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映宏:破局与折腾——一名民间经济学家对西南县域经济的观察与思考

作者:龙门 / 公众号:Longmen518 发布时间:2019-02-11

广受推崇的微信公号,点击上面蓝字“龙门”一键关注
龙门聚集了一批在事业、生活等方面取得了成功的精英人士。
他们已经获得了财富自由、身心自由,
或者正努力行走在追求自由生活的路上……关注龙门,就是关心您的生活品质!
为防失联,请添加备用号"龙门谈财经(ID:Longmenfund)"
Longmenfund
作者:李映宏
我是2月2日回到良缘县我的老家,2月10日离开的。老家之所以叫做良缘县,是据说这个地方“宜结良缘”。作为一名走遍了中国和全球很多个地方的民间经济学家,我对自己的老家还是有着客观的认知的:良缘县是一个气候和自然资源上佳的县份,一年四季风调雨顺,尤其是在农业社会的千百年历史上,良缘县有点类似于成都平原,是一个浓缩版的天府之国。目前行政区划属于昆明的良缘县,珠江的上游——南盘江流经该县,另外还有假龙河、西河等大江、大河流经该县,水资源特别丰富。另外,良缘县还是一个面积很大的坝子(即高原上的平原),山脉沿南北走向延展,中间是平整的宜耕之田地。该县平均海拔1500米,非常适合农作物的生长和人类的居住。可以说,良缘县在农耕时代,是一个常年风调雨顺的所在,曾经在农耕文明时代被称为“滇中粮仓“。另外,这个地方的居民,事实上整个云南高原的汉族人口,都是在明代”洪武赶迁“的历史事件中由江苏南京一带被作为戍边将士迁移而来的,例如,据已经在W G中被毁掉的家谱记载,我们家族最早从南京迁移而来时,始祖是一位武将,曾经为大明王朝平定边疆叛乱和卫戍边关做出过重大贡献。
改革开放,尤其是房地产行业大发展之后,良缘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年返乡过年,我所看到和听到的,均为40年来变化的一个横切面。

像往常大多数回家一样,春节期间,良缘县总是艳阳高照、微风拂面、温暖如春、碧空如洗、万里无云。据我祖父健在时每年都要对我们讲的那样,只要春节期间、尤其是年初一那天天气晴好,那么,未来一年都将是风调雨顺的好年景。看来,我未来一年的事业也将如春节期间老家的天气一样,晴空万里、蒸蒸日上了。
和前年回家最大的一个不同是,村子里的轿车明显地增多了,甚至感觉到了饱和的状态。在村子东边西河的河埂上,以及公房(村子里村民聚会、办理红白喜事等的公共场所)宽敞的广场上,停满了各种牌子的轿车,大多在10万元左右的中低档乘用车,均为村民在近两年所购置。因为车辆近乎饱和,县城和乡间的公路上,时常会在高峰期发生交通拥堵的情况,有如深圳早晚高峰期的堵车盛况一样。这说明几个情况:第一,村民和县城里的居民,总体上是得到了改革开放的实惠,享受到了改革开放的成果;第二,汽车已经和当年的彩电一样,逐渐成为了农民家庭的标配;第三,汽车产业在中国已经进入到了饱和的拐点,去年汽车销量的大幅下跌,是该行业发展到现阶段的必然产物;第四,作为资本市场的投资者,要尽可能地避免往乘用车产业链做配置,除非股价出现了严重的低估。

