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亩园的“前世今生” 运河研究03

作者:京杭大运河数字博物馆 / 公众号:canal-museum 发布时间:2019-01-12


本篇节选自硕士论文《张霖及其园林研究》
作者:边运红(2013级风景园林)
指导教师:刘庭风 教授 博导
遂闲堂张氏在清初期为天津地区一大世家,其私家园林的建设发展,与其显赫的政治地位、富庶的商业资本以及自身的格局素养都有很大的关系。张家园林的建设发展具有典型的时代特征,代表了这一时期,天津地区的盐商私家园林发展状况。研究张家园林的建设情况,对了解清朝初期,天津地区盐商私家园林的发展有极大的帮助。
从史料文献中我们可以知道,张霖以侍奉母亲为由辞官回乡,因其家世丰厚修建“遂闲堂”,在此基础上扩建成为“一亩园”,现在让我们跟随作者一同探寻一亩园的“前世今生”!

遂贤堂
(一)历史沿革
最初,遂闲堂是因为张霖要赡养母亲所建,《天津通志•旧志点校卷》中描述张霖时有载“早孤,官京曹时以母老告归,筑“遂闲堂”,一门和聚,极林下奉亲之乐。”张霖以“遂闲”为室名,意为实现早先的意愿,自由自在的做闲人,自此以后,遂闲堂成为张霖的代称。
遂闲堂,堂者,高大的房子也。既称之为堂,最早为一建筑物。且当初所建遂闲堂占地面积并不大,张霔曾经在《遂闲堂移柳记》中有记载,张霖几乎将津门的垂杨都移栽到了自家的院子,“前后远近共得七株”,仅仅栽植了七株之后,“而遂闲堂之居亦无地可种矣。”由此可以了解到遂闲堂的占地面积之小。之后,在遂闲堂的基础上,才扩建了绿宜亭、红坠楼、垂虹榭等园林建筑。在整个建造过程中,园主人通过置石理水,种植草木,不断完善着园子的构成。至一亩园方成,建筑物当中包括了最早建成的遂闲堂。之后,张霖依次建造了问津园以及篆水楼。
因着遂闲堂为一亩园的一部分,关于文人活动与园林布局,集中在一亩园中一起进行论述。

一亩园
(一)历史沿革
(乾隆)《天津县志》卷七,城池公署志中有载一亩园:“在城外东隅,亦张氏别业。中有垂虹榭、绿宜亭、红坠楼、遂闲堂诸胜。”一亩园又称一亩居,亦称张氏别墅,原址约建在旧城外东北隅单街子东段。张霖自康熙二十年(1681年)“官京曹时以母老告归,筑‘遂闲堂’”之后,在此基础上,又扩建了“垂虹榭、绿宜亭、红坠楼,又挖筑半亩塘修造过水虹桥,砌建假山壁,广植杨柳杏树,栽培奇花异草,占地一亩余,故称‘一亩园’”。一亩园与问津园相聚不远,张霖经常于这两处宴请宾客。

