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衣哥”朱之文现状:女儿200斤宅家里,门窗遭村民抢砸:悲剧的背后,是人性.......

作者:思想聚焦 / 公众号:sixiangjujiao-weixin 发布时间:2019-11-02


作者 |瓜姐
来源 |瓜姐来了(ID:guajie521)
1
普通人一夜成名后,会发生什么呢?
9年前,他还是个穷困潦倒的建筑工人,穷在深山无人问津。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他报名参加了星光大道,在现场,他唱出了自己最拿手的歌曲《滚滚长江东逝水》。
节目播出后,他朴实无华的形象和嘹亮动听的歌声,受到了全国人民的喜爱,人们亲切的称他为“大衣哥”。
朱之文火了,电视台与商演纷纷找上门来,他的收入与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时的电视节目里,经常能看到这位“大衣哥”的身影,一身军大衣,一口方言,一脸质朴。
对于朱之文而言,“大衣哥”无疑让他的命运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有钱了,有名了,按道理,他可以过上体面的生活了吗?
然而,并不是这样......
成名后的他,回到了自己出生的村子,本来他一位,迎接他的会是衣锦还乡的鲜花和掌声。
可没料想,等待他的却是一个人性的无底洞。
先是家里被一堆莫名其妙的人挤满,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亲戚排队过来借钱,就连老婆孩子都像换了个人......
最让他受不了的,是村民们刻薄的冷言冷语:这穷小子长这样也能出名,就唱几首破歌也能挣大钱。
在记者无采访村民的时候吗,那些村民直接大言不惭地说:要想俺们说他好,俺庄上一人给俺买个小轿车,一人给一万块钱。
在他们眼里,朱之文的钱“花也花不完”,可他们忘了,这完全是朱之文的个人努力,与他们毫无关系。
朱之文为了回报自己的家乡,捐钱修路,然而村里人却嫌他捐的太少,直接把村里立给他的功德碑砸掉......
人性的丑陋,在这个小村庄展示得淋漓尽致.....
而近两年,情况越来越恶劣,随着人气越来越低,大衣哥几乎已经不怎么参加演出,而是选择回村里养老。
然而,他的生活依旧无法平静。
2
随着直播、短视频等等的兴盛,朱之文老家的村民们找到了新的“赚钱方法”。
他们发现拍摄朱之文的视频或者直播,就可以赚到很多打赏,平时打工也就几十一天,拍摄朱之文,却可以让他们每天的收入超过200元。
而且很轻松,于是村民们沸腾了。小到7岁、大到74岁,纷纷拿起手机对准朱之文。
74岁的朱西卷目不识丁,但这并不妨碍他加入拍摄的大军。他花1000多元买了个智能手机,虽不会起吸引人的标题,但靠着朱之文的名气,两个月后,他就把手机钱赚回来了。
高贵是朱之文的邻居,靠拍朱之文,他的账号有了一百多万粉丝。去年,他把账号卖给了一家公司,一下赚到了60万元。
除了村民们,还会有一些爱搞直播的网友,纷纷带着手机来朱之文的村里拍摄和直播,直播里写着“看望大衣哥”,实际上,他们却是为了牟利的冷冰冰的打扰。
朱之文没有了自己的空间和时间,就连宝贵的早晨,都要被打扰。
每天天刚亮,就有人开始砸门砸窗户喊他出来。朱家的门一开,这些人就鱼贯而入,挤满了整个院子。
他不敢不配合,甚至来上厕所都要被跟随,他只能忍,一旦他有一点点不配合或者露出不悦的表情,就会有人说他飘了、说他白眼狼。
直到天黑透,这些人才会走离开,有时候晚上还会有人来,为了让他开门,这些人无所不用其极,砸门、扔东西、甚至拿石头砸窗户玻璃......
