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最终章) 小说丨他们仨

作者:牢骚青年 / 公众号:lsqn023 发布时间:2019-09-20

1
今天的天空是湛蓝的,萦绕着这个岭南城市的灰霾,被今年的第一场冷空气一扫而空。空气通过气管和皮肤不停地攫取人们的温度,玉兰树的叶子开始枯萎,有零星的几片落到路旁,被秋风赶着向前去,赶到图书馆的楼梯下,赶到黎伟豪的脚边。
天空就应该是蓝色的!它和宇宙无边的黑色不一样,漂浮在无边无垠的宇宙中,黑色只会让我绝望并带来无限的恐惧吧!大刘喜欢把它比作黑色天鹅绒,我实在没到那个境界。
大学前的那个暑假,黎伟豪的父母离婚了。就在他高考完那天,父母在校门等他放学,他冲了出来,紧紧地握住他们的手,眼角泛光:“解放了,我们都解放了。”那是他第一次流眼泪。
家,夫妻,父子,母子这些词其实在伟豪的住处早已名存实亡。在他上初中那年,父母开始分房睡觉,他们一回家就回各自的房间。客厅是父母商量好儿子在家时,就只给他用,不在家时就轮流用。用厕所的时间也从来不会冲突,反正伟豪从来没有在去厕所的走廊里撞见爸爸或者妈妈。好像个秩序井然的宿舍,舍友们基本没沟通,但是又互有默契,互不干预。不用付房租,还有两份生活费,伟豪觉得这样的生活好像还不赖。
亲戚该骂的骂过,该劝的劝过,奈何父母一句都听不进去,这也是他们在对待伟豪的事之外第二件最团结的事了。“为什么要离婚?伟豪怎么办?受伤的还是孩子啊?”我为什么会受伤啊?我有得吃有得住,又没人管我,爸妈分开了我会受伤吗?他们还是得抚养我啊,等我有能力赚钱之后也可以靠自己生活了。生活是一定没问题的,听他们说好像是生活之外的东西。不!又像是他们生活里的东西,脆弱到离婚就会破碎,那可真蠢。听说他们约好在我高考后分开,如果那是他们期待的,分开好了。
父母于子女是什么样的存在呢?这个困扰了他十几年的问题他在科幻小说里找到了答案。“如果我是里面的人,也一定是飞船派。我会是新人类,抛弃地球的旧道德。于宇宙来说,地球就是一颗尘埃罢。繁衍不过是生物为了延续种族最基本的生理过程,养育我是生我者的责任。轮到我执行繁衍任务时,我也不必期待我生者给我报恩,我即是我,他即是他,过好自己,对他们做足本分就可以了。理性、规律才是寰宇通用的真理,人类就是拘泥于自己的伦理道德才走不出去罢。我想爸妈他们也是这么认为的,幸好他们用科学的教育方法带大了我,没有被其他人拦住。他们站在宇宙端思想,他们走在了人类思维的最尖端!”
乍一阵冷风把伟豪吹醒。无奈此刻、此生都会在这个自以为是的地球度过。
2
“这个学校的学习氛围还不错。”图书馆基本都坐满了,尤其是文学区。“我真搞不懂为什么人文社科会划成一个区。科幻是大神给地球未来写的发展规划啊,多少预言都成真了,它们理应独占一个厅。”
好在,科幻一栏人不多,只看到彼端一个捧着一摞书的女生在浏览书架。伟豪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书脊上的字,发现书架上大都是国外的科幻经典,一些是看过了,更多是不想看的。
科幻小说最大的特点、也是最大的缺陷就是它有时效性。尽管伟豪接触科幻的时间不长,但是在看了《三体》之后再看《2001:太空漫游》便觉得后者索然无味了。并不是《2001》不好,要知道它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产物啊!它是开荒者,它是大刘口中自己所有作品拙劣模仿的对象,它是那个时代的《三体》。但现实就是这样,今年是2019年,2001年有没有上月球建基地,能不能去火星没点数吗?
