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根:思念我的启蒙老师王志亮

作者:临潼铁马论坛 / 公众号:LTTMLT6405182016 发布时间:2019-02-10


王根:思念我的启蒙老师王志亮
------读《为人师表王志亮》一文有感
王志军(原名王双成)老师这篇《为人师表王志亮》一文,发表一周来,已经引了了家乡众多读者强烈反响,留言者上百条,体现了读者们和他生前的朋友,学生以及家乡的父老乡亲对这位业师的深深地怀念。由于工作原因,今天周末我终于有了时间仔细拜读。说实话,我是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并含着眼泪一口气读完这两集的,而且又不由自主地再重读两遍,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此刻我的眼泪还是唰唰唰的不停地流。我赞叹王志军老师(也是我1973年小学三年级班主任和语文课老师)用他细腻的文笔和生动的翔实史料生动地简述了王志亮老师把自己毕生精力奉献给教育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感人肺腑的事迹。读完这个作品时,它已强烈地震撼到了我的心灵深处,思念王志亮老师的心情难以言语,我哽咽着,也再次擦干眼泪,思绪万千,沉默多时,顿时迅速提起笔想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情,可是太多的话儿,但又不知该从那哪儿写说起。

王志亮老师教书育人三十八年,短暂一生,他培养的学生已遍布天下,他为了贫困地区家乡的农村基础教育事业的发展和建设,倾尽心血,积劳成疾,英年早逝,让我感到无法抹去心痛和悲伤。由于我在海外工作生活二十多年,很少回国,总想什么时候回国时,一定要亲自拜访王志亮老师,可是,直到看了这个文章,才知道王志亮老师已经去世了十八年,作为他亲自培养和教育出来的一个学生,我就不停地悔恨和自责,为什么没有在他生前有机会见他时表达几句感激栽培我的话呢?自己已经从事医学科学研究工作好几十年了,为什么在他有病时,却没有能通过自己知道的医学知识去寻找各种挽救手段做自己的努力呢?

王志亮老师是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的楷模,是我今生永远难忘的启蒙教师,直到今天,王老师在我心目中仍然是一个高瘦英俊,气度不凡的小伙子形象,倍受学生们的尊敬和爱戴;在我的心目中,他也永远是一位文质彬彬,和蔼可亲,笑容可掬,知识渊博,幽默风趣不可多得的好老师。今天当我读完王志军老师的这篇纪念文章的时候,我也想借此和读者们分享几件事,借以告诉读者们,王老师是怎样把我教育培养成人,并对我的人生道路产生重要影响的一位难得的业师。

正如王志军老师在文中提到了1970年夏季的往事,那时候我只有七岁,当我光着屁股只带一只裹肚正在和村上小伙伴们玩尿泥的时候,他来到我家,说服我的父母说让我开始念书的情景。那一天,我父亲说给他说我还小,啥都不懂,怕是念不了书,可他接着就考了我几个问题,当他发现我能知道一头牛和一只鸡各有几条腿的时候,他高兴地对父亲说,"你这毛根识数,我看能念书"。记得就为这个事情,王老师还给父亲做了半天思想工作,因为父亲和母亲都是个旧社会出生长大的文盲,兄弟姐妹多,家里穷,那时候,父母很难想象念书到底能干啥,可王老师说,咱村上穷,大多数人是文盲,不识几个字,生产队里社员挣的工分,这么多没有文化的村人,经常要找他帮忙写字,记工分账,也总不能一代一代这样的文盲传下去。王老师给父亲说,就是将来娃长大了去当兵,有文化也一定会有出息,国家今后总是需要有知识的青年人,王老师就是这样说服我的父母让我上学的。我所出生并成长在这个小小的王庄村,位于西安以东100华里,翻过两面沟后进入临潼铁炉管辖,大约有70-80户。王庄村自然条件差,贫穷落后,干旱无水,其三面环沟,一面靠近秦岭山脉。70年代初期交通偏僻,羊肠小道,小孩子小学读书也必须要走到好几里路外的学校,所以,王志亮老师便亲自参与创建了王庄村小学,自己做校长,所有课程他一肩担,给我们村的孩子们上小学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条件。那时候,在王庄村这个大约有三百人左右的村子里,谁家的孩子几岁了,哪些孩子快到上学的年龄了,王老师都是心中有数,如数家珍,每到新的学年入学前,他都会根据自己家里记着的孩子年龄名单,然后挨家挨户地动员学龄村童上学,在当时"读书无用论"的社会风气中,像王老师这样给家长苦口婆心地做工作,让孩子们学文化的勇气和胆识真是太少见了。