朱之文苦不堪言,便选择关闭门甚至在门上贴各种警告,本该是衣锦还乡的养老,如今却仿像生活在了牢笼里。
有人问他为什么不走?他尝试过,2018年,他网上曝光了一段大衣哥逛某楼盘的视频,视频中大衣哥来到某售楼处。
立马就有各种新闻报道,说大衣哥年收入1600万,买几百万豪宅,“飘了”、“忘本了”......社会的各种舆论对他来说更是无形的枷锁。
没有文化没有什么见识,50岁的“大衣哥”还是选择回到自己老家,起码在自己生根的地方,他心里更舒坦。
但对于他来讲,村民的打扰别人的打扰都可以忍,但最可悲的是自己的家人,也变成了和外面那些人一样。
拍视频的人中,最热情的就是他自己的妻子,原本朴实的她开始了化浓妆、玩直播。
自己的一双儿女也辍学,天天在家不务正业,专心地做着啃老族。
他的儿子甚至直播相亲,很多年轻的女孩“慕名前来”,是因为大衣哥会根据习俗给这些来相亲的女孩见面红包......儿子结婚他也愿意给百万的支持。
儿子堂而皇之的接受着父亲的馈赠,心安理得地和相中的女孩谈着恋爱。
而他的女儿呢?小小的年纪体重就达到了200斤,这也成为了大衣哥最大的烦恼。
曾经质朴和谐的一家四口,如今早已面目全非。
成名9年,朱之文有了钱有了名,却没有了自己的生活,等到他终于老了可以回去休息的时候,却被流量、被直播、被周遭人贪婪的人性消费着。
成名以前,朱之文喜欢唱歌,村里人都嘲笑与揶揄他,但他毫不介意,仍唱给大家听。
现在,每个人都举着手机,让他“喊一嗓子”,可他已经不愿开口了。
朱之文梦想的生活很简单:逗鸡、遛狗、养花,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晃荡一整天。
可这些已然是奢望。
他们村长与山东一家公司签了合同,准备把朱楼村打造成“大衣哥度假村”,让朱之文开门授课,当然,他个人是没有任何收入的。
3
被可悲的时代和人性消费的何止是“大衣哥”,前段时间被闹得沸沸扬扬的“流浪大师”,郁郁不得志后选择流浪的他,有着很多想要说出去的故事。
起初,只是少部分人和他聊天探讨,这些人把他的各种高谈阔论发到网上,“流浪汉里的大师”这种富有冲击力的主题,迅速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于是全国各地纷涌而至的自媒体人士、各类博主、直播团队将“流浪大师”团团围住,其背后目的是什么?短短几秒钟的视频,据说转手就可以卖到500元至1000元,立马变现,这不是癞子头上的苍蝇明摆着赚钱的大好商机吗?
是这一群人,让这位原本简朴、平静的拾荒老汉一下成了全国网红,让他一头花白凌乱的长发在互联网大潮的风口迎风飞舞,逆市飘红!
视频里侃侃而谈的“流浪大师”并不快乐,他只知道:
“早些天还真有人来跟我探讨,这两天一下子增加了很多人,他们拿我赚钱,也没看有人分一点给我,反而打扰了我的正常作息,也没办法出去捡垃圾了……”
爆红之后,一地鸡毛。
流浪大师不愿意再多说话,热度一过,这些主播们一哄而散。
流浪汉还是那个流浪汉,继续捡垃圾看书练字追求生活的平静。而这些赚的盆满钵满的所谓主播和自媒体,早已经拿着钞票,去寻找下一个猎奇的人和故事了。
鲁迅先生曾说过: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
果不其然,即使在文明经济高速发展的当今,在毫不费力的名利之下,人性的恶依旧被展示地淋漓尽致。
这是人性的悲哀,也是时代的悲哀。
*作者:瓜姐,微信公众号:瓜姐来了(guajie521),跟着瓜姐,吃娱乐圈最新鲜的瓜,扒最猛的料,听最毒舌的点评~你点的每个在看,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关注思想聚焦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