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FUN||王羽佳——“我和郎朗不一样”!

作者:翻译教学与研究 / 公众号:fanyiluntan 发布时间:2019-02-12

王羽佳一个不到三十岁的中国姑娘,个子小小瘦瘦,称之为“国际钢琴大师”,难免让人生疑。但事实就在那里,她的经历和实力告诉你,她不只是郎朗的小师妹那么简单。

“中国钢琴家王羽佳的出现,是音乐界里一个激动人心又出人意料的发展。在现场听她的演出,你会不自觉地重新思考这个问题:钢琴到底能弹得多好?”这是2008年王羽佳在旧金山首场独奏演出后,《旧金山时报》的评论,之后几年,王羽佳成为同辈人中最出色的一位。
2002年,15岁的王羽佳进入费城柯蒂斯音乐学院,师从郎朗的老师格拉夫曼。3年后,因为一次救场(钢琴家因故不能演出),王羽佳与世界十大小提琴家之一的祖克曼合作演奏了贝多芬《第四钢琴协奏曲》,一举成名。加拿大媒体称“一颗新星诞生了。”当时,她还是一名在校学生。
从首次亮相起,王羽佳的每一步都走得光彩熠熠。她与世界第一交响乐团荷兰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以及波士顿交响乐团、纽约爱乐乐团、费城交响乐团、芝加哥交响乐团、柏林爱乐乐团、日本东京NHK交响乐团等世界十大交响乐团携手演出过。2010年她被评为“施坦威钢琴艺术家”。
众多世界知名的指挥家均与王羽佳有过合作,包括阿巴多、巴伦博伊姆、夏尔·迪图瓦、洛林·马泽尔、祖宾·梅塔等,她是指挥大师阿巴多眼中的天才。
王羽佳之所以被关注,是因为她的演奏风格:既有年轻人的自然随性和无畏想象,又充满着成熟艺术家的严谨与精准。她的演绎常常“让人目瞪口呆”。
1
一场意外的救场演出让她一举成名,虽然她成名的经历有点老套,但是她给乐坛带来一股清新,一股活力。她用超炫的弹奏技巧完美演绎了Volodos改编的炫技版莫札特《土耳其进行曲》,下面我们来见识一下这位美丽年轻的女钢琴家和她的音乐吧!

王羽佳的演奏兼有男性的力量、速度和爆发力,以及女性特有的细腻、灵性和光彩。王羽佳的八度版《野蜂飞舞》为她赢得了一个绰号“飞指钢琴手”。

《闲聊波尔卡》---王羽佳返场法宝,超难,超炫这个版本效果出奇好,难度变态级,非常适合羽佳妹妹这种技术狂人!

Q:你被问得最多的是什么?
A:郎朗……同一个老师什么的。最多是在外国被问到,在中国学习和在外国学习有什么不一样,为什么现在中国学琴的孩子那么多,而且都那么好。
Q:你的回答是?
A:对于郎朗的那个问题,我的回答是:我不喜欢被这样子归类,虽然我们都是亚洲人,都上同一个学校,有同一个老师,但我们的性格很不一样,是不同的艺术家。我觉得我的中国老师感性、很有诗意,外国老师在理论上、分析谱子上面多一点。而中国琴童学得好,是因为中国老师基础打得很好,而且中国有才的人很多。我说中国钢琴就像美国体育一样,很热门(笑)。
Q:你的第一张专辑很现代。
A:第一张专辑,我是想有一个statement(宣言),所以里面的曲目都很“棱角”。因为大家看着我:小亚洲女孩儿,外表很弱小,我就是想打破这种格式化的看法。
Q:你是怎么发现并喜欢上现代派作品的?
A:我十五六岁的时候,一个作曲系的朋友给我一盘CD(里盖蒂),说是他偶像。我学了两首曲子,很难,简直就像是机器弹的。还有在柯蒂斯音乐学院读书的时候,我弹过作曲系一个华人的作品,他那有点像是把巴托克、德彪西和中国的东西全放在一起做实验。对我来说最好玩的是跟一个活着的作曲家交流,他们的要求比写在谱子上的多得多。
Q:目前你有哪些不敢碰的作曲家吗?
A:巴赫。小时候特别敢,14岁开始就不敢在公众场合弹了,但我会回去的。
Q:你对自己的将来有设计吗?
A:我一直是在顺其自然。这两年现代派的东西会很多,但是以后我会回到更古典的巴赫、贝多芬那里去。到时我要去欧洲熏陶一下。其实绘画、文学和钢琴都是相通的。我对服装很有兴趣,我也可以走设计时装这方面。一切都会连接上,我还不知道。
本文来源:音乐学院
转自:钢琴专家

关注翻译教学与研究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