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枞阳人:这几个地名答对了,有红包!(二)

作者:枞阳二三事 / 公众号:ahzy234wx 发布时间:2019-08-24

麟公神笔浮山画,岂许闲人乱涂鸦
——漫说李公麟《龙眠山庄图》
宋代李公麟《龙眠山庄图》,与王维的辋川图相媲美,为世之珍宝。早前,我看到《龙眠山庄图》,给我第一感觉是枞阳县浮山风景速写缩略图。我从小在浮山玩,对浮山的一些掌故时有所耳闻。细看这幅画中的岩洞名称,有的还依然存在,有的名称不同。我也非常疑惑,因为桐城市有龙眠山,不敢冒然。2017年,我与桐城的几个朋友相约,到龙眠山一游,顺便了解一下,龙眠山及周边有没有许多大的洞穴,所问的人都回答:没有。《龙眠山庄图》画中有许多岩穴与禅师,使我更有理由确定画中物像来源于浮山。
一、李公麟的籍贯
《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史部第一八五册》收录了明朝正德《安庆府志》手抄残本,其《选举志二》中有李公麟、李元中、李亮工,人们称之为“龙眠三李”或“龙山三李”。康熙《桐城县志》、嘉庆《庐州府志》、光绪《庐江县志》以及《无为县志》、《舒城县志》均有“龙眠三李”记载。
嘉庆《庐州府志》记载,庐州府南至白茅山(庐江人把“拔”读成“bái”),有铜。舒城有三一在桐城。《无为志》记载,含有桐邑五乡。《庐江县志》记载,在县南七十里高溪岭又作高环岭通桐城,上有五显庙;南到卓马山,有分乡岭,抵江。阳谷口,到无为界。《江南通志》记载,安庆府东至灵山寺,等等。这些说明在不同历史时期,行政区划不一样。明清时桐城县区域,基本含枞阳、阴安、高安、永安四个古县部分区域。1949年后,桐城县分二个县,枞阳县曾名桐庐、湖东。所有这些,更说明了在不同历史时期,地方志对李公麟记载和认同。
嘉庆《庐州府志》称李公麟为舒城人,来源于南宋王偁《东都事略》。如果以宋朝人的记录为根据,我找到了以下几条:
《宋史·六艺》:李公麟,字伯时,舒州人。长于歌诗,多识奇字。自夏商以来,锺鼎尊彛皆能考定,世次辨测欵识。
宋朝王銍次子王明清《挥麈录·第三录》:元祐中,舒州有李亮工者,以文鸣荐绅间,与苏、黄游,两集中有与其唱和。而李伯时以善丹青,妙绝冠世,且好古博雅,多收三代以来鼎彝之类,为《考古图》。又有李元中,字画之工,追踪钟、王。时号“龙眠三李”。同年登进士第,出处相若。约以先贵毋相忘,其后位俱不显。
南宋周密《云烟过眼录》:李伯时《山阴图》,许元度、王逸少、谢安石、支道林四像。并题小字米老,书缝有睿思阁小玺,幷米印上题“南舒李伯时”为襄阳米元章作。下用李公麟小印,甚奇。尾用小玺,绍兴小玺跋尾。
《万姓统谱》:李冲元,字符中,舒州龙眠人。举进士,工书翰,追踪锺王,与李公麟、李亮工,同时登第。号“龙眠三李”。
宋朝的《挥麈录》、《云烟过眼录》、《宋史·六艺》及《万姓统谱》与明朝正德《安庆府志》记载一致,龙眠三李为舒州人。那他们到底是哪一县的呢?
