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釉只是噱头?这款产品近三年都得不到落地是真的吗?听听他们怎么说

作者:2021广州陶瓷工业展 / 公众号:gztcgyz 发布时间:2019-11-03

6月19日下午,第三场《大咖面对面》直播秀,以色釉料创新的下一个方向为主题,邀请到陶莹新型材料董事总经理全春辉、子画贸易总经理邱子良、昂泰陶瓷颜料总经理赵燕燕、私伙局频道负责人梁源作为主持人参与对话。
梁源:行业发展几十年,过去有哪些让你眼前一亮的色釉料产品?为什么它能给你们这种感觉?
子画贸易总经理邱子良
邱子良:色釉料创新的下一个方向,这个话题非常广泛。
拿整个印刷来说,瓷砖从没有印刷到平板印刷,再到网板印刷然后到今天的数码印刷,整个建陶行业的发展让人耳目一新,大家都知道,一片瓷砖从什么都没有到仿木仿石等,印刷技术是最让我眼前一亮的。
赵燕燕:就目前来说,我觉得抛光砖色釉料可以让人眼前一亮的是渗花墨水,以前做抛光砖的时候花色单一,不是所有色彩都能够展示出来,但是渗花墨水几乎可以把所有天然石材的色素、元素图案展示出来,这要归结于墨水、喷墨技术的提升,让产品展示与天然接轨,所有的色彩得以体现。
我觉得整个陶瓷行业的色釉料是日新月异的,在这十几年的发展,跨度很大,从以前的粗糙工艺到不断提升,不断深入,色釉料行业虽然是陶瓷行业的配套产品,但是可以为它添砖加瓦,可以跟陶瓷行业的设备公司齐心协力,去实现陶瓷制品终端技术,色釉料是陶瓷不可或缺的一环,前景广泛。
全春辉:2000年毕业,从产品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色釉料分为色料跟釉料,刚毕业不久就看到国人做的包裹颜色,确实很漂亮,颜色鲜艳、饱满,现在全球做包裹色料的也以大陆为主。
从釉料来看,08年左右开始,流行抛釉系列,14年开始升级做厚抛系列,总而言之,全抛釉加厚升级为金刚釉,整个系列都是非常漂亮的,尤其是配合数码喷墨等各种颜色,都可以很丰富地呈现出来,目前为止,这两个产品至今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梁源:在目前的瓷砖的产品创新中,就整体而言,色釉料墨水哪个发挥的作用更大?(或者说色釉料能发挥出哪些独特的优势)?
邱子良:色釉料的变化在整个建陶行业起引导作用,就拿这次的工业展来说,从数码墨水发展到数码釉,数码釉在电脑上数码化之后,可以在瓷砖上做无限的变化,这就是数码釉跟数码墨水之间的差别,慢慢从最基础的墨水图案变化到功能墨水,再到现在数码釉的变化,这几个渐变式变化。
从10年开始有喷墨机,从最初大家怀疑喷墨机能不能做瓷砖图案到现在,在这十年的变化中,从数码墨水到功能墨水再到数码釉,从油性墨水到今天的水性墨水,这一路的变化为了让产品更加丰富。
昂泰陶瓷颜料总经理赵燕燕
赵燕燕:色料跟墨水是不分家的,普通墨水也是用色料加溶剂制成的,墨水是色料的进一步加工,色料的细度更细,墨水只是色料更深一层的应用,色料在瓷砖上的展示更加细腻,逼真且自然。
全春辉:这里唯独我做釉料,没有介入墨水,在我的感觉里面,釉料主要用来解决瓷砖表面的花色、功能,墨水丰富了它的色彩,很认同两位老总的意见,由于材料的属性,釉料也好,墨水也好,现在流行功能性墨水,大家要找到膨胀系数、烧成温度是否相匹配的产品。
从结果上看,釉料和色料是不分家的,但是制作过程中,我认为色料是色料公司,釉料是釉料公司,所以我们中扬只做釉料,没介入色料,在中扬的价值观里面,第一个就是专注,所以把这个细分市场坚持做下去。
邱子良:数码釉就是面釉和底釉,任何一款瓷砖都要上面釉和底釉,数码釉将来就是取代面釉和底釉,数码釉用电脑来控制,不管是釉面的均匀性、平整度、图案变化都可以通过电脑数码化之后来处理。现在瓷砖上一层面釉大概每平方米的重量不低于500g,但是将来应用数码釉之后,重量可降到200g,整个瓷砖的平整度、使用量都可以下降,这层面釉就是为了覆盖坯体的颜色,为了让表面有一层玻璃质,玻璃加上图案之后形成我们面前漂亮的瓷砖。
数码釉跟面釉最大的差异就是数码釉必须达到1-5μ,一般的淋釉40个μ左右,有很大的细度差距,所有的物质当表面积越大的时候,它的覆盖能力就越好。数码釉主要有两大优势,一从每平方500g降到200g,且达到相同覆盖率。二数码釉可以经过电脑数码化之后,图案任由变化。我预言数码釉将来一定会取代传统的模具跟淋釉。
但是为什么推广好几年都没有推广开来?问题在于数码釉的成本,现在用的淋釉面釉3000-5000元/吨,加上球磨到施釉线的总成本大概7000-8000元/吨,数码釉目前在意大利市场价格基本上不低于15万元/吨,价格差异太大,目前在中国市场上很难推广。
梁源:除了成本,还有哪些制约了数码釉的推广?
邱子良:还有目前整个配方工艺,因为数码釉细度必须达到1个μ,目前瓷砖厂都不具备磨这么细的釉,数码釉跟数码墨水的制造工艺设备是一样的,但是没有磨砂机就生产不了数码釉。
预告数码釉的方向,将来这个15万元/吨可以降到5万元/吨,工厂还是承受不起这个价格,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大家接受这个价格呢,我提议,工厂自己买一台砂磨机,达到生产标准以后,就可以使用数码釉了。
