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花飘香/李军伟

作者:至简文字 / 公众号:zhaolijuan5168 发布时间:2019-10-10

点击上方蓝色文字 关注我们吧!
桂花
飘香从杜总处出来,需走一个十数米的直角,再进入一条长长的甬道,然后才上王城路。转弯时,有一股香味,彻骨彻髓地扑过来。我四下里瞅去,并未见有花开,眼前,唯有杜总这颗硕大的光头。 近年,杜总事业鼎盛,日进斗金的同时,身体也呈横向发展态势,腹部暴起,脑后臃肿成颤巍巍的一坨。好在最近迷上了篮球,一天一场,身体确实健壮了。我曾夸赞他:“脑袋小了,已有俊俏姿态了。”但这不足为使他喷施香水的理由吧? 杜总旋转着眼镜后面的一双大眼,说:“别找了,是桂花的香!”又说:“赶紧点,五点半之前到韩城,天黑之前打一场!” 这也是黄哥的意思。黄哥是生意人,从撵集头开始,霄衣旰食,一路走来,倒也顺风顺水。至于涉足餐饮,是谁也没有想到的,半路出家,虽甘之如饴,却并不好修成正果。千样的原因,都抵不上房东的秋后算账,就在黄哥生意蒸蒸日上时,房东收回了租赁合同。好在黄哥已经有了铁打的团队,临财毋苟得,临难毋苟免,经历近一年的磨砺,黄哥的团队选址建房,励精图治,定于十一之前,要敞敞亮亮的重新开业了。 今日小聚,黄哥美其名曰:“试菜。“这是人到中年,自己跟自己订制的独一无二的玩法,忙里偷闲,且吃一杯酒去! 正是暮色四合时候,广场上阒无人声,我们这伙不速之客,打破了这份宁静。馥郁芬芳的气息袭来,我又闻到了桂花的香味!这是怎样的香啊,像钟情的爱人,不管不顾,直窜心底! 我拒绝同伴们球赛邀请,又怕他们说我自命清高,故而先揶揄他们说:“都是大老爷们儿,胸怀当宽广,岂可为一个篮球,争夺得面红耳赤!”然后一个人抱个篮球遮目,装模作样,踏香访桂去了。 近些年,古镇几经修葺,旧貌换新颜。在初上的花灯影里,拈一把桂花香,已多出一丝昔日宫阙的古韵来。西山还残留着斑斓的落日余辉,置身在栉比鳞次街心,遥望南山之陲,伏牛悄然静卧,磅礴的轮廓悄隐在渐浓的黛幕里。洛水柔情万种,收波敛息,真是要走入我今夜的清梦了。若非天晚,这大好的江山,我是一定要跋涉一番的。毕竟,在这一古老去处,寄留着我曾经的青春,恰似人生的初恋,历久弥香,香如桂花。 三十年前,也是这样的季节,也是这群人,从二中对照涉水上山。那是我第一次登山,也是我第一次涉水,初临山巅,振臂高呼,山河有声。真个是碧云天,黄花地,心染丹枫,水灈清波。虽不曾扁舟泛波,中流击水,单这徒步登攀之快,也是久久不能忘怀的。 球场上稀零的喝叫依然在继续,胖子打出风采来了,二百斤的肉身竟然不是个事,闪、跳、腾、投,飞轮一般的灵活。第一次见阳子打球,只想他是个戴着眼镜的斯文人,识不得五谷,缚不得黄鸡,谁承想他不外露,竟是十投九中了。直到黄哥露出败迹,喘息成一团,酒店正好振铃,遂收起来一身汗水,起架而去。 店前的广场上已排放有许多车辆了,霓虹下的酒店着尽彩衣,一脚跨进去,便被它的敞亮大气给震憾到了。正副大厅,可容纳数百人,各种酒席宴会皆可囊括,靠北十个包厢一字排开,揎臂猜枚,互不相闻。 老实说,对于眼前的珍馐美馔,我只有眼花的份儿,并无有评头论足的资本,毕竟素衣寒门才是我的归处。且自认为才学不及苏子,精细不如胖子,专业不及阳子,守时不如小乔,魄力难敌杨总,眼光不如杜总。