《嘉庆庐州府志·五十卷杂文上》有一段记录,宋濂《又跋马性图后》:元丰七年,李公麟写赠龙山友人李元中。【按】传记谓公麟及二弟,公庚、元中咸以文学著,时人目之为“龙山三李”,今公麟称元中为友,殊不晓。岂元中者或其同姓之疏属耶。传记之讹亦未可知也。
《康熙安庆府志》也有宋濂《跋李伯时马性图后》记载:元丰七年,李公麟写赠龙山友人李元中。当是指公麟犹未举进士,而其家桐城抵彭蠡,为近故,尝遇马见野马千百成群,而为此图。……传记谓公麟及二弟,公庚、元中咸以文学著,时人目之为“龙山三李”,今公麟称元中为友,殊不晓。岂元中者或其同姓之疏属耶。传记之讹亦未可知也。
画上跋为原始记录,说明他们是南舒桐城人,同姓同里。还有一点要说明,宋朝桐城县县衙不在今天的桐城市城区,区域不含明清时的西乡。据《桐城县志》记载,庆元元年,桐城县治所设在枞阳。
二、李公麟的家
据宋周必大《题鞠城铭》及宋吴子和《舜受老人词》,李公麟是南唐李先主昇四世孙,陇西李。他的外甥张徴,字新仲,号达明,人称澹岩居士。宋朝程俱在和张徴诗中写道:“忆官古龙舒,妙境开禹甸。漱流探九井,曳屐穷四面(自注:山名)。”四面山在现枞阳县项铺镇石溪与柳西村交界。
宋濂在《又题李伯时山庄图后》中写道,李伯时自序:“元丰纪号,岁在丁已月,在涂,即买山于龙眠,以基以堂”。涂指嵞山,会稽山,在今枞阳县境内。《又题李伯时山庄图》结尾写道:“三李即伯时、公庚、元中,大小山即梁何点,及其弟兄常,与东山何求,同僚于会稽,世称何氏三高,时以比龙眠三李,故徵举之以为言耳,因并著之”。何点、何常、何求三人为“会稽三高”,正德《安庆府志》有他们传记。宋程俱《故人张达明徵饷舒木,将以古句次韵酬之》诗也证明了这点。据地方说法,李元中家在龙山李家弄,现项铺镇柳西村境内,有“白石山房”,西边有白石潭。原枞阳县白石乡名称来源于此。
《桐旧集·卷三十一》记载:王天璧,字照文,号壁亭,顺治乙酉举人,官阳谷知县,有《存心堂诗》。潘蜀藻曰:璧亭妻郎氏贤孝。崇祯辛已,避寇乱,枞阳贼追之,急难八龙潭死焉。璧亭尝购青湾数亩,相传为李伯时山庄故址。
明末清初著名诗人潘蜀藻在《过王甓亭青湾山庄却寄》诗中写道:怪尔轻将月俸分,元来此地足耕耘。四围山色青如黛,一望田畴绿似云。华子冈头闻犬吠,小儿坡上散羊群。何时猿鹤容同伴,曲水流觞从右军。
由此可知,李公麟家在青湾山王天璧住的地方。笔者所知小儿坡又名白羊冈。还有青湾山、华子冈、八龙潭这几个古地名。
朋友,你答对了,有红包!(恭候佳音!)
三、李公麟隐居地在浮山
龙眠,一种解释是归隐的意思。早期记载,尧时巢由不仕,隐于南鄛。明清时的桐城人对“龙眠”的说法有:《桐城县志》记载,龙眠山有东西二龙眠。方以智在《游龙眠山》一文写道,龙眠绵延百里。他在浮山陆庄有房子,边上有报亲庵和稻香阁。他的墓位于他母亲墓北侧,在浮山北麓,且在浮山留有石刻。他在华严寺当过一段时间主持,自号为“龙眠愚者”。明朝赵釴《龙眠》诗云:天合群峰胜,山藏百折奇。肯教流水去,不遣世人知。种玉田常稔,烧丹竈已移。就中堪著述,旧与白云期。这首诗说明了龙眠的广袤与深藏。所以,我们不能狭隘地把李龙眠就完全限定在龙眠山,还要看他的生活轨迹。
姚文爕,字经三,号耕壶,又号羹湖,自号姚龙眠。《四库禁毁书丛刊》载有《浮山篇》长诗一首:“浮山山倚空濛天,元父炫巧镂云烟。神斤鬼斧琢苍玉,雕鉴造化成自然……浮山浮山吾往焉,不复署号姚龙眠”。这首诗也说明他往住浮山。明末清初方里《浮山》诗云:曲洞危崖云树间,游人今古费跻攀。四时只合僧闲住,孤棹常于客倦还。天地文章奇至此,江城风景画当删。谁言鹿起龙眠好,未许同称褻此山。这里江城,指石溪古城。姚文爕、方里的浮山诗,明白告诉世人,浮山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龙眠地方,今天的龙眠山不要因为同名而褻渎浮山。
