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门子贡小传 谁是孔子最有个性的学生?

作者:蜗牛在路上 / 公众号:woniu87325 发布时间:2019-05-16

一说起春秋战国,就感觉血在烧……脑子里浮现的是不可计数的遍山枯骨,立盟结义的权臣谋士,古雅清越的钟琴之音,以及嚣嚣红尘、茫茫荒野中孔子师生奔波劳碌的身影。
说起孔子,大家会立马想起圣人,心生敬畏,而忘了他最初的身份是老师。他和他的弟子们堪称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一批知识分子。孔门弟子资质各异,性格各异,悟性有高有低,从《论语》中走出来,展现在《孔门十弟子》中的是一群活泼泼的生命。最近和小伙伴们交流各自最喜欢的孔门弟子,有说喜欢颜回的,有说喜欢南宫适的,还有喜欢宰我的,而我最喜欢的是子贡。
论起来,孔子最喜欢的弟子当属颜回,视颜回为衣钵传人。最亲近的则是子路了,子路豪气率真,年纪也和孔子较相近,敢和孔子吵架,敢怼孔子,也很尽心地充当孔子的保镖。而子贡则是孔子最依赖的学生了,子贡通达灵透,很能体悟老师的心意,又重情重义,非常热爱自己的老师,不吝出钱出力,爱师事迹那是一桩又一桩,是个很有个性的可爱之人。出于对他的喜爱,给他做了篇粗陋的小传。《孔门十弟子》立封子贡其人
子贡,原名端木赐,字子贡,卫国人。他生于公元前520年,卒于公元前456年,享年64周岁。子贡画像
孔门弟子三千,身通六艺者七十二人,子贡是十大弟子之一,以出众的口才名列言语科。身为孔子的得意门生,子贡曾被老师称为“瑚琏之器”。
“瑚琏之器”出自《论语·公冶长》 :子贡问曰:“赐也何如?”子曰:“女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琏也。”从网上找到的瑚琏图片,到底是不是瑚琏,只有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知道。
夏商时代,瑚琏是祭祀时盛黍稷的尊贵器皿,夏朝曰“瑚”,商朝曰“琏”,比喻人特别有才能,可堪大任。孔子也说过 “君子不器”,因为器有偏用。瑚琏虽贵而用不周,不用于民,为宗庙豪秀之器。观子贡一生,确实如孔子所言。他真的成就了一番大事业,并且实现了“跨界”发展,是成功的政治家、外交家以及商人。子贡会做生意,是个儒商子曰:“回也其庶乎,屡空。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论语·先进》)说到哲学家做生意,子贡在孔子的学生中是第一位。司马迁后来写《史记·货殖列传》就是从《论语》这句话来的,“货殖”后来就成为做生意的代表。每一次都猜中,什么会涨,什么会跌,子贡当然发财。
春秋末期,天下开始乱了。本来做生意需要得到官府的特许状,但由于天下大乱,很多规矩都没有人管了,子贡出身商人世家,一看有机会,反正很多人都没有特许状, 就去做生意了。
子贡性格外向,口才超群,交游广阔,对经商有先天优势,跟孔子周游列国时,很注意了解各国货物的市场行情。他嗅觉灵敏,擅长预测市场行情,善于掌握各国市场差价,跟随市场供求实况及时买进卖出,赚得盆满钵满。按照现代人的眼光看,子贡是个不可多得的国际进出口贸易人才。
孔子对经商有自己的看法,主张“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义以求利”。在孔子门下受教,子贡吸收到了这种精髓思想,遵循老师的教导,在儒生的明“义”和商人的求“利”这两种似乎对立的价值观之间打开了沟通渠道。落实到做生意中,就是讲究诚信,重视信誉。这当中身为孔子得意弟子的软实力和无形资产,也是他做生意的加分项,有文化有内涵有视野有格局的商人,无论在当时还是现代,都是凤毛麟角。
后世有人将子贡视作商业鼻祖,认为他是中华儒商第一人。以子贡当时的财富和声名,他完全当得起。想必子贡把生意经写成书,即使流传到现代,也是很抢手的。《论语》中的高质量提问者
子贡是《论语》中出镜率最高的学生之一。《论语》中记载子贡问学于孔子多达24处,从修身、为政、处世、交友、论人到征询老师对自己的评价,不一而足,堪称高质量提问者。子贡是通达灵透之人,而孔子这样富有才德的老师可以配合他,师生之间的交流经常迸发着智慧的灵澈光芒。子贡的口才、思想也让孔子愿意跟他讲很多重要的观念,这让他更加了解孔子的学说。子贡后来可以从政,就因为他通达,所以对许多事情能够明白,知道许多人情世故,知道任何事情该如何发展进行。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道,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
子贡做生意发财之后,可能是意识到了金钱带给人的生活和心态的影响,请教孔子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一个人贫穷而不谄媚,富有而不骄傲,这样怎么样?其实这是很难做到的,人穷志短,难免羡慕有钱人,也希望能从有钱人那里得到好处。而人一旦有了钱,往往变得骄傲,喜欢显摆自己多有钱。日常所见,综艺平台中炫富的有钱男女多了去了,而像郭晶晶霍启刚夫妇那样低调朴素的有钱人却不太常见。
孔子是怎么回答的呢?他说:“还可以。但是比不上贫穷而乐于行道,富有而崇尚礼仪的人。”孔子的回答很精彩,变消极为积极,由穷而不谄媚升华到以道为乐,再由富而不骄纵上升到富而守礼,更有积极意义了。
老师回答完,本来对话就可以结束了。但是子贡继续问:“《诗经》里说:修整骨角与玉石,要不断切磋琢磨,精益求精,这就是您所说的意思吧?”