记得我上小学一年级时,班里共有8个孩子,当时的王庄小学有两个年级,他一人挑起语文和算术课,还有体育课的所有教学任务。那个时候,我们这些6-7岁的毛孩子什么都不懂。虽然已经开始上学了,但是,我们男孩子还都穿着开裆裤,王老师就到每个家里说服家长让孩子不要露丑,以改穿回裆裤,但是家长说孩子上厕所有困难会咋办,他就在学校里手把手教我们每个孩子咋样上厕所,咋样解开和系上裤带,还反复叮咛我们这些娃娃不要栓成死结。我记得很清楚地是,我们每个男孩子,他都亲自带到厕所,还给我帮着用自己的牙解开了我的死疙瘩裤带,王老师就是这样把自己当成孩子们的父母一样陪伴着我们在王庄小学学习和长大的。

刚上一年级的时候,我们这些娃娃都不知道咋样捉拿铅笔手势,我自己干脆就是左手反着笨拙地在本子上乱画一通。王老师就是天天扶着我和其他每个娃娃的手,真是手把手,一笔一划的去教,他那耐心细致的情景至今仍然深深地扎根在我的脑海里,难以磨灭。我当时是一年级班长,负责收发全班作业本,总是看到王老师每天都是在教室里站在讲桌旁边批改作业,弯着腰细心讲解,蹲着小学生面前耐心扶手写字。在王庄小学当时的那个小土房教室里穷的连一张老师坐和休息的椅子或凳子都没有,那时候,我们都是从自己的家里搬来的高凳子(当做桌子)和小板凳念书的,条件相当贫穷和艰苦。可是,我们小学生从来没有见到过王老的不耐烦或乏困的精神状态。

记得那个时候王庄村仍然是煤油灯时代,没有电灯照明条件,教室完全是用自然光。深冬的一天,因为二娃和先潮作业没有写完,天黑后,王老师让他们带回家去,星期日做好后让我再把所有孩子作业本收放在一起,当我送到王老师家时,看到他家养着蜜蜂,王老师特别热情开门,摸着我的脑袋说让进来,让我顿时没有了对老师的那种敬畏的感觉,然后他从家里给我了一大勺蜂蜜,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吃蜂蜜,甜得我高兴坏了,可当我正津津有味的时候,没有想到一群蜜蜂向我扑来,他看到后,一个健步跨了过来,用他那件穿着的蓝色的中山服迅速包住我的头,免掉了受蛰,今天想起他那时只有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对待学生就像慈父般的关照和善良,让我心存感激,难以忘怀。

还有一件很有趣的事,就是王志军老师在他的纪念文中提及,王志亮老师在我入学报名的时候,他知道的我的名字本来叫王毛根,但是,入学后,他给我当时说,带个毛字多不雅,干脆去掉,就叫王根。这样的名字就伴随我至今未改。我出国到了美国大学做访问学者时,有不少西人发现我的名字很难发音,于是几个一起工作的中国的朋友也反复给我说,别的中国人在国外都有一个英文名,建议我改个英文。我给他们说,这个名字是我的小学一年级王志亮老师给我当时改好的,有了这个名字,我总会记得着我的老师,所以我也从来都没有想有英文名字。但是,就我名字一字之差,也许是巧合,我一直就是从事基因科学方面的研究工作,而在西方我这个名字就是gene (基因)的意思。