停满了道路两旁的轿车
村民的养老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解决。我在村边散步时,碰到了80多岁的王征才老人。在交谈中得知,他和他的老伴每人每月可以得到500余元的养老金(他们在此前购买过一次一次性的养老保险,付出的金额并不太大)。他认为,如果没有这笔养老金,他的老年日子会过得极为艰苦,因为他的儿子不可能每月都给他500元钱的。如今,吃饭靠儿子,零花钱靠养老金,晚年感觉还是很幸福的。当然,他也说,跟县城的退休人员比,别人的退休金是3000-6000元每月,自己还是跟吃公家饭的人无法相比的,当然他自己已经非常知足了。
今年一个重大的发现是,村子里外出到省外打工的人多了起来。由于气候四季如春,云南人是很不愿意外出的一个特殊群体,被称为“家乡宝“。但是,由于大部分耕地被房地产等非农产业大量占用,村民被逼着走上了背井离乡的道路。有的村民虽然只有小学文化,但也开始走向了外省谋生。杨永强是我的发小,也是近年来被”逼上梁山“的外出务工人员中的一员。他告诉我,村子里外出的人有十多位,这在前5年几乎是不敢想象的事情。杨永强去的是广西,专门从事隧道挖掘工作。由于他懂一些诸如钢筋切割和加工等技术,他不用到隧道里从事危险的工种,而是在外面的车间里工作。他说,开挖隧道时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死人的事是家常便饭。国家会给每个隧道3个人的死人指标,超出的,老板就要承担巨额的经济补偿。他每月可以获得6000元的工资,比种田强。
今年一个特别的发现是,从大年初一,县城就很冷清,不想像年那么热闹。往年,传统的热闹非凡的舞龙灯等节庆活动,居然不见于县城了,内心感觉非常失落。老家的舞龙灯,我认为是完全可以申请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并加以保护的。另外,村子里往年都会举办的演花灯(云南花灯是一种地方戏曲),今年也中断了。节日期间的鞭炮声,也大为稀落了不少。这些当地人或许没有觉察的的变化,大概率体现了整体性的经济萧条在良缘县的反应。
不过,特别值得一说的是,我多次向当时昆明铁路局有关领导提议的把小米轨(即1910年由法国人修建通车的云南第一条铁路)开辟为旅游线路的事情,今年终于有了答案。有关部门正在铁路沿线的一些重要站点修建近代铁路博物馆,良缘县火车站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博物分馆。据说,良缘县站内还存有一个工业革命时期制造的古老的蒸汽机车车头,该车头具备极高的文物和观赏价值。估计冯小刚电影《芳华》取景的蒙自碧色寨站,也会设一个博物分馆。设想一下,两三年后,游客们可以从昆明北站出发,乘坐着由蒸汽机车牵引的米轨车厢,在云南高原温暖的阳光下,晃晃悠悠地边走边看,回到100年前的那个时代,体会工业革命时期的生活,将是一种怎样的诗意与远方?我还要告诉你的是,滇越线上的每座车站,都是按照法国风格建造的建筑。比如,我近年曾在良缘县狗街站,一个偏远的中型车站内,就看到候车室里绿色的、漆色斑驳的座椅,和取暖用的壁炉——它在一瞬间就把我带到了法国一个偏远的乡村车站,幻如隔世。

