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覺寺詩叢 朱森林

作者:卧听窗雨 / 公众号:Wo-Ting-chuang-Yu 发布时间:2019-02-09

点击蓝字关注
卧听窗雨
卧听窗雨 | No.251期

大 覺 寺 詩 叢
朱森林

1、雨中獨遊大覺寺并序
甲午秋八月六日,渭城大雨,寂寥無事,獨遊城東大覺寺。時主持外遊,寺中惟男女居士四五人在,乃與攀談。幸蒙深誨,受教良多。余因求賜佛經,乃引至後堂傳以數部,未幾辭歸。佛緣既深,斯事當美。故草具拙詩,以記其本末云。
上澣懷幽興,濡霖訪教宸。
莊嚴成寶剎,妙相顯金身。
梵唄依鈴鼓,團魚請護神。
潔行遵法旨,遁世遠紅塵。
2、甲午中秋携眷同遊大覺寺
攜眷遊禪院,恭參止意喧。
脩心同永願,滌穢異流源。
履諾持身儉,高行淨口諼。
風和鐘鼓靜,坐看藝蔬園。
3、甲午九月戊申再遊大覺寺
秋深時燠熱,風起殿清泠。
法器寧馳意,天雲止騖形。
灰殘遺燭滅,像偉供瓜荣。
拜禱收心念,歌謳海日青。
4、甲午十一月既望獨遊大覺寺
暮入荒村訪故蹤,
巍峨造像意雍容。
禪心久寂今歸省,
默看馳輝照晚鐘。
5、雪中獨游大覺寺
甲午十二月九日,獨訪渭南城東大覺寺,偶見主持本慧法師,攀談少許。寺僧果凈為予開殿門,又教以拜佛儀軌,深可幸也。詩曰:
孤身尋遠刹,雪重挽雲團。
小徑依林秀,巍樓隱寺安。
廳堂稀影寂,鳥雀鬧林歡。
志遠功當偉,襟開路自寬。
6、久不至大覺寺秋興晚涼因以念之
罷弈危簷坐,棲云养道心。
蟬鳴傷有露,蟻盡喜無蟫。
寺渺高天遠,風蕭落葉深。
流年依永逝,念憶且何尋?
7、乙未歲杪雪中再遊大覺寺
落絮荒村遠,浮雲宅巷深。
紅墻封古剎,皓犬吠蒼林。
積雪橫臺殿,懸鐘懾念心。
關山同寂滅,俯仰嘯風吟。
8、丙申八月乙未獨遊大覺寺
日照紅墻上,秋禾郁郁興。
山門橫曬穀,客舍宿遊僧。
靜坐聽心語,寧思供法燈。
行施同善意,俛仰對誰應?
9、大覺寺晴雪
日耀雲開綻,山門掩靜輝。
凝冰緣甃掛,驚鵲繞林飛。
犬臥聽堂誦,僧閑望客祈。
莽蒼塬谷秀,何處是依歸?
10、丁酉仲春欣聞大覺寺櫻花盛開遙贈本慧法師
清芬姿稟秀,逸麗駐芳辰。
漢闕傳宗種,扶桑作祀神。
團花雲錦院,寶殿畫簷春。
勞案慳緣賞,飛詩報上人。
11、丁酉浴佛節雨中重遊大覺寺因贈本慧上人
明心須頓悟,欲覺尚迷途。
駐世浮遊苦,鐘情嘯詠孤。
林泉終樸靜,天地盡虛無。
沐雨周遐覽,聽風歎白駒。