(一亩园位置图)
(二)园林布局
1 山水泉石
赵执信《闻鲁庵自河北移竹种于垂虹榭后,奉题十八韵》诗云:“小山当户矗,孤云蔼亭亭”。邵长蘅《天津张鲁庵招饮一亩居》诗云:“老树侵霜秃,寒藤挂石疏”,由此可以得知,一亩园内已有人工置石的痕迹,且所置之石的位置正对大门,结合一亩园的面积,以此可以想象,此石规模并不大,人可观而不可入,应当起到的是类似入口屏风的作用,且置石上还爬有藤蔓。
赵执信云:“卫水二千里,水滨竹青青。”邵长云:“坐爱林泉胜,为园一亩余。磴危仍缀菊,涧仄亦鱼。”张霖之子张坦云:“亭与水相涵,石与栏相让。潆潆复曲曲,为因亦为创。”
从这些文人的描述中,一亩园内既有若水两千,可以看到水边的竹柳青青,亦有“潆潆复曲曲”“涧仄亦游鱼”的小水塘,由此可知,一亩园同问津园一样作于金钟河畔,可时时赏到金钟河的美景,此即借水成景,将外部好的景色收于园中,巧于因借,浑然天成。且张霖不仅借了园外的景色,还将河水引入园内,构筑小的水景,结合亭台楼榭、屋木假石,形成亭水相张霖所建园林分析涵,石栏相让的优美雅致的景色,颇有江南私家园林的意味。张坦诗云:“凿池不在广,但容勺水清”。由此可见一亩园园内理水之时,并未一味要求大而广,而是要池水清澈,此为其理水手法之一。
2 建筑
遂闲堂、垂虹榭、红坠楼、绿宜亭、鹤院、竹关等。
3 植栽
由相关诗文可知,一亩园内种植了多种植栽,遂闲堂堂前植有松柏,种有花卉,四周种植垂杨七株;垂虹榭旁有池荷,四周有杂树,池荷清香,杂树成屏;榭后有青竹植于水滨;绿宜亭旁栽有菊花,旁有老树。入口有藤蔓,挂于疏石之上;池中种有莲花,清香阵阵;院内置石旁,因水汽氤氲,石上苔藓斑驳。
张坦在其诗中亦论述了一亩园内做植栽时的造园手法:“嘉木良足惜,不辞斩荆榛。长养应有候,疏密亦有因。”为了让品相优良的植物生长良好,不惜斩断周围的荆棘,保证良树不受杂草影响,能够获得更多养分。且造园中,充分体现了中国古典园林的植栽手法,即疏密有致、有法可依。
(三)文人活动
1 诗词唱和
遂闲堂上的诗词唱和,有一部分是宾主间的相互唱和。如石涛曾在《清湘书画稿》中对张霖有过描述,认为其“君视富贵如浮云”,“风流气压五侯门。”赵执信曾在《天津喜晤老友吴天章兼赠所主张君》详细记录了其通过吴雯认识张霖先生的经过:“走访吴先生,因识张公子。”时值张霖作为主人宴请众人,赵认为其“不凡矣”。赵执信曾在《闻鲁庵自河北移竹种于垂虹榭后,奉题十八韵》详细描述了一亩园内的景色。“爱君池上榭,六月如寒厅。”“微风香池荷,跳鱼响清泠。”“四围杂树色,参差翠成屏。”“卫水二千里,水滨竹青青。”“深丛积雾雨,新箨抽雷霆。”均是对一亩园内景色的唱和。
2 游园会友
查慎行曾经入主遂闲堂,有《奉陪座主徐公游一亩园次吴京兆》:“履綦陈迹已多时(乙丑秋先生召同人于此地雅集),十载重游醉不辞。初绽柳如时态软,未开花为闰年迟。罢官乐事苔边杖,去国闲情局外棋。又是一番寒食过,饧箫声里雨如丝。”另有《重阳日一亩园登高同德尹作》:“一笑相从亦偶然,劳生谁料再游燕。黄花浊酒怜佳节,老树空庭感昔年。对榻翻牵连夜梦,登高独欠故山缘。只应鸿雁如兄弟,不忍分飞便各天。”浊酒、老树空庭、怜佳节,写出了感叹往昔,不忍分开的浓浓的离别之情。
3 收藏
如吴雯的《题遂闲堂赵松雪画图》反映了遂闲堂的书画收藏,其《张水部修雷氏琴》中有云:“制琴昔何人,遗器留千载。”“斯琴故斑驳,中声托其内。”雷氏琴为唐朝名琴,珍贵异常,这首诗充分反映了遂闲堂内的名器收藏。《(乾隆)天津县志》曾言遂闲堂“法书名画充溢栋宇”,吴雯亦曾在《简逸峰》诗中将遂闲堂的藏书与江南大藏书家黄虞稷的千顷堂相提并论,虽有溢美之嫌,但足见其藏书之富。
总结
“一亩园”更像是城市别墅,建筑更为多样,景致更为精细,其日常生活的痕迹亦更为浓厚。“一亩园”相较于“问津园”还有一项很大的不同,即其收藏的功用,“法书名画充溢栋宇”。总结起来,“问津园”更像是闲余时间娱乐度假之场所,而“遂闲堂”则是日常生活之地。
文 | 边运红
编 | 杨洋
图 | 源自文献
给我一个心,可以不可以

关注京杭大运河数字博物馆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