即将成为旅游观光路线的滇越线小米轨

县城在拆。大半个老县城已经被拆得像被刚刚轰炸过一样。县城的被大量拆除,导致了一个幻像——县城的房地产的春天来了。此前摊大饼式的疯狂扩建,导致了极为严重的房地产过剩,房价一度被压得极低也难有成交,许多房地产商资金链断裂,濒临倒闭。没想到,老县城的拆除,导致了房价的飙升,当初2000、3000元一平米的房子,疯狂上涨到了10000元一平米以上。于是,新的地产商又加入了进来:深圳的恒大集团圈了6000亩地,说是要致力于养老地产,吸引北京和东北等北方地区的退休人员来良缘县置业、生活;深圳的华强集团也圈了数千亩地,说是要建方特世界,彩已经剪了一年多,但截至目前迟迟还未动工。
这样的大项目的引进,对于良缘县来说绝对是大事。但是,因为类似大项目的引进,良缘县不是没吃过大亏。数年前,原属良缘县汤池镇阳宗海(一个水质优良的内陆大型湖泊)引进了深圳华侨城集团,在湖边建了个云南华侨城,同时,华侨城集团还发挥其“旅游+地产“的模式,在湖边建了很多房子。云南华侨城建成后,千百年来行政区划一直属于良缘县的汤池镇,就被划归昆明直接管辖。汤池镇是良缘县的税收重镇,占当时该县财政收入的1/3,因为汤池镇是该县矿产、工业、旅游集中地。良缘县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不过,话又说回来,到良缘县当所谓父母官的人,就像到省里来当省长书记的人,不都是来镀金的过客,有谁会在意这些事情呢?就像著名的中药品牌XX白药被卖给外省人,XX铜业被卖给央企等等案例一样,除了当地老百姓痛在心里之外,来滇镀金的人又有谁会心痛的呢?或许这些交易,还是部分人升迁的桥梁呢。所以,据说,滇人一直还怀念当年的李X廷省长,良缘县的百姓还怀念当年的柴春X县长。他们虽然是贪官,但他们却还是实实在在地为自己的家乡人民做了很多实事。
数据显示,滇省这些年的发展,真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当年因为烟草发达而上交中央财政收入能排到全国前五位的滇省,如今连“人无三分银、地无三尺平、天无三天晴“的贵州都不如了,GDP为证。滇省早已喊出了”向贵州学习“的口号。只能一声叹息。
说回到县城的拆迁。县城最具历史感和文化感的里仁街,也在拆除的范围。里仁街是我每年回家都要去“怀古“的地方。在我的文章《里仁街》里,有这么一段话:
” 里仁街是县城的一条街道。明清时,就有这条街道了。这的确是一条古老的街道。在我的记忆中,里仁街永远是老样子——宽不过五米,两边都是调角的木楼,雕花的窗户是用一根木条支撑或去掉木条收回去的那种。经常可以看到,楼两边的男人或者女人,互相站在自己家的楼上,与对面聊天的。不过。逢街天不行,因为赶街的人太多,摩肩接踵的,就是喊,你也听不见的。路面是石板铺的。人们已经记不起来,那石板已经铺了多少代人了,因为,那些圆圆的石板已经被穿明(朝)装的、梳辫子的、挑柴禾的、着中山装或是西服的,或是用草鞋、布鞋、皮鞋甚至是光脚板,磨得溜光溜光的了。

历经沧桑的里仁街的石板路
这里曾经是柴禾街。据奶奶讲,与里仁街南边垂直交叉的那一条,连个象样的名字都没有,只被叫做马草街,因为那里曾经是乡下人卖马草的的集市。里仁街似乎是幸运的。它没有被唤作柴禾街。据说,是因为那条街曾经出过一位大人物,沾了大人物的光,里仁街就有了现在这个雅致的名了。后来,里仁街变成了古董街,老头老太们每人一个木头箱子,黑黑的、有的还是雕花的,里面隔成许多小方格,放满了各式古玩,诸如古玉、玛瑙、古钱等等的,他们卖的最多的,是古钱,圆的、方的,有孔的、没孔的,方空的……哪个朝代的都有,真不知他们是从那里弄来的。在高原柔和温暖的阳光下,他们一坐就是一天。直到斜阳西下、炊烟四起之时,卖古董的老人们才慢悠悠地拾掇好他们的古董,拖着印在溜光溜光的石板上的长长的身影,回家去了。除了古董,里仁街还卖生活品,过日子都必须有的那一类东西:撮箕、扫帚、箩筐、筛子、簸箕、木桶、甑子、菜刀、案板、铁锅、铲子……当然,依然还有柴禾。卖柴禾的,通常是山里人。人们不用看他们卖什么,一看他们的肤色和衣着谈吐,就知道他们是山里人了。人们经常还能看到,卖柴禾的是单独一个山里的小孩,七、八岁左右,男的或是女的,怯生生地站在柴禾的背后,等待着他们的买主。不过,人们通常还是很友善的。他们不会欺负山里人,尤其是山里的小孩。这里的民风曾经还是非常淳朴的。经常会听到这样的美谈——说某某老工人,故意多付给山里人一些钱,五毛或是八毛吧,为的是帮衬帮衬那些穷苦的山里人。还有写字先生。专门为那些不会写字的人们写信的。记忆中是一位带眼镜的、瘦高个的,很有学问的样子。他坐在标有“写信”的招牌的桌子的背后,养尊处优。他用的是毛笔,写一手很漂亮的小楷。生意一直不错。要写信的人们来了都得尊称他为先生,必恭必敬的。写信人先听顾客说信的内容,然后便写,很快的。写完后,念给顾客听,看是否还后补充的;如果没有,就写好信封,收钱。大抵是三、五毛钱写一封。他写个三、五封信,小半个早上的样子,就快能买一担山里人的柴禾了。人们经常能听到山里人的父亲或是母亲,悄悄地对自己的孩子说,要好好学习,长大了,也来做写信先生。

