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药企TOP10榜单

作者:化工邦 / 公众号:chempub 发布时间:2019-10-17


药企TOP10的榜单,犹如学术界的诺贝尔奖,电影界的奥斯卡,向来都是强者居之,充满了刀光剑影。
本排名按照2018年药企的公司年报中制药收入为排名依据(消费保健不囊括在内),加入了个人对于研发趋势和市场走向的分析,以各公司特色领域进行介绍。
一、辉瑞
辉瑞2018年营收536.47亿美元,同比2017年增长2%。
核心:肿瘤、心血管、疫苗、神经痛、自身免疫
宇宙第一药厂辉瑞,药企NO.1,在波谲云诡的新药研发时代,不败秘籍:买买买。正所谓一时收购一时爽,一直收购一直爽。辉瑞的并购手笔之中不乏代表之作:1999年并购华纳兰伯特而获得立普妥;2009年收购了惠氏带来了头牌产品Prevnar 13……当然辉瑞的研发实力也不容小觑,哌柏西利、托法替尼等已经成为了独挡一面的重磅产品。
肿瘤市场,哌柏西利凭借疗效上的优势,已经成为了一线ER+、HER2-乳腺癌(占比60%)用药,销售业绩接连攀升,有望力成为全球最畅销的乳腺癌药物。辉瑞收购的恩杂鲁胺作为目前阶段最好的前列腺癌药物,18年增速18%,营收6.99亿美元。
托法替尼作为类风湿关节炎的新兴代表药物,凭借口服、疗效上的优势,18年销售额为17.7亿美元,一定程度弥补了依那西普业绩的下滑。
曾经在心血管领域叱咤风云的辉瑞,在专利陆续到期后也不免感慨:人生易老天难老!虽然目睹了氨氯地平、阿托伐他汀、西地那非等辉煌的失去,也等来了最畅销的心血管药物—阿哌沙班,与BMS联袂贡献了98.72亿美元的成绩。
肺炎疫苗Prevenar 13自2016年增加中国市场后,业绩开始上升,保持低速的增幅;普瑞巴林,18年专利悬崖,也会在未来数年迎来下滑的阵痛。
二、罗氏
罗氏2018年制药业务439.67亿瑞士法郎。
核心领域:肿瘤
新兴:多发性硬化症
肿瘤市场上,素有流水的巨头,铁打的罗氏。罗氏在肿瘤市场一直都是难以逾越的存在。
靶向时代,烈火烹油,靠着三款单抗-利妥昔单抗、贝伐珠单抗、曲妥珠单抗的表现,大放异彩,成为了肿瘤市场的翘楚,独领风骚数十年。免疫时代新起,群雄四起,BMS环伺,重磅迭出,罗氏的三款单抗受制于专利的危机,统治力不复从前。不过罗氏依旧淡定自若,通过改良三款核心单抗、推出自己的PD-L1抑制剂,肿瘤的王者之位,依旧无人撼动。
曲妥珠单抗的改良版Perjeta(帕妥珠单抗)已经覆盖Her2+乳腺癌患者的临床全程治疗,用药周期显著延长,有望接替曲妥珠单抗成为乳腺癌的头牌;罗氏通过收购获得的利妥昔单抗的升级版Gazyva增长迅猛;推出的PD-L1抑制剂Tecentriq,完美与贝伐珠单抗契合,开始进军一线NSCLC适应症。18年12月份,FDA批准Tecentriq联合贝伐珠单抗及化疗,用于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Tecentriq2018销售额增幅高达59%,达到了7.72亿瑞士法郎。
此外2017年罗氏和百健研发的Ocrevus被FDA批准用于治疗多发性硬化症(MS),不仅是目前为止最长效的MS治疗药物(6个月注射1次),也是首个获批可以治疗两种类型MS的药物,仅两年就斩获了23.53亿瑞士法郎。
三、诺华
诺华2018年制药业务营收447.51亿美元(创新药+仿制药),相比2017年增长3.8%。
核心:自身免疫、肿瘤。
多发性硬化症市场近两年越发饱和,随着罗氏长效药物Ocrevus(6个月注射一次)重磅来袭与主要产品专利相继到期,诺华的芬戈莫德市场也可能在近两年有所萎缩。
用于银屑病治疗的苏金单抗凭借与强生的乌司奴单抗头对头研究胜利在业界备受认可,市场销售额也随之水涨船高,迅速攀升到了28.37亿美元的佳绩,一度给强生造成不小的威胁。
作为早期涉猎肿瘤的巨头公司,诺华的伊马替尼开创了肿瘤靶向治疗的先河,缔造了往昔的峥嵘时光。不过后期产品线的乏善可陈也让其在风起云涌的肿瘤江湖,丢掉原有的霸主地位。伊马替尼的升级版尼洛替尼、罕见病骨髓纤维化的芦可替尼、收购而来的Tafinlar+Mekinist都不足以焕发往日的荣光。备受瞩目的第一款CAR-T疗法Kymriah 2018年拿下了0.76亿美元的成绩,远低于吉利德的同款疗法Yescarta。
