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天门考古轧记一:为什么要开展顺天门遗址考古

作者:城摞城开封城市考古 / 公众号:kfkgljgqf 发布时间:2019-04-16

(1)东京城考古的价值
顺天门是北宋东京城外城上的西大门,所以首先要从东京城考古谈起。
在中国都城考古学史中,自二里头到元大都,凡是重要的都邑城址大都已经开展了大量的考古工作,并取得了许多重要的考古成果。但宋东京城一直以来还多依靠文物钻探的资料在做研究工作,为了弥补都城考古学上的这一缺环,需要开展东京城的考古工作。
东京城考古之所以考古成果较少,主要是受制于开封的地理地势等地质堆积因素。开封地处黄泛区,淤沙堆积厚、文化遗存埋藏深、地下水位浅等因素一直牢牢制约着开封考古工作的开展,曾被学术界视为有古难觅之地,而本次顺天门遗址的考古发掘可谓是黄泛区考古的一次有益尝试,可为今后同类地区考古的开展提供借鉴和范例。
(2)顺天门形制的价值
顺天门是一座方形瓮城,而且是中国古代正统王朝都城上的第一座方形瓮城。
瓮城是随着筑城技术逐步成熟后,因军事需要而形成的。起源于战国至秦汉时期的中国北方,经过唐代的发展,成熟于宋代,盛行于明清时期。
瓮城在肇始期,主要见于北方边境地区的一些军事重镇,至唐代尚未见都城或中原腹地重要城池有此设施。到了宋代,东京城首开了在中原腹地、尤其是在都城建设中大量使用瓮城的先河,并因此得以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并逐渐成为之后各级城池筑城的定制。
成书于北宋时期,曾公亮著的《武经总要》卷十二《守城》,第一次出现了关于瓮城的明确记述:“门外筑瓮城……其城外瓮城或圆或方,视地形为之。高厚与城等,惟偏开一门,左右各随其便。”且书内还绘制了详细的瓮城图,更是标志着我国古代的瓮城筑造技术至此已日臻成熟。
宋代记载有瓮城形制的文献还有很多,比较著名的有《东京梦华录》、《梦梁录》、《嘉靖惟扬志》等。
《东京梦华录·卷之一·东都外城》载:“东都外城,……城门皆瓮城三层,屈曲开门,唯南薰门、顺天门、新宋门、封丘门皆直门,盖此系四正门,皆留御路故也”。
《梦梁录·卷七·杭州》载:“杭城……其诸门内便门东青、艮山,皆瓮城”。
《嘉靖惟扬志》中附制有宋三城图等,明确地绘制出了当时扬州城的城门亦为瓮城形制。
上述文献中这些关于瓮城的记载,目前均已经得到考古学上的证实。如北宋东京城外城上的南薰门、顺天门、新宋门等,南宋杭州城的诸城门,宋代扬州城的大城北门、西门等皆已得到考古确认。在这些城门外侧均发现了长方形或半圆形的瓮城,这些考古资料与文献相互参照,更加确认了瓮城制度在宋代已经非常成熟、完善,其技术也得到了广泛的推广应用。
(3)顺天门形制演变的价值
顺天门是北宋东京城外城西墙上的正门。五代后周显德三年(公元956年),世宗任命东京留守王朴“经度”修建,时称“迎秋门”。宋太平兴国四年(公元979年),太宗赐名“顺天门”。宋熙宁八年(公元1075年),神宗任命著名的建筑和水利专家宋用臣在外城城门外增筑瓮城。后历宋、金,至金天兴元年(公元1232年),随着哀宗弃城南逃而废弃。
通过考古发掘,清理出宋代和五代后周相互叠压的两个时期的城门,展现出城门形制从单门道到三门道的演变历程,瓮城从无到有的发展变化。
(4)展示开封城摞城的最佳窗口
开封城摞城不是一个点,而是一个占地近60平方公里的区域,所以在这个区域内的任意一个考古发掘地点都可以成为城摞城的窗口。就目前来看,在这个区域内,现有的考古发掘地点中,顺天门无疑是展示开封城摞城的最佳窗口。
其在地层堆积有以下四个典型特征:
一是上层有厚厚的沙土堆积。地表以下,该区域的沙土堆积厚达4米---5米;