里仁街上雕刻精美的木制大门
中医应该是这条街最受人尊重的行当了。有两、三家中医店吧?做堂的,都是胡须飘飘的老者。他们为人都很好,说话和和气气的。据说,有一个乞丐,还是个跛足的,经常到一位老中医店里去乞讨。老中医看他可怜,就教给他一招治羊癫疯的本领。跛足乞丐从此也就有了谋生的手段了。老中医呢?从此也就不再看羊癫疯的病了。病人们都只好去找跛足乞丐去。也怪,跛足乞丐一看就好。但他只会看羊癫疯一种病。这个故事,一直被作为美谈,流传在里仁街。”
我既是个文人,也是个商人。但我首先是个文人。从文人的角度出发,如果里仁街都被拆掉了,良缘县的文化和灵魂就被彻底地摘除了。虽然里仁街及其周边建筑已经很破旧了,但是,拆除了她,那些“卖撮箕、扫帚、箩筐、筛子、簸箕、木桶、甑子、菜刀、案板、铁锅、铲子……”和古董的匠人和商人们,就没了栖身之地——事实上,今年再去里仁街,这些古老的物件和商品,都已经不见了。因为那些匠人和商人们,都已经被赶跑了。虽然里仁街目前已经不全都是石板铺就的路了,但毕竟还有一段数十米古老的石板路存在着,在述说着这座县城的古老和沧桑,如果真把它彻底拆除了,那么,这座县城最后的一点念想都就将彻底消失在空气里了。
昆明都尚且留有正义路一大段老建筑供后人怀念,良缘县就不能吗?就不能把里仁街修旧如旧,为后人留些历史和文物吗?这是对于县里决策层良心的拷问!

总书记说:“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英明之至。但是,党中央的英明决策,到了良缘县,却变成了折腾。
西河是良缘县除南盘江等江河之外的重要灌溉河流之一。据说两年前,县里决定,要出资10亿,彻底地治理和拓宽西河,并将上游数十公里外的柴石滩水库的水引流到西河里来,让西河恢复昔日清澈见底、鱼虾嬉戏、鹭鸟飞翔的境地,并使之成为可以泛舟的旅游胜地。为此,县里决定,目前老西河两岸5米以内的建筑、20米内的养殖和屠宰场所要拆除。这么说,也这么做了。可惜,当农民和屠宰场主们按规定大规模拆除西河两岸的养殖和屠宰甚至居住房屋后,改造西河的宏大计划看起来要泡汤了。因为除了计划之外,快两年了,改造西河的行动就根本没启动过。而且,目前大概也没有启动的迹象。唯一看到的启动迹象是位于县城北边不远处的李毛营的田里,被挖开了一个20多亩的深坑,里面有些钢筋混凝土的东西。研究了半天,也不知道边上的这个多达20余亩的深坑,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用的?而且据说,挖这个深坑,还换了好几波工程队,主要是因为资金跟不上所导致的。目前,这个深坑处于停工状态。而西河两岸被拆除的延绵十数里左右的无法估计面积的养殖、屠宰场地,看起来瓦砾遍地,已经是无法再复耕了。

