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儿:大别山里的女娃(十八)——白云生处

作者:光慈文学 / 公众号:gcwenxue 发布时间:2019-09-20


十八、白云生处
1
天堂山下的农户,前几年主要靠养蚕挣几个钱,买买油盐、针头线脑,维持一年的开销。可这两年,蚕茧不值钱了,淠河村里的农户心灰意冷,桑林荒的荒砍的砍,已经所剩无几。
米会计从乡里的林业技术员那儿听说,现在板栗很好卖,如果林子里有些野毛栗子树,可以嫁接板栗。靠山吃山,米会计觉得这是一个生财之道。自己家住在半山腰上,树是山里唯一的资源。
他把技术员请到家里,一丝不苟地学习起怎么嫁接板栗来。
学完技术,米会计去公社贷了款,买了一大批板栗枝条和嫁接用的塑料薄膜和胶带,就开始忙乎起来。整个春天,除了耕田插秧,米会计的时间全耗在了屋后的山上,一共嫁接了将近1000棵板栗。
这是米会计一生中第一次跟公家贷款,他寻思,这个扶贫贷款五年内没有利息。到五年,他的板栗再不济,还这个贷款总没有问题。
再说,绍鸿年底就要结婚了,把秀玉娶过来以后,绍鸿总不能再出去打工了。家里没有一点经济来源,这往后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以前实在没钱花,还可以卖卖树,可是这两年开始,国家要封山育林,胡乱砍伐那是要坐牢的。
嫁接完成后,米会计又忙着给板栗松土、打农药。
米燕娘说他是迷了心窍:“整天围着这千把棵板栗转,还真指望着这栗子树上接票子嘞。”
米会计头也不抬:“你妇道人家,懂什么。过两年,你看我板栗丰收吧。”其实,米会计心里也打鼓,嫁接这玩意儿,靠谱吗?板栗枝硬插进毛栗子树上,真的会长出板栗来?但是,他还是相信那个技术员的,人家毕竟是有知识的人,是中专毕业的高材生。
米会计忙完了他的板栗,赶紧张罗去秀玉家认亲、下礼等一系列必须走的程序。暑假还没到,他就忙着刷房子。这栋老房子盖起来已经很多年了,79年的时候,把茅草翻成了瓦房,可是墙体已经发黄。他去乡里买了一车石灰,就请了匠人,自己帮衬着,刷起来。秀玉家通情达理,没要求他们盖新房,但是,这娶媳妇回来,总得捯饬捯饬,有点新的样子。
老房子虽旧,却很高朗,这石灰一刷,蓦地让人眼前一亮。贷款嫁接的钱还剩点儿,米会计想:干脆在厨房边盖一间侧屋,把他们老两口的卧室腾出来,翻新一下做绍鸿的新房,自己老两口就住侧房就行了。老了,没那么多讲究。将来这个家,反正是要由绍鸿来当家作主的。
2
米会计跟老伴商量了一下,马上行动起来。队里的年轻人一家一个,都来帮米会计家盖房。
等米燕周末从学校回来,远远的从公路上就看见自己家那么白亮、那么惹眼。
她站在公路上,惊喜地望着半山腰上的房子,不禁想起王维的诗句: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可不是吗?自己的家,就是在那白云生处!她第一次发现,她家周围的景色那么美。屋前是层层叠叠的梯田,阳光照在田里,亮亮地反射着光;一条曲折的小径蜿蜒在田垄间;屋后是连绵一片的深深浅浅的绿;右侧的竹林繁芜茂盛、清秀挺拔。
她好想一下子飞到家里,去竹林里嬉戏。
米燕拎着她叮当作响的搪瓷缸,脚下生风似的往家跑去。路过米香家的时候,米香正在菜地里浇菜。“二姐,我爹刷房子了。你看到没,我家房子好白啊!太漂亮了!”米燕的声音里透着欣喜,她一边说,一边急急地走着。
平时,她路上碰到二姐,都会跟她聊好半天,她跟二姐总有说不完的话。有时候,米香还会打两个荷包蛋,让她吃了再回家。她知道,米燕一天到晚都处于饥饿状态。
可是今天,米燕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她急着要回去看家里刷白的房子。
“嗯,爹在给绍鸿准备新房呢——你不玩一会子啦?”米香对着米燕喊。“不啦,我直接回家啦。”米燕说着已经过了小溪流,走上了田垄间的小道。
米燕一口气跑到了家。哇!房子白得耀眼。她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石灰还没有完全干透,她的指尖上沾了白白的一层粉末状的东西。
大家伙儿正忙得热火朝天。侧屋只需要打三面墙,也不用像主屋那么高大,很快就能完工。现在大家已经在钉椽子上瓦了。
米燕懂事的跟大伙儿打招呼,邻居们都说:“哟,我们的大学生回来啦。”“今个是礼拜六吗?”“燕儿,上学累不累啊?”米燕一一客气作答后,就钻进灶房里找她母亲去了。
“娘,哥娶亲的日子定了吗?”米燕一边帮着娘往灶膛里添柴火,一边问。
“定了。腊月初八。”娘给米燕讲他们的打算:“等暑假的时候,我们就搬到侧屋去,然后把主屋的卧房打扮一下,一切就都准备好了。”
等到邻居们散工吃完饭回家以后,米燕娘又收拾了好久。她洗碗刷锅,又该操心明天早上的饭菜了。等到她终于忙完,上床休息的时候,已是深夜。
“爹,娘,我听说近亲不能结婚呢。这个是法律规定的。所以米军跟石头表哥的事成不了了。”米燕现在有什么话也不背着爹爹说了,自从她上初中,爹对她态度变化很大,不再那么凶巴巴的,有时候还主动跟米燕聊聊天。
“什么叫近亲?”米燕娘惊了一下,刚刚躺下又坐了起来。
“石头表哥的爹跟你是亲兄妹,米军又是你的女儿。这是三代以内的近亲,肯定不能结婚的。听说五代以内的,都不可以。”米燕给娘解释道。
米会计没做声。米燕心里很开心,替米军庆幸。
娘叹了口气:“那只能作罢。法律规定的,那就是国家讲的。国家的话,我们哪敢不听。我得早点告诉你小舅。”娘又躺了下去,“不对啊,那绍鸿跟秀玉,算不算近亲啊?”米燕娘紧张地问。
“当然不算啦。绍鸿不是咱们亲生的,不知道隔了多少代了。”米会计瓮声答道。不一会儿,米会计就高高低低地打起呼噜来,可能是白天盖房太累了。
购 买 通 道