四、强生
强生2018年制药业务板块营收407.34亿美元,同比增长12.4%,创下了近几年新高。一方面是自身免疫、肿瘤新上市的药物交出了满意答卷;另一方面是由于2017年300亿美元收购罕见病药物公司Actelion,进一步扩展了自己的产品管线。
核心:自身免疫、肿瘤、心血管、精神分裂
自身免疫市场上,英夫利昔单抗在其类似药竞争下,市场份额接连下滑。作为其升级版的戈利木单抗在疗效与给药方式都有所改善,在专利期限内将继续保持低速的增长。与TNF-α抑制剂在自身免疫领域的全面不同,白介素抑制剂在银屑病等单个领域却更出色。乌司奴单抗自2009年问世以来就保持了极高的增幅,即使面临最大的竞争对手-诺华公司的苏金单抗,保持了28.5%的增长速度,迈入了50亿美元大关。2017年上市的IL-23单抗guselkumab在头对头研究中PK掉了诺华的苏金单抗,成为了目前最好的银屑病药物,上市近一年就交出了5.44亿美元的成绩,巩固了自己银屑病的霸主地位。
肿瘤市场上重磅迭起,其中最为亮眼莫过于达雷木单抗。2015年底上市短短三年时间,依靠临床疗效的突破,从多发性骨髓瘤的四线用药跃迁到了一线,欲与新基试比高。2018年增幅高达63%,销售额突破20亿美元,成为强生最重要的肿瘤药品。强生伊布替尼在美国海外市场拿下了26亿美元,不负其超级重磅的盛名。
心血管市场上,强生对罕见病药物公司爱可泰隆的300亿美元并购,获得了马西替坦等几款肺动脉高压药物,加上已有抗凝血药物利伐沙班,进一步巩固了自己的优势。
五、默沙东
默沙东2018年制药业务收入376.89亿美元(+6%)。
核心:肿瘤、疫苗、糖尿病
肺癌作为第一高发的肿瘤,巨大的市场下是PD-1抑制剂暗潮涌动的争斗。Keytruda拿下了一线鳞状NSCLC和非鳞状NSCLC,涵盖了80%左右的NSCLC患者,远远甩开了O药和罗氏的T药。同时在不考虑PD-L1表达的情况下,K药联合化疗都取得了临床突破。默沙东,依靠K药凭借在一线非小细胞肺癌、微卫星不稳定性(MSI-H)实体瘤的批准,肿瘤业绩一路高歌猛进,成为了肿瘤市场上炙手可热的巨头。2018年,K药营收71.71亿美元,成为了最畅销的PD-1抑制剂,增幅更是高达88%,不出意外的话,三年之内,K药将会取代来那度胺成为肿瘤药物的魁首。
九价宫颈癌疫苗Gardasil 9的推出让默沙东直接成为了HPV疫苗的霸主地位,无药可以撼动,18年贡献了31.51亿美元的成绩。
糖尿病领域,DPP4抑制剂西格列汀市场表现乏力,日渐凋敝,增长一度陷入停滞,不过糖尿病市场依旧可以为默沙东贡献60亿美元的业绩。
六、赛诺菲
赛诺菲2018年制药业务298.04亿欧元,相比2017年增长2.5%。
核心:糖尿病、疫苗、罕见病。
糖尿病市场,甘精胰岛素受制于专利悬崖,市场份额接连下跌,目前已经把糖尿病的王牌之位拱手于诺和诺德的利拉鲁肽。被寄予了厚望的Soliqua(胰岛素+GLP-1)业绩同比与诺和诺德的索马鲁肽更是相形见绌。传统的王牌领域在一次次的挫败中也不复当年了。
作为赛诺菲传统强势领域,疫苗与多发性硬化市场表现稳定。此外,赛诺菲收购了Bioverativ为其带来了Eloctate、Alprolix这两款成熟血友病产品,强势进军血液疾病。
2017年3月Dupixent获得FDA批准用于治疗成人中重度特应性皮炎(湿疹),2018年10月又新增了哮喘的适应症,销售收入达到7.88亿欧元,初具重磅炸弹的气质。
与再生元联合开发的PD-1单抗Libtayo在2018年9月获批上市治疗皮肤鳞状细胞癌,销售收入1500万美元,为赛诺菲进军肿瘤市场提供了一个好的开始。
七、艾伯维
艾伯维2018年营收入327.33亿美元,增幅15.2%。相比于去年增幅的10.1%,有了较大提高。一方面有赖于阿达木单抗的稳步增长,更大是由于肿瘤和丙肝业务的快速增长。
核心:自身免疫、肿瘤、丙肝
艾伯维,凭借阿达木单抗摧枯拉朽的战斗力,毫无疑问拿下了药物销售的七连冠,春风得意。