终于,找到了较新的小说,正想要拿,却像是触碰到了机关一样,触不及防地掉进了高分贝打击陷阱。
“啊!”女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到伟豪旁边了,她意识到后马上捂住了嘴巴,然后小声说:“我也正想看这本书。同学你看完可以借我看吗?我查了一下,图书馆貌似只有这一本了。”
高分贝打击如果放在室外确实是太弱了,但是投放点在图书馆,这个人类一进门就不敢发出大声响的地方,威力倍增。人们都吓了一跳,纷纷看向他们这边。
有时候目光比地球上任何光都要灼热。待在目光底下,伟豪感觉要冒汗了,先把书拿了下来,扶了扶眼镜。“总之这本书我是一定要看的。”伟豪这么想了,瞥了女生一眼,“嗯,看完我借给你。”便想匆匆离开。
女生笑了,“那说好了,等下,我先把电话留给你。电话调静音了吧。”女生掏出她的手机,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伟豪。
“嗯。”伟豪也拿出他的手机。
众人的目光逐渐回到自己的手头的工作上,也就是说,科幻小说的书架那儿就他们两个人了。黎伟豪从小没有女生会接近他,虽然男生也不多。他闻到的应该是化学剂勾兑的洗发水味道。大自然中许多动物都会散发体香来吸引异性,但是人类这项功能早已退化,取而代之的是合成香气,并且功能也从吸引异性,转为放松自己,愉悦心情了。
“这个就是我的号码,你看完了就给我打电话,记得哦!”女生小声说完,就走了。
手机没有声响,没有震动,只显示未接来电,握在黎伟豪手里。现在科幻小说书架那里只有一个人杵着,久久不动。
3
“黎同学你好,书我已经看完并还回去了。我对你的信息不感兴趣,也并不特别喜爱科幻小说,那只是老师列的书单,正如那天你看到我抱着的一摞书。谢谢你遵守承诺借我书看,但是我还是要建议你,以后尽量不要做这种事。我相信大部分女生都不会喜欢书里夹着这么一封信。我们见面的交流是那么简短,我以为你根本没有在意我。如果是想询问我什么事,请直接给我打电话。最后,再次感谢你借我书看,并且放心,信我已妥善处置,不会有第三个人看到。”
心理老师看过伟豪递过来的短信后,右手一直在盘手环。隔了好一会儿老师才开口:“你给对方写了怎样的信?给我详细地说说。”
终于要来了!伟豪心想,扭扭捏捏地开口说道:“要是我能说,我也不会写在信里给她了。”
这是咨询者很常见的心态。老师把手放在伟豪的肩膀上,关切地说:“伟豪同学,你放心跟老师说吧,老师一定会严格遵守心理辅导师的职业操守,做最严格的保密。你不说,老师永远都帮不了你。”
尽管伟豪放下了一点防备,但是老师要的是毫无防备。没有办法,从他自己决定要来心理辅导室之后就注定了结果。他把信的内容毫无保留地说出来了,他尽量不带任何语气、感情地把它告诉给第三个人听。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多讲,希望没有,但是有的话又能怎样呢?最严重的也不过学校让他休学治病。
听完伟豪的话,老师又沉默了良久。正当伟豪想去数老师白头发的时候,老师说话了:“伟豪同学,你现在想老师帮你解决什么问题呢?”
“我想解释。我们第一次见面就做了让她讨厌的事。”伟豪似乎花光了身上所有的力气,但是他还没说完,“只希望她不要觉得我是个变态。”
“就是这些?”
“嗯,就是这些。”伟豪在喘气。
“那你就跟女生说的一样,给她打电话解释清楚。”
“但是老师,我不会说话,我以前从没遇过这种情况。我朋友一直很少,异性朋友更是没有,基本没有跟异性同学说过话。我一听到她的声音就不知道下一句话该说什么。”
“可是老师没有这样的感觉,难道在你心中,老师不是异性?”
“不是!”伟豪好像有点明白了,“老师您当然是女老师,但是我觉得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会很不自在。”
“所以说,伟豪你没有什么心理问题,这一方面你尽可放心了。可能是有点不懂得怎么与人沟通。老师这里建议你自然点就好了。尽量不要去想对方是异性这一点,当然一定要建立在尊重对方的基础上。你是要打电话给她吧,老师这里可以给你个方法。”
伟豪屏气凝神,不敢漏掉老师说的每一个标点符号。
“你可以在开阔的环境跟她讲电话,比如在户外人少的地方,开外放。你还可以提前写个稿子,能应对多种情况的稿子,并且尽量做到最简短有效的对话。我再强调一次,这些只适用于这次的通话,并且不能让对方感知到你在电话这头的行为,否则会让你们的关系变得更糟糕。”
伟豪一字不落地记住了。
4
“我没有讨厌你啊,而且你也在电话里解释清楚了。”女生说。
“那就太好了。”黎伟豪像只鹌鹑一样,头都不敢抬一下,全程看着地面,完全没有了刚才交流时的气势。
天色渐深,之前跑道上的人渐渐散去。足球场上的灯光比平时要多些,毕竟今晚不用晚修,活动聚会都会集中在今晚。大学生偏好这些东西,他们的激情大都从教室内转移到了“室外”。黎伟豪和女生参加的活动刚结束了,是天文社和文学社以科幻主题——“你是飞船派还是地球派”的交流&联谊活动,主题是伟豪想的。
黎伟豪本是一万个不愿意参与活动,但是社内谁都知道,伟豪是他们的最强辩手加资料库。虽然伟豪已经解释过他只看过一些科幻小说和科普文章,对深层次的知识一窍不通,但是社长还是软磨硬泡地把他拉进来了。
“给点信心自己啊伟豪!我知道你有很多想法,这次的交流会就是个很好的机会啊,让更多人热爱科幻,热衷思考,这也是科幻作家们的初衷吧。”社长这么说。但是此次交流会除了伟豪谁都知道,联谊才是重点。
交流部分伟豪一改日常小透明的形象,宛如叶问附体,要打十个。尽管他的斗志昂扬,奈何战场要么是敝社战斗力不足,要么就是贵社对话题不感冒。
“总结就是,我认为飞船派才能引领人类走向宇宙深处。流浪地球那是天荒夜谈,目前我们连载人飞船的动力和能源问题都没解决好,拿什么推动地球?”这时候,他在围坐人群的角落中看到了一双眼睛,倒映的是月光,还是他们的LED灯光?但是伟豪能肯定,是她,尽管她的脸在阴影里。
“但是以文学的角度,它是非常浪漫的,属于中国人特有的乡土情怀,开创了用星球进行星际旅行的先河,这一点无法否认。我讲完了。”伟豪终于坐下去了,把眼镜扶正。他如站针毡,并不是气氛尴尬,而是发言实在是太外行了,什么都只能笼统地描述一下,讲到后面他只能增大自己的音量来肯定自己。太丢人!回去一定要再多看些书,再多看点科学知识,天文知识,宇航知识,再多看她一眼。
诶?