《中国地方志集成》中的《安徽府县志集》,有康熙二十三年《桐城县志》手抄本,其山川志中,无浮山条目,而《续修桐城县志》山川志中,在浮山条目下,没有李公麟、大通安禅师等记载。笔者发现,哈佛大学汉和图书馆珍藏康熙二十三年《桐城县志》本刻残本则有,其浮山条目下:金谷岩洞,李龙眠居士序云:“携归金谷洞中,宴坐白云岩下”。也就是说他归隐的地方在金谷洞,宴坐白云岩下。
《五灯全书》(120卷之卷三十四至卷百二十)记载:第七代舒州浮山投子义青禅师(1032-1083)“猛省性自法。离快便浮山。一走三年鞭影。悟玄机。狗口那堪斯一呕。深契太阳宗旨。洞然日月绕须弥。能使凤宿龙巢。帘卷曹溪风。少室且试锋于铁面。美食不飧果。握手以癞顽。高价已偿。唱底谁家曲子。威音一箭透重关。淮月照见郢春入水。长人能独出?”师因报恩大藏版朽,命松影、麟公募修,嘱石溪杲公较刻,休夏毗卢阁偶示:微恙命移锡,来赴石溪山。开示人天路。如何透祖关。师曰。龙生金凤子。冲破碧琉琉。
这段文字中记录了浮山报恩大藏经版朽坏,义青禅师命松影禅师和麟公参与《大藏经》募修。姚鼐在《游浮山》诗注释有“远公临济下嗣,而受洞宗太阳和尚,纪以授青公使遥嗣太阳,今洞宗皆其后也”。石溪杲公,即齐安和尚。浮山为洞宗祖庭。
最有说服力是《四库禁毁书丛刊》中记载,明朝著名学者、方以智外祖父吴应宾《李公麟》一诗:“居士龙眠图,丹青妙天下。尽道画如真,不知真亦画。有时寂住峰,侧耳浮山话。谁云履半穿,天游卧清暇”。这首诗也明白告诉世人,李公麟隐居在浮山,其龙眠山庄图就是浮山的写生图。根据《安庆府志》、《桐城县志》、《浮山石刻》、《五灯纲宗》及其它资料,宋代有欧阳修、王安石、王珪、王巩、范仲淹、陆元钧、陆游、苏轼、苏辙、杨杰、黄庭坚、吴道原、吴德常、吴幷、吴棫、夏希道、秦观、郭功甫、向子諲、徐师川、李柔中、李从玘、法演、大通、雪窦、首端、圆鉴等来过浮山或居住本地,现存浮山可辨认宋代石刻约有五十余篇,力证宋代文人墨客多会于此。
四、我对《龙眠山庄图》中的物像认知
李公麟的《龙眠山庄图》创作于宋元丰元年(1078年),采取以实转虚,开创了印象派中白描手法,给人带到禅的意境之中,呈现出人与自然的和谐。《龙眠山庄图》将浮山东西二个岩区物像组合在一起的,以物为本,以意为神,召示人们一种超然所托精神境界。下面根据苏辙二十章和潘蜀藻次韵二十章,作以简析。华岩堂后有华岩洞,华岩堂为浮山的华岩寺即华严寺,也叫浮山寺,现为浮山中学校区。华严寺前有古柳,三百步之外有建德馆。《庐江县志·地理之二十四》中《同食馆辨》记载,它原为振廪同食馆,后更名建德馆。潘蜀藻《建德馆》诗云:“两邑割青山,不能割风雨。风雨不妬人,来者即为主”。说明了当时庐江与桐城二县,可将青山划割,但发生的故事不能割去。
苏辙的《华岩堂》云:“佛口如澜翻,初无一正定。画作正定看,于何是佛性”。潘蜀藻《华岩堂》诗云:“云来山欲沉,云去山复定。读罢华严经,应识山之性”。《华严经》为大乘佛教之经典,华岩堂诵《华严经》也为华严寺一解。
宝华岩:宝华,指佛国或佛寺的花。梁沈约《齐禅林寺尼净秀行状》:“又云,有两树宝华在边,人来近牀语,莫坏我华。”潘蜀藻《宝华岩》诗云:“物华散天宝,中有不凋木。食之可延年,能令须长绿”。黄庭坚在宝华岩闻木樨而开悟,浮山山足禅师有诗记载。《桐城县志》记载:华岩寺(在浮山趾,宋法远禅师建。明洪武三年,僧净康重修,后毁于火。万历间,邑绅吴应宾、僧朗目重建。周围竹树以万计,中有藏经阁。宋法远姓王,郑州人。号圆鉴禅师,又号远录公。天僖中,游襄汉,后居浮山华岩寺。欧阳文忠公闻其名访之,适与客围棋,师坐其旁。欧公请因棋说法,法远即挝鼓升座曰:“若论此事如两家著棋,相似敌手,知因当机不让。若是缘三统五,又通一路,始得有一般低棋,祗解开门,作活不能夺角冲关,更节与虎口齐彰。局破后,徒劳逴斡。所以道,肥边易得,瘦肚难求思。行则往往失黏心,粗则时时头撞。休夸国子,漫说神仙,赢局输筹即不问,且道黑白未分时,一著落在甚处,良久曰:从来十九路,迷悟几多人!”。文忠嘉欢久之,谓同僚曰:“修初疑禅语为虚诞,今日见此老机缘。非悟明心地,安能有此妙著哉!”范文正公仲淹,请师住持平江路天平寺,暮年归老会胜岩,叙佛祖教义,作《九滞集》。年七十余而归寂。自称柴石野人。)