不过这也是艾伯维最头疼的问题:阿达木单抗是公司的支柱,荣辱皆系一身。因此艾伯维一方面延长其专利保护期的长度和其他类似物竞品公司周旋(专利诉讼、合作等),推迟其类似物在美国上市的时间,一方面寻求新的增长点,防止其市场萎靡带来的震荡。同比与2017年阿达木单抗占比65%,2018年开始有了好转,单药占比为60%,这其中很大一方面来自于肿瘤与丙肝市场的贡献。
重金收购拿下了依布替尼美国的市场享有权,18年拿下了35.9亿美元的佳绩;和罗氏公司共同研发了Bcl-2抑制剂维奈妥拉,让其成为血液瘤市场上不容小觑的存在。
艾伯维2018年顺势推出了全基因型丙肝药物Maviret,上市一年后就拿下了34.38亿美元的成绩,取代了吉利德的王者之位,萎靡的丙肝市场呈现回光返照。
八、GSK
GSK 2018年制药业务收入173亿英镑(+2%),疫苗业务收入59亿英镑(+16%)。
核心:HIV、呼吸系统、疫苗。
HIV领域中,GSK开始不断撬动吉利德的王者之位。靠着多替拉韦为主的复方药,拿下了HIV市场的第2、4名,和吉利德公司在HIV市场上分庭抗礼。
作为呼吸系统老牌劲旅,虽然Seretide专利到期带来了市场的下滑,不过13年推出的Breo Ellipta(氟替卡松维兰特罗)和Anoro Ellipta(乌美溴铵维兰特罗),表现就不俗,保持着高速的增长。两者联合贡献20.81亿美元的销售收入,填补了Seretide销售额的下滑。
贵为疫苗界的四大金刚,GSK在原有基础上置换来了诺华的疫苗管线,实力得到了进一步提高。其2017年10月上市的带状疱疹疫苗被美国CDC推荐50岁以上老人接种,2018年销售收入直接突破10亿美元,带动GSK整个疫苗板块增长了16%,并且成功抢下美国市场98%的份额,初具重磅潜质。
九、礼来
礼来2018年制药业务245.56亿美元,相比2017年增长7%。
核心:糖尿病、癌症、银屑病。
糖尿病市场,长效GLP-1药物度拉糖肽,凭借每周给药一次的便捷性和降糖减重方面的优势,市场上一路高歌猛进,2018年更是拿下了31.99亿美元,增幅高达58%,直逼诺和诺德利拉鲁肽的霸主之位。
肿瘤市场上,除却肺癌化疗药培美曲塞外,礼来基本上没有拿得出手的重磅产品。VEGFR2雷莫芦单抗、乳腺癌的CDK4/6抑制剂Abemaciclib等在纷争不断的肿瘤市场上难以有重大突破。不过对于礼来来说,或许星星之火依旧可以燎原吧。
此外,礼来推出的第二个IL17A抑制剂Taltz凭借高速的增幅,短短三年就拿下了9.38亿美元的成绩,较之诺华的第一个IL17A抑制剂苏金单抗也没有逊色多少。
十、安进
安进2018年制药业务237.47亿美元,相比2017年增长4%。
核心:自身免疫、肿瘤、甲状旁腺功能亢进。
安进最为重要的两个药品,依那西普与培非格司亭纷纷都陷入了专利到期的困境中,不过目前看来冲击不算太大,两者依旧贡献了近95亿美元。
用于骨质疏松和实体瘤骨转移的地诺单抗,由于该领域缺乏重量级对手的竞争,保持着高速的增长速度,一共拿下了40.77亿美元,成为了安进最为倚重的重磅炸弹。
安进Repatha是目前唯一一个被证明具有降低心血管病患者心脏病发作、卒中、冠脉重建术风险的PCSK9单抗。虽然疗效相比于他汀更有优势,无奈高昂的价格让其迟迟没有得到医生的青睐。在去年降价之后,临床需求得到极大的释放,一改往年的颓势,全年增幅达到72%,销售额5.5亿美元。
安进在老牌产品西那卡塞基础上升级得到了盐酸维拉卡肽,继续巩固了其在血液透析治疗的继发性甲状旁腺功能亢进领头羊的地位。(来源:药渡)
为满足医药行业尤其是从事研发、注册、生产等领域的专业人员在药物晶型相关研究中的重点难题的交流需求,科学合理地设计和控制多晶型原料药结晶工艺,重复生产出满足质量要求的晶型,化工邦联合中国化工企业管理协会医药化工专业委员会定于2019年10月17日-19日在济南举办“制药企业药物晶型相关研究中的重点难题案例培训班”,届时将邀请业内专家到会授课并进行专题研讨。【详情点击:制药企业药物晶型相关研究中的重点难题案例培训班】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即可参与报名!

关注化工邦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