王老师在教我们一年级时时候,也同时教我们汉语拼音,记得那时候汉语拼音在家乡农村并不普及,学生也没有几个懂汉语拼音。王老师给我们学生一一纠正检查发音,每天早读带着我们读韵母和声母,然后学习拼写。后来我们王庄小学所有小孩子去柳家小学还有师家小学一起进行汉语拼音比赛,最后王庄小学获得了最高成绩。今天,由于我得益于王老师所教的汉语拼音,让我至今写起中文用汉语拼音输字仍然是相当快,游刃有余。还有,让我们这些孩子印象最深的是,第一学期的语文课文最后一课就是"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这一句话。王老师便给我们孩子们从他家里拿来了一张蓝色的地图贴在教室的土墙上,给大家指出台湾在哪里,还说了地球上有海洋,有很高的山。那时后我们这些娃娃因为年龄太小,似懂非懂这个地图,可是王老师要我们好好念书,长大后就会明白,世界很大很大,地球上有好多的国家。朦胧之中,这也许就是王老师给我人生第一次上的地理知识课了。

1971年以后,县教育局将王志亮老师调到远离村子的山区最艰苦的地方去再次创建新的小学,让山里娃也能上学,王老师离开年迈父母和妻儿,只身上山,临走时,我们这些娃娃们感到恋恋不舍,围着王老师都留下了眼泪。之后,我们二年级的课由王儒老师代替。打倒"四人帮",全国恢复考试制度后,1978年7月,我很幸运,初中毕业考到了临潼县华清中学试行招收的重点班。当王志亮老师暑假从山区回到村子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就专门来到我家给我的父亲特别叮咛说,家里再穷,也要想办法让我在华中上学,那是临潼县最好的高中。他又带着几分感慨和无耐给我说,大跃进人民公社的那个年代年,他当时也考上了华清中学读高中,上学期间翻这龙爷沟和西河沟到县城来回行走。

一百多里读书,可是家里太穷了,没有吃的,常常饿倒在公路边,最后不得不退学,这造成一辈子的遗憾。那时候,王老师勉励我说,要珍惜在华中的好机会,好好读书,现在国家高考制度恢复了,以后年年都要招大学生和中专生,将来争取考上大学,为咱王庄村人争光。王老师的一番鼓励的话,让我感到肩上有了责任,有了决心一定要好好念书,这也是对他的期望的最好报答。就这样,带着王老师期待和教诲,我1980年高中应届毕业时,很幸运地考上了大学,成为我们王庄村高考制度恢复后走出去的第一个大学生,这也许实现了王志亮老师生前对我的的殷切期望,也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弥补了他因家庭太贫穷而退学从而失去直接上大学的人生缺憾。由于受到王志亮老师为人师表和敬业精神以及他的人格魅力的熏陶和感染,以后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也心甘情愿地地选择了教师这个光荣的职业。

2001年6月25日王志亮老师突然病逝时,年仅58岁,他为王庄村的小学教育以及山区的基础教育所做的不朽的贡献,让我们这些学生以及家乡父老乡亲无限悲痛,这个忌日我们将永远记住。王老师平易近人,宽厚仁慈,热情好客,艰苦朴素,以及非凡的人格魅力,他那为人师表的敬业精神和高赏品质,让我们千言万语道不尽。今天,王志亮老师已经离开我们整整十八年了,我们依旧十分怀念。王老师短暂的一生,兢兢业业,一丝不苟,肩负教育的高度的责任感,为了农村孩子的教育,呕心沥血,历尽艰辛,总是到山区最艰苦的地方,坚持教学第一线,创办了家乡好几个中小学,是教师和教育战线中的典范,值得我们永远学习。在此,我愿意和读者一起再次温习他的生前同事,也是我的小学教师王儒老师在葬礼上写了一幅挽联,这是对王老师一生最准确的评价。即上联是:志坚心强终生为教育,下联是:亮节高风桃李满天下。横批:为人师表。还有作者王志军老师在他的怀念一文所拟一幅嵌字联,上联是:志向坚定终生从教育栋梁,下联是:亮烛伟大人生无悔奉精彩。横批:教师楷模。