12、丁酉七月初秋再遊大覺寺
遍歷浮生苦,悲歡未絕嗔。
如來歸寂滅,大義向湮泯。
寶殿香灰冷,凡夫護念貧。
何堪諸佛鑑,赧愧失逡巡。
13、丁酉中元節前二日雨中復謁大覺寺
大覺何曾覺,無心更莫看。
回眸塵昧遠,望路魄心寒。
暮雨垂雲卷,荒村謁客難。
垣鄰秋稼秀,世外自堅完。
14、丁酉國曆九月十六日雨中再謁大覺寺
高秋尋遠寺,暮雨共秋風。
造像階堂偉,群賢桂廡崇。
娑婆前孽重,露電有為空。
世事煙雲幻,何如禮佛功。
15、大覺寺月季
妙相生禪剎,芬香殿宇新。
蕊英群蔚映,蜂蝶共遊巡。
麗質經煙雨,風情攝意神。
清秋揆異色,不負愛花人。
16、丁酉國曆九月二十二日進謁大覺寺過畢家村
玉黍依垣茂,荒邨草木青。
東籬無菊苑,南壑有槐庭。
訪寺聆歌唄,修心想夜星。
何年棲此處,天地并歸形。
17、曉入大覺寺伏參臨詠
寶殿依明凈,睽違黯湛凉。
望門逢早課,謁佛向西方。
禪院懸鐘靜,青天剎宇彰。
玄思行小徑,奉別入微茫。
18、國曆新歲元旦黎明即起欣聞法音勉諭伏謝本慧上人
夙契今生感,清修嚮往深。
暇餘遊寶剎,浣沐過禪林。
濁穢仙風蕩,玄真大覺尋。
有情歸利樂,俛仰報徽音。
19、丁酉冬月十八日雪後再謁大覺寺
莽莽雲居路,茫茫朔野村。
何如風乘過,來去不留痕。
20、戊戌二月廿五再謁大覺寺
曠久行香贊,歸來報重恩。
雲開天地闊,塵落剎簷渾。
繁樹依庭棟,疏花夾道門。
聽松廊下坐,凝氣望鄰村。
茫茫涯際路,無處不紛紛。
推念前生事,馳思此世文。
浮沉棲一葉,俛仰愧微芹。
感悟孤行客,何如群鳥欣。
懸鍾垂寂謐,峪壑染芳春。
有寄恆回向,臨風念故人。
21、戊戌除夕曉入大覺寺
鳥語紅牆裏,蘭燈凈宇莊。
清心逢普供,禮佛向西方。
梵唄佳晨響,微身眾世藏。
風寒增峭冷,俛仰見蒼茫。

附錄:遊大覺寺記
渭南縣舊治東南有大覺寺,古之名剎也。始建於隋,歷代有興廢,綿延千年。及至文革,蕩然無存。丙戌春,省府令於舊址重修之,凡五載而成。山門、大雄寶殿、齋堂、僧舍等皆完備,紅墻碧瓦,殿宇巍峨,盡極莊嚴。而其地處偏僻,人或不能知,故少有遊歷者。甲午仲秋,霖雨不息,綿延月餘。時余讀書桃源堂中,百無聊賴。或告曰:“城東有大覺寺,風光殊勝,君其有意一遊乎?”余然之,遂乘興以往。是日也,登車下站,道路泥濘,行走倍極艱難。及入山門,天色如墨,大雨如注。余持傘立於寺中,仰見流水自甃簷間傾瀉而下,水簾不捲,宛如瀑布。雨稍歇,進立大殿前觀瞻參拜,見有寺僧立大殿中,身披法衣,敲擊鈴鼓,引領眾居士吟唱不絕。雨聲淅瀝,梵唄共鳴,音如天籟。嗟夫!余閱世四十餘年,未聞中土有如此妙音也。聆之如癡醉。自是以降,但凡大雨雪余必訪之,默聆唱誦。歸後必以詩題詠,從無例外。山門東側有鐵鐘,身被紅綢數疋,累歲如新。余每至,必先肅立鐵鐘之側,凝神靜思。矗立雨雪之中,忘情塵世之外,雖未嘗聞其一鳴,而其千轟萬響,亦恍若黃鐘大呂,聲聲入耳矣。丁酉正月初六日,余攜妻子重遊之,禮佛祈福。雖無雨雪,體驗如一。翌日適值人日立春,余感念前事,謹綜錄之云。
作者:朱森林,號桃源堂主人。生於一九七二年,陝西渭南人。陝西省作家協會會員,承社會員。研究國學三十餘年,喜好文言寫作及舊體詩創作,有未刊作品集《桃源堂文稿》、《桃源堂詩稿》等。

点击关注公众号
如果你也爱文字,我们一起写写看吧

关注卧听窗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