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花的N次方

作者:皮皮熊具 / 公众号:pipixionhju 发布时间:2019-11-03


陶笛今天很开心。
因为,她青梅竹马的男朋友纪绍庭特地推掉了公司的工作,从美国飞回来陪她参加朋友聚会。而她最好的闺蜜施心雨也从美国赶了回来陪她一起参加朋友聚会。
她醉了,怎么回家的都没印象了。
半夜她被胃痛折磨的醒了,下床踉跄着下楼。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仰头一饮而尽。胃里的灼痛,这才被缓解了几分。
“绍庭……绍庭……”
寂静的夜里,声音格外突兀。
陶笛原本困的半眯着的眼睛,猛然睁开了眼睛。端着水杯的手指微微一颤,杯中透明的液体溅落到白皙的手背上。
明明是温水,可她却感觉到了一股凉意从手背倏然传递到心脏那处。只因为刚才声音来源是一楼的客房,声音主人是她最好闺蜜施心雨……
推开客房的门,看见里面的画面,一阵阵的寒气扑面而来。顿时将她整个人都笼罩住了,按在壁灯开关面板上的指尖也在微微的颤抖。
陶笛觉得这样的画面很讽刺,两个她那么信任的人,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还是在她的家里?
她不知道怎么开口的,只觉得自己的嗓音异常的沙哑,“怎么?我家什么时候变横店了?你们在这拍戏吗?”
施心雨紧张的解释,“小笛……你……”
陶笛把眸光移向男主角,恍惚中她竟看见那个曾经那个温柔体贴的绍庭眸底闪过一抹报复的快感。她嘴角的弧度悲凉了几分,眼底的嘲弄也更深了几分。她只沉声问,“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她的嗓音沙哑,还有一丝的哽咽,眼眶也微微的红了。却是努力的仰着小脸,倔强的看着他们。
纪绍庭深眸中闪过一丝波动,“小笛……”
话还未到嘴边,就被身后的施心雨打断,只听见她哽咽着,“绍庭,既然都已经这样了。我们把一切都告诉小笛吧,我不想这样下去了。我真的……不想跟你偷偷摸摸的下去了。我们才是真心相爱的啊!”
这一瞬间,陶笛的耳畔犹如利剑射来。她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的心雨,有那么几秒,她恍惚的以为自己面前泫然欲泣的女人她根本就不认识。那是一张熟悉而又多么的陌生的面孔啊!
她重复,“多久了?”
纪绍庭的眸光再度闪动了一下,施心雨已经抢着回答,“半年多了,我们在一起半年多了……小笛……我们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所以真的很抱歉……”
楼下的动静,惊动了楼上的张玲慧跟陶德宽。
两人匆忙下楼,看见客房里面的一幕后。
陶德宽当即就觉得眼前一黑,血压飙升,“你们……你们太过分了……混账!!”
张玲慧第一时间扶着陶德宽,问了一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施心雨愧疚的道歉,“慧姨,叔叔……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可我跟绍庭是真心相爱的。我们彼此都抵挡不了对彼此的吸引……我们半年前就在一起了……可我们不知道怎么跟小笛坦白,我们也不想伤害小笛……”
闻言,张玲慧竟叹息了一句,看了陶笛一眼后劝道,“小笛,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你还是接受现实吧,成全他们吧。”
陶笛跟陶德宽都很诧异的看向张玲慧,张玲慧脸色微变,又补充了一句,“感情的事情是勉强不来的……这事已经发生了,不然还能怎么办?而且心雨的性子温柔端庄,相比而言更加适合绍庭……”
陶德宽怒道,“闭嘴!!!”
陶笛心底的悲凉又多了几分,唇角自嘲的勾起。看着母亲淡定的模样,再看母亲熟悉的面孔,她按捺住心底的所有波涛汹涌。如果不是她跟母亲有几分相似的面容,连她自己都要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了。
其实她的脾气并不好,却很奇怪在遭遇到这种狗血的事情时,她居然没有当场失控。伪装和倔强,现在是支撑着她的唯一信念了。她不想自己太狼狈,不想把伤口给大家看……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抛出了一句,“曾经我把真心喂了两只狗!!”
说完,转身挺直脊背离开!!!
身后陶德宽愤怒的咆哮,“滚!!!!都给我滚!!!”
