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狼disco,老舅与土味神曲文化

作者:音乐财经 / 公众号:musicbusiness 发布时间:2019-09-20


△宝石Gem在哈尔滨MDSK音乐节
一首东北味说唱歌曲毫无征兆的在2019年初秋爆火了。
这首名为《野狼disco》的神曲先是刷爆了快手,以歌词为基础的舞蹈引发快手用户狂欢。紧接着,在占领快手之后,这首歌又全面占据了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等各大音乐平台榜单,成为全网关注的对象。
查询由你音乐榜,截至9月19日18:10的更新数据显示,《野狼disco》排在周杰伦《说好不哭》、蔡徐坤《蒙着眼》、薛之谦《病态》的后面,以87.9的指数位列第四位。
截至目前,在快手上搜索这首歌的LIVE版,拥有34.9万个作品,这首歌其他版本的使用量也超过了30万。在抖音,《野狼disco》拥有51.2万次的参与量。在网易云音乐,《野狼disco》在热歌榜上居于第二位,在《中国新说唱》的说唱TOP榜上,居于第一位,但这首歌却没有登上云音乐说唱榜榜单。
《野狼disco》的高潮部分,“左边跟我一起画个龙,在你右边画一个彩虹。”成了各类土味视频的BGM,音乐场景同时覆盖老年广场舞和大学生军训。罗志祥、王祖蓝、范丞丞等明星也加入互动,诞生了“野狼disco舞”,刷屏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野狼disco》妥妥成为了一首“神曲”。
《野狼disco》这首歌最先出现在说唱歌手老舅(本名:董宝石)的自制节目中,后由老舅在《中国新说唱》复活赛上演唱,但当时并未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位说唱歌手所演唱的歌曲即将在一月后爆红于网络,甚至演出画面并未出现在节目的正片中。
如今,《野狼disco》隐藏在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19》的VIP会员衍生节目,《新说唱宝藏bot》中。从节目更新到现在一个月的时间中,《野狼disco》成为音乐平台搜索量最高的歌曲。
1
符号