子贡的引用与孔子的教导刚好配合——精益求精。“贫而无谄”已经难得了,更难得的是贫穷还能够以道为乐,让自己的境界不断提升。孔子听了非常高兴,他就说:“子贡啊,现在可以与你讨论《诗经》了!”《诗经》在孔子心中的地位很崇高,他认为《诗经》可以兴观群怨,可以帮助一个人立身处世,还可以教化老百姓。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论语·阳货》)
孔子的另一个学生子游在武城当县长时,教老百姓唱《诗经》,孔子路过武城,听到歌声之后莞尔而笑,他教导过子游,《诗经》是可以用来治国的。整部《诗经》之中,孔子只有这一次是“莞尔而笑”,那是罕见的相当开心了。
孔子说现在可以和子贡讨论《诗经》了,那是极高的赞誉了。对于子贡这样一点就通、能够举一反三的学生,孔子相当喜爱了。师生之间可以一起讨论问题,切磋问题,这就是古人所说的“亦师亦友”了。
子贡很聪明,口才很好,但有个聪明人常有的毛病,就是喜欢批评别人。孔子深知学生的秉性,时不时敲打他一番。子曰:“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论语·里仁》)
孔子的意思是,古人不轻易开口,因为他们以来不及实践为耻。孔子就是希望子贡先做到然后再开口。玉不琢,不成器。子贡纵使口才再好,也需要孔子的教诲,只有经过不断的磨炼,才会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如何说才是对的。
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正由于子贡乐于提问、善于提问,才使今天的我们有机会多角度了解孔子的思想。众所周知,《论语》是记录孔子和其弟子言行的著述,而孔子和子贡的问答对话算是最精彩的部分之一了。子贡在无意中为同窗,为弟子们,也为后人提供了相当多的写作素材了。懂老师,爱老师,护老师,老师最依赖的学生
子贡比孔子小了三十一岁,是孔子中年阶段所收的弟子。子贡由于经商致富,成为孔门弟子中的首富,便承担起侍奉老师的责任。子贡对此可谓尽心尽力,有一系列壮举,当中有一件甚至改写了历史。那就是太史公司马迁所说的:“子贡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子贡一使,使势相破,十年之中,五国各有变。”电视剧《孔子春秋》中的子贡,周一围扮演。私以为周一围很适合。
具体情况大致如下:齐国要攻打孔子的祖国鲁国。祖国有难,孔子很着急,特意派子贡去解决这件事情。子贡到了齐国,说动齐国权臣田常攻打吴国,又说服吴王夫差联合越国救鲁国,再说服越王勾践趁夫差出兵的时候偷袭吴国。这还不算,回程路上,子贡顺道找了晋国国君,让他做好迎战吴国的准备。理由是如果吴国打赢了齐国,会来找晋国的麻烦;如果吴国打败了,越国肯定趁机作乱。当时吴晋两国都视对方为强敌,两国各有君主问鼎过春秋霸主的宝座。夫差争霸中原,就是为了恢复昔日吴国的荣光。
子贡真可谓是七窍玲珑心,他算准了各国、各方势力的利益和心思,然后蝴蝶效应真的像他所谋划的那样发生了。
吴国大败齐国,田常趁齐国大乱控制了齐国。吴国乘胜伐晋妄图谋夺春秋霸主的地位,但是大败而归。晋国打了胜仗,实力更加强大。而越王勾践趁机偷袭了吴国,吴国灭亡,越国成为一霸。春秋列国地图。子贡游说诸国,解除鲁国的灭国困境,用了五年时间。
这就是我们熟悉的勾践灭吴的整个“国际”背景。按照子贡发挥的作用,改成“子贡灭吴”也无可厚非。(也有网友说子贡救鲁只能当作纵横家的段子看,因为司马迁采编到《仲尼弟子列传》才出名的。到底有没有这件事,姑且留待历史学家解决吧。)
这当中还有个小插曲。由于吴越之争,外交家兼富商子贡有机会跟这几国的国君大臣来往。