许是太愤怒了,陶德宽狠狠的甩开张玲慧,大步上楼,却不料脚步不稳,从楼梯处摔了下来。脚踝处崴伤,动弹不得。
陶笛第一时间折回去,连忙拨打了家庭医生的电话。
半个小时后,家庭医生来了。
陶笛去开门的时候,脑袋一片空白,竟撞到了家庭医生的怀中。
陶笛失魂落魄的,撞到了别人怀里,连一声对不起就没说。
来人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很职业化的装扮。所以,她看不清来人的面容。抬眸的时候,只看见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还有周身那不可忽视的冷气。
医生只是微微蹙眉,并没有看面前的女人,很淡漠的问了一句,“病人?”
陶笛连忙带他去二楼父母的卧室。
卧室里,医生为陶德宽检查了一番,确定他是崴脚了,并没有大碍后。
陶笛默默的退出了病房,去了洗手间。
现在,她最看不得的就是父亲那担忧又心疼的眼神……
洗手间里,对着镜子中那个眼眶微红的自己。鞠水给自己洗脸,冰凉的水迹打湿面孔。眼眶中一直隐忍的泪水再也无法抑制的蔓延了下来,混合着水迹,委屈的流淌下来。被两个信任的人背叛真的是心如刀割,她以为只能在电视剧和小说中发生的狗血情节,居然就这样发生在自己身上了。一点预兆都没有,几个小时之前,她还幻想着跟绍庭的婚礼。还幻想着要让心雨当他们的伴娘……
现在撞破了一切之后,再回想起来,大概也是在半年多前,绍庭的工作突然就忙了起来。对她也没有之前那么体贴入微了,她傻乎乎的真的相信他是在忙公司的事情。那时候心雨就已经在暗示她了,可她因为信任居然还脑残的支持绍庭的工作,鼓励他的上进心。
细嫩的手掌猛然拍上自己的天灵盖,她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愚蠢的自己。这半年多以来,她怕是已经被他们冠名上“脑残”的标签了吧?
胸口那处,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挖走了一样,生生的撕扯着疼。
她知道那个地方装的是绍庭,她跟绍庭是青梅竹马。两家家长也颇为满意彼此,所以她很早的时候就知道长大后要嫁给绍庭的。等到了懂爱的年纪,她拒绝了很多男孩子的追求,一心一意的跟绍庭在一起。绍庭曾经给过她很多很多的温暖,只是不知不觉这份温暖就不见了……
不知道哭了多久,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她深吸了一口气,擦干泪水。将自己的伤口藏起来,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又变成了那个倔强的陶笛。
门外,纪绍庭跟施心雨已经穿戴完整了。
灯光下的纪绍庭英俊无比,而温柔端庄的施心雨亭亭玉立的站在他身边。
施心雨一脸的愧疚,看见陶笛之后,伸手挽着绍庭的臂弯,垂眸,声音弱弱的,“小笛,对不起……这件事真的对不起……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友谊。”
陶笛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一般,凉凉的勾起唇角。
她刚才哭过,所以脸上哭过的痕迹很明显。
“小笛,你哭了?你这样……我真的好难受……”施心雨柔柔的说着。
她身边的纪绍庭闻言,脊背微微一直,眸底闪过一抹复杂难懂的情愫。只是,那抹复杂转瞬即逝。末了,他的深眸中浮现的还是一丝的报复快感。
施心雨见陶笛不说话,也不打算理她,眉目再次垂底,转而看着一旁的张玲慧,“慧姨,叔叔的脚没事了吧?”
张玲慧眸光有些复杂,但是语气还是能听得出来很宽容,“医生说了没大碍,都已经是凌晨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施心雨闻言乖巧的点头,又看向陶笛,“小笛……”
陶笛看着他们两人,几秒后才冷冷的迎上她愧疚的眸光,冷道,“友尽!!!”
转身,再也不看他们一眼。
她觉得很讽刺的是纪绍庭眼底的那丝报复快感,他报复她什么?他出轨居然没有半点愧疚?他报复她这几年对他的一心一意吗?
她曾经到底是有多瞎,才会认定这样的男人?
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滑落下来,再次撞落到一抹胸膛的时候,她闻到了淡淡的消毒水味道,慌忙抬眸道歉,“对不起……”
她抬眸的瞬间,原本那人蹙紧的眉头微微的舒展了开来,深潭般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异样,就这样直直的看着她。
她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此刻自己这么狼狈的时候。她微微的嗔怒,低头想要绕过男人回自己房间。
却感觉到手臂一紧,一只有力的大手拉住她。她微微蹙眉,看见的是骨节分明的大手。
陶笛瞪眼过去,“让开。”
陶笛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那人手臂微微用力,将她拉近几分。在她耳畔凑近了几分,“丫头,不介意闪个婚体验一下人生吧!!”