今天,正当我们王庄村的教师和村子的伙伴们正在酝酿集体编撰《王庄村史》的时候,让我们再次勾起了对王老师的思念之情。我相信,王志亮老师为建设和发展王庄村的孩子们的基础教育所做的杰出的贡献将会永远载入《王庄村史》这样的史册,让我们后代永远怀念。今天,我还在不停地想像,如果王志亮老师还健在的话,他一定是我们村史编撰委员会当之无愧的总设计师,他作为王庄村史的历史见证人一定会给我们提供丰富详实的史料。王老师,你在天堂,就请你放心吧!我们这些你的学生决不会辜负你的心愿,一定会完成好这个编撰工作,这也是一份献给你在天上最好的礼品。是啊!饮水思源,不忘初心。我们每一个人,怎能忘记无私奉献给自己知识的老师。我们的千言万语怎能道尽对王老师的思念之情。"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我们的王志亮老师就是一根蜡烛,照亮了学生,燃烧着自己直到生命最后一息。王老师无私奉献精神的美德和高贵的品质,任劳任怨,功在千秋,家乡父老相信不会忘记你,你的学生不会忘记你,我们永远怀念你!

王志亮老师音容常在! 王志亮老师在天之灵永生不息!

特别鸣谢: 文中部分照片由王志军老师以及其弟王双季先生,王先银堂妹,铁炉塬主编韩向阳先生以及王志亮老师后人慷慨提供,谨此一并深表感谢(王根,2019年1月26日星期六,于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家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简介:王根(原名王毛根),1963年生于陕西省临潼县铁炉公社柳家大队王庄东生产队。1970在王庄小学读一年级(班主任王志亮老师),1972年在本小学读二年级(班主任王儒老师),1973年在柳家小学读三年级(班主任王志军老师),1978年柳家初级中学毕业,1980年临潼华清中学高中毕业,1984年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本科毕业,1987年从本校硕士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并兼任高中生物课教师,1997年3月毕业于浙江大学与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联合培养,并获病毒分子生物学与基因工程博士学位。同年出国,先后在美国西北大学芝加哥医学院,南佛罗里达州大学医学院与国家癌症研究所从事艾滋病和癌症研究工作,后移民于加拿大在西安大略大学医学院微生物与免疫学系从事病毒与癌症关系研究。现在加拿大联邦国家科学院从事营养与健康药物研发工作。出国前,曾参加农业部陕西商山区科技扶贫工作数年,出国后工作业余时间创建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省儿童中文学校(兼任义工校长)。目前,正在与本村在外的教师们和前辈共同发起并推进《王庄村史》的筹备编撰工作。


《临潼铁马论坛》,自开坛以来,得到了铁马乡党和各界人士大力支持和厚爱,成为一条联系铁马内外的纽带,或许您已看到许多《临潼铁马论坛》所发出的文章,但您还没有关注并订阅《临潼铁马论坛》,请您长按二维码,点击关注《临潼铁马论坛》,宣传《临潼铁马论坛》,并把您所知道的有关铁马大地的点点滴滴,通过微信及其它方式传到这里,为《临潼铁马论坛》注入新的活力,为家乡的发展献计献策、多提宝贵意见和建议!
联系人:龙行天下杨子力
投稿微信:13689206192(手机号)
喜欢作者,请在原文下的大拇指处随手点赞并留言!欢迎转发朋友圈!

关注临潼铁马论坛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