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生在和平年代,诸葛亮一定也是个医学家

作者:纯中医黄海涛 / 公众号:puretcm 发布时间:2019-08-23

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诸葛亮先生在中国老少咸知,是三国时期鼎鼎有名的人物。
百度显示:
诸葛亮(181年-234年),字孔明,号卧龙,徐州琅琊阳都(今山东临沂市沂南县)人,三国时期蜀汉丞相,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文学家、书法家、发明家。
其实,诸葛孔明先生医学造诣也应该是很高的,如果生在和平年代,他也一定是个出色的医学家。他深谙扶正祛邪而不伤正的道理。
(诸葛亮舌战群儒)
孔明听罢,哑然而笑曰:“鹏飞万里,其志岂群鸟能识哉?譬如人染沉疴,当先用糜粥以饮之,和药以服之;待其腑脏调和,形体渐安,然后用肉食以补之,猛药以治之:则病根尽去,人得全生也。若不待气脉和缓,便投以猛药厚味,欲求安保,诚为难矣。
(先生忽然讲医道,隐然笑张昭是庸臣,谋国如庸医杀人也)
诸葛亮先生借用治病来说理,就是说,比如一个人得了比较严重的疾病,开始应该吃糜粥,这个糜粥是什么呢?
《礼记·问丧》:“水浆不入口,三日不举火,故邻里为之糜粥以饮食之。”
《礼记·月令》:“是月(仲秋之月)也,养衰老,授几杖,行糜粥饮食。”
在《伤寒论》里也有“得快下利後,糜粥自養”。
宋代张耒《粥记》云:“每日起,食粥一大碗,空腹胃虚,谷气便作,所补不细,又极柔腻,与肠胃相得,最为饮食之妙诀。”
从中医的角度,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可见,治病也要先养胃气,粥就是很好的。然后才服药,等到五脏六腑调和了,形体逐渐安定,然后才能吃肉补气血,然后才能用猛药去治疗疾病,所谓的扶正以祛邪。这样才能除去病根,使人恢复健康。
如果不是这样,不等人的气脉和缓,就直接用猛药治病,想治疗好疾病,是很难的。
夫治民與自治,治彼與治此,治小與治大,治國與治家,未有逆而能治之也,夫惟順而已矣。
歧伯曰:明乎哉問也,非獨鍼道焉,夫治國亦然。
可见治国与治病并没有很大的差别,所以古人云用药如用兵,上医治国,不为良相,便为良医。
吾主刘豫州,向日军败于汝南,寄迹刘表,兵不满千,将止关、张、赵云而已:此正如病势尪赢已极之时也,新野山僻小县,人民稀少,粮食鲜薄,豫州不过暂借以容身,岂真将坐守于此耶?夫以甲兵不完,城郭不固,军不经练,粮不继日,然而博望烧屯,白河用水,使夏侯惇,曹仁辈心惊胆裂:窃谓管仲、乐毅之用兵,未必过此。至于刘琮降操,豫州实出不知;且又不忍乘乱夺同宗之基业,此真大仁大义也。当阳之败,豫州见有数十万赴义之民,扶老携幼相随,不忍弃之,日行十里,不思进取江陵,甘与同败,此亦大仁大义也。寡不敌众,胜负乃其常事。昔高皇数败于项羽,而垓下一战成功,此非韩信之良谋乎?夫信久事高皇,未尝累胜。盖国家大计,社稷安危,是有主谋。非比夸辩之徒,虚誉欺人:坐议立谈,无人可及;临机应变,百无一能。诚为天下笑耳!”这一篇言语,说得张昭并无一言回答。
刘备当时的处境,就和病情危急、身体非常瘦弱的病人一样,需要先调和气血。治病求本也不是一日之功,国家大计,安邦定国如此,治病也是如此。
我们再看一下《黄帝内经-灵枢-逆顺》里怎么说?
伯高曰:兵法曰無迎逢逢之氣,無擊堂堂之陣。刺法曰:無刺熇熇之熱,無刺漉漉之汗,無刺渾渾之脈,無刺病與脈相逆者。
黃帝曰:候其可刺奈何?伯高曰:上工,刺其未生者也;其次,刺其未盛者也;其次,刺其已衰者也。下工,刺其方襲者也;與其形之盛者也;與其病之與脈相逆者也。故曰:方其盛也,勿敢毀傷,刺其已衰,事必大昌。故曰:上工治未病,不治已病,此之謂也。
作为一名医生,了解病情是非常重要的,了解正气和邪气的状况,才能治病求本。
一个高明的医生,要看病势,顺势而为。首先是治疗疾病初起时,其次是治疗疾病还不是很严重的时候,最后是治疗邪气开始衰弱的时候。所以,最高明的医生是治疗未病而不是已病。
可惜,诸葛孔明先生一生辅佐刘备家族征战,积劳成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否则,他一定也是位优秀的医学家。不为良相,便为良医。

关注纯中医黄海涛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