吴国的大宰向子贡询问:“孔先生是一位圣人吧?他为何有这么多才干呢?”这句话说明当时已经有很多人认为孔子是圣人了。子贡怎么回答呢?他毫不客气:“固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论语·子罕》)也就是说,这是天要让我们老师成为圣人,并且具有多方面的才干。
真的是大节和小处方方面面都毫不含糊了。
不夸张地说,因为老师而拯救了一个国家并且间接导致一个国家的毁灭,这份情谊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不说危难关头,平日里子贡也很懂得体察老师的心意。
孔子周游列国到了卫国,当时卫国发生内乱,蒯聩父子忙着争夺王位。冉有想知道老师愿不愿意在卫国做官,但他不敢问,怕孔子不高兴,于是就去问子贡。他问子贡:“老师会不会在卫国做官呢?”子贡说:“我来请教老师。”
要是我们,大概会直接问:“老师,您想不想在卫国做官呢?”而子贡是这样问的:“老师,伯夷、叔齐,是怎么样的人?”乍听之下,完全风马牛不相及。孔子说:“古代的贤人。”子贡再问:“他们两个会不会抱怨呢?”孔子说:“他们所求的是行仁,也得到了行仁的结果,还抱怨什么呢?”
答案出来了。孔子既然尊崇义不食周粟而饿死首阳山的伯夷、叔齐,自然就不会认同父子相残、争夺王位的蒯聩父子了,也就不可能去卫国做官了。
仔细想想,子贡太厉害了,他进去完全没提在不在卫国做官,只是看似不经意地提起一个周朝典故,然后看孔子的评价。孔子评价完了,他就明白了,老师不会做官。可见子贡心思的通达灵透,他能领会孔子的心意。
孔子过世之后,弟子们都很伤心,把孔子当成父亲,为他守孝三年。三年到了之后,大家抱头痛哭一场,各自回家,子贡没有回家,继续守丧三年,通达如子贡,却是个重情之人。
还有一个很动人的小故事。据传子贡探望孔子,孔子生病了,正拄着拐杖在家门口散步,看到子贡说:“赐,你怎么来得这么晚呀?”表面是嗔怪子贡来得晚,实际上表明了自己对学生的依赖。孔子的晚年十分孤独,他的儿子孔鲤、他最喜欢的两个弟子颜渊和子路都过世了。比他早去世的还有冉伯牛和让他头痛的宰我。幸好还有子贡陪伴他走完生命旅程。孔子和他的弟子们。师生济济一堂,看着真是热闹。
司马迁对子贡的评价很高,他在《史记》中写道:“夫使孔子名布扬天下者,子贡先后之也。”意思是,孔子过世以后,他的名声可以传扬于天下, 主要是子贡的功劳。子贡周游列国,一手搞外交,一手做生意,但无论到了哪里,都不忘宣传恩师的才德,孔子身后名声愈发高炽,子贡实在功不可没。
子贡自己评价老师:自有生民以来,未有孔子也。(出自《孟子·公孙丑上》)意思就是从有人类以来,没有超过孔子的。可见子贡对老师的真心崇拜和深刻怀念,他也的的确确认识到了老师为人处世和学术思想的重大价值。在师生关系容易紧张的今天,孔子师徒的感情之纯之诚之绵长,令人感动,更令人惊叹,仿若来自远古的神话传说了。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孔门弟子性格各异,资质各异,仿若钻石不同的切割面,都放射出璀璨的光华,而子贡格外耀眼,作为“瑚琏之器”,他有诸多卓越的事功,为后世所瞩目,唐开元二十七年追封子贡为“黎侯”,宋大中祥符二年加封为“黎公”,明嘉靖九年改称“先贤端木子”。这个“子”,就和孔子的“子”地位一样了。
纵观古今中外,子贡是不是很有个性很罕见的学生呢?读完《孔门十弟子》,子贡的形象跃然纸上,仿佛看见他笑容可掬地穿过时空隧道,向我们走来,滔滔不绝地说起他的生意经,他的外交谋略,老师的学问以及孔门的师生情。
言尽于此,深感孔子、子贡,还有司马迁这种人的存在就是榜样,他们真心关心人类的哀乐和福祉,让我们知道人可以活出什么样子,继而可以窥见他们对世界对人类绚美的大爱。

关注蜗牛在路上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