二是下层文化层堆积埋藏较深,且序列完整。由于上层厚厚沙土的掩埋,文化层自然埋藏就深,清代文化层埋深就在4米---5米,宋代文化层埋深在8米---9米。这些文化层时代序列完整,清、明、元、金、宋、五代自上而下、层次界限清晰、时代特征明显的叠压在不同的海拔面上。
三是文化层之间有明显的间隔层,这些间隔层又可以称为次生堆积层。遗址区内的次生堆积层主要有三层,上层是清末的1841年黄河泛滥形成的淤积层,该层淤积普遍分布在整个遗址区,厚度在1米左右,淤沙中封存了完整的洪灾灾难场景;中间层是明末的1642年黄河泛滥形成的淤积层,该层淤积只保留在一条自西北向东南走向的冲击沟内,厚度在1.5米左右;下层是元代中期的1286年黄河泛滥形成的淤积层,该层淤积保存在遗址区内以城墙遗迹为界限的西半部,而东半部荡然无存。这和这次黄河泛滥的区域有关,这次泛滥,洪水围困宋金保留下来的外城城墙,而没有进入城内,所以淤积层也只有在城墙以外的区域得以留存。这也是顺天门遗址区从地层上展示城摞城优于老城及新区的一个最大特点。
四是从遗迹上的叠压,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一是道路叠压。遗址内不同时期的道路,上下完全重合叠压,路土层堆积达5米厚,共计不同时期道路15条。在同一地点,历经1400年,同一种遗迹现象——道路,没有位移的上下叠压,这在考古史上绝对是一个奇迹。同时,这也成为诠释开封“城摞城”的一个典型案例。二是城门叠压。在顺天门遗址区,清理出宋代和五代后周相互叠压的两个时期的城门。
(5)开封市水情教育基地的价值
2017年12月4日,河南省水利厅发文正式公布了首批六家河南省水情教育基地名单----豫水办秘[2017]39号,开封市顺天门遗址名列其中。
开封是典型的黄泛区,地层堆积特点显著,与非黄泛区相比存在着地表沙土层堆积厚、古文化遗存埋藏深、地下水位较浅等特征。
开封与黄河的关系从地表来看,就是土地沙化严重;从地下文化层堆积来看,就是水患灾难遗址大范围存在。开封自金代以来,历遭黄河水患,灾难深重。本次在顺天门遗址发掘清理出的清代村落就是清道光二十一年黄河泛滥灾难后的遗址。整座村落一次性毁弃于1841年的黄河泛滥。灾难过后的沙土和淤积土层,堆积厚度达4—5米。这些遗存见证了清代这一地区人们的生产、生活,还原了当时的环境地貌,定格了灾难的瞬间,为我们带来了诸多的感慨和启迪。
(6)顺天门是东京城考古的最佳切入点
东京城的皇城位于今天开封的潘湖和杨湖之下,地表环境上不具备考古发掘的条件;内城也全部处在今天开封老城区范围之内,区域内人口稠密,道路逼仄,商业繁荣,人文和经济条件上不具备考古发掘要求;外城占地广袤,城墙所在的区域很多还是农田和空地,基本具备现阶段开展考古发掘的场地要求。
外城占地约60平方公里,城墙一周长约29.2公里。四面城墙上共有12座陆门和7座水门,其中每面墙上有一座正门。从交通便利、区位优势、拉大开封城市旅游景点框架等现实因素考虑,我们选择了东京城外城西墙上的正门作为东京城考古的切入点。
顺天门位于东京城外城西墙偏南部,出顺天门向西2公里,南有琼林苑——北宋时期皇家园林之一,是每年春季殿试后皇帝宴请新科进士的地方;北有金明池——北宋时期皇家园林之一,是每年举行金明争标的固定场地;再向西,还是皇家前往巩义宋陵祭祀和西行西京洛阳的必行通道;同时顺天门还是与西夏互使外来的重要礼仪节点和守卫东京城的前军指挥部所在地。
综合上述因素,选择了顺天门——东京城的坐标建筑、标志性建筑之一,作为东京城考古的第一切入点。

关注城摞城开封城市考古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