陶莹新型材料董事总经理全春辉
全春辉:邱总站在国际视野角度,我完全认同。意大利国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市场上有一些高端产品,也有一些常规性产品,市场上有不同的需求。
数码釉最大的难点在于陶瓷企业制坯标准化,众所周知,陶瓷产区遍地开花,因为大家都是就近取材,成本之一是坯体材料,那么标准化如何去实现呢?行业里面发起了几家制坯联盟,真正的陶瓷厂商购买标准坯粉很少,国内还是跟国外有差距。
从产品的创新角度来看,落地过程中有哪些企业能承受这个生产成本,卖给客户也还有会有利润是大家需要去探讨的问题。
赵燕燕:数码釉就是把全抛釉变成墨水来应用,组合降低成本就是我们需要为行业做的事情,国外进口的要15万元,我们是不是可以做到5万元以下,用墨水的工艺来做好全抛釉墨水。进口的磨砂机很贵,但是现在很多墨水企业有磨成磨砂机了,溶剂国产也便宜一些,国产化需要降低成本。
中国的创新能力比较欠缺,但是模仿能力是一流的,按照国内的水平、设备、技术团队,要拷贝这种产品是不难的,为这个行业尽快带来数码釉时代。
全春辉:我认为数码釉是一个趋势跟方向,但是占比较小的比例,离规模化生产不太现实,加上陶瓷行业目前现状,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私伙局频道负责人梁源
梁源:成本是一个主要因素,还存在需要去攻克的技术难点,未来能否实现规模化,数码釉最终会走向哪一步?
全春辉:每个产品要了解客户需求,陶瓷更是一样,生产成本高于客户需求的时候,产品可能被替代,或者难以全面推广,陶瓷行业目前现状因为市场、物流、地域等关系还要降低成本,利润并不高,创新的东西有一部分市场,但不是全面的市场,瓷砖企业接下来要面临集采,工装,可以设想一下,数码釉全面推广,接下来集采的话,采购的是不是瓷砖都是个问题。
梁源:目前色釉料的创新方向主要集中在哪些领域?影响和制约色釉料下一步研发创新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邱子良:釉料的创新,从来看不到釉料发展的顶端。
也许大家会觉得,这几年市场不好,是不是成本原因、市场需求制约了色釉料的发展,在我看来,不是这种情况。色釉料企业在20年以前寥寥无几,到现在的上千家,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色釉料公司,不管它是创新也好、模仿也罢,或者做深加工,都在不断改善、求进。
从色釉做到数码之后,它的变化远远超过我们想象,不管是平面、色彩、3D立体的感觉都是推陈出新,尤其在这次的工业站上,意大利企业的色釉馆里面,这些公司每次展会上,少则两个月,多则半年就会开始准备下一个展览推出的产品,并且都有计划的在推出,我认为色釉料企业没有尽头。
赵燕燕:从事这个行业20多年,这个行业一直都在前进、求新。数码喷釉应该是下一个我们行业轰轰烈烈要做的事情、随着中国经济水平的提高,各种消费群体都存在,高档消费者会求新。求异。而且瓷砖的展现方式也不再仅仅是瓷砖,还可应用到橱柜、岩板。数码釉是有需求的、有市场的,它的推广需要所有从事色釉料的人努力推广。
全春辉:数码釉对目前的传统釉料公司会带来什么?
前几日在归然书院跟中扬釉料发起了《联合创新论坛》,邀请了国外的一些客户供应商、技术人员、陶莹的研发人员等一起讨论联合创新的话题,认为数码喷釉在未来3年都是一个新的东西,这款产品无疑是高大上且毫无争议的,那接下来落地的时间到底有多长?釉料创新包含设备、细度,像做墨水一样来做这个釉料。第二个方向导入一些特殊、高新型材料、纳米技术等,做成功能性的墨水,往更耐磨健康的方向发展,这值得釉料从业者多努力的一个方向。
站在釉料的角度,他不是给客户提供一个材料了。接下来釉料公司要注重服务,我们的客户需要集成式服务,输出釉料公司的同时把高端设计、功能性墨水、特殊干粒材料,集成地展示给客户,这也属于供应模式的地创新。
梁源: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有哪些主要阻碍我们创新的因素?
邱子良:这个应该是我们共同的痛点,就是客户的付款条件,销售的价格客户不会说的产品价格优惠,付款快一点的三个月,慢则一年,这样一个成本的链条让我们整个往前推进的速度变得很缓慢,没有资金链的时候怎么创新。
赵燕燕:邱总说的一针见血,我觉得要做新产品资金是重头戏,还有一个就是数码釉的实施,必须有设备的配合,做色釉料的在实验室中衍生出来的,但是需要有设备的配合才能投入生产、落地,没有设备的配合寸步难行。
全春辉:创新的痛点很多,为什么要创新呢?去年看了鲍工的《价值经营》里受到了启发,创新我认为主要是满足客户的需求,它存在更高的标准与需求。
我认为创新的痛点主要有这几个方面。1、利他的原则(是不是以客户为核心,找到客户的需求点);2、沟通的成本太高(资讯扁平化、信任基数低);3、专注于客户,定位好客户。这三个痛点是我们作为釉料服务企业大家需要想办法克服的。
免责声明:文章转自陶瓷世界网

关注2021广州陶瓷工业展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