亲呢,从小没上过学,18岁就嫁给了父亲,成了下地干活的庄户人,虽说沾父亲光农转非进了城,但一辈子没有脱产上过班,不知道工资单什么样。所以,家里全靠父亲那点工资吃饭穿衣,应付我们兄妹三个上学,还有人情世事。又加上父亲的大男子主义,为此,家里的大事小事都由他一个人说了算。为了管好那些工资和奖金收入,父亲特意让木匠打了一个装钱匣,用一把小铁锁锁上。谁需要花钱,都要说出详细理由,父亲默默地考虑一番,才极不情愿的背着我们打开锁,拿出钱来,并反反复复交代,把钱放深口袋里,别丢了,找回的钱一定马上交给他。
父亲是个细心的人,又特别得小气,吝啬的都有点“抠门”。记得我中学时,父亲出差,每次就留下一元钱,让我到街上买吃的,我磨破嘴皮央求再给点也没用。后来到临沂上中专,每个学期交学费,那更得解释不知多少遍,父亲问清楚了别的同学,和我说的钱数相对应,他才肯拿钱给我。就连结婚后,他给我买房子添的钱、过年我的两个孩子得的磕头钱,他都在小本上一项项记上,生怕我不感恩父母情、忘了本,翻了天。
父亲属于“炮正”脾气,遇到不顺心或不高兴的事,轻者对我们甩脸子、瞪眼睛,重了就直接动“皮锤”、打屁股。所以,我从小怕他,但为了维护母亲的利益,我还是大起胆子鼓足勇气对父亲说:“爸,你年龄大了,出去买菜都买不动了,今后,是不是把钥匙交给俺娘,让俺娘真正掌握家里的财政大权?”父亲疑惑的瞅了母亲一眼,但没有生气,好半天,他才慢慢地说:“我知道你会说我真小气,家里大事小事我都管着,就连买个青菜的钱你娘也要和我伸手要,可你娘心粗,让她管钱,一阵子就能把钱花个底朝天,所以,我自始至终,从来就没打算让她管钱。”父亲顿了顿又说:“我今年已经80了,又得了这治不好的肺气肿,不知那天一口痰憋在嗓子眼里就走在了你娘前面。如果我不在了,留不下一定数目的钱,光靠你们孝顺,你娘以后起码的生活保障怎么办?”听完父亲的一番发自内心的话,我的眼睛不由的湿润了,扭头看娘,娘眼睛里同样涌出了幸福的泪花。
父亲是个实称人,估计从来没有对娘说过“亲爱的”、“我爱你”这样的温情蜜语,但他用无言的行动证明,他和母亲相亲相爱相守一辈子,包括娘以后日子,也早已经安排在他的心底。作者简介
陈庆利,男,现供职于国网山东省沂南县供电公司,系山东省临沂市作家协会会员。愿借助手中的笔,讴歌新时代,赞美新时代。
中国文坛精英盘点之90后专辑
在后台回复:“90后”,即可阅读
原鄉書院总目录(点击可直接阅读)
原鄉专栏,在后台回复作家名即可阅读
青山文艺|花解语|张国领|杨建英|杨华|卓玛
名家专辑,在后台回复作家名字即可阅读
毕飞宇|陈忠实|池莉|曹文轩|迟子建|格非|韩少功|贾平凹|老舍|李佩甫|李敬泽|李一鸣|李洱|刘庆邦|沈从文|苏童|三毛|铁凝|莫言|汪曾祺|王朔|王小波|王安忆|余华|严歌苓|阎晶明|阎连科|史铁生|张爱玲|张承志|
博尔赫斯|村上春树|川端康成|马尔克斯|卡佛|福克纳|卡夫卡︱卡尔维诺

关注原鄉書院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