掌声随着伟豪的落座而在空气中雷动,像是在给伟豪叫好,像是在欢迎接下来的联谊。
“我是地球派。”女生打破沉默,她知道这一定能叫醒伟豪。
“啊?”伟豪也确实被叫醒了,“不好意思,明明是我叫你留下来的。”
“没关系,我也想你听听我的意见。”
“嗯,你说吧。”
“我觉得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他们不仅有理性,还有感性。我也能够理解你说的沉重,就像流浪地球里,它就以具象化的形式来表现了。星际旅行里面,理性以外的东西确实没用,但是我不觉得人就不需要感情,或者感性了。如果我爸妈在地球,只有我能去星际旅行,我一定毫不犹豫地选择跟爸妈在地球生活。我爸没了我绝对过不了第二天,虽然有点对不起他,但他就是个女儿奴。”女生在这里停顿了一下,很快继续讲道:“妈妈也许会坚强点,但她也是个很感性的人,我想她也不会让我去宇宙的。”
“我认同理性是寰宇通用的真理,但感性却是人类特有的。即使人类乘坐飞船去到了宇宙的终点,与最高级的生物为伍,但那时候的人类还是人类吗?还是说他们只是宇宙众生物中的一个而已。”
“可是生存是物种的第一要素啊!”
“没错,那如果他们只想着今天的繁衍任务,明天的飞船内生态循环检查,后天的知识补充,而不知道去爱人,去感恩食物,歌颂知识,或者闲暇的时候晒晒太阳,那么我在飞船上装几个莫斯就可以了。”
“新人类只有理性思考,用理性享受。我觉得你是在杞人忧天,在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会建立自己的道德系统。”
“那就对了,道德的根本起源于欲望和理性的统一。”
两人之间安静得像真空中的宇宙。
“我究竟说了什么?”这是黎伟豪的心理活动,“我犯了最低级的错误,无法挽回,不可原谅!难道欲望是人类永远冲不破的牢笼?那个纯理性的社会真的不能存在?”
黎伟豪双手抱头,蹲在了塑胶跑道上。他不再开口,一个原因是自己的信仰骤然破灭,对自己的稚嫩感到羞耻,累到放弃了思考。另一个原因是不想和她争。
女生也蹲了下来,“接受道德,接受自己的欲望一点错都没有。科幻小说能给人脱离现实、遨游太空的兴奋感,满眼浩瀚星辰,广漠宇宙,根本停不下来。直到关上书本,再看看自己周围,感觉有再大的问题也不是事儿了。这种感觉很奇妙,可能会让人上瘾。但是只要一天还活在这个一边绕着太阳转,一边自转的地面上,这日子还是要好好过。即便我们只是宇宙中亿万试验中的一个,却也是值得歌颂的伟大几率,能生在地球上实在是太美妙了,干嘛要弄得自己不开心呢?”
过了好久,黎伟豪才抬起头,眼镜滑到鼻翼上,他看着女生,一点表情没有。
“你为什么要卷舌头说话,不是事儿,哈哈哈哈——。”伟豪止不住地笑了起来。
“我说了这么多你竟然要吐槽这个!”女生气鼓鼓地站起来,要往操场门口走去。
“喂!”伟豪喊住了女生,“你叫什么名字啊?”
“你现在才问吗?”女生继续向前,走了。
伟豪坐在了跑道上,双手支撑,双腿摊开,仰望天空。
“当年盘古也是这么累倒,变成山河的吗?”
“盘古”的口袋震了起来,是短信。
“余筱珺,我的名字。”
End

关注牢骚青年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