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土185年未见援军一兵一卒,历史比小片辛酸的多!

作者:钢雨军事 / 公众号:gangyujunshi 发布时间:2019-08-25

▲没看的朋友赶快看!看过的朋友可以先看文章再来复习!
本文转自冷兵器研究所公众号ID:LBQYJS“头儿,你说长安远,还是太阳远?”“废话,当然太阳远。只听过有人从长安来,没听过有人从太阳来”“那为什么,举目见日,不见长安?”短片中的故事,是公元790年北庭都护府陷落的一个片段。片中老兵说是建中十一年,是因为与中原通讯断绝,早已不知年号改了,建中年号只有四年。他们认为的建中十一年,实际上应该是贞元六年。这一年,吐蕃秘密联络属于北庭都护府唐军主力部队之一的沙陀突厥,带领葛逻禄部与白服突厥大举进攻北庭都护府。沙陀突厥投降吐蕃,对北庭都护府的唐军反戈一击,北庭陷落。最后一任北庭节度使杨袭古,最终只带着残余两千余人的北庭唐军逃到西洲,西洲治所是交河城,在今新疆吐鲁番西。笔者也曾去过交河故城游览。交河故城是世界上最大最古老、保存得最完好的生土建筑城市,也是我国保存两千多年最完整的都市遗迹,至今还能依稀看到当年的模样。在安史之乱后,唐朝收缩兵力平叛,于是导致西域大量的土地被吐蕃趁机攻陷,从而使西域与中原失去了联络。这些留守的大唐士兵,在没有援军和粮草补给的情况下,足足坚持了几十年。其中西域安西都护府留守的两万两千大唐军人,从公元763年吐蕃攻陷甘肃被隔绝于唐朝本土之外开始,一直到公元808年吐蕃军队大举进攻安西都护府重镇龟兹,最终战死最后一人。他们隔绝于大唐之外,外无援兵,内无粮草,坚持了半个世纪之久,是中原王朝经营西域的最悲壮史诗。而到了片中的790年,北庭陷落,也有27年了。这也是为什么主角最终到达的西州,北庭的残兵均已白发苍苍。▼莫高窟《张议潮出行图》在历史上,即便北庭、安西都护府最终均相继陷落,但是残存的汉民依然顽强地坚守着土地,后来张议潮反抗吐蕃起兵建立归义军,重新将现在的甘肃部分地区恢复唐制。开成年间,唐朝使者前往西域,史载:"见甘、凉、瓜、沙等州城邑如故,陷蕃之人见唐使者旌节,夹道迎呼涕泣曰:'皇帝犹念陷蕃生灵否?'其人皆天宝中陷吐蕃者子孙,其语言小讹,而衣服未改"。然而,归义军也没有等到王师西进的那一天,他们从唐末经过了五代十国到了宋代,一直坚持了185年,最终被沙州回鹘所灭。
这一段惨痛的历史,有着太多可歌可泣的故事。笔者定居在新疆,唐代残留的那些当年的遗迹依然还有不少,笔者大多都去过这些遗迹,对于这段历史更是感同身受。所谓感慨的是,终于到了今天,这段历史才被银联的这个广告短片搬上了荧幕。片中那名两鬓斑白的老兵郭元正,隶属于武威军。武威军是身处龟兹的安西都护府麾下编制,在北庭遇袭后,安西都护府由于并不在吐蕃主攻方向,虽然处境艰难,但是终究还能筹措出一点点军费来对北庭军进行支援。龟兹故城位于库车县城西,在天山南簏,要跨越天山才能到达交河故城,即便现在的公路,也有差不多680公里左右,可以说路途遥远,崎岖难行。而这支运送军费的部队,最终也仅剩这一名白发老兵。至于片中主人公卢十四隶属于宣威军,是唐天宝十三载(公元754年)设置,驻地氂牛城,在现在青海省西宁市北,最终被吐蕃攻陷。公元790年,吐蕃攻打北庭,其部队是从东部走甘肃、青海进入新疆。所以卢十四很可能也是一路躲避吐蕃大军来到的西域。
在与中原断绝联系后,安西于北庭都护府数次联络未果,片中提及有一次终于联络上,才得知年号已经是建中了。片中郭元正就带着铸有大唐建中字样的铜钱作为军费支援北庭军,不过这段因为剧情的需要而进行了一些改编。因为正是从唐代开始,改变了秦、汉以来钱币以重量命名的习惯,唐高祖武德四年(公元621年)废了五铢钱,开始铸造开元通宝。从此“通宝”成为中国从唐初一直到清末的铜钱的一种,除了通宝以外还有面值更大的重宝。即便是私铸也应该是铸建中通宝或是建中重宝字样,而非大唐建中字样。考古人员曾在当年安西都护府所控制的库车县境内,哈拉哈塘乡北10公里处的克孜尔古城遗址内,出土有“建中通宝”钱。
另外,在安西都护府重镇通古斯巴西古城,也就是现今新疆新和县附近,出土过大历十四年(公元779年)的“白苏毕梨领屯米状”等文物。白苏毕梨是典型的龟兹人名字,这些文物就已经证明至少在公元779年,安西都护府在驻军得不到补充的情况下,已经被迫征募龟兹人作为戍卒。
最后我们说一下短篇结束后的历史轨迹。公元790年的秋天,在北庭节度使杨袭古收到片中来自安西都护府支援的这一笔军费后,联络回纥大相颉于迦斯反攻北庭。回鹘出动了差不多五、六万大军,杨袭古也带领西洲的北庭残军进攻吐蕃试图光复北庭。片尾出现的那一支唐军,应该就是杨袭古集结起来试图反攻北庭的部队。虽然他们高唱着军歌士气昂扬,可是他们并未迎来胜利!杨袭古这支残兵也只剩下一百六十人。而杨袭古也被因为惨败而恼羞成怒的回纥大相颉于迦斯,以借道回鹘返回大唐为名骗入大帐杀害。不过清末所发现的唐代敦煌文书中有来自西州的文书,其中有“贞元十九年”的字样。贞元十九年就是公元803年,所以虽然杨袭古身死,北庭军仅剩一百六十人,这些残余的北庭军在西州至少又坚持了十三年。之所以这些北庭唐军还能支持这么久,是因为后来回鹘又与吐蕃争夺北庭,并最终赶走了吐蕃。然而,吐蕃在发觉无望在越来越强大的回鹘手中夺回北庭后,开始攻打安西都护府。虽然回鹘作为唐军盟友,也曾数度支援安西,然而最终在808年,吐蕃趁回纥回纥腾里可汗过世举行国丧无暇救援安西之机,龟兹被吐蕃攻陷,安西唐军残余全灭。最后,我们必须记住的是,在唐朝,长安城西北方向的开远门外曾有块石碑,上书“西去安西九千九百里”,以示戎人不为万里之行。

关注钢雨军事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