往期精彩回顾
沐儿:大别山里的女娃(十七)——扬眉吐气
沐儿:大别山里的女娃(十六)——嬗变
沐儿:大别山里的女娃(十五)——米香出嫁
沐儿:大别山里的女娃(十四)——命丧九泉
沐儿:大别山里的女娃(十三)——愧疚
沐儿:大别山里的女娃(十二)——懵懂情愫
沐儿:大别山里的女娃(十一)——逃婚
沐儿:大别山里的女娃(十)——计划
沐儿:大别山的女娃(九)——绝望
沐儿:大别山的女娃(八)——夜半哭声
沐儿:大别山里的女娃(七)——路半惊魂
沐儿:大别山的女娃(六)——提亲
沐儿:大别山的女娃(五)——米英进县城
沐儿:大别山里的女娃(四)——包产到户
沐儿:大别山里的女娃(三)——添丁进口
沐儿:大别山里的女娃(二)——生离之殇
沐儿:大别山里的女娃(一)——出生是个美丽的错
廖祥启:枳子(长篇连载)三十八——都没有错
▌图:网络
▌主编:张凤兰
▌审核:熊延涛、李珊珊
※光慈文学,立足革命文学先驱蒋光慈故里——安徽金寨,面向全国。设有社区、公众号、季刊(筹)。
※投稿邮箱:2547230349@qq.com,稿件体裁不限,3000字为宜,可以是已发布于纸媒及刊物的作品,但必须未在其它微信公众号发布过。投稿时,请附作者简介+作者照片。
※待公众号赞赏功能开通后,文章自发布之日期起,7日内的赞赏,90%支付给创作者。点击底部“阅读原文”直接在金寨视窗网社区投稿,我们将择优推送,社区赞赏的90%实时进入个人钱包。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进入社区!

关注光慈文学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