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古城墙上的城门楼

作者:书香溢襄阳 / 公众号:shuxiangyixiangyang 发布时间:2019-04-16


襄阳古城墙上的城门楼
艾子
早在2000多年前,墨子及弟子在其扛鼎之作《墨子》中阐述城池必须具备的六大要素时,就反复强调了城楼的作用。此后,城上建楼成为各地城墙的“标配”。这些楼,由于在城墙上的位置不同,名称也就不同,如城门楼、角楼等,它们的功能也各不一样。今天为读者介绍城门楼——
城门楼指城墙上的门楼,其雄伟壮丽的外观显示着城池的威严,它的作用包括:战时以便瞭望守御、施放火器,平时则以其华丽宏壮而可资登览观瞻;而有了门楼的遮蔽障护,城门可免受雨水侵蚀、矢石攻击等破坏,防守自可更为坚固耐久。
天顺《襄阳郡志》是目前襄阳最早的地方志,在该书的“襄阳府”图中,清晰可见襄阳城六座城门的六座城楼,现在仅存小北门和长门两座城楼。
小北门城楼
小北门 郭伏才摄
小北门城楼历史悠久,史料显示其最早建于唐,《孟浩然诗集》中有一首关于小北门城楼的诗《和宋大使北楼新亭》:
返耕意未遂,日夕登城隅。谁道山林近,坐为符竹拘。丽谯非改作,轩槛是新图。远水自蟠冢,长云吞具区。愿随江燕贺,羞逐府僚趋。欲识狂歌者,丘园一竖儒。
宋大使指宋鼎。开元二十四年(736年)九月,韩朝宗因荐人不当,被贬为洪州都督,宋鼎便接任了荆州长史、襄州刺史、山南采访使。他对襄阳小北门上的城楼进行了维修。竣工之日,宋鼎作诗,群僚奉和。孟浩然当时应该也在,就借这个机会表明了自己的“返耕之意”。诗中“丽谯非改作,轩槛是新图”二句,说明城楼未重新翻造,只有栏槛是新修的。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最迟在韩朝宗任襄州刺史时,小北门城上便有了城楼。
唐德宗贞元年间(785年—805年),曹王李皋(李世民五世孙)任襄州刺史时,又对城楼进行了整修。符载写的《襄阳北楼记》里说:
会异日官府无事,携邹生枚叟之客,高步纵睹于城之墉,次于北隅,大获伟地……由是振陈成新,拔卑为高,经营鼓智,才力什一,笑抃之下,峨峨横空。
符载是唐代的文学家。李皋在贞元三年(787年)任襄州刺史、山南东道节度使时,符载或许在幕中,或许旅游来此。他说李皋的这次整修是“振陈成新,拔卑为高”,有使北楼成为炎夏消暑纳凉的最佳所在的意思。
小北门城楼在宋代也曾重修或多次维修。明代弘治年间(1496年左右),毛宪重建了包括小北门城楼在内的五门城楼。明代诗人曾楚写有《登北楼泛汉江诗二首》:“忽忆花边兴,同登江上楼。俎樽随物外,萧鼓坐船头。渔火前川见,民居夹水稠。醉归山水白,泛舸自中流。”“未尽游观乐,乘舟更倚楼。薰风来水面,鸥鸟浴沙头。樽俎成诗意,歌壶劝酒稠。百年知己会,儒雅更风流。”证明当时北楼已是游览胜景。可惜到了明崇祯十四年(1641年),张献忠攻占襄阳,一把火将城楼烧毁。其后,都御使王永祚又予以重建。
作为襄阳城墙上最显著的标志,小北门城楼在清朝也得到多次修建。顺治五年(1648年),都御史赵兆麟、同知徐腾茂、张仲,重建了大北门和小北门城楼;道光六年(1826年),襄阳知府周凯在小北门上又重修一座重檐歇山式建筑,面阔三间,进深三间,七檩抬梁大木构架。城楼下的门券设有水门和旱门两道城门:汉江洪汛期间,水门和旱门同时关闭,并在两道城门之间回填土石抵御水患。
小北门城楼在新中国成立后曾多次维修,特别是经过1977年的大修,保留至今,成为襄阳的一个标志。襄阳市规划局原总工程师陈家驹回忆:新中国成立初期,小北门城门楼上住着市政工程处的干部和城建工人,由于城楼长年失修,墙砖受损严重,梁柱腐朽,到了1952年冬,摇摇欲坠的小北门城楼差点随风而去。住在小北门城楼内的市政工程处干部冯建业和水文站的高崇兴技术员共同商议,决定从解放桥和解放路工程的经费中抽出7000元作为小北门城楼的维修经费,依原样恢复了小北门城楼。为了节约资金,压脊花砖、扣瓦、筒瓦、瓦当等古建构件都是从老房子中找来的,屋脊上的吻件、走兽还是工匠们自己加工制作的。“文革”期间,小北门城楼的维修管理无人问津,城楼又显破败之态,尔后,城楼成为酿酒厂的图书室,环境才有所改变。
1986年12月8日,国务院批转了当时的建设部、文化部的《关于公布第二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名单的报告》,襄阳名列其中。1987年,襄阳文管所对年久失修的小北门进行一次落架大修。时任襄阳市文物管理所所长的邓万全负责现场监理工作。据邓万全回忆,这次落架大修由襄阳市建筑安装公司承建,施工队伍来自本市的谷城县古建队。由于小北门城楼曾被酿酒厂图书室占用过,城门楼的历史风貌已有部分改变,如:部分墙体使用了现代红砖,并使用水泥粉刷,原来的大隔扇门也已变成了墙体且安上了水泥窗花等。此次大修在木作、瓦作、石作、油漆、彩绘、搭材等工序上尽量修旧如旧,重现小北门城楼的历史风采。
长门城楼
长门杨潇摄
长门城楼始建于明邓愈修襄阳城时。初修时三层,志书上有“每座滴水三层”的记载。
明弘治年间,长门城楼得到修缮。清乾隆年间所著《襄阳府志》记载:“南门楼一座则成化间都督王信重建,其东南、西南、东北各设角楼一座,花楼十门,东、西、大北、东、长门楼四座则弘治间副使毛宁重建。”1993年,再次修缮长门门楼。
长门城楼见证了无数的战事。如清咸丰六年,红巾军首领王喜派兵从这里过闸攻城,连战四天,以失败告终。
(作者系拾穗者成员,中国金融作协会员,湖北省作协会员,襄阳市作协副主席。)
图文:据《襄阳晚报》
责编:玉蝴蝶

关注书香溢襄阳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