那是世纪末的的士高,歌舞厅,夜总会。不是电音不是后摇,只有的士高。经典粤语歌,东北人的粤语,闪光玻璃球,和北方方言流露的松快。那是我小时候的家,是我真真切切的老舅。”
——网友达普达普
关于《野狼disco》是土嗨还是艺术,在网友中引发了一些争议。
一方面,《野狼disco》确实是土,非常土;另一方面,它的“土嗨元素”里所拥有的表现力,又有了一种艺术感。
创作者老舅是东北吾人文化旗下成员之一,在《新说唱》复活赛的时候演唱了《野狼disco》。虽然没有让老舅成功复活,但是却开始了从快手一路红至全网的路途,甚至成为了《中国新说唱》第三季被传唱最广的作品。
老舅在说唱创作中加入了蒸汽波元素,因此被网友评价称为“东北蒸汽波”。
“蒸汽波”作为音乐风格,是对上世纪City-Pop进行采样制作,还原日本昭和时代的繁荣景象。老舅创作《野狼disco》的动机正是由于90年代的东北,迪厅里最流行的一首歌,名字就叫《野狼王的士高》,他的创作是对二十年前香港流行音乐及娱乐业在大陆流行的向往与追忆。
为什么人会注意到一些东西而忽略其他东西呢?尤其是在移动互联网信息极度饱和的状态下,无数的歌曲一发表即开始沉睡,很可能永远都不会被用户注意到。
传播学者米德在《心灵、自我与社会》一书中写道,我们用符号生成我们对意识的经验(心灵),我们对自己的理解(自我)以及我们对宏观社会秩序的知识(社会)。根据米德的理论,人类的感知过程非常的具有可塑性,所以我们只会看到我们的文化认为值得看的东西。我们对符号做出的反应行为在很大程度上由那些相同的符号作为中介。
《音爆》一书提到,那些深谙流行与爆款之道的一个创作秘密是,如何在音乐中挖掘共同的文化价值以及独特的情感防范,还能让音乐听起来新鲜又正宗。当音乐与标志性符号形成一整套步调一致地视觉语言时,通过各种媒体渠道去讲述故事的时候,它的影响力往往是呈几何倍数放大的。
在《野狼disco》这首歌里,BB机、大背头、皮大衣、郭富城等元素充满了70后、85前青少年时代的生活场景。歌曲没有任何掩盖地表现了彼时人人都想学几句粤语、手持大哥大BB机来彰显自己紧跟潮流的那份虚荣,与迪厅里“万万没想到她让我找个镜子照一照”的现实窘迫。
九十年代的东北乃至全中国大陆,在受香港娱乐业盛世的光辉点缀之时,与本土的文化调和诞生了特有的土味潮流文化。《野狼disco》中处处充满着复古气息,彼时发达的的香港流行乐在进入另一块土地上的普通青年人生活中时,“洋气”与“土味”结合的时代怀旧感的就出来了。
网友将自己的家乡东北形容为“废土”,表示是曾经想逃离的地方,《野狼disco》中东北伤痕文学、赛博朋克的感觉又带给漂泊在外的人们一种强烈的家乡归属感,让他们回想起自己儿时街边灯牌破旧的景象。
从繁华到落寞,老舅歌曲中的市井味,也正是《野狼disco》如此受欢迎又引起巨大讨论的原因。
2
老舅
老舅董宝石出生于1986年7月20日,长春人。高中受郝雨的《大学生自习室》这首说唱影响,拉上好兄弟莲花成立了一个叫“ 禅”的说唱组合。
2005年,当时长春几个说唱组合:“牵桥搭线”“钻石公园”和“禅”决定一起出张专辑,于是合并成了吾人族,董宝石也就成了东北最早玩说唱的那一批人。
2008年,吾人族作为东北说唱代表,参加了《天天向上》节目,主题为“五大城市说唱少年”,第一次在主流媒体上曝光。两年后,吾人族转型成立了厂牌 “吾人文化”。
2011年,吾人文化发布了第一张厂牌专辑《吾人归来》。然而在专辑发布后,正好赶上全民热捧民谣的时代,嘻哈音乐市场很小,说唱团体几乎没有巡演的机会。即使在专辑的制作过程中先后发布了专辑预告、专辑录制纪录片、专辑片段试听等传播物料,市场上还是没有产生一点水花,董宝石回归到日常生活中,上班工作、结婚生子。后来董宝石从长春搬到了成都定居,彼时川渝说唱在全国席卷。
来自东北的异乡“前辈”董宝石在与年青一代的西安红花会、四川的Higher Brothers打交道的过程中,深刻的感受到了不同价值观的碰撞与市场变化的割裂感。一次在网易云音乐上与一名高中生的互动,董宝石给自己起了名叫“老舅”,也搭成了自己朴实、接地气的人设。
曾经在低谷时,老舅还认真考虑过转型去喊麦,依靠自己的实力,也许能在喊麦界拥有一席之地。虽然喊麦不被视为音乐类型,在鄙视链处于下方,但喊麦像是Hip-Hop的东北本土化产物,老舅觉得,虽简陋,但喊麦能被那么多人喜欢,绝不仅是单纯的娱乐那么简单,一定还是精神上和大家产生了共鸣。
2017年《中国有嘻哈》大爆,一下子打开了中国说唱的市场,Hip-Hop成为了全民话题,但这一切却跟老舅没什么关系。第一季的《中国有嘻哈》,老舅因为错过报名,仅作为rapper参与了投票环节。
从最开始的江湖流风格到后来做复古又浪漫的蒸汽波,老舅希望弱化hiphop,用时代中最大众的视角去创作。2019年,他为凤凰传奇创作了一首《山河图》,对方为在北京卫视元宵节晚会上演唱而定制了这首歌。
2017年10月,老舅发布了专辑《你的老舅》,其中包括了《野狼新说唱》。到了第二季《中国新说唱》,老舅在海选期间就被刷了下来。第三季的《中国新说唱2019》,老舅虽然复活失败,但在节目录制结束的两个月后,《野狼disco》席卷网络带来了一场全景式怀旧狂欢。
3
土味神曲潮流
△雪村
如果说2001年诞生于东北的《东北人都是活雷锋》是初代中国神曲,那么2019年爆红的《野狼disco》又再次东北味十足的走入了大众视野。
在这18年来,从PC互联网时代、彩铃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每隔几年,都伴随着一批神曲的诞生。
如果你脑海中还能回想起《东北人都是活雷锋》的旋律,那你也一定记得2004年横扫大街小巷的西北风《2002年的第一场雪》。紧接着庞龙的《两只蝴蝶》、杨臣刚的《老鼠爱大米》、香香《猪之歌》以及唱着滥情的《那一夜》、《香水有毒》、《爱情买卖》、《伤不起》这一批代表着彩铃时代的神曲,你也一定还记得每一首歌在大巴车、出租车、商店、路边摊反复播放的旋律。
再到凤凰传奇走红一跃成为国民组合,《月亮之上》和《最炫民族风》以豪迈风格赢得了广场舞大妈的热爱。2012年庞麦郎的《我的滑板鞋》从虾米发酵走红、筷子兄弟借助优酷平台,《小苹果》更是尝到了走红海外的甜头,再到近年来彩虹合唱团系列的第一首无厘头爆款《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这些歌曲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的讨论,你也一定关注过。
至于从在快手上爆红的大壮《我们不一样》到抖音的《学猫叫》、《我怎么这么好看》,短视频平台成为神曲诞生的重要阵地,你也一定刷过或者使用过以这些歌曲为BGM诞生的各种各样的短视频。
从传播形式上看,似乎《野狼disco》顺应短视频传播的舞蹈,与当年与优酷深度合作的筷子兄弟拍摄《小苹果》魔性MV的舞蹈视频一夜爆红并无太大差别。它们都诞生于草根文化,都借助洗脑的旋律、魔性的视频和舞蹈的肢体语言,一举传播到了更大众层面中。
△短视频平台上的舞蹈模仿潮
走过了一年又一年,神曲的套路随着大众精神面貌的转化,也悄然发生着变化。
但无论是神曲创作者来源是否多样化,消费主体的圈层化有多么严重、歌曲叙事方式有多么不同。每一首现象级爆款的背后,都代表了它与某一大类群体的情绪产生了共振。
值得思考的是,如我们常常会关注音乐榜单上的数据排名,但排名只提供了尽可能客观维度的统计,却并没有十分清晰地提供歌曲消费背后的场景。我们更应该探索的其实是:为什么这首歌排在榜单前10位,是什么人在听,他们为什么会听这首歌?
探索大数据背后的非标准答案,才是可以真正帮助我们理解这个时代的通路。
制作人|谭伊哲式“居安思危”
“每代人都有区别,有时候可能是我们没有跟上他们。”
乐队背后的人访谈之周骏|“上《一起乐队吧》被骂懵了”
“我不靠音乐挣钱,音乐就是自己做得开心。”
小鹿角APP——音娱产业数据终端
媒体、报告、教育、招聘、问答、社区
左右滑动 了解小鹿角APP1

关注音乐财经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