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青新专辑进度到哪了?我们问了问姬赓

作者:猫王音乐台 / 公众号:mwpd2018 发布时间:2019-01-09

喜欢音乐的人都在听

对于不怎么听独立摇滚的乐迷来说,万能青年旅店这个名字或许有点陌生。但或许不是你不喜欢,只是后知后觉,因为连韩寒和李宗盛曾经都不惜赞美之词力荐这支乐队。
韩寒还亲自手写了一段《秦皇岛》的歌词,并在微博里写到:所谓特别,往往是后知后觉。好在迟到不可怕,没去才遗憾。

万能青年旅店这个名字经常会被乐迷简称为万青。对于万青的歌迷来说,以上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9012 了,万青新专辑到底什么时候出?
问得好,老艺术家一逮住姬赓老师就对他进行了灵魂拷问。
姬赓老师是谁?
姬赓是谁?万青的灵魂人物之一,万青全部歌词的作词者,包括韩寒手抄的那段歌词,原作者就是他。同时,他也是乐队的贝斯手。
称他为老师并不完全出于客套,他的另一身份就是一名英语老师,据说还有死忠乐迷专门跑到他的课堂上蹭课。

万青作词者兼贝斯手姬赓摄影:eimo
为什么人们会一直问万青新专辑的进度
为什么人们会一直问万青新专辑的进度?说白了就是第一张同名专辑《万能青年旅店》太过于优秀,让外界一直对他们的下一张专辑保持极高的期待。
2010 年,来自石家庄的乐队万能青年旅店发行了他们的首张专辑《万能青年旅店》,获得了无数乐迷的极佳好评。许多乐评人、媒体都花大量篇幅分析报道这支看似横空出世的乐队,以及他们的作品。曾经甚至有人形容他们为「中国摇滚救世主」。
就连在海峡对岸的宝岛台湾,他们的名声也如雷贯耳,深受对岸乐迷欢迎。

首张同名专辑《万能青年旅店》封面
首张同名专辑土法炼钢,十年磨一剑
《万能青年旅店》首张专辑被形容土法炼钢,十年磨一剑,其实一点都不夸张。
乐队主唱兼吉他手董亚千(二千)是野路子出身,年轻时听遍了西洋摇滚,心气颇高,创作和吉他技术遇到瓶颈就跟自己死磕,终于把自己逼成抑郁症。开篇提到的《秦皇岛》这首歌其实就是他养病的地方。后来二千终于练就了一身老辣的琴技。
想让乐迷听到自己的作品,光解决创作和技术问题还不行。想录专辑,贫困的环境和简陋的设备让他们一筹莫展,他们把自己录的小样和西洋经典拿来对比,一听,觉得不行,重新再来。就这样一张专辑难产了十年。

同名专辑内页,左起:
姬赓(作词&贝斯)、杨友耕(鼓)、董亚千(主唱&吉他)、史立(小号)
新专辑进度如何?
在 2018 深圳草莓后台,老艺术家的伙伴,也就是黑胶酒馆大酒保黎叔,跟姬老师寒暄完之后就直奔主题了。
关于新专辑进度,姬老师说:“最近还行,前段时间跑题了。”不愧是作词人,文字越简洁,信息量越大。
姬老师告诉我们:万青第二张专辑打算做一张完整的概念专辑,目前概念已经写完了。前段时间在打磨细节,结果有点疲劳,就跑题了,最近才刚回到原来的主题。
关于发行时间,姬老师显得有点畏缩。他说每次说什么时候发都打脸,这次不说了。在黎叔的逼迫下,姬老师透露:明年(指的就是 2019 年)。姬老师说乐队也想尽快。
新歌《河北墨麒麟》
这次草莓音乐节,万青演了一首新歌《河北墨麒麟》,站在台下的老艺术家被感动得猝不及防!
关于这首歌,姬老师透露了几个关键词:挺怪的、抽象的、综合的、和石家庄有关。而且它是专辑里另外一首歌的分支,如果整个专辑做完了就能听出来了。
老艺术家只能期待了。

