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庭筠这首词,开头便惊艳世人,美到让人读之而心碎!

作者:呼噜诗文艺术公社 / 公众号:hulushixue 发布时间:2019-01-12

期待您点击上面蓝色字关注我!

温庭筠,唐代文学家,精通音律,诗词俱佳。尤其是词,被尊为“花间派”的鼻祖。其词多写花间月下、闺情绮怨,独具一格,与韦庄合称“温韦”。温庭筠对词的发展影响很大,后世词人冯延巳、周邦彦、吴文英等多受他影响。现存词310余首,经典词作有《望江南》二首、《菩萨蛮》十四首、《更漏子》六首、《杨柳枝》等。
今天小编要向大家介绍的这首词,便是温庭筠《更漏子》六首中的《更漏子·玉炉香》。这首词主要抒写的是思妇的离愁,浓淡相间,上片辞藻浓丽,下片疏淡自然。全词从室内到室外,从视觉到听觉,从实到虚,营造了一种浓郁的愁境,美到让人心碎。下面我们便来一起看看温庭筠的这首《更漏子·玉炉香》:

更漏子·玉炉香
唐代:温庭筠
玉炉香,红蜡泪,偏照画堂秋思。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秋夜寒冷漫长,对于心有牵挂的思妇来说最为难捱。一片寂静使室外空阶的雨声、叶声显得异常清晰,一阵接一阵,一声连一声,仿佛是在有意折磨她敏感而脆弱的心。上片写室内,香烛偏照,容貌不整,夜长衾寒,已见孤寂冷清;更何况有下片所言雨打梧桐、空阶滴到明的声声入耳,怎能不使人缠绵悱恻、整夜难眠!其意境之萧瑟凄凉,对后代女词人李清照的创作深有影响。此词所以能够引起人们的广泛兴趣,主要具备了以下两点:一是情真意切,二顺口美听。
所谓情真意切,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作品本身感情饱满深沉,能够打动人心;另一方面是写实感、不矫情。当然,所谓实感不一定是作者从亲身经历的事实中生发的感情,类似的遭遇、强烈的共鸣都可以产生真情实感,何况作者对其所写“闺音”并不陌生。据记载,温庭筠不仅与一些青楼歌妓有交往,还与晚唐女人鱼玄机过从甚密,彼此赠唱答和。在与这些女子的交往中,对她们的不幸遭遇自然有所了解和同情。所以他笔下的所谓青楼恋词;并无狎玩的俗态。
所谓易唱好听。具体到这首词,虽然其唱腔早已失传,无法复原,但从词律上考察,仍不失为律精韵胜的佳作。自然此词的生命力并不单纯表现在音韵声律方面,主要的是作者通过着笔角度的变化,自然而准确地刻划出这一思妇的特有心态。上片所写那缭绕的轻烟,正是主人公思绪的外经,而流泪的“红蜡”恰恰是思妇自身的象征。“眉翠”三句写的是主体自身的实感,正是这种独特的视角和真实的感受,加深了此词的抒情厚度。
如果说词的上片写的是直感和视觉的话,那么下片就是由实而虚转到了听觉方面。这种虚实的过渡很自然地把人们的注意力由对人物肖像的观感转换到对其内心世界的观照上。那“一声声”的秋雨既打在梧桐树上,也仿佛打在思妇的心上。“不道离情正苦”是全词唯一的纯抒情的语句,但它不是空泛地表达离情,而是有感于秋雨、梧桐之景,从思妇内心深处发出的对无情秋雨的一种埋怨。
这样一来,不仅巧妙地衬托出思妇的一往情深,从词的结构上说,至此已完成了眼见“实”,到耳听之“虚”的转化,虚实的结合已臻完美,换言之就是情景交融、上下片浑然一体。但如果全词就这样结束在苦诉“离情”上,则可能给人以显露之感,这与向来以绵密隐约著称的温庭筠的词风不合。我国诗论中有“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比喻,温庭筠用“空阶滴到明”这样绝妙的景语来翻足这位思妇难以排遣和诉说的“离情”,没有用伤别的字眼儿,却收到了比单纯抒发离情更鲜明更深刻的艺术效果,从而给人留下了无比丰富的想象余地,这就是此词的魅力之所在。
综观温庭筠的这首词,词人没有空泛地表达离情别绪,而是通过秋雨、梧桐的景色,来表达这份思妇内心深处发出的离愁。从上阕的视觉描写,转到下阕的听觉描写,给人留下了无比丰富的想象余地,仿佛那“一声声”的秋雨也打在了我们的心中。
(以上图文资料综合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关注呼噜诗文艺术公社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