出不得力,使不得智,胸无长志,心似枯水,一味的浑浑噩噩,不知明日之将至,空笑今日之即去。 我只说眼前的牛肉好吃,筋头巴脑的,口感佳,回味悠长。黄哥说:“这牛肉是咱厨师自己煮的,一斤只出四两肉,绝对的货真价实!”黄哥中年发福,活脱脱一尊弥勒,人又敦厚,不挑不捡的,杯来酒干,几圈下来并不曾露出醉态,只是眯着眼睛嘻笑。海伟是黄哥的合伙人,我见过几次,此人风趣可亲不张扬,今天明显已进入状态了,一手握杯,一手提瓶,一路踢着鸳鸯连环腿,旋转着进来,一番玩玩笑,让室内气氛瞬间飙升到了高潮。 黄嫂说:“冯海伟,你不喝了吧,看你那嘴都歪到哪儿了?” 我寻声瞅过去,果见海伟歪嘴斜眼的扭着身子,正大笑着回话:“嫂子你平时都不拿正眼瞅我,现在才有空关注,谢谢了……”众人早笑成一片了。 记不清黄嫂是何时飘然而至的,只说有个座位虚设,我开始并不解其意,如今看去,应是有意为之了。因了酒精的作用吧,黄嫂双颊绯红,正如小鸟一般,轻倚在黄哥侧畔。一时莺语燕呢,娇婉春啼,笑靥如晕,流眄似波。难怪一股馨香,如丝如缕,缠缠绕绕,氤氲吞噬着整座房间,我正自纳闷,这屋里怎么会有桂花的香味儿呢?原来如此!小乔今晚喝不上酒了,心浮气躁,上蹿下跳,把车钥匙掏出来又放回去,放回去又掏出来。这会儿无聊,编出瞎话来骗胖子为他找手机,看胖子围着黄嫂兜圈子,上头下头的折腾,他倒笑出了眼泪。杜总高举一杯酒,一味的跟黄嫂攀交情,好歹要碰一个。黄嫂却是缠笸箩沿儿高手,顾左右而言他,偏要和阳子干杯。黄嫂说:“上次你哥的好朋友住院,亏得兄弟出了大力,你哥长了脸面,这一杯无论如何是要喝的!” 阳子谦谦虚虚地喝了,苏子一阵眼气,嚷嚷着也要喝一个。苏子大才,腹笥盈库,胸藏锦绣,近年痴迷书法,曾错把墨汁当水给喝了。苏子与夫人异地相守,节假日夫妻相聚,说不尽的恩爱。夫人做出来情调,脉脉对着苏子说:“夫君,奴家在外奔波数月,你瞧我瘦了没有?”说完就地一个旋转,亭亭玉立当场,只等苏子一个热烈的拥抱了。 谁想苏子正犯了呆气,手指地下的台秤说:“你上去,叫秤说话!”这呆子现在想要跟黄嫂喝一个,竟然期期艾艾地夸赞起黄嫂来:“嫂子,近来瘦了呀。”黄嫂说:“能不瘦吗?最近侍候俺妈,一天跑七八里路,腿都跑细了呢!” 苏子忙说:“别跑太狠嫂子,那样子会伤到你膝盖骨的!” 这一副醉图媚态,正被腆着大肚子居中而坐的黄哥看在眼里,他如笑弥勒般不发一言,任由黄嫂长青虅似的附在身上。 待返回洛阳,已是午夜了,我依次送伙计们到家后,扫了一辆单车,顺滨河路回家。清风挟裹着桂花的香味扑鼻而来,半弯上玄月悬挂在上阳宫阙,我索性站立于彩虹桥上,临堤听起洛水的涛声来了。作者简介
李军伟,豫西农村娃。退伍老兵,喜田园牧歌生活。农闲习文墨,乐此不疲。
识别上边二维码关注“至简文字”
投稿邮箱:
13598161757@163.com
本期编辑:一笑而过
关于投稿
1、题材体裁不限,须原创首发,一周内未接到回复,可另投他处。文责自负。
2、个人简介、照片与文本一并发送。欢迎作者自配图片、音频。
3、10元以上赞赏80%作为稿费一周后付与作者,10元以下不再发放。朗诵者报酬由平台支付。李军伟/同学赋李军伟/如此教育李军伟/皂角树李军伟/水鬼

关注至简文字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