2015 河北墨麒麟 石家庄站海报
图片来自摩登天空官网
关于《河北墨麒麟》这个名字,其实在 2015 年,万青就以它为主题分阶段开展了全国巡演,还去到了台湾。
在巡演文案里,乐队这么写到:
原本是年初写的一首器乐曲,封闭和厌弃助产的神兽,浪漫,悲怆,奋力跋涉于新世纪,不合时宜,半云半泥。因为习性特征的相通,我们以它来命名这次专场,并计划顺势展开,形成一个新的专场系列,望它生出龙头麋身马蹄牛尾,伺机漫游。
从《冀西南林路行》
到《泥河》《采石》《山雀》
此次采访中还提到了另外几首新歌。
早在 2015 年,万青在演出现场就透露过新专辑的大概念「冀西南林路行」。在 2017 年万青「渤海洗雷音」专场上,乐队又首演了《泥河》《采石》《山雀》系列新歌。

2017 渤海洗雷音 上海专场海报
图片来自摩登天空官网
姬老师说:开始的想法是几个层次,同一个主题。最先写完的是《采石》,后来把另外两个主题写完就变成了一个连贯性的东西,包括《河北墨麒麟》这四个部分。专辑里可能还会有几个部分,主题是一贯的。
从姬老师这段话其实已经可以窥见万青新专辑的部分布局了。
新专辑源于开山采石给姬赓的冲击力
问到新专辑想要表达的东西,以及和上一张专辑的区别。姬老师说:第一张以个人经验为主,第二张的主题会更加深化,本质没多大变化,可能比十年前更加悲观了,这种悲观来自于经验的累积。
关于新专辑最初的震动,姬老师说来自太行山开山采石的场景留下的冲击力。
“在山谷里面,整个山被开空了。因为我们坐火车从那里过,开始风景很好,还有小山村,但是转过一个弯以后就是那样的场景了,太行山里这样的地方很多”。姬老师还提到一个词:剥夺。

太行山景
图片来自「南方人物周刊」,原图由赵亮提供
万青这些年状态如何?
万青的几位成员都特别低调,除了音乐节和偶尔的专场,平时几乎不怎么露面。乐队的微信微博每发一次动态,就会被乐迷调侃“姬老师总算想起账户密码了”。
在采访里,姬老师说庄里的生活节奏挺慢的,除了长胖了点,别的变化不大。
董二千现在迷恋上了手工的金属零件,没事自己就做个小零件。姬老师还开玩笑说「小董摩配」。

图片来自「音乐肖像」微信公众号
和录制首张专辑时的阵容相比,乐队现在又加了两名成员。姬老师给我们简单介绍了目前的阵容:吉他手董亚千,贝斯手姬赓,鼓手杨友耕,小号手史立,新增加了一个吉他手叫苏雷,是在石家庄认识很多年的一个老朋友,还有一个萨克斯手叫杨旭。
这几年万青在演出方面一直在探索合适的演出空间,姬赓说他们不太适应体育场、音乐厅或者剧场的空间,有的 livehouse 又太小,所以现在一直在找一个中间的场所。

©控制俱乐部摄影师咖小西
图片来源摩登天空官方微信公众号
草东和我们没有很像
当初台湾独立乐团草东没有派对刚在内地迅速爆红时,不少人将他们与万青做比较,有人说他们很像,还有人送草东「台湾万青」这种蹩脚称号。谈起此事,姬老师说:音乐技术和风格上,我觉得没有很像。
老艺术家觉得,这种言论可以终结了。
关于万青的 bootleg
在采访的最后,我们替万青铁杆乐迷问了一个比较硬核的问题,万青的靴子腿 bootleg 会不会正式发行?
乐队早起,为了练手,会翻弹一些国外音乐人的曲子。比如 Jimi Hendrix《Pali Gap》、SRV《Scuttle Buttin'》、The Plastic People Of The Universe《Bylo To Nedavno》、The Doors《People Are Strange》等等。
有些录音流出来会被乐迷偷偷珍藏起来,做成地下小范围流通的合集,也就是所谓的 bootleg。关于这些翻弹的曲目,姬老师说暂时没考虑过做正式发行。那些布鲁斯都是二千个人喜欢的,而姬老师自己则比较喜欢其中的宇宙塑料人。
老艺术家已经死了正式发行靴子腿这条心。
以上就是老艺术家从姬老师那里采访回来的内容,更多详情请听电台。

DJ黎文与姬赓 摄影:eimo
新年 Get 姬赓同款原子唱机

关注猫王音乐台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