垂云沜,为浮山连云峡,雨后飞瀑而下,云气缭绕,蒸腾的云雾在阳光折射下发出道道彩虹,边上有垂虹井。正如晋潘岳《射雉赋》所描写的:“天泱泱以垂云,泉涓涓而吐溜。”潘蜀藻《垂云沜》诗云:“但得绿水趣,莫问苍生何。君看行李中,满载皆坡陀”。这水势绵延起伏,如同人生一样。“飞瀑奔崖色皎然,飘空上下势相连。看来不是天河水,尽是兜罗片片绵”。宋代陈岩诗给出很好的诠释。
胜金岩,为浮山金谷洞,又名选佛岩,陆游父亲陆宰起名为胜集岩。康熙《桐城县志》本刻本,浮山金谷洞条下记载,李龙眠居士《金谷岩序》:“携归金谷洞中,宴坐白云岩下”。苏辙《胜金岩》诗云:“置马步岩间,岩前得平地。肴蔬取行簏,粗饱有余味”。潘蜀藻《胜金岩》诗云:“晏坐绿莎台,何如金埒地,可怜尘中人,不识静中味”。人坐在这巉岩绿草之中,世间万事全可抛弃,达到一种超然物外的感觉。
观音岩与烂柯岩相对,“烂柯”二字为孟郊所题,孟郊有《观音岩》诗:“岩洞分明是普陀,和风甘雨向来多。空山寂寞香灯少,莲坐春云长薜萝”。(《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七八五,康熙《安庆府志》)。潘蜀藻《观音岩》诗云:“终日读心经,九窍皆如石。虚灵何处来,无得亦无失”。心入群有,身包大空,普观一切音声。
栖云室,为浮山张公洞,宋朝张同之题有“碧云岩”,见浮山石刻。李公麟约与张同之爷爷张祁是一个时代的,相传张同之母亲李氏为李元中孙女,他母亲后隐居于此,他题名为“碧云岩”。苏辙《栖云室》诗云:石室空无主,浮云自去来。人间春雨足,归意带风雷。潘蜀藻《栖云室》诗云:岩静云常宿,有时招不来。如何无心者,亦去逐风雷。宋朝元勋《碧云洞》诗云:踏流溯风寒,危径仅可伛。中空遂闳深,翠润欲垂雨。人间知何时,石乳观万古。明朝温纯诗云:尽日奔忙半日閒,羞将尘眼对青山。山头似有栖云室,欲向山灵借半间。
雨花岩,浮山雨花岩又叫水濂洞、滴水洞、大通岩、滴珠岩、一线天、雨花天、飞雨岩、悬河等等,名称太多,不同的文人墨客赋予不同含义。
苏辙《雨花岩》诗云:“岩花不可攀,翔蕊久未堕。忽下幽人前,知子观空坐”。宋代李质《艮岳百咏》雨花岩:“纷纷泊泊弄晴晖,曾逐春风上绣衣。不为胡僧翻贝叶,仙家长有碧桃飞”。潘蜀藻《雨花岩》诗云:“不见有花开,但见有花堕。观花了无期,时作橐驼坐”。笔者凑几句表达自己的感想,“飞花无叶又无根,碧落中天镌石痕。花花世界花常谢,未有此花金玉言”。
璎珞岩,指浮山雪浪岩。璎珞,本当珠宝意思。《菩萨璎珞本业经》中的“璎珞本业”是华严宗用语,意为“无量光明”。据《佛所行赞》所载,释迦牟尼当太子时,就是“璎珞庄严身”。
宋代陈岩在《璎珞泉》中注释“雪浪平石而下,如璎珞然”。诗云:花花结结净无尘,却笑庄严未是真。五色明珠光照水,湛然清净本来身。清朝乾隆皇帝诗云:淙淙璎珞岩,辋水动涟沦。苏辙《璎珞岩》诗云:泉流逢石缺,脉散成宝网。水作璎珞看,山是如来想。用潘蜀藻先生《璎珞岩》作结:神女喷灵泉,挂石成珠网。一见即依然,便作往来想。
墨禅堂,墨禅堂是由晋代许元度、王逸少、谢安石、支道林四人而起的,后来许多文人墨客与高僧在一起诗画、唱和,形成了白莲禅社。李伯时《山阴图》中的许元度、王逸少、谢安石、支道林四像,也纪念这四位前人。潘蜀藻先生《墨禅堂》诗云:有墨翻为幻,无墨却是禅。君看点墨处,只有旧山川。宋代仲殊《题李伯时支遁相马图》云:“月窟精神不受羁,白云野老太支离。当时若也无人识,骏骨灵心各自知”。支遁禅师见载嘉庆《庐州府志》。宋代邵雍诗云:“天生月窟闲来住,三十六宫都是春”。说明浮山三十六岩是最理想隐居地方。
人在物中,超然物外,这幅图告诉了人们崇尚自然的道理。时间和行政区划在变化,但青山依然在。李公麟的《龙眠山庄图》、《潇湘卧游图》的写生蓝本,到如今还可在现枞阳县境内找到。愿青山同画于不朽!文图/吴成立(作者系县政协文史研究员)

关注枞阳二三事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