陶笛懵了,说实话她的心尖狠狠的一颤。
  闪婚?
体验人生?
这位医生到底在说什么?
在她懵懂茫然的状态下,身旁的医生微微的抬起下巴,示意她看已经走到楼梯口。却因为楼上的动静,而停下的脚步的两人。
陶笛顺着他的眸光看过去,看见的便是纪绍庭的沉默,还有施心雨的愧疚。只是,在愧疚的表象之下,她看见施心雨眼底掩藏不住的得意和挑衅。她甚至还故意更靠近纪绍庭几分,让两人看上去更亲密几分。在纪绍庭侧眸与她对视的时候,施心雨眼底又彰显出满满的愧疚和难受……
医生那双幽深的眸子像是可以洞察一切一样,又蛊惑般的在她耳畔压低声音,“闪婚!下去,告诉他们。是你甩了那个人渣!!!!”
陶笛懵然的睁大眼睛,回眸看见的还是施心雨挑衅的眼神。冲动之下的她,开始思量医生的主意了。
此刻她跟医生两人的姿势是有些暧昧的,靠的很近。虽然没有拥抱在一起,可是因为角度错位,看在楼下的人眼里却像是拥抱。
纪绍庭的眉头蹙紧,施心雨也微微的疑惑,忍不住问了一句,“小笛……你们……认识?还是说你现在需要一个拥抱……所以就?”
陶笛反感的蹙眉,她本来脾气是有些急躁的。这会,隐忍着握拳。不想自己被抢了未婚夫之后,再被奚落。
而面前的医生,又淡淡的重复,“闪婚!就当是体验人生!!!”
陶笛心神微微恍惚,隔得近,她清晰的感觉到男人身上那种不容置疑的气场。好似,他根本就不是提议,而是在宣布结果。而最可怕的是,她心底的天平已经倾向于他的主意了。
只是,她还并没有理智全失。她微微张开嘴巴,“…………”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又像是会读心术一般,矜贵的摘下面部的口罩,淡道,“季尧!仁爱医院新来的外科医生!”
他算是自我介绍了……
陶笛抽风似的回答,“陶笛,化妆品公司广告部员工。”
楼下的张玲慧看见这一幕,有些沉不住气了,语气里面满是不耐烦,“小笛,你这是做什么?怎么抱着我们家的家庭医生不放?你真是没出息,没了绍庭,可以再重新物色别的男人。但是也不能胡乱的投怀送抱!”
这语气,明显比刚才撞破施心雨跟纪绍庭奸情的时候要恶劣的多。
陶笛嘴角勾起一抹苦笑,不知情的人怕是真的要以为她不是张玲慧的亲生女儿。她跟施心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而母亲对施心雨的疼爱很多时候都超过她这个亲生女儿。外人都夸母亲贤良淑德,她曾经也是这么以为的。可是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终于明白,她的亲生母亲其实一直都不怎么疼爱她。
“他不是别人,他是我的男朋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就这样反过来拉着季尧的手下楼来了,“本来我也打算今天向你们坦白这件事的,只可惜后来喝醉了。现在正好趁着你们在,坦白告诉你们。他叫季尧,是仁爱医院新来的外科医生。也是我的男朋友,他很疼我,我们准备明天去领证。你们都当我傻呢?纪绍庭莫名其妙就对我冷淡了,我怎么能感觉不到他变心了?我感觉到他变心了之后,便抵挡不住季尧对我的追求了。跟他在一起之后,我挺幸福的。我一直没主动提出分手,也是不想背负良心债。这下子好了,我一点都不用难过和纠结了。”
季尧很配合的将她的小手反手握在掌心里,只是面部仍然没有一丝表情,淡漠的扫视着楼下面色大变的三人。
明明他身上穿的是工作服白大褂,也没有开口,可是楼下的三人都在一瞬间感觉到了男人的强大气场。
纪绍庭闻言反应最大,脸色阴沉下来,脊背僵硬。手臂微微一紧,下意识的将臂弯中的那只小手推开。
施心雨微微一怔,心底一凉,却还是装作很惊讶的道,“小笛,别闹了……你这个玩笑一点不好笑,真是想不到这个时候你居然还能开玩笑。你这顽皮的性格真是什么时候都改变不了。”
张玲慧也蹙眉,压低声音呵斥道,“胡闹!!”
陶笛心底憋着气,看见他们一个个震惊的脸色,顿时觉得胸口顺畅了几分,认真的道,“我没开玩笑,明天八点我们就要去领证了。”
纪绍庭的眸底瞬间闪过一层风暴……

关注皮皮熊具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