为西河改造工程而在西河边挖掘的被废弃的20多亩良田挖出的深坑
如果西河宏伟的改造工程不再启动,我们不能不说那是新时代的大跃进。良缘县一年的财政收入据说是7个亿,还主要是卖地而来的,而其支出则高达14个亿,主要用于支付公务员和教师队伍的工资,大概率属于典型的吃饭财政。在此前提下,要出资10多个亿来改造西河,巨大的资金从何而来?
记得前几年回老家,看到西河两岸的养殖户勤劳地劳动着,养殖着肉鸭和蛋鸭,生活虽然辛劳,但日子却充满了希望。他们劳动的成果,是他们儿女上学的资金的来源,是他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的有力支撑。可惜的是,大跃进式的的决策,使他们的梦想成空。关键是,这还导致了巨量的土地的浪费。在我的村子昔日的农田里,常年树立着一大片、目测近200亩以上的名为“昆明农资种业市场”的建筑群。该建筑群虽然已经建好,但实质上已经荒废——除了建筑群间的广场变成了练车场之外。作为一个人多地少的大国,作为一个土地极其稀缺的大国,如此不心痛地浪费土地,深深地令人感到痛心疾首。“财产不可公有,权力不可私有。”这话,不是没有道理。如果那些被轻易就浪费掉的千顷良田是私有的,会被那么如草芥地抛弃掉吗?

因西河改造工程而拆除的养殖场,现在变成了不再能复垦的大片、大片废地
在良缘县,还可以看到房地产过度发展的不良后果,那就是,巨量的土地不再种植粮食和蔬菜,而是被开辟为苗圃。如今,房地产的拐点已至,那些数不清的苗圃里的各种花草树木,还能卖得出去吗?

随处可见的苗圃,昔日的良田
现在是和平年代,粮食不足,可以大量进口。但是,如果战争来临呢?如此肆无忌惮地浪费我们宝贵的耕地,战时我们能养活自己吗?
但愿,良缘县的事情,只是个个案;也希望,党中央的英明决策,能够被下级政府正确地执行。最后,我要说的是:为什么我的眼里噙满了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如此地深沉!

作者简介:
李映宏,云南昆明人,毕业于武汉大学经济学院、财政部财科所,知名财经公众号“龙门”(longmen518)创始人、首席经济学家,深圳前海龙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具有近20年资本市场工作经验,曾任证券时报主任记者;银华基金、南方基金机构及养老金业务部总监、宝盈基金机构业务部总监等职。在各类权威财经媒体发表过百万字以上的专业文章;曾受邀到长江商学院、武大楚商学院等知名机构发表专题演讲,是CCTV-2、深圳电视台等权威财经媒体的节目嘉宾。
具备成熟的价值投资理念和丰富的投资经验,职业经历穿越多个牛熊周期的转换。曾通过公众号成功预测、演绎了2014年6月到2015年6月那波牛市的起点和终点;随后,通过购买美元计价理财产品的投资模式,赚取因人民币贬值带来丰厚回报。此后,成功预测和抓住以五粮液、云南白药、格力电器、福耀玻璃等弱周期行业股票的投资机会,获取可观收益。

好文推荐
1、李映宏:人到中年,你没资格做一个穷人2、精彩问答:我是如何做到30%的年化收益的?3、龙门资管是如何做好风险控制的?
招聘启事
深圳前海龙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系由长期任职于南方基金等大型公募基金的市场知名人士李映宏发起设立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公司,注册资本3000万元。
现因业务需要,特面向全市场招聘营销总监一名,具体要求如下:
1、具备较为丰富的渠道和直销客户资源;
2、一本以上高校财经类专业毕业;
3、有3年以上基金销售经验;
4、拥有基金从业资格;
5、具备强烈的成功欲和百折不挠的拼搏精神;
6、具有券商、银行、基金销售经验;熟悉基金产品发行、备案和运营工作流程更好。
上述岗位工作地点为深圳,待遇面议。“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龙门资管已经为你搭建好了展示自己能力的舞台,诚挚地期待着您的加入!有意者请添加微信号“Longmen0815"并注明”应聘“字样与我们联系。欢迎朋友们自荐和推荐,谢谢。
商务合作
商务合作请添加微信“Longmen0815”洽谈,添加时请注明“商务合作”字样,谢谢合作!
龙门
经典财经,启迪生活!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开启智慧之旅……

关注龙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